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生活點滴’ category.


昨天,《蘋果日報》引述《明報》劉進圖撰文,指一些極具影響力政府人士,致電要求香港大學校務委員否決由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出任副校長,而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也說得悉此事,更指是特首梁振英及行會成員致電施壓。

一如以往,梁特及特首辦必第一時間出聲明否認

「就《蘋果日報》今日(二月十二日)一篇報道指「梁振英阻陳文敏任副校」,行政長官辦公室回應如下:
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沒有干預香港大學副校長的遴選工作。
對於有關報道的失實指控,深表遺憾。」

眾所周知,梁特是「語言偽術」的高手,否認不代表「真的」否認,而事件至今仍未有更多證據,但拆解梁特回應,或許可以幫助了解一些隱藏的「事實」。

梁特回應中,稱「沒有干預香港大學副校長的遴選工作」,但根據《有線電視》報道,副校長遴選委員會已決定推薦陳文敏,梁特及行會成員只是要求校務委員,考慮是否要任命陳。所以,就算梁特及行會成員真的有致電施壓,聲明中說「沒有干預香港大學副校長的遴選工作」,仍是正確,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在遴選階段出手。

更重要的是,究竟梁特及行會成員有沒有致電校委會成員?聲明沒有回應,以梁特一貫做事方法,若梁特及行會成員真的沒有打任何電話,他會不在聲明中寫明「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沒有致電任何港大校務委員會委員討論香港大學副校長任命事宜」?

而《有線電視》曾就此向特首辦查詢,得到以下回覆:

「有線電視新聞台進一步查詢梁振英有否致電過港大校務委員會委員,對話間有否提及陳文敏,特首辦稱沒有補充」

為何沒有補充?為何不直接否認?唯一解釋是,梁特真的有致電過港大校務委員會委員,有提及過陳文敏,既然不想承認,又不敢否認,沒有補充是最好答案。

假如問童工,特首辦回應說明了甚麼?梁特真的沒有干預港大副校長遴選工作;梁特沒有否認有致電過港大校務委員會委員,提及陳文敏任命;梁特打電話時間,相信在遴選工作完成後。

那,這又算不算干預港大校政?


佔領運動結束後,不論是偉大祖國還是特區政府,企圖對整個運動「捉黑手」的小動作未停止過:某某是境外敵對勢力支持、某某又是反中亂港份子,說穿了,就是要為特首梁振英、中共治港官僚政策失誤,找代罪羔羊,即是,雨傘運動出現,不是梁特共官之錯,是境外敵對勢力、反中亂港份子搞出來的。

昨天,梁特發表其第三份《施政報告》,一開始未談其「引以為傲」的房屋政策,先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以「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作專題的一期,以及學苑編名為《香港民族論》的小書,批評有關內容主張香港「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更形容「有關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不是學術研究」,並非「一般學術研究」,所以「不能不警惕」。

梁特要隆而重之,在《施政報告》開首向一本學生報「開刀」,大有拿核彈炸蚊的味道。眾所周知,所謂港獨,在港只是政治小眾玩意,若換一個較溫和說法,本土利益,或許多一點人支持,但相對所謂「大中華膠」主流,仍是小數。

那,梁特對此政治小眾玩意,忽然大興問罪之師,當中,所謂何事?

還有,《學苑》「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那一期為2014年2月號,梁特足足遲了一年,才拿出來「鞭屍」,為何梁特要一年之後,才覺得有關言論是「主張」、「不是學術研究」?那又是否梁特「失職」?

A更提出一個疑問,若要批港獨,理應向「國師」陳雲開火,捨港獨成邦論開山祖師不罵,卻拿一份學生報開刀,究竟,梁特是否真的想批港獨?

童工與A忽然想出一個有趣的「陰謀論」。

若拿國師開刀,恐怕左膠、大中華膠未必會積極聲援,港人反應未必很大,但,拿港大《學苑》開刀就不同了,左膠、大中華膠不乏港大老鬼,他們必會將事件視為干預港大學生言論自由,政黨、學者不論是否支持港獨,也會加入聲援行列,再然後是社運界加入,一輪又一輪撐《學苑》民間運動必隨之而來,再再然後是動員更多群眾加入支持,人人也是《學苑》,反擊梁特言論。

最後,結果可能是,梁特及共官終於找到「證據」,向偉大祖國「證明」,港獨在港不是政治小眾,看呀,有那麼多人支持《學苑》的「港獨主張」,港獨豈不是「主流」嗎?梁特及共官又可為香港亂局,找到新的「黑手」:就是那些支持《學苑》「港獨主張」的左膠、大中華膠、政黨、學者、社運界及市民!

