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漫畫’ category.


昨天,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突中止和學聯談判,佔中能否和平解決,再添陰影。

心情,沉重,回家時,買了鄭健和主編、最新一期港漫《大軍閥》。和仔是少數將政治帶入漫畫中的漫畫家,今期說到奉區軍伐洪飛凡,拒絕大總統要在奉區建核電廠的計劃,一班奉區「大孖沙」遊說洪飛凡妥協,然後,有以下一幕:

unnamed

 

似曾相識?是否很像今天香港?

再看和仔專欄談佔中,並不是甚麼大道理,但,簡單,直接點出問題:「但解結要兩隻手,政府不出手,只擺出一幅「我唔讓,你讓!!」的態度,怎可能化解矛盾呢。」

unnamed1
面對目前政府及特首梁振英鷹派立場,童工是悲觀,只求,天祐香港!

廣告

偉大祖國常說他們今天已很偉大!偉大祖國已在國際舞台中站起來了!可是,除了中共自吹自擂外,外國人民又是否真的認同中共所作所為,甚至認同中共對付民主、言論自由的手法?

日本漫畫家,《社長島耕作》佢者弘兼憲史,在《社長島耕作》第八期中,就寫下了一段如此批中共經濟霸權的話:

「前陣子的尖閣問題,揭露了中國是個絕對不會道歉及承認錯誤的國家。而且她還企圖利用今次衝突事件,向世界宣揚東海存在主權問題。但結果適得其反,反而讓全世界知道中國是多麽危險的國家,當中尤以南海主權受到侵犯的菲律賓、越南和汶萊等國最能體會吧。再加上反對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說中國正從世界孤立不為過。但她並沒有孤立,相反有很多國家附和中國,不出席頒獎禮。這是為甚麽呢?為了「中國市場」,大家都想賺中國的錢。事實上,大部分國家都是靠中國來發展本國經濟,日本當然也不例外。無論反日情緒多麽高漲、對方提出多麼無理要求,日本都無法與中國斷絕關係。中國也知道這一點,因此以「經濟」作脅,屢施暴行。但中國經濟不會永遠增長的,早晚會如昔日的日本那樣,有日落的一天。雖然不知道是十年還是二十年後的事情,但各企業都做好了「脫中國」的準備。」

弘兼憲史更直指,各國為了經濟利益,只好收聲,但隨著偉大祖國低技術工作也轉到越南、印度之時:

「目前中國工人的工資不斷上升,中國再不是世界工廠了,相信這幾年會有工廠逐漸轉移往越南、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此外,中國的經濟泡沬一旦爆破,就會失去最大消費國的地位。套用一向中國成語,現在是臥薪嘗膽的日子,日本必須暫時與中國妥協,保持不即不離的關係」。

童工只想說,若連日本一個小小漫畫家弘兼憲史,也對中共所作所為心痛、繼而發表反中國的言論,其他外囪市民,又會怎樣想?中共,偉大祖國,真的可以待到國際社會、人民認同嗎?


届け! みんなの元気玉~悟空とアラレの応援メッセージ

鳥山明早前已畫了一幅孫悟空與小雲們畫為災民打氣,據週刊少年JUMP報道,鳥山明在YouTube發布了為少週刊少年JUMP賑災籌款活動的動畫片,並以悟空舉手收集元氣打出《元氣彈》為插圖,希望向全世界喜愛《龍珠》支持者收集氣,支持地震災民,不少《龍珠》支者在這條YouTube片的討論區中留下了「届け!私の元気!」(送去吧!我的元氣)

 

除了鳥山明外,日本漫畫界繼續以畫筆為日本地震災民打氣,當中包括港人熟悉的『社長 島耕作』作者弘兼憲史,大家可到morningmanga.com的「【東日本大震災】 モーニング作家陣の応援メッセージイラストを掲載します」網頁或講談社的イブニング網頁中【イブニング寄稿作家陣から被災者の皆様へ】中看到。


