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普選終極之戰’ category.


看張文光昨天在《明報》刊登那篇《浩浩民主潮 遙遙普選夢》,童工,倒有點意見,不吐不快。

童工認同張文光所說,「為什麼民主黨有不同意見未能參與,或未開黨大會決定是否參與,或各人真誠坦率地公開觀點,便被視為破壞民主派團結的罪人,連主席何俊仁都被擺上枱?為什麼民主黨誠實指出總辭的風險,反要為從未支持過的5區總辭負失敗之責,而明知風險卻仍然上馬的社民連卻毋須負責?」五區公投,的確有風險,民主黨,也有權決定其爭取普選策略,其他政黨,可不能因民主黨道不同,而批評民主黨要負上責任,所以童工才認為,最好是泛民團結一致搞公投,假若民主黨反對,社民連、公民黨不要硬迫民主黨加入了,何不由兩黨自行辦公投,不要再引發這麼多紛爭,未損人,先損己?

可是,童工不認同的是,張文光文章,只是沉醉於過去歴次群眾運動,「真正的上街,如1989年的百萬人遊行,2003年反23條的黑衣遊行,當中的悲情和憤怒,意志和力量,團結和希望,是港人寫入史冊的經典,與投票結果不可比較。」若是群眾上街,真的有如此效力,那童工可又想張文光回應,為何他的受業恩師司徒華公開說,當年特區政府不為23條立法,並非為50萬人上街,而是因田北俊改變立場?張文光的言論,又豈不是亳不留情地批判司徒華的說法?

童工同意張文光說「5區總辭是動員民眾的策略之一,風險大,效益小。」,「5區總辭的力量,遠弱於03年的23條遊行,更弱於89年的民運遊行,這兩個遊行導致中央改變香港的政 策。但我們仍渴望最好的結局,就是5人全勝重返議會,維持原有23個民主派的局面。不過,立法會的強弱的對比仍在,民主派5區總辭後回歸原點,仍然需要議 會外的其他抗爭,仍然需要以否決權體現民意,仍然需要爭取與中央的對話,解決歷史爭議,實現真正普選。」甚至他說,「因此,否決權要不動如山,但民主運動必不可少。」可是他在文章中說,「當然,很多港人會質疑對話的可能和成效,但對話也應當是民主運動的一部分,任何一線的機會,都不要主動關門,迫使運動走向對抗的不歸路。」童工,可有異議了。

設若,談判失敗,偉大祖國以致特區政府,寸步不讓,那,我們是否要忍受下去,堅持不搞五區公投?特別是若可以保住否決權、甚至否決了政改方案之後,我們是否仍舊甚麼也不做,任由一切就是如此這般過去?

忍受,可是有個限度,先禮而後兵,談判在先,童工可不反對,可是香港人釋出善意,肯對話之餘,偉大祖國不領情之下,對話,己是不可能之時,五區總辭,變相公投,又是否港人在談判失敗之下,唯一可取之道?民主黨可有在五區公投以外,有更佳表達港人意願,爭取表達港人訴求的方法嗎?

胡適說:「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童工,只是一條民主狗,趕狗入窮巷,若不反咬對方一口,不默而生,今天香港人,特別是年青一代,又是否認同?

請不要拿過去肯定現在了,香港人今天要的,不再是遊行示威了,我們要的,是更實在的爭取策略,若談判失敗,童工也想看,民主黨有何較五區公投,更好、更有效的策略?


某天朋友A問童工,為何我整天說特區政府那政改方案中,對落實普選承諾總是信不過?為何我總是懷疑那些親北京人士的誠信?為何我總認為他們會反口覆舌?為何我總是說特區政府那政改諮詢,只是想拖延承諾有普選路線圖,他們根本信不過?

童工對A說,那可不是個人偏見,而是這一伙人,根本沒有理念,原則可言,他們的屁股坐在那個位置、看中央領導意見怎樣走,他們就會說怎樣的話、有怎樣的立場,若相信他們這些「牆頭草」今天的「承諾」,那就如心甘情願自墮「寶藥黨」、「祈福黨」騙局,有何分別?

随便在Youtube找些影片,己可看到這些政治「寶藥黨」、「祈福黨」的「騙局」證據:

今天的的務司司長唐英年,1994年做議員時,認同2007年有普選?

今天的親北京紅人、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在89年六四事件後,公開說北京不重視承諾,令港人信不過北京,現在,面對普選,他的立場又是否一樣?

