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背後.政治’ category.


佔領運動結束後,不論是偉大祖國還是特區政府,企圖對整個運動「捉黑手」的小動作未停止過:某某是境外敵對勢力支持、某某又是反中亂港份子,說穿了,就是要為特首梁振英、中共治港官僚政策失誤,找代罪羔羊,即是,雨傘運動出現,不是梁特共官之錯,是境外敵對勢力、反中亂港份子搞出來的。

昨天,梁特發表其第三份《施政報告》,一開始未談其「引以為傲」的房屋政策,先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以「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作專題的一期,以及學苑編名為《香港民族論》的小書,批評有關內容主張香港「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更形容「有關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不是學術研究」,並非「一般學術研究」,所以「不能不警惕」。

梁特要隆而重之,在《施政報告》開首向一本學生報「開刀」,大有拿核彈炸蚊的味道。眾所周知,所謂港獨,在港只是政治小眾玩意,若換一個較溫和說法,本土利益,或許多一點人支持,但相對所謂「大中華膠」主流,仍是小數。

那,梁特對此政治小眾玩意,忽然大興問罪之師,當中,所謂何事?

還有,《學苑》「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那一期為2014年2月號,梁特足足遲了一年,才拿出來「鞭屍」,為何梁特要一年之後,才覺得有關言論是「主張」、「不是學術研究」?那又是否梁特「失職」?

A更提出一個疑問,若要批港獨,理應向「國師」陳雲開火,捨港獨成邦論開山祖師不罵,卻拿一份學生報開刀,究竟,梁特是否真的想批港獨?

童工與A忽然想出一個有趣的「陰謀論」。

若拿國師開刀,恐怕左膠、大中華膠未必會積極聲援,港人反應未必很大,但,拿港大《學苑》開刀就不同了,左膠、大中華膠不乏港大老鬼,他們必會將事件視為干預港大學生言論自由,政黨、學者不論是否支持港獨,也會加入聲援行列,再然後是社運界加入,一輪又一輪撐《學苑》民間運動必隨之而來,再再然後是動員更多群眾加入支持,人人也是《學苑》,反擊梁特言論。

最後,結果可能是,梁特及共官終於找到「證據」,向偉大祖國「證明」,港獨在港不是政治小眾,看呀,有那麼多人支持《學苑》的「港獨主張」,港獨豈不是「主流」嗎?梁特及共官又可為香港亂局,找到新的「黑手」:就是那些支持《學苑》「港獨主張」的左膠、大中華膠、政黨、學者、社運界及市民!

那,梁特的寶座,就可以坐得更穩,他,又可以拿反港獨作其爭取京官支持的籌碼。

所以,或許梁特今次真正目的,不是反港獨、而是要搞大港獨。平心而論,在此之前,有多少人看過「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香港民族論》?

廣告

今天,金鐘佔領區應該不再存在,75日佔領的景像,只能留在照片中。但,特區政府、警察可以清掉夏慤村,卻不能把每個人心內的夏慤村拆去,夏慤道可以清場,人心中那條普選路,特區政府、警察是無論如何清不去。

1941年12月,日軍偷襲珍珠港的第二天,對菲律賓發動攻擊,作為美軍駐菲的麥克阿瑟將軍,堅守至1942年2月,羅斯福總統親自下令下,終被逼撤退,他離開前,說了一句流傳至今名句:I shall return!(我會回來)

金鍾佔領區,I shall return!

 

IMG_0568

IMG_0573

IMG_0577

IMG_0593

IMG_0604

IMG_0624

IMG_0635


photo1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大局已定,童工早已預計國民黨必定大敗,但未想過會敗得如此難看。六都之中,台北市的「二世祖」連勝文落敗是意料之內,但誰想過民調一直桃園縣長吳志揚,竟在桃園市長選舉中,敗於民調落後的民進黨鄭文燦,終結國民黨在桃園的執政!連以為穩勝的新北市市長朱立倫,竟然只以兩萬多票勝民進黨游錫堃,得票少於上次選舉,某程度上己是「落敗」。

