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工作’ category.


今天一整天也在困擾中渡過,不斷反覆問自己,我是否做了錯誤的判斷?

我不怕犯錯,只怕同一個錯誤會再犯,所以每次「擬似」 做錯決定、犯了錯,我一定會將整件事回頭到尾想一次,究竟,當中有些想法是否錯了?我是否被一時感性判斷、蒙閉了自己理性的決定?我是否沒有考慮別人的想法?我是否因為過去的經驗,令自己對事情判斷太敏感、太保守,失去了應有的拼搏心?

同一個問題,分別問了A、B、C 三人。A說不要再多想是對是錯,他從不會被這些問題困擾太久,反正已做了決定,可能,一開始,我們的決定己做錯了:B是直性子的人,他說:「諗咁多做乜!係咪錯呀?係咪買張機票再去過!想慳錢咪至多先上深圳,再轉機去囉!你諗咁多做乜呢!」C說那些傢伙做事,從沒有道理可言,而且那兒千百個衙門,這個說沒有問題,那個可不是這樣說,到時有理說不清,萬一出了甚麽亂子,那來這麽大一個女兒賠給人家父母!

無可否認,心魔,左右了自己的判斷與決定:還記得是無知童工的年代,也曾身處相同的境況, 那時可是初生之犢,甚麽也不怕,當時「老細」大派「定心丸」說,沒有事的,不用怕,結果,不幸「中招」,還記得事後對方還說給自己一個「學野」的機會,轉一個頭,又再派童工北上去做那「敢死隊」。再然後,看到一個又一個同事,被送到那前線,一個又一個的「中招」,要受那不必要的恐惧,那時心中問自己,真的有需要嗎?真的有需要自己留在大後方,然後把一個又一個戰友,送上前線,等著做炮灰嗎?特別是那時看到做指揮的人,在那些關鍵日子,連自己也不敢到前線衝鋒陷陣,卻指派下屬向前衝,那,又是否合理?那一刻,心中有個想法,若某天可以有權做判斷與決定,必定、必定、必定不會要同事蒙受那不必要的風險,除非由自己與同事親身上前線!

就是這樣一個想法,令自己有今天的判斷。那究竟是對還是錯?到這刻仍想不通,到這刻,自己仍在想,若再做一次判斷,我會怎樣做?我想我找不到答案之前,這個問題仍會不斷反覆去想,我需要的,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縱使,未必有答案,為了不再重複犯錯,縱使有些是沒有答案的問題,仍是要去想。

p.s.看到明報的報道,他們的記者,可是合法採訪兩會,仍面對種種限制與阻擋。兩會,可是全國大事,全民各族,也有知情權,連中央政府合法認可採訪的傳媒,也要加以限制,北京,還談甚麼開明?甚麽陽光政治? 連最起碼的人民知情權也沒有,大國,如何崛起呀?妖!

p.p.s.真正明白,同行,不只是如敵國、也是如密探,可以拿同行來出賣,還是那個反應,妖!


香港某些大學領導人,不知怎麼的,忽然學了旺角潮童般趕潮流,爭著要趕那一股神童熱:繼中大收了一個14歲女神童醫科生、浸會大學又趕著收那9歲的小神童沈詩鈞入讀數學系。

原本大學可以打破那些教條規矩,破格收錄天才學生,理應是一件好事,可是看到那些資優兒童,竟淪為大學宣傳工具,甚至不顧對學生未來發展,是好是壞,只求為大學搏出名,這樣做法,又豈是大學高層應有之所為?

浸大取錄沈小朋友,全因沈小朋友在數學方面的天才,可是除了數學之外,小朋友在其他學科 ,仍逗留在小學生的水平,可是浸大浸大署理校長陸大章在記者會上表明,浸大錄取他入讀數學系,除了數學外,其他本科課程,沈小朋一樣要修讀,浸大不會為他設任何例外,可是沈小朋友除了在數學方面有異於常人的天才之外,他始終是一個9歲小朋友,浸大要他在其他本科學科中,與一眾大學生比拼,那又是否對小朋友未來發展,作出最好安排?

