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4.


photo1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大局已定,童工早已預計國民黨必定大敗,但未想過會敗得如此難看。六都之中,台北市的「二世祖」連勝文落敗是意料之內,但誰想過民調一直桃園縣長吳志揚,竟在桃園市長選舉中,敗於民調落後的民進黨鄭文燦,終結國民黨在桃園的執政!連以為穩勝的新北市市長朱立倫,竟然只以兩萬多票勝民進黨游錫堃,得票少於上次選舉,某程度上己是「落敗」。

國民黨大敗,台灣主流媒體歸咎總統馬英九施政失誤、經濟不振令人民不滿,但在台觀戰的A,卻另有見解,他認為香港雨傘運動、勾起台灣人潛藏的恐共情緒、年青人對中共、靠吃中共好處的國民黨元老、商界人物不滿,真的害怕「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才是國民黨大敗關鍵。

A在台與一名有參加太陽花運動、為柯文哲助選年青人談過,那年青人十分關心香港雨傘運動,他還記得雨傘運動開始,有港人在台聲援,當時網上流傳一張照片,一名旅台香港人,身上掛著紙板寫的告示牌抗議,紙板寫著:「我是香港人,請台灣踏在我們的屍體上想你們的路。」年青人說,這張照片震撼不少台灣年青人,守護台灣,成了那年青人的使命。雨傘運動,就是這樣默默地地影響、左右了台灣選舉。
雨傘運動發生後,台灣作家楊索在報章登了一篇「港台不同舟卻同命」,文中有以下兩段:

「台灣的民主不是白白得來,是從嚴酷歷史積累爆發、猛力掙來,但,前路已艱難不遜香港,兩地不同舟卻已同命。日前,台灣第三勢力「公民組合」誕生,選出野百合學運領袖范雲任理事長,聲明面對台灣的未來,要打造新的政治時代,「現在不做,就會太遲。」
處於中國步步進逼下,怕太遲了,是台灣許多人的焦慮。台灣社會同時存在對中國市場的美好想像,將出路寄託於斯。香港普選抗爭亦蘊含對中國經濟挹助的破滅。香港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台灣能不慎乎。」

今次台灣選舉提醒中共,不要以為對付香港沒有後果:打壓香港,只會失去台灣,習近平要承擔這歷史後果!


警察在旺角針對市民、記者行為,幾近失控,正如A揶揄,那些警察弄出來的問題,已非執法問題,「而係青山走犯,走左班有槍癲佬去旺角」。

昨天,網上瘋傳在旺角執行職務的沙田分區指揮官朱經緯,被拍到前晚執勤期間,揮動木製警棍多次擊向正離開彌敦道的市民;到晚上,繼Now工作人員後,又有生果攝記被屈搶警槍,事後有其他記者稱,該名警員槍袋內,根本沒有配槍!

警察是否很瘋狂?童工說,未必!對平民、記者,他們會很「勇武」、必出棍亂打,但,對住惡人、古惑仔?那「彬彬有禮」程度,令人不相信是同一隊警隊。

B傳來一段片,拍於11月26日旺角西洋菜南街封鎖區,一名單車男不滿警方的封路措施,與警察對質,該惡男不斷以粗口問候警察、拒絕服從警員指示、甚至挑釁警員「隻抽」,竟沒有警員施以警棍、沒有即時拘捕、沒有把他在地上扣上手扣!

看完警方對平民記者、惡人的「待遇」差別,只可以說,警察喎!欺。善。怕。惡!


旺角清場後第一天,A說,較之前佔領時候,情況更惡劣。

店鋪8、9時已關門、連食店也落閘,之前時間,雖然彌敦道有佔領,但,河水不犯井水,你有你瞓街、佢有佢開鋪做生意。現在?路是通了、佔領成了「游擊戰」,警差幾乎包圍了旺角,若特首梁振英說,之前佔領是擾民,現在是淪陷;之前店鋪少了生意、現在是沒有生意。

但,更可怕的是,警察在旺角上演一幕「無差別攻擊市民」。

佔領者、打!

疑似佔領者、也打!

不知是否佔領者、照打!

就算明知不是佔領者、行過旺角也是抵打!

如此「無差別攻擊市民」,B說,昨晚旺角,彷如進入無法地帶!當執法者通通變成違法者,情況較大賊橫行更恐怖:大賊打人尚可以報警,警察隨街打人,還可以找誰?

網上太多太多警察「無差別攻擊市民」片段,只貼兩條有代表性:

【旺角無辜市民過馬路被警狂毆 電話眼鏡全毀】:片中主角路過被警察打,眼鏡手機全毀!

