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佔中未完,特首梁振英又爆涉未申報收受5,000萬港元利益的醜聞。

澳洲傳媒Fairfax Media報道,梁特於2011年競逐特首期間,與澳洲企業UGL達成協議,在出售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業務時,收取400萬英鎊(近5,000萬港元),Fairfax Media公開合約列明,UGL將分兩年向梁振英支付400萬鎊(約5,000萬港元),除規定梁特在離任DTZ兩年內,不得從事有關業務;與客戶有任何生意來往及向高層挖角外,合約又寫明梁特在合約期間,不時(from time to time)以轉介者和顧問角色,宣傳UGL與DTZ業務,但梁特疑似在此條款上以英文手寫加上「前提為該等協助不構成利益衝突」一句。

特首辦的回覆說:「UGL與梁先生在2011年12月2日簽署的協議是「離職協議」,並就梁先生未能當選行政長官可能出現的情况作出安排,包括防止梁先生作為已離職僱員與前僱主作出競爭。此協議是一項不公開的商業安排,屬商界慣例。」又稱梁特在簽訂協議後,從沒向UGL提供服務。

表面上,一切是言之成理,但,若是一般私人公司「離職協議」不公開是十分正常,但作為公職人員,不公開「離職協議」,還要在任公職時收取巨款不作申報,那就有問題。不要忘記,正受審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自辯時稱,上任政務司司長前,收取新地及郭氏兄弟逾千萬元是應得報酬,故毋須申報,他說若上任後收取新地未找的尾數,他會向上級申報。

若許仕仁因此被起訴貪污及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那,梁特呢?

更重要的問題是,UGL與梁特合約,從未取消過,梁特有沒有為UGL提供轉介者和顧問是一回事,人家可仍有權要求梁特履行合約,若UGL要梁特為他們在香港以外拉生意或宣傳,梁特有機會不能拒絕,到時,怎麽辦?

再再重要的是,有外國巨企送你5,000萬港元,但甚麽也不用做,商業社會,豈有如此便宜之事?若換上是何俊仁、梁家傑、李卓人,又怎會不被偉大祖國指是透過外企收受境外敵對勢力黑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