早前井上雄彥為日本地震受災著繪畫的微笑系列打氣畫,日本ACG音樂界名人菅野洋子,也為日本大地震受難者創作了一首打氣祈願歌《きみでいて ぶじでいて》(你要活著,你要平安),並以井上雄彥的微笑打氣畫制作成MV,放上Youtube為日本人打氣。

井上雄彦「Smile」× 菅野よう子「きみでいて ぶじでいて」


除了菅野洋子外,負責光榮「信長之野望」系列音樂的新居召乃,也創作了一首歌《inori》(祈禱),以此曲表達對地震之憂傷及對災區災民的祈禱

inori / 新居昭乃


引用自《明報》:「《男兒當入樽》成名的日本漫畫家井上雄彥,親手繪製超過60幅各人微笑的圖畫並在twitter上發布,希望能用這股溫暖的力量鼓勵所有日本人」

井上雄彥的微笑打氣twitter:http://twitpic.com/photos/inouetake


2009-10-25_025717

近日煲呔在他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派慳電膽現金券,結果引來一場政治風波,可是,卻未見那些之前那些推廣慳電膽的環保組織,為環保局局長邱騰華辯護,他們的落井下石文章,童工倒是看到不少,或許邱騰華建議,並非如那些環保組織所倡議一樣,可是,政府也算為他們想爭取的,踏出了一步,如此離棄同路人,又豈不較政客更政客?

當然,童工並不是想寫這個環保議題,一切只是有感而發,全因看完日本富士電視台新版「森林大帝」,才忽然想起蔡子強的文章。

今年是手塚治虫誕生80周年,日本有不少慶賀活動,連小飛俠也拍成3D動畫播放,日本,可不缺慶祝活動。8月到訪東京,大概是在JR的涉谷站,偶然看到那些宣傳廣告,看到那富士電視台的宣傳廣告,他們將於9月播放重新拍攝的手塚經典作品「小白獅」(原名森林大帝,日文名稱「ジャングル大帝」),新一輯故事叫「ジャングル大帝 -勇気が未来をかえる」(森林大帝,勇氣改變未來),那是慶祝手塚誕生80週年之餘,也慶祝富士電視台開台50周年,不說不知,「森林大帝」首於1965年首次拍成動畫,就是在富士電視台播放,今天他們為手塚「森林大帝」來一個新版本,也算是對手塚致敬。

富士電視台的新版本「森林大帝」動畫,你不會看到手塚風格人物,那人物設定,可是出自「Final Fantasy」的天野喜考手筆,怎樣看也不會有手塚風的人物設定了,可是故事主題,仍是貫徹手塚理念:人與自然,必須互相尊重,甚至,人類與所有地球上的物種,理應尋求共同存在的理念,在科技與自然之中,取得平衡。

新版本故事設定於20XX年的地球,人類對無休止的環境破壞十分困惑,為了保護毀壞的自然和減少的動物,故事說私人企業的大山賢造,開展人工森林的專案,以科技創造新森林,把原始森林中生活的動物,強迫住進了人造的森林世界,可是動物卻不是這樣想,縱使生活無憂,他們,仍想著森林的自由,而代表森林之王的白獅潘加,一方面要平息動物的不滿,但又遭其他動物視之為懦弱的表現,他的兒子、小白獅雷歐(Leo),既不明白父親難處,又被嘲笑為一隻無膽小白獅,直到有一天,他遇上了這人工森林的創造者兒子,一個懂動物語言的小孩大山賢一,人類和動物,開始互相了解,共同為捍衛大自然而走在一起…….。

新的「森林大帝」故事,在童工眼中,那是一個平衡人類與環保的故事:動畫中有盲目相信科技,可以挽救世界和自然的大山賢造,也有那極之仇恨科技,毁掉人工森林的極端保育份子,可是,最後勝利的,並非他們倆,他們只代表毁滅,真正的勝利者,最終也是小白獅以及和動物一同努力、可以聽得懂動物心聲的大山賢一,面對大自然,人類與自然界,必須互相了解,互相支持,和平共存,正如故事結尾,人類救了動物,動物,也救了人類!