另一條只是市民回敬警察一句「行緊啦」,結果又被打

如此下去,毀掉香港的,不會是佔領運動,而是「無差別攻擊市民」的警察。


擷取

警方昨日協助執行亞皆老街路段的禁制令,原本也無大衝突發生,亞皆老街更於昨3時左右再次通車,但當群眾退到砵蘭街,原本只是協助執達吏清除障礙的警員,突然「上身」般全面圍剿群眾,結果,出現更大規模的衝突。

童工從不反對警方在執達吏要求下,協助執行禁制令,但,警方昨日行動,明顯是借執行禁制令作掩飾,清場、拘捕佔領人士為實。

這,正好證明一些法律界人士之前猜測,根本,警方可以清場,為何某些人要擺法庭上台,硬要用禁制令為清場開路?事實上,警方在砵蘭街拘捕示威者,就是用非法集會等罪名,政府一方面叫示威人士尊重法治,自已卻拿法治、法庭作擋箭牌,這,又是那門子「尊重」法治?

更不要說,警方在砵蘭街清場行動,套用多位身在現場「觀察」及工作的朋友說,使用武力程度近乎瘋狂,套用一向處事成熟、冷靜的A說:「差人根本唔係想清場,而係想製造一場騷亂。」

除網上已廣泛流傳警員打人片段外,一名now新聞台工程人員,在採訪期間被警員指遭其身上的鋁梯碰撞,結果被警員按在地上,上前交涉的記者亦被警員粗暴推開,now新聞台工程人員身體多處受傷,更以「涉嫌襲警」拘捕;SoREC亦報道,華爾街日報記者Isabella Steger,在採訪時被打,左手臂膀疑似有紅腫血痕;還有,數不清現場記者在Facebook留言,被警察噴催淚水、強行推撞、警告、甚至要抄低身份證。

這些均顯示,那些警員已不顧一切,甚至不理後果、不理是否合法或有否違反規定,總之,凡擋住他的人,全部可以打、打、打!

或許,對某些支持反佔中的人來說,這是「大快人心」,但正如B說:「今日打得記者同示威者,明日可以打罷工工人、反加租加價示威者同市民。」

p.s. 昨天美國密蘇里州黑人青年布朗被白人警員威爾遜後,美國大陪審團決定不起訴白人警員,引發當地民眾通宵騷亂,向建築物及店舖縱火及破壞,當地警方拘捕近80人;香港只是一條砵蘭街,連草也沒燒一條、香港警方已拉80人!特區超英趕美又一例子!


昨天,朋友之間均在討論前晚數十名以口罩及布遮臉的示威者,突然衝擊立法會大樓,更以鐵馬及石屎渠蓋毁壞多幅玻璃門和外牆事件。雖然,網上似乎有不少支持聲音,但,從朋友、同事、以至仍留守佔領區的友好,無不一面倒批評,不知這些行動目的為何。

事實上,童工也對那些蒙面衝擊者行動理念、目的,難以理解和接受。先以一個假議題「立法會今日通過網絡23條」去動員群眾,本身已有欺騙支持者之嫌;之後,行動目的又變成「要將抗爭行動升級」,那,原先因反對「立法會今日通過網絡23條」出來的人,又是否支持「要將抗爭行動升級」?還是,既支持反對「立法會今日通過網絡23條」、又支持「要將抗爭行動升級」?再還是,正如A說:「佢地理得係反網絡23條定要將抗爭行動升級,都係搵個藉口去衝!」這樣的話,童工不禁要問,是否有人早已決定要衝,究竟為反對網絡23條,還是將抗爭行動升級,根本並不重要?那麼,究竟這樣為衝而衝,對整個運動,又有何作為?

至於說運動要升級,童工也不禁要問,所謂升級行動,是否除了用暴力衝擊,已別無他途?運動要升級,總要有策略、有行動目標、有方向,坦白說,童工看不到那些力主升級行動的人,提出甚麼行動目標、甚麼方向:說要效法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會?單單以鐵馬在玻璃門撞穿一個只容一人進入的窿,就當警方不出手阻止,要多久才夠人「佔領」立法會?就當真是升級行動,那,升級來幹甚麼?撤回8.31人大決定?與中共對話?要梁振英下台?爭取公民提名?還是,全部也要?若真的要搞運動升級,起碼,也要說清楚!