在美洲國家,他們有一套相對彈性教育制度,解決資優兒童教育問題 ,曾親身見過,十來歲中學生,在加拿大大學上物理課,可是其他課程,他仍要回到中學上課,那兒11、12歲學生,數學上11、12班的課(即香港中五、中六班吧)、其他課程上8、9班(大約香港中學課程)的人,大有人在,全因他們明白,神童、資優生,往往只是在某一學科表現極佳,其他學科,他們只是與同年齡的學生一樣,所以必須有具彈性教育制度去配合他們,而非硬要偃苗助長,不顧現實,放他們入大學中,與其他年齡較他們長、整體學術基礎較他們佳的人,互相競爭,坦白說,沈小朋友除了數學可以及得上大學水平外,其他方面,仍是一個9歲小朋友的水平,浸大硬要以本科生要求條件,要他在五年內讀完學士及碩士雙學位,取得所有學分,若浸大真的以評估一般學生水平,去評估沈小朋友表現,雖說大學方面會有特別安排,有教授作私人指導,可是對一個9歲小朋友來說,未免是強人所難吧!不要忘記,除了數學外,沈小朋友在其他學科表現,只是同齡學生水平,浸大要求,對沈小朋友來說,真的可以做得來嗎?

浸大做法,與其說是裁培神童,倒不如說,是借神童為自己製造聲譽 ,起碼收了一個9歲神童,可以成為一天新聞頭條,外國通訊社廣泛報道,提升浸大知名度,至於那對沈小朋友日後發展如何、那究竟是好是壞,恐怕已非浸大計算之內了。

不要忘記,浸 大當年也為了和中大競爭,在謝志偉年代搞了一個中醫系出來,要做香港中醫人才培訓龍頭,打響浸大名聲。可是他們卻未有顧及中醫學生日後出路,結果今天中醫系畢業生,有多少可以靠做中醫謀生?起碼今天公營醫療體系,仍未包括中醫,中醫學生連出路也未能解決!

今次浸大錄取沈小朋友,當中究竟有多少是為哉培資優人才?有多少為浸大「響 朶」,提高知名度?浸大袞袞諸公,我想,他們應該心知肚明!

我只為沈小朋友悲哀!


很多時候,覺得自己現時的工作,較之清潔、倒垃圾、倒夜香,更加像一份厭惡性的工作,他們每天面對的,雖是臭不可耐之物,可是那只是物質的污穢,可是工作所接觸到的,卻是發自人類心靈深處、那種由自私、貪念、邪惡、物慾的惡臭,縱使嗅不到、看不見,可是只要你一接觸到他們,縱使不少人表面上滿口人義道德、衣冠楚楚,可是當你知道他們背後幹著甚麽事,就會感受到由他們腐爛心靈中,散發出那股如來自地獄深處的氣味。

昨晚 與某君談及L,L此人表面上與老朋友稱兄過弟,可是近日卻向老朋友下屬連放暗戰,誓要將老朋友山頭連根拔起,扶植其兒皇帝阿斗。某君對L之手段不以為然,事關凡熟悉L者階知,L尚有不少幕後老闆,扶植兒皇帝,不外想化身成慈禧太后,為自己日後離開,增加賺錢門徑,至於對大局是好是壞,會累及多少人,全不在他計算之中,但只關心將來可以再賺多少個百萬、千萬。

某自命正義朋友及其 兄弟,表面上以大公無私自居,經常批評其他人沒有道德、沒有正義,全世界,只有他們一伙才是真正的正義,可是誰又會想過,正義朋友是著名的,就是任何人只要肯奉上花碌碌鈔票,就可以成為他眼中好人?他的兄弟更以認錢不認人而廣為人知?

要做清道夫,清除這些岳不群 ,就不可以用正常方法,甚至有時要用上正義之士卑視之法,但我深信,既然當上清道夫一職,我就有責任清除那些垃圾,方法是正是邪,不在我考慮之內。


早前提到日劇「首席女主播」,主角椿木春香(天海祐希),為追求新聞真相,不惜犧牲事業、愛情。

究竟,新聞有沒有「真相」 ?「真相」又是否真的「真相」?面對競爭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商業化的傳媒事業,是否真的抱住「做好呢份工」,多一單新聞不多、少一單新聞不少的心態,就是順應現實之道?

