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北京還是特區政府,總會找很多「理由」反對給與市民一個真正普選,最新的「理由」出自特首梁振英,那就是,不用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就會令日後政府政策偏向民粹、傾斜基層。

梁特昨接受《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金融時報》訪問,提及提名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不是指人數,而是「要兼顧社會各階層的利益」,又稱若提名
只計人數,「很明顯,你(未來特首)面向的會是月入少過1800美元(約14,000港元)的半數港人(if it’s entirely a numbers game and numeric representation, then obviously you would be talking to half o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who earn less than $1,800 a month)」,令政策傾斜向基層。

然則,是否由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政策就不會傾斜基層?

即是,梁特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證明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可能較真正普選特首,政策更易傾斜向某方。

梁特任內兩份施政報告花在低下層經常開支,較前特首更厲害。曾任內的扶貧措施多是一次過,由他巨 2005 年上任開始,社福的經常開支由 300 多億元增至 400 多億元,增幅 28% 。

梁特一上任,就增至 500 多億元水平,期任內首年推出長者生活津貼,政府一年要花 60 億元,第二年又推低收入家庭補貼,每年支出再多 20 多 30 億元,再加上長者醫療券金額加碼一倍、預留8億元支付未來三個年度內推出安老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的費用、預留3億元撥款予兒童發展基金等等,估計社福經常開支增至 580 多億元、政府經常開支攀升至近3000億元。

梁特由提名到選舉,皆由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一手包辦,何以,他的政策仍被視為傾斜基層,忽視中產?全因,不要忘記,梁特由提名到當選,均依靠土共左派支持,工聯會、民建聯以討好基層為目標,梁特自己也知,無法滿足中產一些涉政治的訴求,再加上要討好工聯會、民建聯,結果在政策上反而更傾斜基層。

設若是一個真正普選,市民有真正選舉及提名權,特首候選人可以只傾斜向基層,不理中產及其他階層人士?不要忘記,2013年香港個人每月入息中位數為12000元,作為真正普選特首,真的只需要面向月入少過14000元的半數港人,放棄另一半選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