只要人類在世界存在,人類必定會改變自然,這是不可變的事實,除非我們放棄進步,可是在那改變之餘,我們也要和自然找尋共存之道。中國先賢,早倡中庸之道,科技文明與自然,總有中庸之道可走,正如新版「森林大帝」動畫副題:「勇氣改變未來」,童工相信,人類前進的勇氣,必定可以改變未來,科技和自然,並非不可共存。


2znspbo

日本警方相信在群馬及長野縣交界處荒船山下附近發現一具屍體,已確認是《蠟筆小新》作者臼井儀人,相信他是拍照時失足墮崖。

童工愛看《蠟筆小新》,因為那是主流日本漫畫中,最政治不正確的所謂「兒童」漫畫!說真的,那個漫畫家,敢拿「何B仔」出來!與期說小新是「兒童」漫畫,倒不如說那是借小新這個童言無忌的小孩,諷刺成人世界的虛偽和偽善!誰不愛看那靚模寫真?誰不愛八卦明星私生活?那個中年男人不想有一個「娜娜子」來一個錫錫!在現實生活中受壓抑的慾望,小新利用他那的「童言無忌」,把一切赤裸裸地說出來!當看到小新在故事中如何嘲笑幼稚園園長的臉像黑道老大、作為上班族的爸爸如何面對上司抬不起頭、又要幻想為受女同事歡迎上班族,還有小新有事沒事,就拿「何B仔」出來、又或扮光屁股星人!

只是《蠟筆小新》不再了,以後,也不會再看到小新、向日葵的成長,我們不會看到小新讀小學、甚至中學的故事了,更不會看到小新以那童言無忌,揭開成人世界的虛偽!

悼,臼井儀人!

p.s. 今年9月5日,一套由《蠟筆小新》電影《蠟筆小新 風起雲湧!壯烈!戰國大會戰》改編的真人電影《BALLAD 無名的戀曲》在日本上影,其中一張宣傳海報是以小新流淚為主題(即本文貼上那張),那是巧合?還是冥冥中有主宰?


近日舊同事A的一封「情書」(理論上情書應是只給愛人看的,A在他的網址上公開,童工倒覺稱為愛的宣言更合適。)引起認識他的人之間,一場不大不小的騷動,甚至被人在網絡間互相轉載,成為話題。同事B問童工有沒有看過,是否很令人感動。童工當時不知應怎樣回答,只因信中的「他」,與童工認識的「他」,落差太大,需要一些時間去調節與消化。

由同事A的「情書」,令童工想起Wall-E。

Pixar 每年均會有動畫大作,Wall-E 正是今年作品,貫徹童工不再入戲院的習慣,也是等到近日Wall-E出了影碟才看,之前已有不少朋友在戲院中看過Wall-E ,有人大讚,也有人大彈較之前的《反斗車王》(Cars)更差,凡是這樣極端的電影,必定有其可看之處,所以在金融海嘯下,童工也破戒買美版藍光碟,多花百多元先睹為快!

看完之後,個人感覺是,Wall-E其實不大適合小朋友看,那是一部拍給成年人、以致一眾「大細路」看的電影,先不要說背後有太多太多隱藏訊息:對環保、科技文明、消費文明、資本主義的反思,單是那種表達手法,大半部電影沒有對白,主角Wall-E和「女」主角 Eve ,除了懂叫自己名字外,就只會發出代表感情音節,他們的「戲」,全靠動作和畫面表達,試想一下,要動畫主角表達喜、怒、哀、樂,不可以用對白之餘,兩名主角更加是機械人,只靠兩名「主角」僅有一對機械眼、以及動作去表達情感,其餘就要靠情節、畫面、音樂去打動觀眾,Pixar 野心真的太大!這等於要用默劇方式,拍一套商業片一樣!這絕對是對動畫的一項挑戰,記憶所及,動畫世界中,對上一次動畫使上,有如此野心的作品,也是由廸士尼於1940年拍攝的《幻想曲》(Fantasia)。