還有,民建聯主席譚耀宗,89年六四事件後譴責中共鎮壓,現在卻為中共塗脂抹粉,說甚麼並無結論,這樣一個人說的話,可以相信嗎?

要香港人相信這些傢伙推銷的政改方案,那和信「寶藥黨」、「祈福黨」,又有何分別?


泛民主派因為五區總辭,變相公投一事,己引起社會廣泛討論,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要求泛民各派停一停,想一想公投之議,也引起各方強烈反應。童工可從未懷疑馬丁對公投、甚至更激烈的23名立法會議員總辭的立場,只是政治形勢走向,很多時候不由個人主觀意志左右,誰會想到,公投之議,不是令北京、特區政府尷尬,而是令泛民尷尬?縱使馬丁呼籲各方以和為貴,司徒華、陳偉業還不是在Now新聞節目中,互相攻擊?假若問泛民支持者,再這樣搞下去,誰最痛,誰最快?

之前童工談公投,有不少網友回應,持書者君對團結泛民之議,並不苟同,認為「想要團結所有人. 到團結了所有泛民後就會想團結民建聯甚至共產黨,這是民主黨的死穴…其實咁多年. 想要等人團結只係唔做野既另一種講法」

童工不能否認,以主流泛民「往績」,真的,很難令人對「泛民團結」,寄以任何厚望,甚至,看今天民主黨表現,也會令人相信,要泛民團結,等於叫泛民對公投甚麼也不做。

可是童工個人想法,五區公投,固然不是一黨一派之事,也非屬於爭取某一類政治理念市民的行動,而是要所有市民參與,包括那些「理性溫和」的市民支持,沒有他們參與和支持,「公投」也難以成為真正的「公投」,要把「變相公投」,變成一個起碼在政治道德層面上,有廣泛代表性的「公投」,正如Perennial_Loser君所說,我們不得不「滿足持平理性溫和中立朋友嘅願望」,而泛民「團結」,或許正是他們願望之一。

童工對公投想法十分簡單,除非不搞公投,真的要搞的話,那就不可以馬馬虎虎,要搞一個真的有代表性的公投,最低要求是,大部份在08年立會選舉中,有出來投票支持泛民候選人的市民,也要動員他們出來投票,縱使,他們未必會投票支持公投泛民候選人,起碼,縱使泛民因此而落敗,也是輸得風光,起碼證明變相公投可行,他朝面對其他極具爭議議題,如23條立法,我們也可以再用變相公投方法,令市民有權表態!

童工只望,若真的要搞政改公投,各方可以大局為重、以公投為重,不要以一黨一派、又或政治理念而行事,全因,既以公投為名,以公先行,無法爭取最多市民、不同理念市民參與,公投就失去意義了!


雖然童工個人認同,若泛民主派想不出其他方法,阿爺及特區政府對政改是寸步不讓情況下,五區公投,未嘗不是一個方法,可是童工也同意,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昨天對傳媒所說,今天泛民陣營為了是否參與公投,互相冷嘲熱諷、甚至互相攻擊,對香港推動民主大業,是一件好事嗎?公投,不是不可以做,可是該由泛民同心合力,一起來推動,面對中共,特區政府這樣強大政治機器,泛民本身已是勢孤力弱了,還要為是否公投而分化的話,那,又是否說得過去?是否令親者痛、仇者快?

馬丁說泛民最重要的是團結,童工是完全支持,若泛民陣營也不能團結,不論是支持死守立法會三分一關鍵反對票、還是支持五區公投,最終,也是得不嘗失的。試想一下,2012年,只是普選中途站,距離真正雙普選,香港人還有多少路要走?若未到普選終點,泛民中人己互相猜忌、缺乏信任、不以大局為重,那又怎能叫泛民支持者,義無反顧地一直堅持爭取相普選下去?

若今天公民黨、社民連仍堅持公投,童可以說,最終必定成事,他們支持者,必定會力撐,可是,這算真的「公投」嗎?沒有港人支持和參與,可以叫公投嗎?李柱銘叫停一停,想清楚才幹下去,無非是想爭取更多群眾支持,不要急進行事,以致公投敗陣之餘,傷及香港民主運動,連力撐五區公投的李柱銘,也有勇氣承認自己有錯,或許太急進了,叫停公投爭拗,泛民陣營中人,又豈能不思考公投策略,是否為了泛民團結,可以暫緩一下呢?

p.s. 甚麼叫人民自發呢?看《畢打自己人》中扮演大老闆「大閏生」的陳鴻烈去世,網民不斷自發哀悼,那,就是網民、甚至市民的自發行動了!網民悼念,又何嘗有人號召?只要值得做,人民,就會去做,正如童工也要在此悼念陳鴻烈、「大閏生」一樣!