坦白說, 那是新聞學院的課題,我根本沒有學術資格去說教,更直接的說,我從來也不覺得,課本上那些由前人所說的所謂理論,可以幫助傳媒中人,去面對今天千變萬化的傳媒生態,所以,我只會講講我個人的體會。

無錯,這個世界上,除了自然定律之外(好像太陽從東面升起)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真相」,特別是新聞事件,每個人,從他眼中看相同新聞事件,也會由不同的「真相」,就正如黑澤明的「羅生門」一樣,十個人,必然有十個以上的「真相」,但問題是,一個傳媒工作者,必定有自己一套前斷「真相」的準則,假如傳媒工作者同意,他們可以接觸到的人、事、資料,較一般市民更多、更深入、更全面,他們判斷的「真相」,必定較市民所知的「真相」,更接近真正的「真相」。

可是,今天的社會,太多傳媒工作者,他們接收資訊、材料的多樣化,較公眾更不如,令他們所說的「真相」 ,較公眾所判斷的「真相」,離真正「真相」更遠:某高官一條消息、政府一份文件,就足以令某些傳媒當作是事實的「真相」,可是,公眾從自己親身體會、不同資訊來源得到的消息,令他們對事實「真相」的判斷,較傳媒更立體、更全面,那樣公眾文怎會不覺得自己認為的「真相」,較傳媒的「真相」,更接近「真相」?

這個世界上,沒有100%的「真 相」,那是神的範疇,只有臨在世界、全知、全能、全善的神,才可以掌握100%的真相,人,就算如何厲害,也只可以掌握99.999999999………%的「真相」,所以人世間的「真相」,不在於是70%、80%、90%接近真正的「真相」,而在於你所說的「真相」,是否你自己也認同,還是連你自己也不認同!若某人對你說,某件事的「真相」,就算是80%接近真正的「真相」,若你作為傳媒工作者,你自己也不認同,那80%接近「真相」,只是一個沒有意義的數字,因為除非你質疑你自己的專業、良心判斷,否則餘下的20%不肯定,足以令「真相」變成謊言!

現在的問題是,太多傳媒,相信權威, 只要是官方說的,就當作「真相」,縱使連自己專業判斷也不信,也照單全收,這才是最危險,因為,你連自己也不信,又怎說服別人相信你的報道?

至於工作機構如何選擇新聞,是否接受你的判斷,坦白說 ,那是另一班人的事,作為傳媒工作者,你應向自己負責,不是向任何人負責,盡力爭取而失敗,那是向自己負責的表現,若以多一單唔多,少一單唔少心態,去面對今天高度商業化的傳媒,你只會永遠失望,因為抗爭不是一日,而是一年、十年、甚至更長,否則只會令自己日漸對新聞麻木,就算有一天有重大新聞擦身而過,你也不會再有任何反應。

這純緒個人感言,可以說冇乜代表性,希望大家共勉


我想,我應該對陽光少女說一聲對不起。昨天她向我投訴,訴說自己工作成果不見了,人家卻大字標題。當然,我以我認為合理的理由向她解釋,我不知她是否接受,起碼,那一刻,我認為那是一個我認同、我也接受的解釋。

可是,當今天看到同一版面,竟然把日前被人掉進垃圾筒的東西,又再重寫一次,還要引用別人的材料,不禁怒火中燒:那是否說我們辦事不力?漏了重要的東西?那可沒有呀!一早已通知有關人士,可是那人卻沒有認真理會!若是不重要,那又為何會在翌日,又被更高層的人再重寫一次?究竟那是重要,還是不重要?

我同意,有些事情,應該顧存大局,沒有必要為一些小事,引起不必要的爭拗,那是辦公室生存之道,也是令整部大機器運作暢順的道理,可是若果出現一些人為干擾,而這些干擾,又去到影響正常工作,那就必須想辦法正視,正如我認同政府內的三屍十一焗,那人不玩政治,但若像李國章那麼賤格,拿人家學券來玩自己的政治遊戲,就不可以坐視不理,一定要想辦法整治他。

