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煙台夜話’ category.


煲呔任期還有大約一年就結束,恐怕煲呔怎樣也想不到,踏入2011年,也是他任期最後倒數階段,他的管治班子,竟然接連出現問題:林瑞麟、劉吳恵蘭、劉兆佳、孫明揚身體接連出現問題,劉吳惠蘭更因此而要辭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一職,接任人選至今仍未公佈。

然後是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位於跑馬地的寓所被傳媒揭發有僭建物,屋宇署於06年已發信要求清拆,當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的孫明揚未有理會,結果遭屋宇署「釘契」,今天還被人追究他當年是否「知法犯法」,A說若當年梁錦松偷步買車、又或楊永強處理「沙士」有失職之嫌,要下台負責是合情合理,那孫公做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時「知法犯法」,又或最少是「有法不依」,要他下台負責是理所當然。

不過,童工認為,更大「炸彈」還在後頭。

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一直說他是因政府事務不公有關,只是政府阻止他「爆大鑊」,昨日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署理局長蘇錦樑在立會中反擊葛輝,指他的言論嚴重影響政府聲譽,決定批准他向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交代事件。

怎知立會未開會,葛輝已先行向傳媒爆料,直指他負責評審「上網學習支援計劃」各項建議書之前、之後以至評審期間,「都有清楚的信息告訴他,有出於政治的要求要讓某一特定機構中標。他說,「上網學習支援計劃」有兩個執行機構,他認為對於申請的低收入家庭而言並非最有利,而且不符合善用公帑原則,「基於一些不能令人信服的原因,我被指示要正式中止原本的篩選程序,並隨即開展分兩個執行者推行計劃的方案」。他認為這個決定很有可能是受政治考慮影響。」(引用自《明報》)

雖然B認為葛輝所說是一面之詞,「冇文件冇記錄口同鼻拗,佢講乜都得,政府做野講白紙黑字要有證有據」!

但C認為這是政治事件,既涉及民建聯、又有疑似政府偏幫建制派、民建聯恐怕也不敢公然阻止泛民窮追猛打,「其實已經有晒所有元素,立法會又可以用權力及特權法搞大龍鳳」。

童工翻查歴史,凡是政府「爆大鑊」之時,必是選舉年之前:當年短樁風波令王鳴要辭去房委會主席,正是2003年區議會選解前;立法會要成立專責委員會查梁展文,也是2008年立法會選舉前爆出,並成為當年選舉其中一個議題。

今次葛輝事件又是選舉前發生,會否,成為另一場大型政治風暴?

廣告

童工,還是要不厭其煩地寫六四,全因,那不只是六四的問題,更深層次地說,那是一個關連中國近代史實的問題。

某天與利世民君一面「煲煙」,一面談中國自1949年立國後的歷史。童工看過一些內地「官方」歴史材料,包括教科書與歴史書本,他們說的新中國歴史,自1949年開始,中國人民站起來之後,即貫徹其報喜不報憂的慣例,對中共那數十年黨內鬥爭,含糊其詞,自不待言,還要大講當時中共那些甚麼人民公社、工業化的建樹,大躍進引發以千萬計「非自然死亡」人口,寫成是自然災害,之後的打倒四人幫,卻絕口不提四人幫曾是毛主席在文革時最信任的革命隊伍!由1949年到偉大的毛主席去世,華國鋒上台,之後鄧小平又倒華成功,直到鄧小平執政,開始改革開放之前,那段中共在神州大地執政的歴史,可是支離破碎、殘缺不存。當然,若那段歴史還他的真面目,恐怕連今天中共領導人,也難以自圓其說,怎麼林彪由毛主席接班人,忽然會刺殺毛主席失敗外逃,要弄得折戟沉沙?

李世民君曰,近代空白之歴史,又豈止於此?鄧爺爺改革開放不久,又遇上了資產階級自由化,80年代中,又不見了幾年的歴史,再之後到89年民運,又不見了一、兩年歴史,直到大約1992年,鄧小平南巡,改革開放又上規道,中國越來越強大,官方歴史記述,又再多起來。童工計算,中共建國60年,恐怕30到40年歴史是語焉不祥、糊裡糊塗的,若香港新三三四課程,可以選中國近代史,童工必定選修!60年歴史中,有三分二是一片禁忌,餘下歴史,又必定是絕對偉大、正確的歴史,選擇修讀近代史課程,豈不是毫無難道?

