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六四20年’ category.


廣管局昨天舉行了第一場免費電視牌照中期檢討公聽會,童工因工作關係,怎樣也不可能参加了。早前朋友A說,他會參加公聽會,童工著他若有機會發言,請代童工加兩分肉緊,定必要怒插CCTVB處理六四新聞的手法。

昨晚與A通電話,他說沒有機會發言,可是A叫童工放心,昨晚公聽會上,出席者怒插CCTVB者,較批評「中央10台」的亞洲電視更狠,甚至有人發言,要求政府在CCTVB牌照於2015年到期時,不要再續牌。

公聽會上出席者如何批評CCTVB處理六四新聞手法,童工可不再引述了,看今天相關的報章報道,應該可以知道有關內容,可是童工與A最感興趣的是,CCTVB總經理陳志雲的會後辯解,童工聽過A引述志雲大師的說話,不禁佩服曾當過AO的志雲大師,可以如此扭曲事實,以非為是,還可以理直氣壯地用「事實勝於雄辯」去為CCTVB處理六四新聞偏頗手法開脫,童工與A皆認為,志雲大師棄官從商,乃特區政府、以至煲呔的一大損失,以志雲大師之材,設若他仍是AO,煲呔可毋須為物色局長、特首辦主任接班人搞盡腦汁,志雲大師深懂官僚那一套把弄事實,掩飾真相,還可以理直氣壯、面無愧色的政治技巧,若他仍是AO,煲呔恐怕深慶得人,今天志雲大師,恐怕已是特區高官了!

志雲大師說前學運領袖王丹訪台、吾爾開希去澳門闖關,那是CCTVB率先報道,借此證明CCTVB沒有迴避六四新聞,可是,志雲大師沒有說的是,王丹訪台是5月底的事,吾爾開希去澳門闖關,未到六四燭光集會當日,已被遣返台灣了,那,又和CCTVB處理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當日的新聞手法,有何關係?誰也知道,如何處理處理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的報道,才是最關鍵,為何可以不「迴避」王丹、吾爾開希,卻左閃右避六四燭光集會報道?那豈不是說明,六四當日,CCTVB處理香港六四相關報道,軟之前更加「小心」?

至於志雲大師的反駁,六四當晚,CCTVB的6:30新聞,花了8分12秒作相關報道,11點晚間新聞更以此作頭條,也花了8分16秒報道,以此說明CCTVB沒有忽視六四新聞,童工只可以說,志雲大師,你的辯解,騙得了市民,騙不了行家,為何11點晚間新聞可以用六四作頭條,6:30黄金時段新聞、有更多市民收看的新聞時段,卻不可以放在新聞的頭條,要放在立法會甚麼鐵路小組新聞之後?甚麼6:30新聞花了8分12秒作六四相關報道,那根本不代表甚麼,正如兩份報紙,同樣花1000字報道六四燭光集會,一份放在A1版,一份放在A11版,可以說放在A11版的報章,與放在A1版的報章,同樣重視六四嗎?為何,志雲大師對此避而不談?

志雲大師說CCTVB報道六四新聞,那是「事實勝於雄辯」,可是若「事實」也是不怎麼了、充滿掩蓋真相的「事實」,若說那就是「勝於雄辯」,又從何說起呢?「勝於雄辯」的「事實」,可以是閹割了的「事實」嗎?

童工真的想說,志雲法師做CCTVB總經理,真是大材小用呢!


童工,可未試過把回應當作正文貼出來,可是,心有不甘,還是要拿出來一貼,以正視聽!

「Jacky 君,有線直播台冇直播六四燭光集會,童工也有點莫明其妙,但怎樣說也好,有線與TVB,不能相提並論,有線是收費台,不滿有線處理新聞方法,消費者可以用 行動「懲罰」有線,cut台可也(雖然,現實上,要取消有線,可不是這樣容易呀!)可是,不滿CCTVB,可否cut掉CCTVB?況且,有線神州穿梭, 做了多輯六四專題,CCTVB呢?一集星期日檔案「咁大把」,若果有線要打五十大板,那,CCTVB,理應推出午門吧!