政改方案公佈後,公民黨及社民連隨即決定五區總辭、變相公投上馬,童工可不感意外,如此一個政改方案,既無路線圖、也無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若公民黨、社民連不決定公投上馬,童工才覺得奇怪呢!

 

童工之前寫過很多有關普選的想法和意見,就是對五區公投,印像中是從未詳細寫過,全因,我也不能明確厘清,究竟五區公投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早在政府尚未公佈方案之前,A己說,五區公投對泛民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先不要說任何補選,投票率必定較正常選舉低,泛民在九龍東、九龍西兩區,就算在正常選舉情況下,得票和左派比較,也沒有必勝的把握,若搞變相公投,在那單議席單票情況下,一對一的選舉,泛民不單毫無優勢,甚至可能會輸掉議席,令保住三分之一關鍵少數,形勢更為凶險,削弱泛民實力、增加通過政改方案機會的事情,真的值得做嗎?

政府方案未公佈之前,童工理性分析,泛民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真的是有很大風險,如此蠻干,未必是好事,可是看過政府的政改方案後,童工不禁想,若然北京、特區政府真的不想泛民搞五區公投,為何政府方案,不肯對普選路線圖、取消功能組別建議稍作讓步?還是,他們根本不信泛民可以搞得成五區公投行動?

正如泛民B說,若然說放棄搞五區公投,無非想中央可以給港人一個普選路線圖、以及取消功能組別的承諾,以今天中央對那些政治既得利益者影響力,只要一鎚定音,那些吃政治免費午餐的商界人士,誰敢反對?中央政府連給港人一個真普選的承諾也不肯,不支持五區公投,可是枉為民主派!

童工也認同,去到今天形勢,支持五區公投,己非從政治現實角度去考量了,而是從社會、人民尊嚴考慮:港人只要一個普選路線圖、取消功能組別承諾,也爭取不到,若港人還信「一國兩制」,香港真的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樣一個政改方案,不搞公投,作為香港人,這啖氣如何下嚥?

今天,五區公投己非政治現實問題了,那是港人尊嚴問題:當北京、特區政府對港人最低民主訴求,也不作回應之時,再讓步下去,我們是否要做烏龜,不作反抗?除了五區公投,港人,還有其他「武器」可以用來反擊嗎?

若五區公投成事,那是北京、特區政府迫出來的,那是官迫而民反,可怪不得支持公投的泛民中人呀!


童工在2007年寫過一系列有關普選終極之戰系列博文,那時是想爭2012年雙普選,最終結果如何,今己成為歴史,我們,仍要為那終極的普選方案打拼和爭取!

不錯,今天我們己有2017年普選特首、2020年普選立法會的所謂「普選時間表」,可是,這個所謂的「普選時間表」,參看2007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中原文,那是這樣寫的:

「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原文是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並非一定由普選產生,至於2020年普選立法,根本沒有在人大常委決定中出現過,只有「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一切,只是可以,並非必然,並非不可改變。

在這個前題下,假若香港人是信奉法律文件、信奉白紙黑字寫下承諾的人,特區政府昨天公佈的政改方案,只是一份倉白無力的建議:方案沒有普選路線圖、沒有取消功能組別、沒有取消分組點票,什麼區議會委任議員不能互選立法會區議員安排,那是極端矛盾、也難以自圓其說的決定:若認為委任區議員不民主,何不取消?為何保留不民主議員制度,但又不容許他們選立法會及特首選委會代表?他們究竟有存在價值,還是沒有存在價值?特區政府,總要有個說法和立場,不是因一次諮詢,弄個權宜之計!

還有,普選路線圖呢?當人大常委決定,只是「可以」普選特首、之後再「可以」普選立法會之時,要更確定由2017年開始,香港踏上普選路,拿一個路線圖,何錯之有?那又是怎麼不合情理?阿爺若真想給港人真普選,現在說個清楚,又有何不可?除非,他們心中所想的是,2017年我可以給香港普選,也可以不給香港普選吧!更不要說2020年普選立法會了

沒有更明確2017普選特首、2020年普選立法會路線圖,沒有取消功能組別、立法會分組點票,這個政改方案,童工肯定啃不下了,泛民、香港市民,又是否可以啃得下?