不過,在這個情況下,若要追求近代中國歴史真像,豈非更加困難?利世民君曰,或許,多年之後,保存最多那些失去了的中國歴史林料的地方,可能是外國的大學,到時,中國人或許要禮失而求諸野,跑到外國大學收集資料,填補因政治問題而失去的歴史空白。

這,又非沒有道理,今天在中國的新一代,不聞六四史料,不相信中共會用軍力鎮壓,屠殺平民,可是童工日前看《信報》專欄,身居加拿大的專欄作家章可怡寫司徒華訪加國,再談六四事件:

「民主鬥士華叔司徒華訪問北美,溫哥華是其中一站,反應之熱烈,出人意表。全部(香港背景)媒介多次詳盡報道,還有專訪特寫。司徒華留溫五天,重頭戲集中在第四天,即四月十一日,全日節目有市中心圖書館的論壇及當晚的籌款晚宴,二場參加者都逾二百人,晚宴滿座。華叔號召力不減當年,這個很不容易,因(通過現場直播)目擊事發一代,經過二十年,部分人已去世,部分回流,部分專注生意,部分心淡,部分不願提,像當年激於義憤自發擔起支持學生的陳卓愉,因此當上議員,更因此當上次長,今次就不見人,今年因適逢二十周年及華叔的號召力,仍有此反應,出人意表。」

加拿大華僑,仍未忘六四,童工也相信,他們下一代,也不會忘記六四,他朝,如華叔所言,到2022年真的平反六四了,要追尋那些六四歴史,恐怕要去外國找尋!

p.s.近日因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事件,令不少人討論那些所謂「理性討論」六四傢伙,如何偷換概念地為中共化解六四罪孽,昨天港台頭條新聞這段回應,說得十分好!

那些想為中共幫閒的傢伙,請不要再做跳樑小醜了,他朝中共為六四平反,那些小醜下場,請看看當年文革後,郭沫若如何被人指罵!(雖然,那些傢伙相信不知郭沬若是誰!)


昨夜,童工搞了一場相當「搞野」的飯局,那是《蘋果批》的舊生會聚腳,包括第一代的利世民、孫柏文君,以及之後的尹思哲君、黄牛君,以及高明輝君。(有言在先,童工搞這場飯局,全因當日童工與孫君睹黄郁民得票率而敗陣!所以今天要請食飯!現在來看,孫柏文君倒有童工沒的政治智慧!)

眾人聚頭,總免不了月旦政治、經濟世道,即如昨天我等找了一間又一間食店,總是找不到坐位,利世民君也不禁說:「妖,邊個話香港經濟唔掂!連搵個位食飯都冇!奥巴馬肯定呃人啦!」童工可不知道,究竟是香港受惠於祖國,所以消費市道不受影響,還是如利世民君所說,有沒有內地消費者,香港消費市道,也不會差到那兒?

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反周期的投資、消費實例,童工只可以說,那些說這些話的人,不如把他們的資金,全投資在香港,若他們也不想把身家性命財產也投資在港,與香港共鳴共辱,一切,又怎麼能說呢?

或許,這一切全是我們平凡人解不開的故事呀!


陳方安生與一眾政界元老級人物,昨日搞了一個活動,希望各參選立法會人士,可以悍衛香港過去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其實他們悍衛的核心價值,也不過是一些老生常談的香港價值觀,例如真正體現港人治港、堅守法治及司法獨立、一個中立而有高效的特區政府公務員體系、公平的競爭機會,令每個人也有出頭的日子、民主普選政治制度,令民意得以受當政者重視。這些香港核心價值,乃每一個香港人所認同,也是香港人認同的主流價值,可是,總有一些人、一些立法會參選者不想接受,認為那是大逆不道。

利世民君認為,總有人希望將香港逐步中國化,走向今天中國那種政治威權管治模式,即經濟可以有自由,管治則強調行政主導,削弱立法會角色,效法新加坡做法,可是香港早在回歸前己開始有直接選舉,民主,其實早在三、四+年前有民選市政局議員年代,已開始發展,今天北京才想開倒車,阻止政治體制民主化、甚至以中國化取代香港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根本不可能,因為歷史巨輪,只可以向前行,不可能倒退,香港,早已過了發展成新加坡模式的階段,現在反而要向民主政體發展不如香港的新加坡、中國學習,那是違反了歷史前進的趨勢。

