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傳媒’ category.


昨天,新華社發表一篇英文署名文章指,點名指長實主席李嘉誠、恒基主席李兆基、嘉里主席郭鶴年、九倉主席吳光正等,自上月訪京與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後,未有明確表明立場反佔領、支持特首梁振英和警察,原來,面對中共,今天香港,已淪落至連百億富豪,也沒有沉默、不向中共表忠的自由。

同日,港台、TVB記者採訪「藍絲帶運動」在尖沙嘴鐘樓外舉行撐警燭光晚會,港台女記者採訪時遭集會人群圍毆,腰部及手腳被踢受傷,TVB記者及兩名攝影師,上前了解時同樣被圍毆,記者被毆至眼鏡飛脫,臉部受傷、攝影師衣服被扯爛。

最諷剌的是,行兇者事後,卻與應該執法、拘捕他們的在場警員握手!

何時,香港變成連李嘉誠也無權沉默、記者只要不認同中共、政府主旋律,就會被毆打?

這,已非香港大陸化如此簡單,而是香港文革化,沒有人可以有自己想法、沒有人可以反對官方主旋律、否則就會被批鬥、被群眾執行私刑。

這,絕對較佔中引起後果,恐怖一萬倍!


昨天,一班TVB的採訪主任、主播及記者發表聯署聲明,不滿管理層將昨凌晨警方在龍和道清場時,記者報道公民黨員曾健超被警員「將他放在地上,對他拳打腳踢。其間兩名警員離開,留下的警員繼續再用腳踢示威者」旁白刪去,公開表示遺憾。

童工,對這班採訪主任、主播及記者堅守新聞工作者的原則感高興,或許,有人覺得TVB新聞部以往處理新聞,似偏向保守,但前線記者,仍是堅守住新聞工作者的原則。

至於無綫新聞及資訊部總監袁志偉解釋,則是指報道中用上「其中一名示威者被多名警員拖至暗角拳打腳踢」字眼,因事件已展開投訴及報案,再用屬不當,所以修改文字,「如何評定事件的性質,留待觀眾自行!判斷」;而TVB以公司名義
發表聲明,指事件可能有法律訴訟,「新聞部主管決定用一些較客觀字眼,以免影響日後法庭審訊,妨礙司法公正。」又稱公司尊重及支持新聞部主管的專業和編輯自主。

即是,在今天人人也是記者,有關片段早已上載Youtube及Facebook,全港各大討論區也在討論有關片段之時,那些警員以「拳打腳踢」曾健超,已經透過畫面直接傳達給市民,所謂「新聞部主管決定用一些較客觀字眼」,根本不是「客觀」,而是偏離了事實。

那,為何袁花明知騙不了觀眾,卻不「河蟹」到底,連影片也删去?說穿了,因片段已「出街」,再删片就是公然干預新聞自由、選擇報道、掩蓋事實,日後將無法抵賴,但,只删報道不删片,就可以用保持「客觀」為名,名正言順删除那報道「拳打腳踢」字眼,减少影響之餘,又避開了干預新聞自由的指控,而且,還可以好作交待。

至於,袁花要向誰交待?童工會說,你懂的!

從來,不少人就是又要貞節牌坊、又要做婊子。


童工曾說過,身邊不少朋友也不喜《蘋果日報》,因其報道有太明顯立場,但,各人均不約而同說,他們不買《蘋果》,卻千萬不能沒有得賣《蘋果》,全因,這代表香港新聞自由已不存在。

昨天《蘋果》真的沒有得賣。

一班反佔中人士圍堵《蘋果》,令《蘋果》沒法出報紙。這麼多年來,縱使泛民支持者對《文匯》、《大公》如何不滿,也未見泛民支持者圍堵,令《文匯》、《大公》不能出報紙。

但,更恐怖的是,《蘋果》已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示威者以粗暴手段阻礙報章運送,但今晚零晨開始,看《蘋果》直播可見,不但示威者視禁制令如無物,在場警員也當禁制令「無到」,《蘋果》更報道,警方竟和示威者「合作」,截停《蘋果》貨車要求搜車:

「凌晨約4時,示威者再度封路,阻塞蘋果貨車去路,但警方截停貨車,要求熄匙,讓示威者搜車,並指是示威者與貨車司機之間的事。」

更有警員教示威者不要收禁制令文件:

「律師凌晨3時許到場後,向蘋果日報員工派發禁制令文件,由員工逐一派發予在場示威者,但在場警察維持秩序時,竟向示威者稱:「佢派咩俾你都得,不過你可以唔接。」不少示威者聞訊拒接,令禁制示威活動處於膠著狀態。」

如此警方、建制「有力人士」高度合作,甚至當法庭禁制令「無到」!試想一下,將來,若你所住的單位,被地產商強逼你賣樓,你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但,警方不但當禁制令「無到」,還與地產商高度合作,想一想,你會怎樣?


