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生活點滴’ category.


假如,香港連首富李嘉誠也沒有沉默的權利,那,田北俊因為要特首梁振英辭職而被「搣柴」,遭褫奪全國政協委員委員,就顯得「理所當然」。

但,問題是,田少不過是提出個人意見,而這個「個人意見」,某程度是反映相當數量港人意見,也要被「搣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究竟在想甚麼?

不少人對習是有期望,童工想說,查中國歷代封建皇朝,皇帝最怕被指拒納諫言,拒諫幾乎與昏君劃上等號;唐太宗李世民乃一代明君,李世民可以容得下魏徵犯顏直諫,怒言「會須殺此田舍翁」,也未曾要奪其官職;習近平以號稱為人民共和國的主席,連田北俊「齋嗡」也容不下,共和國主席的量度,可連封建皇帝也不如。

習主席還說要搞「中國夢」?鑑古而知今,歴代帝皇,從無拒納諫言者,能成就千秋功業,留名青史。

另,中共指政協於3月11日通過決議,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及行政長官依法施政,田北俊要求特首梁振英辭職等於違反決議云云,即是,支持行政長官依法施政,並不等同支持梁振英做特首,以此褫奪田北俊全國政協委員委員職務,只會令世人見識中共專權。

廣告

昨天,新華社發表一篇英文署名文章指,點名指長實主席李嘉誠、恒基主席李兆基、嘉里主席郭鶴年、九倉主席吳光正等,自上月訪京與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後,未有明確表明立場反佔領、支持特首梁振英和警察,原來,面對中共,今天香港,已淪落至連百億富豪,也沒有沉默、不向中共表忠的自由。

同日,港台、TVB記者採訪「藍絲帶運動」在尖沙嘴鐘樓外舉行撐警燭光晚會,港台女記者採訪時遭集會人群圍毆,腰部及手腳被踢受傷,TVB記者及兩名攝影師,上前了解時同樣被圍毆,記者被毆至眼鏡飛脫,臉部受傷、攝影師衣服被扯爛。

最諷剌的是,行兇者事後,卻與應該執法、拘捕他們的在場警員握手!

何時,香港變成連李嘉誠也無權沉默、記者只要不認同中共、政府主旋律,就會被毆打?

這,已非香港大陸化如此簡單,而是香港文革化,沒有人可以有自己想法、沒有人可以反對官方主旋律、否則就會被批鬥、被群眾執行私刑。

這,絕對較佔中引起後果,恐怖一萬倍!


昨早,在朋友的Whats app群組中看到一句:「獅子山被佔領了」,之後就是一張在「獅頭」掛著「我要真普選」巨型標語的照片。童工心想,誰改圖把「我要真普選」巨型標語貼在獅子山上呀!怎知,隨後而來、排山倒海的Whats app、Facebook留言及照片,證實那並非改圖,而是貨真價實、有心人將一條「我要真普選」巨型標語,掛在獅子山上,令山下的九龍區市民,遠遠也可以看到。

這,對童工來說,較03年50萬人上街震撼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與佔領行動同樣叫人震奮。或許,歷次抗爭行動,也有人想過佔領獅子山,但,一直未有人付諸行動,可能他們認為未必可行、做法太危險、但,今次終於有人敢去嘗試,而且非常成功,彷彿提醒香港人,這就是我們要有的獅子山精神,要敢於有夢、敢於想像、還有要敢於嘗試,否則就不會成功!

報載,整個行動由一群名為「香港蜘蛛仔」的攀山愛好者發起,以一周部署、14名男女合力,已足以寫下香港抗爭歷史一頁!這件事亦給人帶來啓示:佔領,毋須一定要在金鐘、旺角,港人引以為傲的是「食腦」、「轉數快」、每個人,也有一處他們可以「佔領」的地方,「香港蜘蛛仔」就用自己方法,佔領了獅子山,連政府也無法阻止!

所以,只要每個人也找到自己方法、在自己的「主場」搞「佔領」,那,金鐘、旺角佔領區是否要守下去,也無須在意。

因為,香港每處地方、每片天空,也可以是佔領的地方。


不論北京還是特區政府,總會找很多「理由」反對給與市民一個真正普選,最新的「理由」出自特首梁振英,那就是,不用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就會令日後政府政策偏向民粹、傾斜基層。

梁特昨接受《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金融時報》訪問,提及提名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不是指人數,而是「要兼顧社會各階層的利益」,又稱若提名
只計人數,「很明顯,你(未來特首)面向的會是月入少過1800美元(約14,000港元)的半數港人(if it’s entirely a numbers game and numeric representation, then obviously you would be talking to half o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who earn less than $1,800 a month)」,令政策傾斜向基層。

然則,是否由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政策就不會傾斜基層?