國民黨大敗,台灣主流媒體歸咎總統馬英九施政失誤、經濟不振令人民不滿,但在台觀戰的A,卻另有見解,他認為香港雨傘運動、勾起台灣人潛藏的恐共情緒、年青人對中共、靠吃中共好處的國民黨元老、商界人物不滿,真的害怕「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才是國民黨大敗關鍵。

A在台與一名有參加太陽花運動、為柯文哲助選年青人談過,那年青人十分關心香港雨傘運動,他還記得雨傘運動開始,有港人在台聲援,當時網上流傳一張照片,一名旅台香港人,身上掛著紙板寫的告示牌抗議,紙板寫著:「我是香港人,請台灣踏在我們的屍體上想你們的路。」年青人說,這張照片震撼不少台灣年青人,守護台灣,成了那年青人的使命。雨傘運動,就是這樣默默地地影響、左右了台灣選舉。
雨傘運動發生後,台灣作家楊索在報章登了一篇「港台不同舟卻同命」,文中有以下兩段:

「台灣的民主不是白白得來,是從嚴酷歷史積累爆發、猛力掙來,但,前路已艱難不遜香港,兩地不同舟卻已同命。日前,台灣第三勢力「公民組合」誕生,選出野百合學運領袖范雲任理事長,聲明面對台灣的未來,要打造新的政治時代,「現在不做,就會太遲。」
處於中國步步進逼下,怕太遲了,是台灣許多人的焦慮。台灣社會同時存在對中國市場的美好想像,將出路寄託於斯。香港普選抗爭亦蘊含對中國經濟挹助的破滅。香港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台灣能不慎乎。」

今次台灣選舉提醒中共,不要以為對付香港沒有後果:打壓香港,只會失去台灣,習近平要承擔這歷史後果!


旺角清場後第一天,A說,較之前佔領時候,情況更惡劣。

店鋪8、9時已關門、連食店也落閘,之前時間,雖然彌敦道有佔領,但,河水不犯井水,你有你瞓街、佢有佢開鋪做生意。現在?路是通了、佔領成了「游擊戰」,警差幾乎包圍了旺角,若特首梁振英說,之前佔領是擾民,現在是淪陷;之前店鋪少了生意、現在是沒有生意。

但,更可怕的是,警察在旺角上演一幕「無差別攻擊市民」。

佔領者、打!

疑似佔領者、也打!

不知是否佔領者、照打!

就算明知不是佔領者、行過旺角也是抵打!

如此「無差別攻擊市民」,B說,昨晚旺角,彷如進入無法地帶!當執法者通通變成違法者,情況較大賊橫行更恐怖:大賊打人尚可以報警,警察隨街打人,還可以找誰?

網上太多太多警察「無差別攻擊市民」片段,只貼兩條有代表性:

【旺角無辜市民過馬路被警狂毆 電話眼鏡全毀】:片中主角路過被警察打,眼鏡手機全毀!

另一條只是市民回敬警察一句「行緊啦」,結果又被打

如此下去,毀掉香港的,不會是佔領運動,而是「無差別攻擊市民」的警察。


偉大祖國以A貨聞名,但,不論在外觀上如何抄足外國名牌貨,內裡,不是用次一級零件、原料,就是用上劣貨、黑心貨,總是做出一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貨色。

8.17反佔中遊行,也是如此,周融之流,想「老翻」7.1遊行,卻只想著「老翻」7.1遊行的規模,內裡信念、對遊行者的感召,就換上了祖國的A貨:以派錢去谷人數。

或許,有人說又是泛民、生果報抹黑技倆,那,不如看其他傳媒怎樣報道?