還有,在這兒回覆奶嘴君,六四當日CCTVB六點半新頭條是「天水圍三男生疑濫藥於公園暈倒」,這個,童工還可以認為說得過去,二條可是「立法會通 過盡快興建西港島線」!那只是立法會內交通事務委員會之下的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會議決定!首先,當日CCTVB報道這段新聞,稱這個委員會做「鐵路事宜委 員會」,已有誤導之嫌,立法會內眾多事務委員會,何來一個「鐵路事宜委員會」?那只是交通事務委員會內,一個小組委員會吧了!重要性有多大?童工可以 說,CCTVB平日,連正式事務委員會會議也不會報道,為何六四當日,會把一個事務委員會轄下小組委員會決議,放在六四15萬人燭光集會之前?CCTVB 平日連立法會全體大會決議也懶理,為何六四當日,對一個立法會事務委員會之下的小組委員會的決定,情有獨鐘?重要過15萬人悼念六四?按立法會權力,最高 權力是全體大會,若不計可以用權力及特權法的非常設專責委員會,之後就是財務委員會、內務委員會、事務委員會及條例草案審議委員會了,CCTVB把一個不 入流的立法會事務委員會之下的小組委員會決議,放在六四燭光集會之前,童工,就是不服!恐怕也難以說服其他人!

請看當日的報道,證明童工說CCTVB誤導,沒有「老屈」CCTVB!

http://mytv.tvb.com/news/newsat630/27647

再看看CCTVB的討論區

愛之深、責之切,不是正是這樣嗎?

昨天放假,與老師及舊同學聚會,出席的同學,今天各有成就:有在立法會工作、有在政府中任職、也有人在智庫機構中任職,更有同學已貴為投資公司的CEO,可是,童工,還是一介童工,好聽一點說,童工是安貧樂道,難聽一點說,童工,就是一個不思進取的傢伙!

幸好,不論同學今天在那個位置,他們仍未有改變年青時的想法,起碼,昨天聚會時,各人對六四事件態度,與童工當年認識他們時候的立場,沒有大變化,激情的人,今天仍舊激情,愛理性分析的人,仍舊理性,可是大家沒有變的是,對六四事件的是非,仍是那麼清晰,絕不含糊!

席間A不認同生果報對那港大學生會會長窮追猛打,那不過是學生哥一名,何必動用到批判左派政治人物的「火力」,去批判學生?可是B卻認為,陳一諤不是一名普通港大學生,他可是代表港大學生會,也算是公眾人物,他的言論有代表性及影響力,傳媒用報道一般公眾人物言論方式,處理陳一諤言論,其實並無不妥之處。

談論六四,總難免提及六四集會當日,CCTVB的舉牌事件,老師與一眾同學,似乎也不怎麼同情CCTVB!或許我們也是經歷過六四的一代,我們是否因為太站在平反六四立場,對CCTVB不公平,弄致好像一面倒批評CCTVB?

童工再細想一次,仍不覺自己立場、觀點對CCTVB不公平,特別是Jacky君的留言,讓童工有機看《明報》那篇專欄,那是曾在兩間電視台工作的記者,解釋CCTVB舉牌事件。

那篇專欄只是說明了兩件事情:那舉牌的市民,突破了電視台事前做現場直播的精密計算,利用直播的機會,發洩他對CCTVB新聞的不滿,童工,也是同情方東昇,錯不在他,換了是其他記者,恐怕也會受到相同對待!

童工也認同文章所說,處理電視新聞頭條,絕不可能是「是是旦旦」,那,可是在深思熟慮下做的決定!若經「深思熟慮」下,仍然將六四新聞,放在第三段,這正好說明,那是刻意安排的結果?當然,那是電視台的新聞判斷,是否合理安排、背後有沒有政治考慮,外人無從得悉,但市民看到如此處理六四新聞,必定會自行判斷,那樣處理六四新聞是否合理,他們是否難以接受。正如路人甲君留言,市民批評CCTVB,並非因單一事件而起,那是不滿CCTVB多次處理一些敏感政治新聞,累積而來的感覺,容或如Jacky君所說,那是「專業誤判」,可是不斷有「專業誤判」出現,CCTVB高層又可以容忍,那又是否說明,那根本不是「誤判」,而是高層默許的「正確判斷」?當然,還是那一句,背後是否有政治考慮,外人無從得悉,可是從另一個角度看,若市民用「舉牌」手法,發洩對CCTVB新聞取向的不滿,CCTVB高層,是否要自我檢討?