要寫Wall-E背後有關環保、科技文明、消費文明、資本主義訊息,可能要寫幾篇也寫不完,倒是有興趣寫Wall-E代表的男生型像。Wall-E是一部700年前負責清理地球垃圾的機械人,外形談不上威猛之餘,更是破破爛爛,每天也專注重復又重復做好自己的工作-收集及整理垃圾,可是他也有自己愛好,就是收集有趣垃圾,以及觀看老掉牙的黑白歌舞片、學習跳那些老套人類舞蹈,他的朋友,只有一隻人見人怕的曱甴,可是他仍自得其樂,不抱怨、不放棄,仍在等待一個可以像那黑白歌舞片中,與他手牽手跳舞的「她」。

直到700年後,他終於遇上Eve,一部較他更先進、更厲害(一炮可以催毁大片土地),來自地球移民船的「女」機械人。

理論上,Eve 不可能「看上」Wall-E,可是Wall-E有的,卻是Eve 從來未遇過:那是對追求的執著、堅持、承擔、與責任,他耐心等待,一旦遇上了,就絕不放棄,所以Wall-E 不惜跟著Eve 跑到太空、不自量力地想拯救 Eve ,更更更不自量力地、甚至犧牲自己,為Eve 達成任務。

Wall-E就如現實世界中絕大部份男生:沒有俊朗外表、沒有令人讚賞的才氣、更加不要說可以腰纏萬貫!有時甚至穿得破破爛爛,每天也是上班下班,在范茫人海之中,他們只是眾多人的其中一個,絕不起眼,可是他們當中不少人,對生活、對工作、對朋友、對家人,負起了道義、責任和堅持,他們平凡,但其實絕不平凡。

可是,現實世界中,被女孩子欣賞的,只會是出眾男生,不起眼的男生,不要說可以被女生青睞,正眼不看已是給足情面了,不多踩一脚已是人至義盡。

只怪,現實世界,太多Wall-E,太少Eve!

ps:原來,Wall-E全名叫Waste Allocation Load Lifters – Earth!

這是Wall-E另一宣傳片:


寫了多天奧運,已有點兒悶。深夜A來電,有事拜托,言談間,得悉港台一個介紹讀書節目《閱讀解碼》,找來了煲呔心戰大員劉細良,講他的讀書心得,並且會推薦一些可讀性高的書,忽然問A:「佢真係推薦平時睇乜野書,就應該推薦幾本漫畫喇!」怎知A答案令我意外:「好似真係有一半係漫畫,其中一本好似係蒼天航路!」聽後不禁佩服細良,作為煲呔心戰大員,為了「形像」,理應介紹一些深澀的政治學書本、又或是甚麼名家、名筆、文學巨劈傳世之作,怎樣也想不到,他敢推介漫畫!更高興的是,漫畫,終於有機會登大雅之堂,令香港人知道,今天漫畫,不再是幾十年前的「公仔書」,真正高質素漫畫,它的內容、帶出的背後思想,遠遠超越今天那些熱賣的藝人袋装書、以至那些年青人愛情小說。

還記得兒童時代,漫畫被視為「不良刊物」,看漫畫代表了影響學業、讀書不成的代名詞,可是我們這一代,不少人也是被漫畫「浸」大的,不是龍虎門、就是中華英雄、再不是就是手塚治蟲、松本零士、烏山明、北條司、安達充等日本漫畫,無可否認,我們這一代,那是由文字過渡到圖象的一代:既沉迷於小說、書本的文字世界、也受漫畫的影響。

今天,漫畫已不再是「公仔書」了,可以大膽講一句,有些漫畫內容,較坊間文字書,背後帶出的訊息更強烈、更有可讀性、當中傳遞的知識更豐富,就以李學仁與王欣太創作的「蒼天航路」說,它以曹操為中心,重新演譯三國故事,在歷史中,曹孟德乃奸雄一名,可是在亂世之中,曹操也有其志向、也有其明知不應做、不可做,但必須做的決定,「蒼天航路」,就是從另一面解構三國:道德上曹操或許不為人認同,但在三國時空,曹操,只是作出了他認為最正確的選擇,身後之名,誰管得了?放諸今天,何嘗不是有誰多人,做出一些自己不想做、不能做、不應做,但又必須要做的決定?