即是,梁特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證明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可能較真正普選特首,政策更易傾斜向某方。

梁特任內兩份施政報告花在低下層經常開支,較前特首更厲害。曾任內的扶貧措施多是一次過,由他巨 2005 年上任開始,社福的經常開支由 300 多億元增至 400 多億元,增幅 28% 。

梁特一上任,就增至 500 多億元水平,期任內首年推出長者生活津貼,政府一年要花 60 億元,第二年又推低收入家庭補貼,每年支出再多 20 多 30 億元,再加上長者醫療券金額加碼一倍、預留8億元支付未來三個年度內推出安老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的費用、預留3億元撥款予兒童發展基金等等,估計社福經常開支增至 580 多億元、政府經常開支攀升至近3000億元。

梁特由提名到選舉,皆由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一手包辦,何以,他的政策仍被視為傾斜基層,忽視中產?全因,不要忘記,梁特由提名到當選,均依靠土共左派支持,工聯會、民建聯以討好基層為目標,梁特自己也知,無法滿足中產一些涉政治的訴求,再加上要討好工聯會、民建聯,結果在政策上反而更傾斜基層。

設若是一個真正普選,市民有真正選舉及提名權,特首候選人可以只傾斜向基層,不理中產及其他階層人士?不要忘記,2013年香港個人每月入息中位數為12000元,作為真正普選特首,真的只需要面向月入少過14000元的半數港人,放棄另一半選票?


究竟,為了挺梁、為了反佔中,作為一個人,可以去到幾盡?

語言偽術?轉移視線?還是、顛例是非、指鹿為馬?

這一方面,屈穎妍,永遠可以令童工有「驚喜」,卻是,「驚」大大多於喜!

屈女士在最新文章「落井下石之後……」,評論公民黨黨員曾健超被七警毆打的事件,坦白說,連政府、警方、建制派也不敢公然否認、護短,做好做歹,也要喊句「反對任何暴力」,但,屈女士呢?面不紅、氣不喘地為打人警員「發聲」:毆打曾健超,有甚麽問題!

「老實說,打人片段一傳出,無論是真是假,我一點都不覺驚訝,甚至奇怪這種事怎麼待至今日才發生。或許有人覺得這種想法太涼薄,但我更不明白的是,為何今日社會對那些公然違法者、公然挑釁者、甚至公然襲擊者,都愛心爆棚地呵護?都瞎了眼般叫冤,相反誰對他們出重言、重手,就大逆不道,就人人得而誅之。」

單是「無論是真是假,我一點都不覺驚訝」,有片段為證,還可以說不知是真是假;佔中是「公然違法」,所以就算曾健超被七警違法毆打,她也「一點都不覺驚訝」,看其下文論述,只欠一句「曾健超抵打」!

屈女士觀點等同說,只要執法者認為某人犯法,可以不經法庭判罪,就可向疑犯「行刑」,屈女士文中不斷談法治,卻認同執法者可違法行私刑,那,是甚麼,邏輯?

更「有趣」之處,屈女士說警員未被內部調查,已被世人網絡公審:

「如果,議員口口聲聲要徹查的是差人有否濫用私刑,為甚麼自己卻先下手為強,以網絡作私刑,未審先判地以更不人道的公審方式把那幾名警察置諸死地?」

即是,當日林慧思老師,何嘗不是只憑一條片,未經調查遭屈女士「公審」,為何,她「公審」別人就不當一回事,人家網絡公審就大逆不道?

原來,與屈女士比較,政府、警方、建制派還不算最沒廉恥、去到最盡、去到連作為一個人最基本廉恥,也可以埋沒!


童工說過,既然示威者是公民抗民,警方依例執法,那是合情合理,相信,示威人士也有被捕及被判刑心理準備。

但,童工也說過,警員所以不同於黑社會,那是他們受法律約束,必須依據法例、也遵守法例行使合法武力執法,否則,與黑社會無異。

昨日零晨龍和道清場,有傳媒拍到警方向已被捕及制服示威人士,出腳猛踢,這,肯定不合符法例及程序。

究竟,警員執法時,有沒有問自己,你是執法的公僕、還是無法無天的古惑仔?


昨天,偉大祖國總理李克強去了德國訪問,傳媒大多報道李總理回應香港佔中,說甚麼香港保持長期的繁榮穩定符合中國的利益,更符合香港居民的利益、中央政府一直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等官樣文章,沒有多少人留意,提出問題的記者,究竟問了甚麼。

那名記者提問是這樣:

「香港的普選對中國來說是一種威脅,為什麼?為什麼香港人他們直接選他們的行政長官會帶來威脅?我們也獲悉香港的行政長官他也出現了腐敗問題。」

普選問題,對李總理來說,相信絕對是計算之內,但,那句「我們也獲悉香港的行政長官他也出現了腐敗問題」,恐怕是李總理未有預計,否則,那官方「標準答案」中,怎會隻字反駁也沒有?

更大問題是,習近平主席不是要反腐敗?何以,香港特首梁振英令老遠德國傳媒也知他出了「腐敗問題」,習主席、李總理也不作行動和回應,任由外國勢力傳媒「羞辱」李總理,企圖「抹黑」偉大祖國「放生」腐敗特首?