既然發現了問題,就要想辦法解決,我相信,只要有決心,我一定可以解決到,因為我是寸土必爭的人,正如昨天,某君問我,為何連一、二百字,明顯別人不重視,我也這樣認真,我說:「爭到一百字,都係一百字,我唔會放棄!」因為在我心目中,一百字和一千字的自由,完全沒有分別,因為,那同樣是一種知情權、同樣是自由,沒有多少、輕重之分,對我來說,同樣重要!絕不放棄!

p.s.:心情欠佳,必須自勉,又答應某已放假 、暫脫苦海的人,上載一些片段,找來罕有的beyond 1993 年家駒港台 unplugged 演唱會中,海闊天空片段,那可是我的最愛,希望他喜歡之餘,也作自勉,不要放棄。


今天最重要的新聞,並非以為自己幹得有聲有色的煲呔,遭溫總淋了一頭冷水,令他頭腦清醒,而是三名中、港豬農、兩名香港屠房工人,分別患上神秘肺炎,有人更因此死去,一時間,當年沙士陰形,又再次在同事心中出現。

事實上,有關個案除了同猪隻有接觸外,不論在時間、生活圈子、朋輩網絡各方面,完全沒有關連,至今也沒有醫學證據 ,證明肺炎與豬隻病菌有關,可是,同一時間,也沒有人敢說和豬完全無關。據知中國大陸早前爆發過大規模不知名神秘豬瘟,好像叫豬高熱症,是一種無藥可治的病,晚上與某政圈八公吹水,他也有打探今次事件,知道政府內部也在追查肺炎個案和豬病關連,但由於沒有證據,再加上事關重大,除非找出有力醫學證據,否則政府也不敢隨便將一些假設及懷疑公開。

晚上翻查互聯網,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原來由今年 初,中國己不只出現過一種神秘豬瘟,除之前說的豬高熱症外,今年12月北京通州同樣發生豬怪病,大量豬隻死亡,事後官方調查,怪病可能是豬支原體肺炎豬瘟混合感染,而四、五月爆發的豬高熱症,當中也有豬有肺炎病症,事後官方指為豬呼吸系統綜合症,同時受四、五種病毒感染,令豬群出現大批死亡。

雖然中國官方稱有關豬病不會傳人,但從禽流感、沙士經驗,類似交叉感染出現,會加快病毒變種,與病豬有密切接觸的人,不排除會因病毒變種,成功由動物走到人身上,特別是上述兩種豬瘟,都與豬肺炎有關,會不會豬 肺炎或呼吸糸統病毒,開始變種,偶然走到人身上?就像當年禽流感由雞傳到人身上,再曼延開去?

不知道,只知內地類似神秘豬瘟,已流行近年,中間有沒有人感染過,真的無法追查,以內地處事方法,也未必會公布,就算知道可能和豬病有關,可是為了經濟利益,一樣可以視而不見,現在只好期望,北京吸收禽流感、沙士教訓,今次不會再歷史重演。



今天真的很高興,甚至較加人工升職更高興,因為那是來自一份認同、一份來自同行的認同,那較物質上的認同,更令我重視和珍惜。

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發表了一個行內的民調,行內人對所有行內機構公信力評分也下跌,唯獨對我工作機構的評分上升,那代表了甚麽?就算不理評分是否有偏差(我相信中大那班仆街假道學,一定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必定用盡所有統計學上漏洞,說那評分代表不了甚麼!)可是,我有讀過統計學,那代表被訪者對我所工作機構評價是正面,對其他機構評價是負面,這是一個民意趨勢的反映,任你用盡所有借口和誤差,也不能否定(可不要和我爭拗,我對政治統計學的分析和認知,並不只是來自學院,而是來自我在加拿大的年代,從我為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工作的年代,那些政客和黨工所教授,他們教給我的,真的,終身受用,他們對民調的理解,我到今天,仍沒有任何香港政治人物,包括政府,有他們那一套分析和理解方式),除非,中大夠膽說他們的調查由取樣開始,已經有偏差,整個調查也是錯的!否則,事實並不容他們抹殺!

為何會出現這種「逆市上升」 的趨勢呢?我可謂感受致深。當你每天為一些背後的真相去努力奮戰,可是卻不能曝露「爆料」者身份,當消息出街,所有行家也知那是事實,可是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公開承認,甚至要批評你「作野」、「無風起浪」的時候,行內人心中會怎麽想?他們知道事實,可是為了生活,不能說出事實,只能以這類民調,宣洩不滿,若連同行如敵國的人,也可以肯定你的工作成果,又有甚麽較這更值得高興?