有線電視:
有團體向遊行人士派380元

信報:
【直擊】遊行派錢疑雲 每位400見記者即散

保普選反佔中大遊行獲親建制和親中團體力撐,《信報》網站記者在遊行完結後,目擊約30人聚集中環雪廠街,「苦苦地」等候約一小時,其後,數名記者上前查詢,大部分人士四散,一人被截,該名人士承認收取400元,但報稱自己只是「搬運」,惟無法解釋搬運來源地,只堅持並無參與遊行。

反佔中遊行前夕,不斷傳出收錢參與遊行和被迫參與遊行傳言,大聯盟一直否認,更呼籲舉報。記者事前向網上傳聞收錢遊行的接頭人查詢,有人表明遊行收錢,但已經人滿。

遊行尾聲,在中環終點、滙豐總行旁的雪廠街,約20名打扮時髦人士集結,與行經同鄉會長者形成強烈對比。他們以男性為主,但亦有數名年輕女子,少部分人胸口貼有反佔中遊行貼紙。

夜幕低垂,部分等候人士低頭接耳討論,分為三批,往三個不同方向離開現場。首先,有三分之一人沿太子大廈向遮打道方向離開;約15分鐘後,另外三分之一再在衡怡大廈門前圍圈密議,餘下則往皇后大道中方向離開。

當記者上前查問,在衡怡大廈前數名男子隨即四散,被堵住的男子對受訪顯得不自在,曾詢問記者如何處理受訪片段。

該名報稱姓董的中六學生否認參與遊行,指自己只是在貨倉搬運工作,收取400元報酬,「做一日都要9個鐘」,「佢(判頭)叫我吔喺度等」。

被質問女性為何能夠從事搬運工作,他先稱「應該唔係」,但隨即改稱「做啲寫字樓,可能在冷氣房做抄野咁」,指「工種有好多種嘛」。

亞州電視:

反佔中遊行前建制派團體設午宴招待會員

東方日報:

反佔中遊行:拍遊行團體照可獲300元「利是」

【on.cc東網專訊】 記者混入其中1個參與遊行團體,發現10多名參加者於中午12時在天后港鐵站集合,然後由2名身穿保安制服的領頭人帶領到維園。領頭人先帶他們到維園供保安休息的更亭集合,期間男領頭人登記各人姓名及身份證。未幾,另一批逾10人到場,領頭人要求一眾參加者影大合照。
拍照後,領頭人指「利是」將在明天派發,期間有10多名參加者鼓譟,要求今日收取報酬。其後,1名身穿便服的男子將公文袋交予領頭人,約半小時後,領頭人帶參加者返回保安更亭,即場派發300元利是,10多名參加者領取利是後散去,未有參與遊行。

這些,不是所謂的泛民傳媒,何以,不約而同有派錢、以飲食拉人遊行的報道?

童工不反對反佔中遊行,但,若要搞群眾運動表態,請不要以派錢、飲食去谷人數,以劣質遊行當作群眾表態,那,不只侮辱港人、還侮辱真正支持反佔中的市民!

p.s.今年六四燭光集會、坐滿了球場、通道及草地、警方數字為99500人、今天反佔中人士站滿約6至7個球場、何以,警方數字有11萬人呢?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向泛民黨派捐款,又再成為大部份報章頭版,連TVB新聞也頭條報道。雖說,有關消息已非首次曝光,但,在這政改敏感時刻,難免有人拿來大造文章,但,童工覺得,若外界真的如此關心黎智英向泛民黨派每年合共數百至千萬的捐款,認為足以有利益衝突,那,民建聯一年逾億捐款,又應否追查?

早前民建聯搞籌款晚宴,一晚籌逾6000萬,外界已議論紛紛,但,相對其全年總捐款,又只是冰山一角:

「本港多個政黨以《公司條例》註冊為有限公司,部分帳目可在公司註冊處查閱。主要政黨中,民建聯、民主黨、自由黨與公民黨均公開經核數後的財務報告。本報翻查民建聯過去4個年度的財務報告,2012/13年度該黨籌款收入達3035萬元,較2009/10年度多近2.5倍;會員捐款收入更達6716萬元,比同期多近四成。總收入為1.07億元,比2009/10年度的6480萬元多65%,亦是1992年創黨以來最多。」(引用自《明報》)

以2012/13年度計,3035萬元籌款,或許仍有可能查證來源,如拍賣畫、拍賣字等等,那名人士捐出、那個會員、富豪買下,仍「得個知字」,但,佔整體收益三分之二的「會員捐款」,卻是無跡可尋,民建聯亦從不公開。那些是甚麽「會員」?泛民不會有來自地產商、大企業的「會員」、不會有來自梁粉富豪、中資「會員」,但,民建聯卻可以有,那些「會員捐款」會否來自地產商、大企業、梁粉富豪、中資的「會員」?民建聯作為立法會最大黨,在立會審議法例時,究竟是代表選民,還是年捐6000多萬的「會員」?

