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為了挺梁、為了反佔中,作為一個人,可以去到幾盡?

語言偽術?轉移視線?還是、顛例是非、指鹿為馬?

這一方面,屈穎妍,永遠可以令童工有「驚喜」,卻是,「驚」大大多於喜!

屈女士在最新文章「落井下石之後……」,評論公民黨黨員曾健超被七警毆打的事件,坦白說,連政府、警方、建制派也不敢公然否認、護短,做好做歹,也要喊句「反對任何暴力」,但,屈女士呢?面不紅、氣不喘地為打人警員「發聲」:毆打曾健超,有甚麽問題!

「老實說,打人片段一傳出,無論是真是假,我一點都不覺驚訝,甚至奇怪這種事怎麼待至今日才發生。或許有人覺得這種想法太涼薄,但我更不明白的是,為何今日社會對那些公然違法者、公然挑釁者、甚至公然襲擊者,都愛心爆棚地呵護?都瞎了眼般叫冤,相反誰對他們出重言、重手,就大逆不道,就人人得而誅之。」

單是「無論是真是假,我一點都不覺驚訝」,有片段為證,還可以說不知是真是假;佔中是「公然違法」,所以就算曾健超被七警違法毆打,她也「一點都不覺驚訝」,看其下文論述,只欠一句「曾健超抵打」!

屈女士觀點等同說,只要執法者認為某人犯法,可以不經法庭判罪,就可向疑犯「行刑」,屈女士文中不斷談法治,卻認同執法者可違法行私刑,那,是甚麼,邏輯?

更「有趣」之處,屈女士說警員未被內部調查,已被世人網絡公審:

「如果,議員口口聲聲要徹查的是差人有否濫用私刑,為甚麼自己卻先下手為強,以網絡作私刑,未審先判地以更不人道的公審方式把那幾名警察置諸死地?」

即是,當日林慧思老師,何嘗不是只憑一條片,未經調查遭屈女士「公審」,為何,她「公審」別人就不當一回事,人家網絡公審就大逆不道?

原來,與屈女士比較,政府、警方、建制派還不算最沒廉恥、去到最盡、去到連作為一個人最基本廉恥,也可以埋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