那,梁特的寶座,就可以坐得更穩,他,又可以拿反港獨作其爭取京官支持的籌碼。

所以,或許梁特今次真正目的,不是反港獨、而是要搞大港獨。平心而論,在此之前,有多少人看過「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香港民族論》?


假如,你看到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昨天說,要在港進行「一國兩制」的「再啟蒙」,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講清楚、弄明白」,已覺得偉大祖國在佔領運動後,仍舊很左、很強硬的話,那,童工只能說,沒有最左、只有更左!

而更左的,竟不是偉大祖國黨官僚,而是香港的紅色政客。

工聯會理事長、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吳秋北接受《明報》訪問,被問及年青人參加佔領,提到「見到有一批非常極端的青年」,他連張榮順式的「再啟蒙」也不談,索性建議應「放棄」這些年青人,「因為社會的整體利益大於他們的利益」:

「學生和年輕人積極參與佔領,吳秋北說,認同他們關心社會,亦相信他們將會是香港的未來棟樑。但他指「見到有一批非常極端的青年」,空有遠大的理想,但以非常錯誤、不顧他人利益的手法爭取,吳認為若這些青年不改變這種極端思維,「社會是否仍要繼續認同和包容他們極端想法……只能放棄他們,因為社會的整體利益大於他們的利益」。

被問到學生領袖是否他口中的極端分子,他回應說,相信人的思維會改變,若學生領袖願改變,社會應寬容面對,但如果「他們最後仍是以這種佔領手段,不顧他人利益,我們只好放棄」。」(引用自《明報》)

對待犯法的人,社會尚不會用「放棄」態度對待,仍以更新人士稱乎,希望他們融入社會,吳所謂「非常極端的青年」,不過是政治立場激進、反對政府及建制派,縱使他們以激進行動抗爭犯法,他們相對打家劫舍刑事犯,也非反社會危害市民生命的重犯,吳竟說要「放棄」他們,言下之意,是否要將他們「消除」,以免「影響」「社會的整體利益」?

童工可未見如此左得可怕言論,吳不是問為何這些年青人如此「非常極端」,看看政府如何改善、化解他們極端想法,而是主張「放棄」他們,若凡不滿政府、上街抗爭的年青人均是「非常極端」,那吳是否要「放棄」一個世代年青人?

若以吳的邏輯,港英當年應「放棄」港大那些反殖、保釣、社會派、國粹派的「非常極端的青年」,踢他們回偉大祖國上山下鄉,那,就不會有梁錦松、鄭海泉、馬時亨、以及大批泛民、建制議員。

吳秋北不但不如港英殖民者、甚至較張榮順更左,也證明,家奴,只會較奴隸主更瘋狂對付同受壓逼的人。


特首梁振英及一眾建制派曾說,佔領運動只是「少數人」的違法行為,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召集人周融認為,警方清場已令金鐘佔領區全面光復,阻撓香港的行動也失敗,彷彿清除佔領區,一切天下太平,香港再無問題,佔領背後的種種問題和矛盾,也隨之煙消雲散。

但,事實是否如此?

先不要說由旺角擴展到銅鑼灣的市民自發「鳩嗚」行動,仍舊在「流動佔領」,據生果報報道,食環署證實,時代廣場管理機構,已主動撤銷除夕夜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申請,意味今年不會有除夕蘋果倒數!據報道,九倉旗下的時代廣場停辦除夕倒數,主要是擔心再出現「流動佔領」:

「據悉,時代廣場停辦除夕蘋果倒數受佔領事件影響,因倒數時候吸引逾10萬人聚集,擔心「鳩嗚」人群殺到,出現混亂場面。警方亦不希望大節日有大批群眾在公眾地方聚合,憂出現混亂難以控制場面。」(引述自《蘋果日報》)

當然,今次是九倉的「商業決定」,但有20年歴史、每次吸逾10萬人參加的除夕蘋果倒數突停辦,商業上是說不過去、沒有政治考慮、甚至有人「好言相勸」,九倉斷不會自行倒米趕客!