究竟新聞是為香港市民而報道、為高層而報道,還是、為討好阿爺而報道?那不只是CCTVB,新聞工作者、以致香港市民,應該借今次傳媒處理六四新聞引發的爭議,好好反思這個問題,畢竟,在沒有真正民主的香港,新聞自由是悍衛香港價值最重要「武器」,絕不可以被人「和諧」!


昨天最多人討論的新聞,恐怕不是六四燭光集會有多少人参加,不是梁洛施為李澤楷產子相爆光,就是CCTVB在六四燭光集會新聞直播中,被在場市民舉起抗議牌,批評「無綫新聞、事事旦旦」!A對童工說,據聞CCTVB領導人袁花志偉,對事件怒不可遏云云,但正如A說,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袁花志偉當日如何處理趙紫陽回憶錄新聞、以至CCTVB在六四當日,如何把六四新聞,放在當日6:30新聞第三段,市民、觀眾,可是看在眼裡,CCTVB所作所為,有沒有人為他們辯護?正如A說,想不到TVB新聞部多年來的榮譽,就在袁花志偉手上輸光,難怪吉叔(黄應士),當年看重羅燦、甚至趙應春,也未輪到袁花志偉!A可是新聞界的前輩,也曾在吉叔主政年代的TVB工作,他這樣說,童工自然不能、更加不敢反駁,事實上,A對袁花志偉當日自願做李鵬訪問,仍是不以為然,甚至相當憤怒!

今年六四,對香港傳媒來說,也是一塊「照妖鏡」,誰要討好阿爺,低調處理六四,誰敢不理阿爺,堅持港人主流價值,誓要平反六四,相信市民是看得一清二走的,但當中更深層次的問題是,今次對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的傳媒報道,正好反映一個問題:當中央與港人對某件事情的立場有分歧之時,究竟香港傳媒,會站在港人那一邊,還是北京那一邊?

若以今次六四事件二十周年作例子,我們真的不能不心驚!兩個免費電視台取態,那是考慮阿爺面色多於港人立場,至於其他印刷媒體立場,更加不用說了,不如看看昨天的《頭條新聞》,吳志森與曾志豪怎樣揶揄那些把六四燭光集會新聞,視而不見的報紙,就可知一二了!(童工與曾志豪倒是有一面之緣,那是去年的台北,全因B的關係,才可有機會認識,大家吃了一頓飯,現在倒有點為他擔心,竟連正義傳媒也敢拿來嬉笑怒罵一翻!)

要平反六四,首要守住香港的新聞自由,若連新聞自由也守不住,還談甚麼爭取平反六四、爭取香港民主?若香港傳媒也在自我審查的時候,還期望誰為港人發聲?CCTVB、亞視淪為中央台,只是一個開始,香港人是時候,為香港傳媒盡點力,悍衛香港媒體,不會被阿爺和諧掉!童工相信,媒體靠廣告為生,廣告無非想吸引消費者,若作為消費者的市民,對只重阿爺立場、不顧港人價值的媒體公開說不,市民,還是有能力幫傳媒工作者一把,悍衛香港的新聞自由!

同場加影網上找到抗議CCTVB市民的訪問

傳媒工作,理應是分清黑白、是非,而非為市民製造大量的灰色、只求一切「事事旦旦」了事!否則,還要新聞工作者來幹啥!


L1000124

凌晨一時多,拖著疲乏身軀乘的士回家,腦中仍是離開維園時的景像,的士收音機正播著六四燭光集會新聞,或司機從倒後鏡中,看到童工身穿的T恤,忽然說了一句:「阿哥,咁就廿年啦!」童工心中一驚,全因這句話,不是昨天第一次聽到!昨日A在電話中說,他去理髮的時候,與理髮師談到六四燭光集會,那名理髮師也是拋下一句「咁就廿年!」

真的,「咁就廿年」,或許是香港人對六四事件二十周年、最貼切、最到「到肉」、最令人刻骨銘心的評價,當中,究竟包含了多少對六四事件的辛酸、氣憤、回憶與無奈?

昨晚,15萬人出席支聯會舉辦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還未包括在天后、銅鑼灣站附近,未能入場以萬計的市民,童工絕對相信,昨夜「参與」悼念集會的市民,何止廿萬!當中,恐怕不少人也是因為「咁就廿年」的想法,推動他們重上街頭,為二十年前自己對中國民主的熱情、熱血,加以肯定,所以,昨天除了是悼念六四外,也是香港人對二十年前一次愛國社會行動的集體回憶!

