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絕對是難捱的一天,也是令人憂心忡忡的一天。

年青人、學生要將行動升級,包圍特首辦、政府總部之餘,大有衝擊之勢。

同一時間,警方將大量殺傷力武器運入政府總部,令人覺得,一切,如山雨欲來。

先是A傳來消息,據聞政府已找部份傳媒高層吹風,會以武力阻止示威人士衝入政總,A的解讀是「可以開槍」!

然後是B說,警方傳來有武力清場準備,政總內已部署大批防暴隊,示威者只要一衝就會「開打」!

那,是心戰?還是特首梁振英企圖以全力打壓,為自己翻盤?

童工不敢想像,只求年青人、學生,千萬不要中伏!
事後,從梁特記者會中說,只要警方防線不被衝擊,警方願以最大程度忍讓處理集結,呼籲示威者冷靜、衝擊警方防線,等於衝擊政府大樓、全世界任何政府總部被包圍和衝擊,都會有嚴重後果等等,他,似乎真的等待有人衝入政總,他就會以更大武力對付!
幸好,最終沒有發生任何無法挽救的事。C在他的面書寫:

「像我這種大學時代目睹六四屠城的同一代人,對今日一整天發生的事情一定憂心忡忡,甚至怕得要命。
那個血腥的陰霾之下,我們變得保守,變得更願意妥協,犧牲部分原則,只單純地祈望悲劇不要發生。
然而,這是對爭取民主一方最有利的策略嗎?這是發起學運的年輕人想要的東西嗎?這是否變相把敵人放過了嗎?
突然覺得,情況就像兇殘陰險的敵人叫陣,説會把利刀架在學生頭上,他還沒有成功,我們已速速繳械退卻。
我們做錯了?我真的沒有答案,只能把疑問帶上睡床。」

童工覺得,年靑人是敢做敢當、但他們或許未見識過中共可以多麽不理性、我們見證過的人、有責任保護他們、以免再犯上無法補救的錯,抗爭、從來不是一仗定輸贏,正如戴耀廷説、今次、只是打向高牆的第一鎚、鎚爛了的話、不會有第二、第三鎚、不會有高牆倒下的一日。

而且、一個天安門母親已足夠悲痛、我不想再有第二個。

抗爭,仍在繼續,請年青人、學生千萬謹慎,《孟子•梁惠王下》:「此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又或如黃秋生在Facebook所說:

「各位同學,你哋交咗學費未呀?今晚呢,乜都唔好做,坐定定喺度,企定定喺度,瞓定定喺度,邊度都唔好去,,唔好去球場,唔好去廣塲,唔好去墳塲,留番喺條街度。 校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