不論是九倉自行決定停辦除夕蘋果倒數、還是政府有人「好言相勸」,背後訊息十分清楚:他們知道佔領雖已清場,但民怨仍在,佔領會隨時出現,而且隨時不是「少數人」的違法行為,所以,還是不搞大規模慶祝群眾活動為妙。

那,周融說的佔領區全面光復,究竟,光復了甚麼?光復了梁特的面子、好向偉大祖國交待,卻把香港變成草木皆兵,連元旦倒數也不敢舉行的地方?

梁特、建制派不回應民憤,以拉、鎖、拘捕打壓,《國語》《召公諫厲王止謗》中早有明訓,邵公告誡周厲王「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不以聽取民意疏導,只懂一味把民憤壓住,只要一旦崩決,就如今天佔領運動,縱使清場,政府仍是惶惶不可終日。


10845951_10205067022852524_8252127464488731568_n

特區政府及警方預告,將於明日正式對金鍾佔領區清場,強行結束逾兩個月的佔領行動。

童工身邊不少支持佔領的朋友,對運動如此落幕,仍是心生不忿:港人吃了七十多顆催淚彈、兩個月的餐風露宿,換來的,只是偉大祖國及特區政府不聞不問、警察違規瘋狂毆打示威人士,以及,某些自命「理性」、實際卻是慣於妥協的人,冷嘲熱諷,甚至不斷抹黑。

有天,A問童工,我們,如此一無所得撤走,是否輸了?

童工說,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杜布切克,發起了布拉格之春運動,企圖脫離蘇聯控制,結果被蘇共鎮壓,但,當年反共的捷克市民、知識份子未有放棄、亦無輕言犧牲,他們轉移從事地下活動,保留實力,直到20年後的1989年11月17日,首都布拉格便出現超過10萬人遊行,要求結束共產黨統治,令捷共第一書記雅克什辭職,捷克政府並且舉行了第一次的多黨選舉,在布拉格之春中失勢的杜布切克擔任聯邦國會議長,哈維爾擔任總統,結束共產黨在捷克極權统治。

羅馬不可能在一天建成,爭取民主也是一樣,捷克人用了20年時間,香港人,也許需要更長時間,因今天中共較當年蘇共更強大,但,只要不放棄,最終,勝利必在港人這一方,因歴史上,從無獨裁政權不會倒下,中共不可能超越歷史規率。

今天,或許我們失望,但只要不絕望,民主必會來到香港。

今天我們離開,只為日後再回來做更好準備。


警察在旺角針對市民、記者行為,幾近失控,正如A揶揄,那些警察弄出來的問題,已非執法問題,「而係青山走犯,走左班有槍癲佬去旺角」。

昨天,網上瘋傳在旺角執行職務的沙田分區指揮官朱經緯,被拍到前晚執勤期間,揮動木製警棍多次擊向正離開彌敦道的市民;到晚上,繼Now工作人員後,又有生果攝記被屈搶警槍,事後有其他記者稱,該名警員槍袋內,根本沒有配槍!

警察是否很瘋狂?童工說,未必!對平民、記者,他們會很「勇武」、必出棍亂打,但,對住惡人、古惑仔?那「彬彬有禮」程度,令人不相信是同一隊警隊。

B傳來一段片,拍於11月26日旺角西洋菜南街封鎖區,一名單車男不滿警方的封路措施,與警察對質,該惡男不斷以粗口問候警察、拒絕服從警員指示、甚至挑釁警員「隻抽」,竟沒有警員施以警棍、沒有即時拘捕、沒有把他在地上扣上手扣!

看完警方對平民記者、惡人的「待遇」差別,只可以說,警察喎!欺。善。怕。惡!