我永遠記得 ,當年23條立法,當眾人皆醉我獨醒時,某行家曾對我說:「你們可好,有人認同,我們所寫的,卻不一樣。」之後,那行家離開了工作機構,去了一個令我極討厭的NGO工作(他可知自己今天的工作,較以前所做的,遺害更深,令更多人身死?)但那一刻,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縱使公眾不認同,但我是對的。

再之後,我更加明白,遊戲規則巳改變了,我必須以新規則去幹,縱使,很多人,包括新邊同事不認同,我也認為我的做法是正確,畢竟,香港傳媒已開始步向新紀元:你一是站在建制、一是反對建制,再沒有和浠泥式中立,否則,你只會變成偽君子!

幸好,中大調查顯示,行內人,也不喜歡偽君子!


剛與口水佬某甲某乙宵夜完,帶著半醉及疲乏的身軀回家,還未及更衣,又來了一個相當重要的電話(那可是一個人命關天的電話!)處理完後,才鬆一口氣,放入Kenny G唱碟,想輕鬆一下之際,忽然發現電郵中出現某專找渣的老友來函,打開一看,內中引述某君在他的博客中,批評小弟不夠中立,經常打擊愛國愛港人士,令同事有所萎屈!繼而嘲諷小弟一番,哈!好小子,真有你的,這樣也被你找到,雖然,我知那同僚好像在某台灣網站有其博客,也曾找老友(一群網絡甲甴,他們對互聯網、電腦超熟悉,可不要看小他們!當中有政務官、律師、專業人士,可惜全是電車男、御宅族!)找到那博客網址,可是,既然別人沒給我,我也懶得去看,畢竟小弟已過了那個凡事鬥氣、認叻的階段!

只想說,我從沒有敵視愛國愛港的左派,甚至在心底裏,我是真的尊敬那些一生信奉、支持中共的「真正愛中共」人士。我認識的人中,不少是將他們一生信念,奉獻給中共。那些人由他們父執輩開始,就相信新中國令中國人站起來,縱使經歷不少政治運動、縱使文革令他們瘋狂、四人幫被捕令他們迷失、鄧小平改革令他們重燃希望、六四屠城又再令他們死心、到近年中國經濟起飛,再令他們自豪,如此對自己信念不離不棄,縱使我不會認同他們的愚忠,可是,你能不尊敬他們那份至死不渝的信念和堅持嗎?

我最看不起的,反而是那些忽然愛國之輩,特別是那些商場中人。六十年代,他們 敢愛國嗎?到了回歸前夕,眼見靠山變了,才忽然愛國,那又是甚麽樣的愛國?就拿某中型地產商來說,此君最挺董,經常第一個跑出來罵民主派,可是此君既有美國護照之餘,每次有美艦訪港,他定必在半山豪宅,宴請一眾美軍軍官, 更不用說他定期捐款給美國政黨,他又是那一門子的愛國?

愛國陣營中,鄭人大、吳校長、曾前主席、以及已過身的廖瑤珠,都是我尊敬的人,起碼,他們真的是愛國份子,還記得某年,廖瑤珠尚未去世的時候,到她家中拜年,談及那些港英舊電池的種種,她仍是那麽意難平。到今天仍然認為,現在那些站在舞台的新愛國,不及那些老愛國,而正等著接班的未來愛國,當中沒有多少是真心愛國。

所以給那愛找渣的老友,若曾校長忽然肯和我同僚促膝談心,我保證, 我必定有最佳版位給曾校長,問題是曾校長撐他那患難兄弟,多於愛國、愛清廉、多於愛理想!


