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運動結束後,不論是偉大祖國還是特區政府,企圖對整個運動「捉黑手」的小動作未停止過:某某是境外敵對勢力支持、某某又是反中亂港份子,說穿了,就是要為特首梁振英、中共治港官僚政策失誤,找代罪羔羊,即是,雨傘運動出現,不是梁特共官之錯,是境外敵對勢力、反中亂港份子搞出來的。

昨天,梁特發表其第三份《施政報告》,一開始未談其「引以為傲」的房屋政策,先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以「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作專題的一期,以及學苑編名為《香港民族論》的小書,批評有關內容主張香港「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更形容「有關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不是學術研究」,並非「一般學術研究」,所以「不能不警惕」。

梁特要隆而重之,在《施政報告》開首向一本學生報「開刀」,大有拿核彈炸蚊的味道。眾所周知,所謂港獨,在港只是政治小眾玩意,若換一個較溫和說法,本土利益,或許多一點人支持,但相對所謂「大中華膠」主流,仍是小數。

那,梁特對此政治小眾玩意,忽然大興問罪之師,當中,所謂何事?

還有,《學苑》「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那一期為2014年2月號,梁特足足遲了一年,才拿出來「鞭屍」,為何梁特要一年之後,才覺得有關言論是「主張」、「不是學術研究」?那又是否梁特「失職」?

A更提出一個疑問,若要批港獨,理應向「國師」陳雲開火,捨港獨成邦論開山祖師不罵,卻拿一份學生報開刀,究竟,梁特是否真的想批港獨?

童工與A忽然想出一個有趣的「陰謀論」。

若拿國師開刀,恐怕左膠、大中華膠未必會積極聲援,港人反應未必很大,但,拿港大《學苑》開刀就不同了,左膠、大中華膠不乏港大老鬼,他們必會將事件視為干預港大學生言論自由,政黨、學者不論是否支持港獨,也會加入聲援行列,再然後是社運界加入,一輪又一輪撐《學苑》民間運動必隨之而來,再再然後是動員更多群眾加入支持,人人也是《學苑》,反擊梁特言論。

最後,結果可能是,梁特及共官終於找到「證據」,向偉大祖國「證明」,港獨在港不是政治小眾,看呀,有那麼多人支持《學苑》的「港獨主張」,港獨豈不是「主流」嗎?梁特及共官又可為香港亂局,找到新的「黑手」:就是那些支持《學苑》「港獨主張」的左膠、大中華膠、政黨、學者、社運界及市民!

那,梁特的寶座,就可以坐得更穩,他,又可以拿反港獨作其爭取京官支持的籌碼。

所以,或許梁特今次真正目的,不是反港獨、而是要搞大港獨。平心而論,在此之前,有多少人看過「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香港民族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