當然,若要我推薦一些有深度的漫畫,我也有自己的「名單」,只是,這些漫畫,其實頗為「沉重」,簡單地說,看一本這類型漫畫,花的時間不下於一本書,對任何人來說,也是一種挑戰,除非有興趣,否則要看完,真的不容易。

第一個是星野之宣,他被形容為日本硬派科幻(Hard SF)漫畫家,除了因為他名作2001夜物語中,引用了大量物理學、相對論的理論外,他更引入一個相當沉重的課題:當有一天人類科技可以帶領人類探索外太空、接觸外星文明之時,人類靈魂,是否同樣準備好向宇宙進發?當人類無法排脫靈魂中最邪惡元素,例如自私、貪慾、侵略等劣根性,就算科技上可以探索宇宙,精神上、心靈上,人類是否又準備好?每一個故事,也是一個哲學問題的探索。

還有他以民族學者宗像教授為主角的東方奇聞秘談錄,那是用另一角度,解構日本自古事記以來的種種上古神話、傳說、以至歷史,當中涉及日本鐵器文明發展,可以說是日本上古傳疑史的另類研究,雖不同於正統歴史研究,可是當中引用文獻、遺跡、考古記錄,全是有根有據,隨時花上一小時,也看不完一本單行本故事。

當然,還有弘兼憲史的漫畫。A君說那老舊的島耕作系列,記錄日本自泡沬經濟爆破,世界經濟進程:由日本插足美國娛樂事業、到中國經濟崛起、新興市場印度發達,島耕作,根本是一套近代世界經濟發展記錄。還有他的舊作加治隆介之議,講述日本政治為主、旁及東亞地緣政治局勢,如中日關係、北韓問題、美日安保、台灣問題等,另一舊作Last News,則是探討新聞道德與新聞發展,記者角色,除了是爭收視外,可否在社會責任、新聞中立之間,取得平衡?

再、再還有川口開治系列的漫畫,一套漂流艦隊,神盾艦未來號回到太平洋戰爭年代,新日本人信奉的和平主義、人道主義,遇上二戰時期對軍國主義、民族主義狂熱衝擊,那些來自未來,足以改變歷史的海上自衛隊軍官,會如何選擇?

再、再、再還有,我喜愛的一系列醫療漫畫,就算不說手塚的怪醫秦博士、還有永安巧的流民醫生、山田敏貴的孤島診療所、反映醫療制度黑暗的杏林先鋒、醫龍等,要研究醫療制度問題,這些漫畫,特別是杏林先鋒,不能不看。

不少地方,例如日本,漫畫,已不再是次文化,而是文化一部份,漫畫,早是傳達知識重要媒介,甚至超過文字,看漫畫,不是浪費光陰、不學無術的代名詞,是時候,還漫畫一個公道了!


早前到台灣最大的收獲,除了那一大堆香港很難買到的DVD之外,莫過於在誠品中,找到《官僚系新鮮人》第七集。由於《官僚系新鮮人》在香港沒有代理,要靠水貨商入口,賣清了也不會補貨,可恨的就是某個周日沒有逛漫畫店,結果第七集賣光了,怎樣也找不到,終於在台灣買到第七集,儲齊了整套八集的《官僚系新鮮人》。