正如童工那一輩的朋友,當年還是學生,每個人也是熱血沸騰,為當年民運,曾經全情投入、流過汗、也流過淚,今天,我們已成長了、閱歴深了,不再像當日可以義無反顧地輕狂、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但我們的黄金歲月,正是和中國民運緊扣著,昨晚的一點燭光,既悼念六四英靈,也懷念二十年前我們那些光輝歲月!

最令童工感到高興的是,昨晚,看到不少年青人出席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或許,他們當中,仍有人未太了解六四事件,那可不要緊,種籽已播下了,薪火相傳,總有一天,種籽會發芽,當童工那一輩老去的時候,他們或許已成為爭取平反六四的骨幹,只要平反六四信念,可以一代又一代傳下去,歴史的勝利,最終仍是站在平反六四的那一邊!

或許,童工這一代,未必可以看到六四平反,可是,只要有人接棒,總有一代人,可以看到平反六四的一天,總有一代人,可以看到民主女神像,再現於天安門廣場!抗爭,總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正如B對童工說,只要能「鬥長命」,民主人權,總是可以壓倒獨裁與專制!

昨晚,不斷聽Beyond的歌,我信,公義長存!

同場加影:無綫新聞,是是旦旦

2009-06-05_032836

youtube版本

TVB成了CCTVB,市民在TVB六四燭光集會直播中,高舉無綫新聞,是是旦旦,豈非無因?單是看袁花志偉,不安排熟悉政治新聞的記者,參與悼念集會採訪,卻找一個跑醫療新聞的記者和方東昇拍檔,不是自我審查,就是用人不當,把TVB新聞部弄成這樣,六嬸,妳可要敗盡六叔面子嗎?

更不要忘記,袁花志偉可是當年訪問李鵬的香港記者!

TVB新聞部公信力,還有多少公信力?


窗外正下著滂沱大雨,看看電視,原來天文台已掛起了紅色暴雨警告。仍舊是失眠與心緒不寧,吸一口煙,電腦上顯示的時間是6月4日的凌晨2:30分,20年前的這一刻,童工應該是守在收音機前,一邊偷偷聽電台報道,解放軍已開始入城清場,開槍屠殺平民,至今仍記得,記者不斷說,北京城街頭,傳來了槍聲,那一刻,童工不能相信,中共的人民解放軍、人民的子弟兵,真的可以向他們的人民開槍?真的可以向學生開槍?

20年前這夜流的血,20年後的大雨,仿如為這筆至今未能昭雪的血債,淒然痛哭,假若蒼天有情,怎能不流下蒼天淚?當年在六四屠城中犧牲的英靈,已經安息了嗎?還是,不見民主中國,他們仍舊不肯離開?童工忽然想起《楚辭》中的《招魂》,當中不斷說「魂兮歸來」,今天,當年的六四國魂,魂兮歸來?20年了,你們可知,在那中國南方一處小地方,仍有不少中國人,為你們當日的犧牲、每年,在那日子,點起那卑微的燭光,悼念你們為中華民族的付出和貢獻?縱使我們並不相識、甚至不曾碰面,可是,每一點燭光、仍是掛念著你們,我們想憑著這一點燭光,把我們的思念,傳送給在那遙遠地方的你們?我們想給你們知道,你們的犧牲、你的的遺志,我們未有忘記,我們,會繼承你們的志向,我們會繼續奮鬥下去,直到有天,民主在神州大地開花結果的時候,我們必定會告訴你們,你們的血,沒有白流,沒有你們的犧牲,不會有一個真正民主、公平、公義的中華民族國家!

20年前,童工不過是一名學生,那個年頭,童工去了大大小小的六四遊行集會,當年看到站在台上的司徒華、李柱銘、譚耀宗、鄭耀棠,甚至是李卓人、張文光,那時候覺得,與他們離得很遠,我,只是一介平民、一名學生,参與活動外,究竟我可以做甚麼?我可以為民主運動、為中國,香港民主做些甚麼?沒想到,20年後,童工,以另一個身份,另一個角色,延續我當年想做的工作,繼續為八九年的民主運動,出一份力,縱使,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力量,但起碼,我還可以付出,我還可以堅持,縱使,某年某月,我在天堂(若童工可以上天堂的話)遇上六四的民主英靈,童工可以對他們說,你們的志向,童工有份為你們延續,童工,可是問心無愧了。