擷取

警方昨日協助執行亞皆老街路段的禁制令,原本也無大衝突發生,亞皆老街更於昨3時左右再次通車,但當群眾退到砵蘭街,原本只是協助執達吏清除障礙的警員,突然「上身」般全面圍剿群眾,結果,出現更大規模的衝突。

童工從不反對警方在執達吏要求下,協助執行禁制令,但,警方昨日行動,明顯是借執行禁制令作掩飾,清場、拘捕佔領人士為實。

這,正好證明一些法律界人士之前猜測,根本,警方可以清場,為何某些人要擺法庭上台,硬要用禁制令為清場開路?事實上,警方在砵蘭街拘捕示威者,就是用非法集會等罪名,政府一方面叫示威人士尊重法治,自已卻拿法治、法庭作擋箭牌,這,又是那門子「尊重」法治?

更不要說,警方在砵蘭街清場行動,套用多位身在現場「觀察」及工作的朋友說,使用武力程度近乎瘋狂,套用一向處事成熟、冷靜的A說:「差人根本唔係想清場,而係想製造一場騷亂。」

除網上已廣泛流傳警員打人片段外,一名now新聞台工程人員,在採訪期間被警員指遭其身上的鋁梯碰撞,結果被警員按在地上,上前交涉的記者亦被警員粗暴推開,now新聞台工程人員身體多處受傷,更以「涉嫌襲警」拘捕;SoREC亦報道,華爾街日報記者Isabella Steger,在採訪時被打,左手臂膀疑似有紅腫血痕;還有,數不清現場記者在Facebook留言,被警察噴催淚水、強行推撞、警告、甚至要抄低身份證。

這些均顯示,那些警員已不顧一切,甚至不理後果、不理是否合法或有否違反規定,總之,凡擋住他的人,全部可以打、打、打!

或許,對某些支持反佔中的人來說,這是「大快人心」,但正如B說:「今日打得記者同示威者,明日可以打罷工工人、反加租加價示威者同市民。」

p.s. 昨天美國密蘇里州黑人青年布朗被白人警員威爾遜後,美國大陪審團決定不起訴白人警員,引發當地民眾通宵騷亂,向建築物及店舖縱火及破壞,當地警方拘捕近80人;香港只是一條砵蘭街,連草也沒燒一條、香港警方已拉80人!特區超英趕美又一例子!


昨天,朋友之間均在討論前晚數十名以口罩及布遮臉的示威者,突然衝擊立法會大樓,更以鐵馬及石屎渠蓋毁壞多幅玻璃門和外牆事件。雖然,網上似乎有不少支持聲音,但,從朋友、同事、以至仍留守佔領區的友好,無不一面倒批評,不知這些行動目的為何。

事實上,童工也對那些蒙面衝擊者行動理念、目的,難以理解和接受。先以一個假議題「立法會今日通過網絡23條」去動員群眾,本身已有欺騙支持者之嫌;之後,行動目的又變成「要將抗爭行動升級」,那,原先因反對「立法會今日通過網絡23條」出來的人,又是否支持「要將抗爭行動升級」?還是,既支持反對「立法會今日通過網絡23條」、又支持「要將抗爭行動升級」?再還是,正如A說:「佢地理得係反網絡23條定要將抗爭行動升級,都係搵個藉口去衝!」這樣的話,童工不禁要問,是否有人早已決定要衝,究竟為反對網絡23條,還是將抗爭行動升級,根本並不重要?那麼,究竟這樣為衝而衝,對整個運動,又有何作為?

至於說運動要升級,童工也不禁要問,所謂升級行動,是否除了用暴力衝擊,已別無他途?運動要升級,總要有策略、有行動目標、有方向,坦白說,童工看不到那些力主升級行動的人,提出甚麼行動目標、甚麼方向:說要效法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會?單單以鐵馬在玻璃門撞穿一個只容一人進入的窿,就當警方不出手阻止,要多久才夠人「佔領」立法會?就當真是升級行動,那,升級來幹甚麼?撤回8.31人大決定?與中共對話?要梁振英下台?爭取公民提名?還是,全部也要?若真的要搞運動升級,起碼,也要說清楚!

網上,童工看到支持衝擊的理據,無非是「為暴力重建正當性,使大家走出和理非的鐵籠,背水一戰」、「不想等運到,情願搏一鋪」等,但,在現實世界,更多人會因今次事件,開始質疑佔領運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布民調,顯示有82.9%受訪者認為應該停止佔領行動,認為應繼續佔領的受訪者有13%,支持佔領民意,正不斷流失。

希望那些人明白,民意支持對佔領抗爭十分重要,不要忘記,佔領運動所以成功,關鍵不在抗爭二字,而是有萬甚至十萬計市民無懼催淚彈走上街頭,失去民意支持,空談升級,一切只是徒然


昨天,A忽然Whats app童工:屈穎妍在她的《明報》專欄說辭職不教浸大新聞系了!