請不要當香港人是傻瓜,我們務實,不代表要被人「搵笨」,沒有普選路線圖、沒有真正雙普選承諾,我們可以支持嗎?


人大常委終於公布對煲呔政改報告的決定:2012沒有雙普選,那是意料之內,阿爺可未開明到容許2012有雙普選的地步!2017可以先普選特首,算是不過不失,起碼當中沒有再加上甚麽「研究」、「討論」等模稜兩可的字眼,煲呔、喬老爺還說2020可以普選立法會,雖無白紙黑字寫明,可是2017普選特首,搭上這一塊「豬骨」,也算是意料之外,否則最初學者A不會對我說,泛民今次可算是有所交待,落實雙普選肯定是遲了,可是總算是有一個時間表,對一個慣了獨裁的政權而言,可是很大讓步!

甚至連一些泛民中人也說,人大決定,可算是中佳方案:沒有了2012雙普選 ,可是卻還泛民一個特首普選時間表,怎樣計,算是除笨有精!

然而,為何到了晚上,泛民會愈來愈激進,愈來愈反對方案?一切還不是拜喬老爺、人大法工委副主任 李飛、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搞出兩場刺激泛民座談會所賜!今次阿爺一如實例,在人大常委有決定後,來港擔任推銷員角色,可是他們根本不是推銷,而是來倒中央的米,不斷「辣慶」民主派,究竟那些中央高幹在搞甚麼呀!他們真的想阿爺決定可以落實?還是想令香港根本不可以看到有普選的一天?

中央明明說,2017普選特首後,可以普選立法會,煲呔、喬老爺也說,2020立法會選舉,可以由普選產生,可是為何喬老爺及其一眾坐在台上的蛋散,不斷說要保留功能組別?功能組別怎樣說,也不是直選呀!一方面說立法會可以有普選,另一方面又說功能組別有存在價值,這些回應,等同不斷刺激泛民,引導泛民立會議員相信,普選立法會,只是一場假普選,那些阿爺的代表,究竟想干甚麼呀!

或許我太主觀,不如引述我和B的對話。B可算對政圈 、煲呔有丁點影響力的人,原本他看到人大常委決定,也覺不是太差,泛民不是沒有接受空間。可是那些推銷員卻忽然在座談會上大擺官威,為保留功能組別嗚鑼開路!B不禁問,不是說中央、煲呔想用時間換空間嗎?將方案的具體細節,留待遲一步才說,以免引起紛爭,怎麽他們又忽然提到要保留功能組別?引起紛爭?

B認為他們這樣做,除了挑起不必要爭拗外,還可以達到甚麼目的?難怪連一向冷靜的他也憤憤不平地說:「佢地真係唔嚟好過嚟!」內地官員這樣公開肯定功能組別,豈非變相承認,功能組別大有可能永遠存在?不止普選立會,只會是一場假普選,甚至連2017可以普選特首,也不會是真正的普選特首?正如B說,這個情況下,泛民怎會不反枱?那些內地官僚究竟有沒有政治智慧?他們應該明白,這些敏感具體細節,理應留待日後香港自行商討,現在他們講多錯多,對事情只會做成弊多於利。

今天連70歲的馬丁也出來絕食了 !雖只有24小時,可是馬丁絕食,等於不認同阿爺建議,令整體泛民更難與政府展開談判,若是再拖下去,最傷的,不只是泛民,還有香港人呀!沒有人會想見2012年特首、立會選舉,再原地踏步!可是事情發展到今天,泛民眼見普選立會可能只是A貨假普選,功能組別可是有機會留下來,馬丁又怎能不以絕食以明志!

正如之前文章說,人大常委對2012雙普選有決定後 ,普選之戰,並未終止,一切只是另一場戰爭的開始!明年策發會政制小組討論2012特首及立會產生方法,現在那些中央官僚又胡亂說話,引導泛民反對人大常委建議,只會令政局更混亂。今次人大常委對普選的決定,根本解不開香港普選的結,反而引起更大紛爭!煲呔所說得來不易的普選時間表,最終就是敗在那些中央官僚手上!