假若,要問童工的八九六四,童工會說,雖然工作上,童工不可以直接参與,可是憑著今年是六四的20周年,童工見了不少参與當年八九民運的朋友,他們說了不少故事,我已盡己之力,把他們的往事、他們為六四的貢獻、他們訴說的六四事件真相,特別是有關《黄雀行動》的部份,了解更多,還歴史的完整。若20年前的童工,遇上今天的童工,我會對20年前的我說,你可以放心,過了20年,當年堅持的你,仍然沒有改變,20年後的你,縱使在這20年中經歷了很多人生的起起跌跌、生活也不怎麼如意,甚至到今天,仍是一塌糊塗,可是,對民主堅持,對平反六四,20年來,仍是毫不含糊,要堅持到底!

這,就是童工的八九六四感言,當然,有多少人看到,童工,可不會介意,全因,這是童工所想所說,那是一個人對六四20周年的感受,只想透過網絡,令其他人可以看到,也為童工在六四20周年,留下一點個人感受,算是盡一己對平反六之力。正如,我不會再祈求神憐惜世人不幸,要為世人尋求公平公義、與其向上帝祈禱、不如相信自己信念和堅持,繼續堅持平反六四,直到中共平反為止!

p.s.台灣總統馬英九發表對六四事件感言,根據啇台報道:「(馬英九)指這段傷痛的歷史必須勇敢面對,不能迴避。任何一個政府,面對不幸的歷史,要就事論事,面對沉痛的家屬,要將心比心,袛有這樣,才能避免悲劇重演。馬英九認為,政府是為人民而存在,流血衝突造成的怨恨不會隨時間消逝,握有公權力的政府永遠有責任虛心檢討,設法癒合傷口。」

p.p.s.商台903「一切由音樂開始」,昨晚全播民運有關歌曲紀念六四,童工,聽到天光!

忍不住又要再貼一次Beyond為六四作的歲月無聲,昨天,不斷聽了又聽!


童工早前已說過,中共封了童工的Wordpress,之後有內地網民不惜翻牆留言說,整個Wordpress早已了封掉了,還有Blogger,也不能幸免於難,怎知,昨天傳來,中共竟可以不顧一切,連Twitter、Window Live也封掉,那,究竟在偉大祖國中,互聯網究竟還是否互聯網?若一個政權可以對互聯網封閉若此,稍有不喜歡,即用上「拉人封艇」之手法,封掉一個又一個的網站,那,又是怎樣的與世界接軌?中共,他們所想要的,只是建構一個全地球最大的內聯網:一個有13億人口,只可以看到內地網站,可是不能看到任何當權者不想人民看到外國網站的「世界級」內聯網!

可是,面對今日資訊科技發達的局面,中共意識到互聯網的威力,以其金盾封殺網上言論,可是隨著網上科技發達,光是向討論區、網頁埋手、已不是夠了,他們開始向Web2.0的網站埋手了,即由網民提供材料的即時消息互動網站埋手,之前中共已封了Youtube了,現在連Twitter、Window Live,也不能逃過極權魔爪,可見互聯綱去到Web2.0的世代,中共,對互聯網的控制和監管,只有更緊,不會有絲毫的放鬆!

童工看香港傳媒,有些人總是愛吹棒Web2.0的力量,把搞Web2.0的人,吹棒上天,今天,有一個國家,把Web2.0的網站,一個又一個封鎖了,他們,倒是應該為Web2.0,挺身而出,悍衛那網上的資訊自由了吧!若連偉大祖國打壓Web2.0,也不敢公開為互聯網自由說一句話,真的,愧為互聯網参與者!根本不明白網絡的真義!

正如中共一樣,他可以封掉Twitter、Window Live於一時,可是中共可否封掉他們一世?Web2.0,或許是未來挑戰中共控制資訊流通的利器,所以中共才會用盡方法把他們封掉!可是,面對世界的進步,互聯網的發展,自絕於Web2.0,那,又是否合情合理的做法?

或許,中共已意識到,隨著Web2.0的發展,若再有一次六四事件發生,互聯網,很大可能是催毀中共政權的朗基努斯之槍(Lance of Longinus)!

