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一直認為,政治立場不同,各自提出理據、甚或互相動員群眾支持,並無問題,重要的是須按「遊戲規則」,光明磊落,贏要贏得有風度、輸也不能窩囊,贏不光彩、輸了賴皮,連作為一個令人尊重的對手,也沒有資格。

日前,「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起人周融才公開指有線電視有關香港青年會於周日疑派錢請人遊行的報道是「移花接木」,昨天,周融又公開賴皮,指「移花接木」是轉述青年會的說法,他自己不認為有關報道是造假;遊行籌委會發言人陳勇日前指有線報道是「插贓嫁禍」,昨天,又改口說:「在遊行前,大聯盟義工在網上或WhatsApp發現有人稱派錢遊行,但當他們致電卻無人接聽,「最後我哋就證明呢兩個網上流傳個案,係插贓嫁禍」。」(引用自《明報》)

被傳媒揭發有團體派錢遊行,作為組織者是責無旁貸,周融、陳勇之流不檢討之餘,反指責傳媒「移花接木」、「插贓嫁禍」,到眾怒難犯,卻又推卸責任,其無恥之行,恐建制派也恥與為伍。

不過,論最無恥者周融、陳勇,恐仍要與另一人一較高下。

前記者屈穎妍寫了一篇「大作」,《預設的「出醜」報道》,她,作為前記者,卻用盡歪曲之能事,抹黑記者的派錢遊行報首:

「有朋友隸屬的同鄉會,在遊行前一天收到一通來電,是把嬌滴滴女聲,表示自己跟媽媽都屬這鄉,想報名參加遊行,特來電詢問食飯安排及有沒有錢收?秘書表示遊行是出於自願,沒飯吃也沒錢收,再問其姓名,對方立即掛線。

相信,這是傳媒所為,以漁翁撒網之法,手持參加遊行團體名單,設計了幾問,逐家打電話去碰機會,只要問到一個有飯食,就有新聞。

這叫預設式報道,先有了立場,甚至結論,然後找證據,或者不用證據,以聽聞、收到風、消息人士、匿名者鋪陳細節,一樣可以成為大新聞。」

首先,童工相信,今天沒有多少記者會用屈女士所說的「漁翁撒網」手法去逐個會打電話,不要說有人會自動向傳媒報料,各大討論區、Facebook也有相關報料,更重要的是,以有線報道為例,人家也是打一個接頭人電話聯絡,何來「逐家打電話去碰機會」,或許屈女士還記著以往她在周刊年代採訪方式,而不知今天時代已不同了!

更重要的是,也是屈在文中迴避問題:有人派錢遊行是否事實?若記者所報真有其事,不去批評派錢遊行,反過來不斷抹黑有關報道,說是甚麽預設式報道,這,又是否公道?親北京傳媒多少年說7.1遊行有人派錢?他們找了這麽多年,為何一直找不到證據?關鍵,不在甚麽預設式報道,而是事實上有沒有人派錢遊行,這種行為是否要加以揭發及批評。

屈作為資深記者,卻反過來抹黑記者真實報道,其無恥恐又在周融、陳勇之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