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曾說過,身邊不少朋友也不喜《蘋果日報》,因其報道有太明顯立場,但,各人均不約而同說,他們不買《蘋果》,卻千萬不能沒有得賣《蘋果》,全因,這代表香港新聞自由已不存在。

昨天《蘋果》真的沒有得賣。

一班反佔中人士圍堵《蘋果》,令《蘋果》沒法出報紙。這麼多年來,縱使泛民支持者對《文匯》、《大公》如何不滿,也未見泛民支持者圍堵,令《文匯》、《大公》不能出報紙。

但,更恐怖的是,《蘋果》已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示威者以粗暴手段阻礙報章運送,但今晚零晨開始,看《蘋果》直播可見,不但示威者視禁制令如無物,在場警員也當禁制令「無到」,《蘋果》更報道,警方竟和示威者「合作」,截停《蘋果》貨車要求搜車:

「凌晨約4時,示威者再度封路,阻塞蘋果貨車去路,但警方截停貨車,要求熄匙,讓示威者搜車,並指是示威者與貨車司機之間的事。」

更有警員教示威者不要收禁制令文件:

「律師凌晨3時許到場後,向蘋果日報員工派發禁制令文件,由員工逐一派發予在場示威者,但在場警察維持秩序時,竟向示威者稱:「佢派咩俾你都得,不過你可以唔接。」不少示威者聞訊拒接,令禁制示威活動處於膠著狀態。」

如此警方、建制「有力人士」高度合作,甚至當法庭禁制令「無到」!試想一下,將來,若你所住的單位,被地產商強逼你賣樓,你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但,警方不但當禁制令「無到」,還與地產商高度合作,想一想,你會怎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