假如任何人在星期六10:00am後看這篇網誌,一切已成定局,看不看下去,已不大重要,因為,這篇是前傳的結局,當後傳首章已經開始的時候,前傳結局,已不再重要。

我說的,是香港普選的故事。

昨晚,已知悉人大常委必定否決2012 有雙普選,取而代之的是,答應2017年先普選特首。坦白說,對阿爺的承諾,一直抱極度懷疑的態度,全因中共過去的紀錄,實在太差,反口覆舌、抵賴不認帳,可是中共的強項,就算今天他們以人大常委決定,講明2017先普選特首,那又如何呢?難保到2016年,他們又會反臉不認帳呀!更不要說,2012年的所謂過渡方案,立法會功能、直選議席比例,還是不變,香港搞民主選舉這麽多年,到今天中共仍不肯放生立法會、仍不願意讓立法會逐步邁向民主普選,2017先行普選特首的承諾,真的可以相信嗎?

昨晚,與A、B君通電話,他們不約而同說,若阿爺肯承諾2017先普選特首,那已是一大進步了!他們問我是否知道,要阿爺作出這個承諾,當中花費了多少唇舌?在今天中央政治鬥爭中,又有多少人將自己的政治籌碼全壓下去,才換來這民主普選一小步?

我不會低估要阿爺承諾2017先普選特首,當中要花上的政治代價與力量, 會是何等巨大!我也不會低估,反對2017先普選特首的保守力量,是何等廣泛,可是要香港人務實,接受2017才先行普選特首,總得解決2012過渡方案的問題,若阿爺要以保守態度,處理2012特首及立會選舉方式,泛民,又如何可以哽得下?

與B君深夜通電,他誓神劈願地說,今天人大的决定,遠較坊間估計更好,對 2017普選特首的立場,更加明確,這是香港踏出民主普選的最大契機,若泛民仍然反對,他們將失去開動香港普選列車的一次重要機會。2012的問題,B說難道泛民因為一個2012過渡方案不如意,要拉倒整個局,令香港人要到2017才有先行普選特首?泛民要搞遊行、上街示威,又豈非是無的的矢?

一切關鍵在於,泛民可以、肯讓多少,中央又會怎樣想,看看泛民又如何回應今次人大常委的决定?

若我是泛民,任何可以增加他們政治利益的方案, 肯定會搶盡!真正的政治角力,各方考慮,總離不開最終政治實力,若泛民在立法會議席少於三分之一,連政改方案也無法否決,北京還會重視他們嗎?在這個情況下,泛民真的可以否決沒有2012雙普選的政改建議嗎?他們不怕引起中產反感,在明年立會選舉中,不投他們一票?泛民,面對這樣一個局面,他們會如何作出決擇?日後如何再與煲呔、阿爺討價還價?

今天人大常委對普選 特首的承諾,只是故事的前傳結局,後傳仍未開拍,泛民應否支持這樣一個政改方案?支持2017先普選特首,放棄他們一直爭取的2012雙普選?

或許,一切無須這樣快下定論,不如先看看今次人大常委的結論、看看人大常委結論,怎樣回應、尊重、反映六成港人支持2012雙普選立場!若人大常委漠視民意之餘,又提不出另類方案給港人,只要求港人順從中央,拒絕承認香港大部份民意是支持雙普選,甚至拒絕與泛民對話商討,這樣做,無疑是迫泛民反對人大常委的決定,如此發展下去,又會否出現04年四大皆空局面,除了令香港普選無了期拖延下去,同時激起港人對北京反感,最終出現兩敗俱傷的局面?

可以多取一分民主,就是多一分民主,泛民一定要寸土必爭,一步也不浪費,搶得一步得一 步,永不放棄!議席、時勢可變,就算今天形勢不利,要委曲求存,只要人心不變,可不要輕言放棄、堅持普選,那才是最關鍵的事! 繼續堅持下去,寸土必爭,才是真正爭取普選之道!


原來,不只 TVB、王晶,相同情節、相同元素的劇本,只是將律師變醫生變警察變清裝變民初,可以翻拍又翻拍,阿爺為香港準備的政改劇本,一樣可以同一條大橋,每次重複又重複地循環再用。

人大常委周日開會討論2012年政改報告,與兩年前那套「政改群英05」 一樣,今次「政改群英07」一眾主角、配角又是來來去那一班人:煲呔、泛民、左派、喬曉陽等等,劇情又是事前睬你香港人都傻,人大常委有決定後,才派人來香港搞兩場「大龍鳳」,向各界人士解釋人大常委決定。當然如TVB拍績集一樣,每輯也要加入一些新角色、新元素,否則大家早已關電視、柴台、割櫈,甚至上街遊行,所以今集泛民加入了笑容可恭的四萬、政府又多了個年青夾靚仔(部份女同事曾這樣形容,但我就不大認同)的新律政司司長仁龍仔,總算向觀眾叫有個交待

另外,也不知阿爺是否見「無間道」揚威國際,今次「政改群英07」又加入了「無間道」元素:左派指煲呔表面恭順阿爺,實際是民主派的內奸!阿爺派來接觸泛民的中間人,各說各話,有人說2017從實處理,但又有人說不只2012,連2017也不可能普選特首,泛民現時處境,與「無間道」內劉華處境差不多:堅持2012雙普選、一步不讓,固然難以向港人交待,一次又一次令香港可以起步有普選的日期拖後,縱使那是假普選,普羅市民可未必明白當中利害,自然怪罪到泛民頭上,明年立會選舉,泛民隨時因此遭選民背棄!

