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4.


假如,你看到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昨天說,要在港進行「一國兩制」的「再啟蒙」,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講清楚、弄明白」,已覺得偉大祖國在佔領運動後,仍舊很左、很強硬的話,那,童工只能說,沒有最左、只有更左!

而更左的,竟不是偉大祖國黨官僚,而是香港的紅色政客。

工聯會理事長、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吳秋北接受《明報》訪問,被問及年青人參加佔領,提到「見到有一批非常極端的青年」,他連張榮順式的「再啟蒙」也不談,索性建議應「放棄」這些年青人,「因為社會的整體利益大於他們的利益」:

「學生和年輕人積極參與佔領,吳秋北說,認同他們關心社會,亦相信他們將會是香港的未來棟樑。但他指「見到有一批非常極端的青年」,空有遠大的理想,但以非常錯誤、不顧他人利益的手法爭取,吳認為若這些青年不改變這種極端思維,「社會是否仍要繼續認同和包容他們極端想法……只能放棄他們,因為社會的整體利益大於他們的利益」。

被問到學生領袖是否他口中的極端分子,他回應說,相信人的思維會改變,若學生領袖願改變,社會應寬容面對,但如果「他們最後仍是以這種佔領手段,不顧他人利益,我們只好放棄」。」(引用自《明報》)

對待犯法的人,社會尚不會用「放棄」態度對待,仍以更新人士稱乎,希望他們融入社會,吳所謂「非常極端的青年」,不過是政治立場激進、反對政府及建制派,縱使他們以激進行動抗爭犯法,他們相對打家劫舍刑事犯,也非反社會危害市民生命的重犯,吳竟說要「放棄」他們,言下之意,是否要將他們「消除」,以免「影響」「社會的整體利益」?

童工可未見如此左得可怕言論,吳不是問為何這些年青人如此「非常極端」,看看政府如何改善、化解他們極端想法,而是主張「放棄」他們,若凡不滿政府、上街抗爭的年青人均是「非常極端」,那吳是否要「放棄」一個世代年青人?

若以吳的邏輯,港英當年應「放棄」港大那些反殖、保釣、社會派、國粹派的「非常極端的青年」,踢他們回偉大祖國上山下鄉,那,就不會有梁錦松、鄭海泉、馬時亨、以及大批泛民、建制議員。

吳秋北不但不如港英殖民者、甚至較張榮順更左,也證明,家奴,只會較奴隸主更瘋狂對付同受壓逼的人。


特首梁振英及一眾建制派曾說,佔領運動只是「少數人」的違法行為,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召集人周融認為,警方清場已令金鐘佔領區全面光復,阻撓香港的行動也失敗,彷彿清除佔領區,一切天下太平,香港再無問題,佔領背後的種種問題和矛盾,也隨之煙消雲散。

但,事實是否如此?

先不要說由旺角擴展到銅鑼灣的市民自發「鳩嗚」行動,仍舊在「流動佔領」,據生果報報道,食環署證實,時代廣場管理機構,已主動撤銷除夕夜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申請,意味今年不會有除夕蘋果倒數!據報道,九倉旗下的時代廣場停辦除夕倒數,主要是擔心再出現「流動佔領」:

「據悉,時代廣場停辦除夕蘋果倒數受佔領事件影響,因倒數時候吸引逾10萬人聚集,擔心「鳩嗚」人群殺到,出現混亂場面。警方亦不希望大節日有大批群眾在公眾地方聚合,憂出現混亂難以控制場面。」(引述自《蘋果日報》)

當然,今次是九倉的「商業決定」,但有20年歴史、每次吸逾10萬人參加的除夕蘋果倒數突停辦,商業上是說不過去、沒有政治考慮、甚至有人「好言相勸」,九倉斷不會自行倒米趕客!

不論是九倉自行決定停辦除夕蘋果倒數、還是政府有人「好言相勸」,背後訊息十分清楚:他們知道佔領雖已清場,但民怨仍在,佔領會隨時出現,而且隨時不是「少數人」的違法行為,所以,還是不搞大規模慶祝群眾活動為妙。

那,周融說的佔領區全面光復,究竟,光復了甚麼?光復了梁特的面子、好向偉大祖國交待,卻把香港變成草木皆兵,連元旦倒數也不敢舉行的地方?

梁特、建制派不回應民憤,以拉、鎖、拘捕打壓,《國語》《召公諫厲王止謗》中早有明訓,邵公告誡周厲王「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不以聽取民意疏導,只懂一味把民憤壓住,只要一旦崩決,就如今天佔領運動,縱使清場,政府仍是惶惶不可終日。


今天,金鐘佔領區應該不再存在,75日佔領的景像,只能留在照片中。但,特區政府、警察可以清掉夏慤村,卻不能把每個人心內的夏慤村拆去,夏慤道可以清場,人心中那條普選路,特區政府、警察是無論如何清不去。

1941年12月,日軍偷襲珍珠港的第二天,對菲律賓發動攻擊,作為美軍駐菲的麥克阿瑟將軍,堅守至1942年2月,羅斯福總統親自下令下,終被逼撤退,他離開前,說了一句流傳至今名句:I shall return!(我會回來)

金鍾佔領區,I shall return!

 

IMG_0568

IMG_0573

IMG_0577

IMG_0593

IMG_0604

IMG_0624

IMG_0635


10845951_10205067022852524_8252127464488731568_n

特區政府及警方預告,將於明日正式對金鍾佔領區清場,強行結束逾兩個月的佔領行動。

童工身邊不少支持佔領的朋友,對運動如此落幕,仍是心生不忿:港人吃了七十多顆催淚彈、兩個月的餐風露宿,換來的,只是偉大祖國及特區政府不聞不問、警察違規瘋狂毆打示威人士,以及,某些自命「理性」、實際卻是慣於妥協的人,冷嘲熱諷,甚至不斷抹黑。

有天,A問童工,我們,如此一無所得撤走,是否輸了?

童工說,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杜布切克,發起了布拉格之春運動,企圖脫離蘇聯控制,結果被蘇共鎮壓,但,當年反共的捷克市民、知識份子未有放棄、亦無輕言犧牲,他們轉移從事地下活動,保留實力,直到20年後的1989年11月17日,首都布拉格便出現超過10萬人遊行,要求結束共產黨統治,令捷共第一書記雅克什辭職,捷克政府並且舉行了第一次的多黨選舉,在布拉格之春中失勢的杜布切克擔任聯邦國會議長,哈維爾擔任總統,結束共產黨在捷克極權统治。

羅馬不可能在一天建成,爭取民主也是一樣,捷克人用了20年時間,香港人,也許需要更長時間,因今天中共較當年蘇共更強大,但,只要不放棄,最終,勝利必在港人這一方,因歴史上,從無獨裁政權不會倒下,中共不可能超越歷史規率。

今天,或許我們失望,但只要不絕望,民主必會來到香港。

今天我們離開,只為日後再回來做更好準備。

十二月 2014
« 十一月   一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