正如之前介紹這套漫畫的文章說,官僚,不論在那一個地方,也有相似的文化、相同的習性,他們握有權力,可以改變國家命運,可是他們也是最保守的架構,蕭規曹隨,甚麼也不改變,行之有效的措施,當然不會隨便改變、就算是有問題的制度、規矩,也一樣不要改變,因為任何微細改變,也會觸動整個官僚體系的利益,任何人嘗試打破官僚體系的超穩定結構,就是與整個官僚系為敵,必定被除之而後快。《官僚系新鮮人》主角平山茂夫也是一樣,作為財務省官僚(等同香港AO),在故事中一次又一次挑戰官僚體制,雖然那些全是正確決定,最終,也難逃被「處理」掉的命運,結局被逐出霞之關(即是香港政府總部),調往非州大使館工作(唔……我想大約等於調往駐粵辦之類)。

香港回歸之後,不論是老董還是煲呔,也認為單靠官僚(公務員) ,已不足以應付日益政治化、民意抬頭的政治生態,於是老董又搞了一個高官問責制出來,說穿了,還不是老董無法駕御官僚,找一班忠心於自己的人入政府,協助他駕御那些官僚!可是要對抗整個官僚體制,談何容易!於是一個又一個問責官員中箭下馬,最後連老董也自身難保,盡失民心地「問責」腳痛下台,換上了官僚出身的煲呔。

煲呔絕對明白官僚優勝之處, 同樣也明白官僚問題所在,所以他找來非官僚出身的劉細良做他的軍師,組織他的「心戰室」。細良以非官僚思維,協助煲呔大玩「心戰術」,將輿論、民意操控於指掌,外間毀譽參半,但不能否認的是,煲呔民望高企,市民對煲呔接受及認同程度,絕對高於老董,政治從來只問結果,不問手段,煲呔做法,以結果而論,可算是成功的。

可是,煲呔想擴大政治任命制度,將他的「心戰室」 模式,在三司十二局中複製,這個如意算盤,又是否打得響?近日有關副局長、局長助理人選名單,已紛紛見報,當中不少是傳媒中精英、才俊,明顯煲呔想找第二、第三個劉細良出來。先不論那些傳媒精英、才俊,是否真的是「精英、才俊」,日前與政圈A君討論這個問題,他失笑地說,煲呔似乎搞錯了!

A說,坊間、甚至煲呔,似乎只看重細良在傳媒工作經驗,忘記了他曾是馬丁左右手,在回歸以前,巳是民主黨政策大腦,那個年代,不少政府官員,有甚麼重大政策要找民主黨商討,接頭人就是劉細良,民主黨有甚麼政策研究,也是由劉細良負責,他對政府、政黨的運作、思維、做事方式, 可謂十分熟悉,那時候,他的角色,與英國在野黨幹部,根本沒有分別,若民主黨可以執政,他就是民主黨培育的部長人選。煲呔用劉細良,其實是「偷」了民主黨培訓出來的政治人才,沒有當年在民主黨的工作經驗,絕對不會有今天的劉細良。

好了,看看今天盛傳的副局長、局長助理人選,有那一個有劉細良當年在民主黨的政策工作經驗?(不要說謝永齡,政策?他可是連黨務也不參與!) 不錯,他們是傳媒出身,可是單靠傳媒工作經驗,可以駕御到一眾官僚?

更重要的是, 要在官場打滾,免不了要用上政治手段、厚黑之術,如何可以令自己不迷失於權位之中,可以本住為民之心做事?看看今天大部份傳媒,甘於做北京、政府傳聲筒,劉細良,總算也是民主黨出身,明白甚麼叫民意,現在找些親政府、只懂為政府政策保駕護行的人入政府,真的可以發揮到效用嗎?

其實,不論是官僚、問責官員、政客也好,他們只要明白問責的對像,不是北京、不是特首、不是自己上司,他們會知道,自己應該如何選擇、應該做甚麼事,正如《官僚系新鮮人》 中,平山認為人民對公僕來說,就等於客戶,「公僕之於人民,如果背叛了客戶就完蛋了!」

不錯, 不明白誰是「客戶」,背叛「客戶」,背叛了市民、民意,不論是官僚、政治任命官員也好,不可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希望那些副局長、局長助理,明白這個道理。

九月 2017
« 二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9,70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