網上,童工看到支持衝擊的理據,無非是「為暴力重建正當性,使大家走出和理非的鐵籠,背水一戰」、「不想等運到,情願搏一鋪」等,但,在現實世界,更多人會因今次事件,開始質疑佔領運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布民調,顯示有82.9%受訪者認為應該停止佔領行動,認為應繼續佔領的受訪者有13%,支持佔領民意,正不斷流失。

希望那些人明白,民意支持對佔領抗爭十分重要,不要忘記,佔領運動所以成功,關鍵不在抗爭二字,而是有萬甚至十萬計市民無懼催淚彈走上街頭,失去民意支持,空談升級,一切只是徒然


昨天,A忽然Whats app童工:屈穎妍在她的《明報》專欄說辭職不教浸大新聞系了!

童工奇怪,以屈女士一貫只有自己觀點才是真理、正道的取態,面對不少外界批評,在這個時候選擇辭職,令人覺得她是受壓「認輸」?而且屈女士以往文章,常常以教訓年青人要有責任感,但,她自己拋下一句「是因為不想教,更因為不懂教」就辭職,試問,這又是否有責任做老師?套用A說:「唔順氣就劈炮,咁同佢成日話班後生有乜分別?」

當然,正如童工所說,屈女士一向認為,她是真理、正道,即是,別人做任何不符她觀點的事,在她眼中必定錯,當她自己做,那,又是另一回事!

又正如,她在專欄文中批評:「一個又一個荒誕大學畢業禮在進行,打傘、柴台、叫喊、送臀、打叉……我在想,大學教育,究竟所為何事?滿腦子學問,卻連尊重都不懂,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因學生在大學畢業禮言行不符她意,就質疑「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卻不知在外國,這類大學畢業禮抗議行動,根本十分平常。

2009年5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出席美國著名的天主教學校聖母大學畢業典禮,大批反墮胎人士、學生、及畢業生在場抗議,至少有36名抗議者被捕,數十名畢業生更拒絕參加畢業典禮,抗議學校授予奧巴馬榮譽學位,也有畢業生為支持奧巴馬,在場大喊奧巴馬競選口號,整個畢業禮成了抗議活動。

不過,奧巴馬可沒有如屈女士般大嘆「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反而一直面帶微笑,又說不迴避令人不舒服的問題,呼籲支持與反對墮胎的兩派以開放的心態展開辯論。

這,就是美國的大學教育,培養一批又一批世界頂尖人才,屈女士不理解,只能說,她根本不明白大學教育、更沒有資格做大學老師。


前特首董建華昨天成立團結香港基金,其目的不論是如董所說,要匯聚香港最出色的思想和智慧,形成公共政策建議,令政改通過,培訓從政人才也好、為特首梁振英出謀獻策也好、甚至,如一些人猜測,要捧梁錦松做下屆特首也好,童工怎樣看,用團結香港基金去解決今天香港問題,就如拿一部Apple II去為壞了的iPhone 6找出問題一樣。

有為董但抬轎者說,團結香港基金人才濟濟,全是「猛人」。即是,董伯一向愛搞委員會,那80多名成員,不錯是來自董伯、唐梁兩營中的「猛人」,但不要忘記,董伯任內曾搞過一個叫行政長官特設國際顧問委員會,其目標是「為全球及區域經濟發展,對香港長遠發展的影響進行廣泛和有建設性的意見交流」,其成員來頭更猛,包括:

西門子公司監察董事會主席卡爾‧赫爾曼‧鮑曼博士
匯豐控股有限公司集團主席龐約翰爵士
加拿大鮑爾公司總裁兼聯合行政總監德馬雷
美國國際集團(AIG)主席兼行政總裁格林伯格
皇家荷蘭石油公司/硯殼集團常務董事羅布‧勞斯
東京三菱銀行株式會社高級顧問高垣佑
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前總裁保羅‧沃爾克

這些國際級「猛人」,較團結香港基金的「猛人」更猛不知多少倍,但,最終又為「香港長遠發展」有何貢獻?終老董任內,又為香港留下甚麼長遠發展?

至於梁錦松說甚麼要搞好年青人問題,先不要說有網上博客計算指出,顧問平均年齡高達69.5歲,就算如老董說「其實計來計去都是50多歲」,這些人,又有多少明白年青人想法?有多少人去過佔領區?有多少人真正與一般年青人認真交流過、真正知道他們想法?以為找「牛下女車神」李慧詩,前游泳港隊代表「女飛魚」蔡曉慧等加入,再加一些富二代,青協、青年事務委員會成員,就代表了解年青人?

A說,與其找這些人加入,「不如搵方丈(高登CEO林祖舜)入去仲實際,起碼方丈真係知後生仔諗法!」

十一月 2014
« 十月   十二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