A又傳來圖片、昨晩差人干涉下、大貨櫃車被迫駛走、今晚、到帳篷!

究竟、何以、有人可以如此無法無天,公然對付傳媒?

IMG_1031.JPG


A傳來照片,竟然有人把貨櫃車停在生果報大門,阻止他們出報紙!天呀!香港還有新聞自由嗎?

IMG_0979

IMG_0980


香港媒體敢為佔中說句公道話的,可謂鳳毛麟角,但,在這些媒體工作的人,也有自己想法,未必盡是唯老闆行事,總有人是「心在曹營心在漢」,打打擦邊球表達自己認為正確的想法,就如大紫荊勳賢報的體育版。

但,香港媒體工作者,要像偉大祖國媒體工作者般玩擦邊球,卻令人感到一點點可悲。

 

photo2

 

1959239_10152452251668403_2310640644317499026_n 10593040_10152452251963403_1488203289186905943_n


photo2

今年1月,童工寫了一篇《新聞自由的棺材已放在眼前》,那是由《明報》「淪陷」開始,到《am730》、《蘋果日報》被抽廣告,當時,童工寫下了這一段:

「或許,仍有人說,我們不是仍有互聯網?有高登?有《主場新聞》、有網台?童工已多次說,要整治互聯網,中共,可是高手!沒有主流媒體唱對台,要為23條立法、要「合法」封殺網上言論,那是十分容易的事,粗暴式可用偉大祖國模式、文明一點,就用新加坡模式,況且,主流民意又有多少關心網絡自由?」

想不到,一語成讖。昨天《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突然在網站貼出公開信,宣佈《主場新聞》結業,不久更將《主場新聞》內所有章删除,情況就如大軍壓境、要立即收拾細軟逃亡。這個還差兩天就滿兩歲的嬰兒,仿佛連多留世上一分鐘也不可,連他曾經存在的「證據」,也要匆匆毁去。

蔡東豪在他的公開信中,多次提及他的恐懼以及對香港情況誤判:

「原來今天的香港已經變了,做一個正常公民、做一個正常媒體、為社會做一點正當的事,實在不容易,甚至感到恐懼 — 不是陌生,而是恐懼。由於當前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蹤、被抹黑、被翻舊賬,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我亦感覺到這種壓力。還有,作為一個經常往返內地公幹的商人,我得承認,每次過境都會提心吊膽,但這是我過分疑神疑鬼嗎?那種感覺,根本不可能向外人説得清楚。

令我最不安,是家人也感受到這股壓力,終日替我擔心。隨著社會氣氛逐漸緊張,這股壓力在我身邊蔓延的程度令我日益困擾。在家吃飯,我堅持不開電視,因為我不想面對面跟家人討論社會話題,我知道他們只會愈來愈擔心。家人因我憂慮,我傷心。」

「我的恐懼及誤判,源於我曾一度相信香港還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一心以為可做一個關心香港的公民、一個相信市場的商人,很明顯,我錯了。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做一個正常的公民和商人,原來竟是錯誤的幻想。」

何以,蔡東豪只是搞個網站,極其量只是登登文章,支持泛民、撐撐佔中,竟落得恐懼渡日、關站急如「拉人封鋪」?甚麽可以令人恐懼得要把親生兒子親手殺掉、再毁屍滅跡?

然後,《主場新聞》的「犧牲」,正正提醒我們,所謂的「互聯網自由」,在那「老大哥」的「黑手」之下,可以較主流媒體更易毁損,而中共明顯已將手伸向網媒,當《主場新聞》也捱不下去,下一個是誰?有高登?網台?還是《蘋果日報》?

沒有《蘋果日報》、高登、網台的日子,已非不可能,想想只有《文匯》、《大公》、《港人講地》的香港,會是怎樣的香港?還是我們熟悉、正常的香港嗎?


1604726_10152580154757448_7814730913024626820_n

 

記得多年前與A談及民主普選問題, A就如某些不關心政治的「理性」港人,他說,香港,從來也沒有民主,只有自由與法治,就算沒有民主,也沒有甚麽大不了!