童工奇怪,以屈女士一貫只有自己觀點才是真理、正道的取態,面對不少外界批評,在這個時候選擇辭職,令人覺得她是受壓「認輸」?而且屈女士以往文章,常常以教訓年青人要有責任感,但,她自己拋下一句「是因為不想教,更因為不懂教」就辭職,試問,這又是否有責任做老師?套用A說:「唔順氣就劈炮,咁同佢成日話班後生有乜分別?」

當然,正如童工所說,屈女士一向認為,她是真理、正道,即是,別人做任何不符她觀點的事,在她眼中必定錯,當她自己做,那,又是另一回事!

又正如,她在專欄文中批評:「一個又一個荒誕大學畢業禮在進行,打傘、柴台、叫喊、送臀、打叉……我在想,大學教育,究竟所為何事?滿腦子學問,卻連尊重都不懂,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因學生在大學畢業禮言行不符她意,就質疑「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卻不知在外國,這類大學畢業禮抗議行動,根本十分平常。

2009年5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出席美國著名的天主教學校聖母大學畢業典禮,大批反墮胎人士、學生、及畢業生在場抗議,至少有36名抗議者被捕,數十名畢業生更拒絕參加畢業典禮,抗議學校授予奧巴馬榮譽學位,也有畢業生為支持奧巴馬,在場大喊奧巴馬競選口號,整個畢業禮成了抗議活動。

不過,奧巴馬可沒有如屈女士般大嘆「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反而一直面帶微笑,又說不迴避令人不舒服的問題,呼籲支持與反對墮胎的兩派以開放的心態展開辯論。

這,就是美國的大學教育,培養一批又一批世界頂尖人才,屈女士不理解,只能說,她根本不明白大學教育、更沒有資格做大學老師。


前特首董建華昨天成立團結香港基金,其目的不論是如董所說,要匯聚香港最出色的思想和智慧,形成公共政策建議,令政改通過,培訓從政人才也好、為特首梁振英出謀獻策也好、甚至,如一些人猜測,要捧梁錦松做下屆特首也好,童工怎樣看,用團結香港基金去解決今天香港問題,就如拿一部Apple II去為壞了的iPhone 6找出問題一樣。

有為董但抬轎者說,團結香港基金人才濟濟,全是「猛人」。即是,董伯一向愛搞委員會,那80多名成員,不錯是來自董伯、唐梁兩營中的「猛人」,但不要忘記,董伯任內曾搞過一個叫行政長官特設國際顧問委員會,其目標是「為全球及區域經濟發展,對香港長遠發展的影響進行廣泛和有建設性的意見交流」,其成員來頭更猛,包括:

西門子公司監察董事會主席卡爾‧赫爾曼‧鮑曼博士
匯豐控股有限公司集團主席龐約翰爵士
加拿大鮑爾公司總裁兼聯合行政總監德馬雷
美國國際集團(AIG)主席兼行政總裁格林伯格
皇家荷蘭石油公司/硯殼集團常務董事羅布‧勞斯
東京三菱銀行株式會社高級顧問高垣佑
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前總裁保羅‧沃爾克

這些國際級「猛人」,較團結香港基金的「猛人」更猛不知多少倍,但,最終又為「香港長遠發展」有何貢獻?終老董任內,又為香港留下甚麼長遠發展?

至於梁錦松說甚麼要搞好年青人問題,先不要說有網上博客計算指出,顧問平均年齡高達69.5歲,就算如老董說「其實計來計去都是50多歲」,這些人,又有多少明白年青人想法?有多少人去過佔領區?有多少人真正與一般年青人認真交流過、真正知道他們想法?以為找「牛下女車神」李慧詩,前游泳港隊代表「女飛魚」蔡曉慧等加入,再加一些富二代,青協、青年事務委員會成員,就代表了解年青人?

A說,與其找這些人加入,「不如搵方丈(高登CEO林祖舜)入去仲實際,起碼方丈真係知後生仔諗法!」

五月 2017
« 二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01,78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