當梁特令李總理「柒」到去德國,童工想,習主席還可坐視?下次,被問「我們也獲悉香港的行政長官他也出現了腐敗問題」,可能就是習主席!


昨天,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突中止和學聯談判,佔中能否和平解決,再添陰影。

心情,沉重,回家時,買了鄭健和主編、最新一期港漫《大軍閥》。和仔是少數將政治帶入漫畫中的漫畫家,今期說到奉區軍伐洪飛凡,拒絕大總統要在奉區建核電廠的計劃,一班奉區「大孖沙」遊說洪飛凡妥協,然後,有以下一幕:

unnamed

 

似曾相識?是否很像今天香港?

再看和仔專欄談佔中,並不是甚麼大道理,但,簡單,直接點出問題:「但解結要兩隻手,政府不出手,只擺出一幅「我唔讓,你讓!!」的態度,怎可能化解矛盾呢。」

unnamed1
面對目前政府及特首梁振英鷹派立場,童工是悲觀,只求,天祐香港!


想不到佔中未完,特首梁振英又爆涉未申報收受5,000萬港元利益的醜聞。

澳洲傳媒Fairfax Media報道,梁特於2011年競逐特首期間,與澳洲企業UGL達成協議,在出售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業務時,收取400萬英鎊(近5,000萬港元),Fairfax Media公開合約列明,UGL將分兩年向梁振英支付400萬鎊(約5,000萬港元),除規定梁特在離任DTZ兩年內,不得從事有關業務;與客戶有任何生意來往及向高層挖角外,合約又寫明梁特在合約期間,不時(from time to time)以轉介者和顧問角色,宣傳UGL與DTZ業務,但梁特疑似在此條款上以英文手寫加上「前提為該等協助不構成利益衝突」一句。

特首辦的回覆說:「UGL與梁先生在2011年12月2日簽署的協議是「離職協議」,並就梁先生未能當選行政長官可能出現的情况作出安排,包括防止梁先生作為已離職僱員與前僱主作出競爭。此協議是一項不公開的商業安排,屬商界慣例。」又稱梁特在簽訂協議後,從沒向UGL提供服務。

表面上,一切是言之成理,但,若是一般私人公司「離職協議」不公開是十分正常,但作為公職人員,不公開「離職協議」,還要在任公職時收取巨款不作申報,那就有問題。不要忘記,正受審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自辯時稱,上任政務司司長前,收取新地及郭氏兄弟逾千萬元是應得報酬,故毋須申報,他說若上任後收取新地未找的尾數,他會向上級申報。

若許仕仁因此被起訴貪污及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那,梁特呢?

更重要的問題是,UGL與梁特合約,從未取消過,梁特有沒有為UGL提供轉介者和顧問是一回事,人家可仍有權要求梁特履行合約,若UGL要梁特為他們在香港以外拉生意或宣傳,梁特有機會不能拒絕,到時,怎麽辦?

再再重要的是,有外國巨企送你5,000萬港元,但甚麽也不用做,商業社會,豈有如此便宜之事?若換上是何俊仁、梁家傑、李卓人,又怎會不被偉大祖國指是透過外企收受境外敵對勢力黑金。


昨天,朋友之間,討論最多的是,退、還是不退?

特首梁振英已不惜下「最後通牒」:周一,政府總部出入通道必須恢復暢通;中西區和灣仔區的道路不再堵塞,所有學校可以復課,政府及警方有決心採取一切必須的行動,恢復社會秩序,言下之意,是鐵了心腸、不惜代價清場。

各大專院校校長、天主教香港教區,均呼籲學生、市民安全為上,考慮撤退,童工也知一些朋友想法:現階段甚麽也未爭取到,怎可言退?

童工明白,抗爭,不可輕言退,但,也不可害怕退。很多時,撤退、妥協,只是一盤棋其中一著,實為新的攻勢再部署。中共以打游擊戰起家,其游擊戰術十六字真言:「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敵進我退」正是其中一項「退」戰略,退,就是要保存實力,敵強我弱,兵源、彈藥珍貴,保住這兩樣資本,就可以有下一次的進攻:試問,沒有士兵、彈藥,如何有方法再進攻?

所以,不要害怕退,中共,從來最懂「退」的策略,兩次「國共合作」、甚麽二萬五千里長征,實情,也是給國民黨幾乎趕絕,向國民黨暫時妥協、投降、甚至逃跑、再謀日後東山再起的策略。

所以,若今晚真的形勢危急,不要怕退,那、不是懦弱,而是留有用之身,為下次進攻做準備。

若,有人問你,退好還是不退好,想你給意見,朋友A說法,或可供参考:

「沒有人可以拿任何人的人身安全作賭注,留守或撤退,請讓他們自己決定。
若你認為應堅持留守,和武力機器對抗,請你自己先坐在被鎮壓的中心,否則,請你閉上自己的咀巴。」

九月 2019
« 二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39,36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