再然後是數月前,再A談到生果報及am730抽廣告事件,他說自己只是偶然看看生果即時新聞,覺得生果報太誇張及一面倒,人家不落廣告,未必是政治原因,可能是不滿生果新聞處理手法,而且,沒有生果報,香港還有大量網媒,怕甚麽!

到昨天,生果報網站遭黑客攻陷,A談這事件,開始有點惶恐及憤怒了!關鍵不在生果報是生是死,而是A忽然發現,昨天一睡醒,原本以為理所當然可看到的生果即時新聞,忽然完全看不到,完全沒有任何先兆,無聲無息的「消失」!A再想,原來,有一個「力量」,已大到可以把港人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隨時拿走,今天可以拿走生果即時新聞網、明天、可以拿走所有新聞網站、再明天,可以連你的自由、財產、甚至家人也拿走!

童工只覺,港人,真的是生於憂患,但,卻不自覺選擇了死於安樂!今次,黑客不只是攻擊生果報網站,而是攻擊港人,若不還擊,只有坐以待弊!

所以,A問童工,有沒有6.22投票站地址,他,真的不想小小事也不做,只做等死的香港人!


早前TVB播出一套叫「命運之人」們日劇,那是日本女作家山崎豐子以1970年代政府機密外交電文洩漏案件「西山事件」為藍本改篇的小說電視劇,主角記者為求揭露沖繩交還密約,不惜與整個政府對抗,至身敗名裂也在所不計。

這,正是我們在小說、故事、又或外國傳媒報道中,看到的「記者」,我們以為記者應是不懼強權、甚至、敢於挑戰強權。

可是,現實,童工卻看到另一類「記者」,更叫童工等莫名憤慨的是,他們,同時是高層,甚至,常敎導傳媒學生,如何做一個好記者!

昨天,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分別會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及港澳辧主任王光亞,據明報即時新聞報道,「李源潮盼望媒體從國家和香港社會整體利益出發,客觀持平理性報道」、「希望香港媒體,能從國家和香港社會整利益出發,客觀持平理性報道,為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繁榮穩定而努力。」更表明「佔領中環行動是違法、妨礙普選及破壞香港繁榮安定」,「李源潮希望傳媒全面正確報道事情的過程,使香港社會一起努力達到普選目標。」據知,王光亞見代表團時更指明,希望傳媒大力宣揚市民其實是反佔中。

為佔中定性,要求傳媒按中共定調主旋律報道、還要幫手「製造」民意,這絶不是任何一個香港新聞工作者應做,可是,這批高層、好為年青記者師的資深傳媒人,卻未有公開說有否即場反駁李、王兩人,他們,是駁了而不想公開,還是,連駁的膽量也沒有?

以後,他們面對下屬或傳媒學生,還敢說記者要不怕權貴的大道理嗎?記者還有誰人可撐他們?

 

在此,將訪問團名單抄下來,以作日後「歷史紀錄」

●團長
李祖澤(香港報業公會會長)

●顧問
楊健(中聯辦副主任)
姜瑜(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

●副團長
趙應春(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有綫電視執行董事)
姜在忠(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主席、大公報社長)
甘煥騰(香港報業公會主席、明報集團營運總裁)

●成員(20人)
王樹成(文匯報社長)
黃揚略(香港商報、經濟導報社長)
蕭世和(星島日報社長兼星島報業集團行政總裁)
陳淑薇(商台新聞及公共事務總監、香港新聞教育基金主席)
羅燦(香港數碼廣播董事兼行政總裁)
郭艷明(信報總編輯)
田炳信(成報社長)
劉偉忠(紫荊雜誌社長兼總編輯)
崔強(鳳凰衞視常務副執行總裁)
袁志偉(無綫新聞及資訊部總監)
張志剛(NOW新聞及財經資訊首席副總裁)
馬文敬(香港電台中文新聞及時事總監)
盧覺麟(am730社長兼總編輯)
梁錦雄(都市日報執行總編輯)
金光輝(南華早報集團營運總監)
陳錦強(明報助理執行總編輯)
黃慧日(經濟日報高級助理總編輯)
羅光萍(香港中通社副總編輯)
劉偉濤(中國日報(香港版)副總編輯)
陳興昌(亞視助理副總裁(新聞及公共事務))


擷取

 

 

擷取

昨天,有一單向高院提出撤銷法庭發出的逮捕令新聞,可說是香港司法史上史無前例的案件,昨晚已在行內網上瘋傳,不過,電子媒體沒有報道,今天,只有《明報》、生果報有頭版報道,而《明報》篇幅最大,令童工不得讚《明報》,至於原因?

你懂的!

五月 2017
« 二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