作為香港人,我們更應該利用互聯網,突破內地封鎖,傳達平反六四訊息!

p.s.與A討論八九年的新聞封鎖,當時突破新聞封鎖工具,只有傳真機!A說由八九到九零年,他們收到的傳真機,連學生會辦工室也放不下!人心不死,今天昨天,全是一樣,只是,科技發展,令我們可以更容易突破中共新聞封鎖吧了


昨天與A煲煙的時候,A說今年六四二十周年了,不想能再單單回憶過去的悲痛和悼念,應該為未來的日子,找出一個方向,如何為平反六四抗爭下去,就算那是與中共政權觀點對立,也是在所不惜,也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童工可是認同A的觀點。我是認同六四「不想回憶、未敢忘記」,可是,六四屠城至今,已是二十年了,單是「未敢忘記」,足夠嗎?六四到今天已是二十個年頭了,若我們只是被動地「未敢忘記」,何時才可以真真正正平反六四?

六四,不只是一個流淚的日子,那,該是一個大家站起來抗爭的日子!那不為權力而抗爭、不為意識形態而抗爭,那,是為著人道、人權、普世價值、社會公平、公義、更重要的是,為無辜死難者的靈魂而抗爭!縱使地球之上,有著不同主義、不同政府、不同治國意識形態,可是政權向人民開槍,以人民授與的權力,用武力殺死平民,那是現代社會中,沒有任何一個文明人可以容忍,除了為平反而和平抗爭,恐怕已別無他法。

抗爭,可不代表要用武力抗爭,文化與意識形態抗爭,可能更加有力。昨天收到B的電郵,當中有一條由高登網友做的Beyond家驅遺作《抗戰二十年》的MV。看完那條MV,童工,可是心情激動,為何這首歌,怎麼像是為今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作的主題曲一樣?香港人,為了平反六四,抗戰了二十年,可能,還有另一個二十年在等待著我們,一天不平反六四,抗戰仍未終結,那怕,要再抗戰多二十年!

網民的《抗戰二十年》六四版MV

《抗戰二十年》,仿佛說出了香港人在過去二十年,為平反六四的「抗戰」歴史,也是悼念當年六四犧牲者,「世界怎變、永遠企你這一邊」、「那怕再去抗戰二十年,去到多遠,我也銘記我起點,不會變!」那又怎麼不像提醒香港人,我們為六四巳抗爭了二十個年頭,一天不平反,縱使還有另一個二十年,那怕繼續抗戰二十年!《抗戰二十年》歌詞中那一句:「世界怎變,我答應你那一點,不會變!」正是支持平反六四港人,對六四死難同胞的承諾!我們,絕不會忘記對你們的承諾呀!

人生,不只有金錢、愛情!公義、道理、人性,在童工眼中,較前者更加重要!正如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所愛的辛棄疾《破陣子》:

「醉裏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人生,縱使「可憐白髮」,只要能了卻天下之事,放棄一些俗世得著,總算不枉在人世間走一回!可說對得住自己,不枉此生!


前言:路加福音第九章.23:「耶穌又對眾人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的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失了自己、賠上了自己,有甚麼益處呢?」

正文:昨日,行過六四二十周年的遊行,仍覺心中難以安樂。先不要爭拗支聯會所說,昨天有8000人參加遊行,就算按警方數字,遊行人士離開維園的時候,有4700人,起碼較一年前警方公布六四遊行人數900多人,也是增加了四、五倍之數!面對煲呔、陳一諤、呂智偉之流,他們企圖為中共那歪曲六四言論,找開脫言詞,最終,反而激發更多人上街,以行動對那些傢伙說,不要那甚麼他媽的理性、客觀討論,為中共六四屠殺平民開脫了,六四屠城,解放軍向平民開槍,那是罪孽,縱使如何巧言令色,罪就是罪,誰也不可以開脫!

童工昨天選擇獨個兒先到維園,看著那一個又一個有心人,訴說著當年今日的六四種種事情,彷彿我們正背負著平反六四的歴史責任,當偉大祖國人民不能對平反六四,說出他們的良心話之時,堅持平反六四的重責,就落在還可以公開要求平反六四的我們身上。

香港人,正是背負著六四的十字架,那些堅持要平反六回的人的人,每年也要行一次這條六四的苦路,堅持我們相信的道理與道義。今年,有更多人肯站出來,肯參加六四遊行,正如A說,不少香港人,也自覺有責任去堅持平反六四理念,他們容或過去幾年,己沒有参加六四遊行,可是當他們發現,新一代竟對六四事實,未有深究之餘,還可以為當年那一幕慘劇開脫,不站出來,不再行一次六四的苦路,對不住自己的良心之餘,又豈可以對得住那些犧牲生命的學生?