若泛民收黎智英捐款要交待,民建聯收了那些「會員」逾億獻金,更需要交待。


特區政府日前公佈政改諮詢報告,不過,不同以往諮詢,今次政府未有將收集得來的民意量化,取而代之以「主流意見」、「普遍意見」、又或「有意見認為」等抽象方式區分意見獲支持程度。

何以,特區政府不想/不敢將民意量化?

負責政改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解釋,政府是刻意不完全將意見量化,又說凡是社會沒有很大爭議的,就用「普遍意見」;若有關意見在社會得到一半或以上支持,但同時社會亦存在非主流或小眾意見,就用「主流意見」云云。但,甚麽叫社會沒有很大爭議?甚麽叫得到一半或以上支持?沒有量化意見參考,林太要怎樣說,市民也難以判斷「主流意見」、「普遍意見」是否真的是「主流」、「普遍」!

童工以小人之心看事件,政府未有將收集得來的民意量化,全因過去多次重大諮詢,政府將民意量化,總讓人找到政府「篤數」、扭曲民意的「痛脚」!

港英政府在1987年進行八八直選諮詢,當年成立民意彙集處收集民意,民意彙集處報告稱有94,270人反對引入直選,而只有39,348人支持該項建議,反對與支持的比例為7:3,但事後民意彙集處被揭將23,866贊成八八直選簽名,當成被動員出來,認為意義不大,又將73,000多封預先印製的反對八八直選標準信件,當作團體及個人意見,令贊成意見比例由多數變成少數,成功「製造」反對八八直選的民意較支持多。

到特區為23條立法諮詢,政府又重施故技,將369,612個反對23條立法簽名重要性減低,將那些預先印製支持立法意見書、信件比重提升,又成功「製造」民意支持23條立法。

不過,兩次用量化民意方式「篤數」,均被學者踢爆,指政府玩弄數字、歪曲民意,林鄭明顯較英國人、保安局前局長葉劉淑儀更聰明,又或、可以說、更露骨地造假,反正也是「製造」民意,與期日後被人抽後腿、索性連量化「篤數」也不造,政府說是「主流意見」、就是「主流意見」;說是「普遍意見」、就是「普遍意見」,只差沒有說出來:「我係明造假,你咬我食咩?」


和平佔中委托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全民投票昨日結束及公佈結果,有超過78.7萬人參與投票,真普選聯盟方案以331,427票(42.1%)、擊敗學界方案的302,567票(38.4%)及人民力量方案的81,588票(10.4%)勝出,而第二條題目
「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予否決」,有691,972票(87.8%)支持否決,反對只有59,472票(7.5%)。

今次全民投票令人鼓舞之處,其實不在那個方案勝出,而在於有近80萬人肯出來投票表態,以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約100萬選民投泛民候選人計,假設建制派未有動員,理論上有近八成泛民選民出來表態,這,肯定大出北京及政府預計之外,從北京及政府由之前對全民投票定性為「非法」,到日前指投票反映民意,有參考價值,可見人多表態,仍是有用,或許,有多大用處暫不知道,但今次再提醒港人,有些事情或許似徒勞無功,但做之前沒有人知道結果,不做的話,肯定不會有轉變,做了,成功或失敗是五五開,只要有五成機會成功或有成果,仍是值得參與和支持。

學界方案落敗,也令童工意外,如A分析,連泛民也未想過真普聯方案會勝出,唯一解釋是多了一班中產及較年長的人出來投票,他們傾向支持中間及較可行方案,亦反映這班人就算面對沒法律效力的投票,仍堅持以理性對待。