中國人有一句話,「無仇不成父子」,套用在小小超與李超人身上,合適不過。

坦白說,無意從政治、商業角度分析今次出售電盈鬧劇,因為真的缺乏猜想空間,沒有吸引力,反而小小超與父親之間不和,卻亳無掩飾地在今次事件上,曝露於公眾眼前。做父親的找前馬仔出手買兒子的「玩具」,事件曝光,兒子誓神劈願,事前並不知情,正當公眾以為他們兩父子在扯貓尾之際,兒子借傳媒反對父親買下自己的玩具,更公開叫小股東投反對票,父親頭馬也不甘示弱,將交易過程全部公開,暗示是兒子找父親馬反出手打救,馬仔不過是中環高級泊車仔一名,兒子理應估到馬仔會找他的父親打救。

整件事,從已公開的資料,假如相信大部份是真實,根本就是兩父子用一單近百億交 易來鬥氣,老父不想兒子生事,把玩具賣給外國人,自找麻煩,於是出錢買下,可是兒子早想和父親劃清界線,得知老父插手,一怒之下拉倒交易,究竟兒子為何如此不滿父親?是否一如江湖傳聞,純因老父對母親有所虧欠,做兒子的為母與父反目?還是因父親另有情人?

至於父親是否真的想出手幫兒子,有財經界老友也存疑。老友稱以父親手下猛將如雲,數佬、師爺過百,要使橫手買下兒子玩具,做到神不知鬼不覺,方法何止過百!為何偏偏要用自己名字基金?是否有心向兒子示威,想對他說,你在外弄得一塌糊塗,還不是要靠老父收拾殘局!還是,另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

若這兩 父子生於尋常之家,最多也是天天爭吵,更甚也不過繼而動武,可是他們是超人家族,手握上市皇國,父子鬥氣,苦了萬千小股東,眼白白看著真金白銀的投資,變成人家家庭糾紛的籌碼,又怎能不心痛!

所以今次電盈交易,應找專負責家庭糾紛社工做回應,日後任何涉及小小超交易,除了要有獨立財務顧問,評估對小股東利益外,還要有獨立社工及理醫生報告,評估超人同小小超之間父子糾紛,有沒有影響整個交易及小小超決定 ,以供小股東參考!


原本以為已過了為某些不平之事動氣的年紀,怎知最近因為工作,眼見某些人倒行逆施的行徑,忍不住在私人會所中痛罵了三天。日前朋友肥孫對我說:「我尋晚睇晒係寫嘅野,駛乜為佢地咁勞氣!」突然驚覺,我真的很勞氣嗎?於是翻看會所中的文章,發現行文真的是少有地激動,甚至有點歇斯底理,實際上,整件事根本與我無關,而且類似事件,在該組織內、甚至日常工作中,經常都發生,為何今次會如此動氣?想了又想,或許,今次那些人的舉動,將人性中,最醜惡的元素,集於一身,就是虛偽、自私、卑劣。

自問非正人君子,有時處事會偏激,日常工作的圈子中,也見盡正邪難分的人和事,明白世上根本沒有絕對的好人和壞人,但對那些表面正派、謙和公正的人,骨子裏卻說一套、做一套,為求目的、為求一己之私利,不惜做盡所有最卑劣、最陰毒的手段去損人利己,之後還要保住自己公正嚴明的虛假形像,甚至還演上一幕以大局為重,不會趕盡教絕、背後已經調兵遣將,準備一個不留……究竟那些開宗明義、大奸大惡的真小人令人齒泠,還是這些表裏不一、佛口蛇心的偽君子更令人痛恨?

以往對那些偽君子恨之入骨,往往借工作上的機會和方便,有意無意地刺他們一下,甚至來一招借刀殺人,狠狠整治他們,當然後果自然要自負,漸漸開始對那些人和事,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無謂因自己的任性,為工作伙伴帶來麻煩,原本以為,心中那團火就算尚未熄滅,也應大大減弱,今天才發現,原來心中的火,不但未熄,反而燒得更烈,只不過,從前心中的火,就如一團無法控制的野火,隨時因失控而傷人傷己,現在已學懂收放,我相信今天不能用那團火,教訓那些偽君子,只是時間、機會未到,總有一天,當那些人自食其果之時,就是教訓他們的時候。

現在的工作,若沒有心中的火,真的,很難幹下去,也很難幹得好,所以我永遠將胡適先生的一句話,佢為座右銘:「寧嗚而死、不默而生。」希望與我幹相同工作的人,會明白這個道理。


五月 2017
« 二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01,81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