「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失了自己、賠上了自己,有甚麼益處呢?」童工相信,不少香港人也是如此想,縱使阿爺有怎麼多經濟利益,若香港賠上了自己的債值,那,可算是值得嗎?

今天平反六四、薪火相傳的重擔,正落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我們可有責任,把火種傳下去,更不應「喪失了自己、賠上了自己」。

堅持,總要負出代價。若有心人可以不計較現實的經濟代價,用盡力氣宣揚平反六四,本周四的六四事件二十周年,若仍覺煲呔對六四態度令人不滿意,認為有需要講出港人支持平反六四的立場,請鼓起勇氣,留待六四燭光集會,大家一起說,維園見!


今天,六四二十周年遊行,想說的,還是六四,可是昨天最重要的新聞,並非與六四有關,那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竟被人買兇暗殺。

童工重來未有想過,拉丁美洲式的政治社會發展,竟會在香港出現:有人可以明目張膽,買兇暗殺政治知名人物,香港一直傲視區內的法治、治安穩定,豈非蕩然無存?若連有國際影響力的馬丁,也可以毫無顧忌買兇殺之,試問香港那個政治人物不能殺?

當然,童工與泛民A見解相同,這件事絕非中共所謂,中共,可不會花子彈為泛民製造民主烈士,特別是選舉期間,若馬丁在去年8月公開消息,那絕對是另一顆陳水扁的子彈,是以葬送不少左派候選人,阿爺,可不會玩如此損己利人之政治遊戲!

可是,馬丁暗殺故事,又和六四有甚麼關係。

B說,不要把馬丁事件,放在如此狹窄時空中看,或許,大家從更宏觀的角度看。六四事件,可不單是一場民主/非民主之間的鬥爭,不要忘記,那也是一場群眾與既得利益者之間的抗爭:反官倒、反貪污,正是把矛頭指向那些改革開放中,憑著權力和關係先富起來的一群,八九年六四事件後,隨著坦克車壓碎民主,同時也將悍衛基層權益聲音壓毁,取而代之的是全力發展鄧小平式改革開放,即是在市場發展之餘,犧牲公民、社會利益,也在所不計,這又與內地新左派學者汪暉論述,有不謀而合之處。

今天,我們也正走到相似的時空:香港正處於全面投向偉大祖國社會、政治價值觀,還是繼續堅持自港英殖民地開始,我們信奉那一套公平、公正、平等的價值觀的時刻。究竟我們選擇走偉大祖國的路,為了發展,為了經濟利益,可以容忍不公平、不公義、不容許反對聲音存在,還是,我們固守香港存統價值觀,不容任何人持著政治、經濟上的優勢,可以為所欲為?

参與今天六四遊行,不只是紀念當年八九民運,更深層次的意義是,香港人仍是選擇我們固守的價值觀,不容內地以利益掛帥,不問公義、不問是非、只講利益的態度,侵食香港傳統價值,那正如不要問馬丁是否容於建制、容於北京,只要他的人身安全受威脅,按香港傳統價值,任何人也要加以抨擊,而非像內地文化般,若他不容於執政者,他的生死,可沒有政府官員、主流傳媒會為他發聲。

當然,今天香港,還未去到像內地般,連維權律師也要關入監牢,以免成為社會噪音,他們的人權和利益,政府可不會關注,但正如司徒華一向說,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不會有,中國不重視悍衛異見者權利,香港,會否最終和內地一樣呢?

今天,我們正站在香港未來的奇點(Singularity),香港會有怎樣的未來,取決於香港人怎樣選擇。

正如,我們選擇繼續以行動支持平反六四,悍衛我們核心價值,還是,選擇接受內地那套價值觀,只求經濟利益,不問公平公義。一切,也掌握在港人手中。

p.s.越近六四,越來越覺得疲倦,也越來越情緒低落,令人不開心的事情,總是不斷壓抑在心,無法揮去,可是,一切總不能影響工作,巳不知失眠了多少個星期,究竟,可以撐多久?

七月 2017
« 二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