Y君反問,政府有效管治,不是與民主有點相違背嗎?誰也知道,民主代價,就是要犧牲管治效率。

童工認為,兩者不但沒有衝突,反而可以互相補足。全面落實民主,由全民選特首及議會代表,不代表政府事事要跟從民意看風駛舵,設若特首在參選時,己說明他任內政綱,這個政綱及施政方向又得到大部份市民支持,令他可以當選特首,縱使他推行有關政策時,面對反對聲音,由於他早在參選的時候,已得到民意認同,他反而可以堅持理念,貫徹施政,毋須像今天煲呔那樣,整天看著民調做人,施政方針,左搖右擺,全因,連煲呔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自己施政理念,有多少香港人認同?若當天煲呔是由三百萬選民普選出來,他施政穩定性必然更大,因為他想做的,早經民意驗證,並得到港人支持,大可放膽貫徹地幹。

若政治上有真正的民主,公務員體系,可以有更大信心、履行其專業職責:他們會明白所服務的政治首長,得到民主選舉支持,公務員要得到市民認同,必定要和政治首長合作,任何公務員犯錯、以權謀私,政治首長必定會嚴正處理,公務員也難以得到外間同情,只有謹守公務員職責,謹守公務員的專業操守,才能嬴得市民尊重。

香港核心價值,不是今天才出現,那是數十年來,憑香港一代又一代人,經歴不少風雨和經驗,一點一點累積下來,那是香港寶貴的社會財產,否則,鄧小平當年就不會提出「一國兩制」的構想,起碼,連鄧小平也確信,香港這一制、香港的核心價值,有值得保留、有優勝之處,可惜,今天部份香港人,似乎對不再趁惜香港核心價值,這又豈非與鄧公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想法,背道而馳?那,又豈非歴史之大倒退?


昨夜,童工於煙台與利世民君、黄牛君,就像往常一樣,擺開龍門陣,東拉西扯,似乎言不及義,又好像話中含義。

利世民君對京奧開幕式那弄虛作假,仍憤憤不平,特別是他知悉,原來開幕式中,《絲路》首選表演者劉岩,因排演而弄致下半身癱瘓,北京仍有隱瞞消息,極之憤慨,利君曰:「開幕式要幕後代唱、放煙花是電腦加工,我還可以忍受,可是有表演者因採排而弄致終身殘廢,還要加以隱瞞,這是甚麼道理呀!若換了外國,她,可受到極大尊重,恐怕早已公開消息,甚致最後點火儀式,也由她負責,現在北京做法,豈非只有黨、國利益、完全漠視人的價值?那是怎樣的一個國家呀!中共,還是只有黨性、沒有人性!」

利君憤而曰:「我現在明白,為何京奧開幕叫『式』而非『禮』,孔子所言之『禮』,豈應若比!」

黄牛君認為,實情京奧開幕式參與者,對此浮誇、弄虛作假之表演,未必認同,黄牛君曰:「張藝謀在訪問中,大讚那小女孩唱得很好,之後就有內地傳媒揭發,那是幕後代唱,張藝謀做法,或許是想借此揭發事件!借此顯示自己對有關做法也不認同!」

童工不認同黃牛君所言,以張大導之江湖地位,豈需委屈求全至此!更不要忘記,張大導在那些大片如《英雄》,已被不小文化人批評為中共政權塗姿抹粉了!

利君、黄君同聲曰否!黄君認為,張大導還要在內地拍片,這種含蓄抗議,那是他能力所及,可以做到的最大極限了!設若張大導公然抗命,試問,他還可否在國內拍片?

利君曰:「中國就如一個巨大的文化黑洞,不論怎樣的文化人,一進入中國,就會被吸扯入去、完全被吞食其創意,再沒有自己。」利君又說,中國人,就是不愛了解外國文化,總愛沾沾自喜,以為炫耀國力的京奥開幕式,足以誇耀國力,卻不知看在西方民眾服裡,只會觸發更多人恐惧中國。

童工曰,那個文化黑洞,其實就是中國近年興起的民族主義:任何批判中國現狀的說法,均被打成不愛國、敵視中國人,只有唱好、讚美中國的言論,才是中國人的朋友,這種單純民族主義、完全無視、拒絕批評的態度,怎不令人不寒而慄?

九月 2017
« 二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9,52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