可是轉軚支持2017先選特首,隨時被人罵做投降派、出買民主、繼而連泛民內部也分裂,最終一樣死!做兵又要死,做賊一樣要付出代價,泛民進退為谷!

至於阿爺會為今次「政改群英07」預備怎樣一個結局?正如TVB 肥皂劇必定是大團圓結局一樣,阿爺結局必定是你要07、08普選,他就是不給你,同樣要2012雙普選,他一定不會給你,可是,今次卻多了一個2017先普選特首!

那是新瓶舊酒,仍是以往一樣的結局, 還是會有意料之外的結果?對TVB式肥皂劇,不要太樂觀呀!


曾經聽過台灣某國民黨中人如此說:「認識馬英九的人,不會投馬英九一票;不認識馬英九的人,才會投馬英九一票。」有時候,越聽的多,越知得多,會越迷惑:究竟應該是忠的人,是否真的是忠?所有人認為是大奸角的傢伙,實際上,又是否奸角?

泛民A與B說,早前與一些所謂 內地的「中間人」見面,他們說不只2012雙普選會遭否決,連煲呔所說的2017先行普選特首,恐怕也不行了,A與B都說,若阿爺真的如此「絕」,那麼泛民又何須留手?一於以硬碰硬,反正什麼也沒有,現在不去盡,難道要等阿爺對香港普選來一個先姦後殺才還手?

之後是來自左派陣營的開明C君。他認為2012沒有雙普選已是現實,可是2017普選特首,還有得救,泛民主派愈是強硬,只會令那些保守派、西環有機可乘,借此向 阿爺遊說連2017也封殺,弄出一個四大皆空的局面,最終對誰最有利?泛民?左派?還是一直想在幕後操控香港的西環、以及中央那些極度保守的老不死?不要忘記,不論怎樣,只要一有普選,那些保守派對香港影響力,只會隨著政治愈來愈開放,逐步下跌,他們絕不願意看到,香港有任何形式的普選。

再之後是政府智囊D,他不明白卿姐為何堅持不接受周六特首與泛民見面,硬是要今天操上禮賓府,與煲呔搞局。 今天見,與周六見,也不過是差兩天,她是否知道,港澳辨已有有線電視專線,泛民一言一行,中央可以第一時間知悉,那些想「煮死」泛民的人,大可以利用這些激進抗議活動,無限上綱,大造文章,危言聳聽,再力主不要給港人絲毫普選機會,否則泛民上場,香港會天下大亂?泛民這樣做,究竟是對爭取普選有利,還是想香港連踏出普選第一步也不能?

坦白說,不論是A、B、C、D君的言論,我誰也不信,我只信我自己,我相信不少香港人,也像我一樣,只信自己的分柝與判斷:距離人大常委開會討論政改報告,並且作出結論,只有一個多星期,阿爺怎樣想、怎樣說,是否連2017普選特首也封殺,也不過是七、八天後的事, 所謂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今次不過是多等數天,是龍是蟲,很快有結果,到時若香港人對人大判決不滿,大可以再上街呀!民陣不是在元旦搞遊行嗎?不要多算,若當日有十多萬人上街,當日主張連2017普選特首也封殺的中央保守派,豈能不腳軟?他們可要為此負責呀!關鍵是,香港人真的對中央決定不滿,是否肯站出來,給那些保守派一個他媽的回應!

我們,已不可再浪費時間了,去到今天,先踏出普選第一步,最為重要,因為行出了第一步,一切只有向前走,不能向後退,正如中共實行改革開放一樣,向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行出了第一步,就不可以走回頭路了,中共只有愈來愈走資。

民主也是一樣,踏出了普選第一步,不論是一小步,還是一大步,日後也不可以走回頭路了。

我只望,今次香港可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中,踏出民主普選第一步,不論是一小步,還是一大步。

四月 2017
« 二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799,20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