至於有分析指學界方案加人民力量方得票,其實多於真普聯方案,顯示公民提名最得市民支持云云。即是,以相同邏輯,也可以說真普聯加棄權及沒有投票的人,其實也是不支持單一公民提名方案,而且合共超過五成得票,但,如此分析並無意義,既信奉民主,就要有民主精神。

最後,童工想補充,支持公提人士認為,69.1萬人支持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應予反對,大可「挾爆」溫和泛民,他們似乎忘記,根據和平佔中商討日三投票方案,陳方安生的2020方案、湯家驊方案、甚至幫港出聲的何濼生方案、均符合國際標準,所以就算有100%人支持立法會否決不符國際標準方案,也不代表可「挾爆」溫和派方案、令他們必須支持公民提名!

再次顯示,政治就是如此,表面和背後的「真相」,有時可以完全不同。


1604726_10152580154757448_7814730913024626820_n

 

記得多年前與A談及民主普選問題, A就如某些不關心政治的「理性」港人,他說,香港,從來也沒有民主,只有自由與法治,就算沒有民主,也沒有甚麽大不了!

再然後是數月前,再A談到生果報及am730抽廣告事件,他說自己只是偶然看看生果即時新聞,覺得生果報太誇張及一面倒,人家不落廣告,未必是政治原因,可能是不滿生果新聞處理手法,而且,沒有生果報,香港還有大量網媒,怕甚麽!

到昨天,生果報網站遭黑客攻陷,A談這事件,開始有點惶恐及憤怒了!關鍵不在生果報是生是死,而是A忽然發現,昨天一睡醒,原本以為理所當然可看到的生果即時新聞,忽然完全看不到,完全沒有任何先兆,無聲無息的「消失」!A再想,原來,有一個「力量」,已大到可以把港人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隨時拿走,今天可以拿走生果即時新聞網、明天、可以拿走所有新聞網站、再明天,可以連你的自由、財產、甚至家人也拿走!

童工只覺,港人,真的是生於憂患,但,卻不自覺選擇了死於安樂!今次,黑客不只是攻擊生果報網站,而是攻擊港人,若不還擊,只有坐以待弊!

所以,A問童工,有沒有6.22投票站地址,他,真的不想小小事也不做,只做等死的香港人!


1981年,香港面對中國收回的信心危機,當年偉大的鄧總舵主小平,對港人出現的信心危機,明顯不滿,他在那篇著名「“一國兩制”的重要談話」中,曾說「所謂香港人沒有信心,這不是香港人的真正意見」、「如果現在還有人談信心問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國政府沒有信任感,那末,其他一切都談不上了」。

很不幸,30多年後,中共毁掉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正正向偉大的鄧總舵主小平說明,香港人當日對中共沒有信心,那,絕非杞人憂天!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昨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明確指出「一國」是實行「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兩制」從屬和派生於「一國」,並統一於「一國」之內。「一國」之內的「兩制」並非等量齊觀;特區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唯一來源是中央授權,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其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中央擁有向特首發出指令權力,

白皮書又表明,要由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治港者均要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等職責,愛國是對治港者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

好了,甚麽「一國」之內的「兩制」並非等量齊觀、即是,沒有了真正「一國兩制」;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說穿了,就是沒有「高度自治」;而「港人治港」,也變成「只有聽中共話的港人治港」。

當日偉大的鄧總舵主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經不再存在,中共曾期望以「一國兩制」统一台灣,當年總舵主承諾「是社會主義吞掉台灣,還是台灣宣揚的“三民主義”吞掉大陸?誰也不好吞掉誰」,今天中共也想以經濟拉攏台灣人,看中共如此不守承諾,台灣人怎樣想?

國際社會看中共如此毁掉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他們,還會當中共是可信的合作伙伴、還會信中共作出任何國際、外交承諾?

恐怕,中共以為這份《「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可以令外國不敢干預香港事務,實際,卻自揭其不守信用、沒有誠信的真面目,只會得不償失。

十二月 2017
« 二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12,92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