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14.


童工一直認為,政治立場不同,各自提出理據、甚或互相動員群眾支持,並無問題,重要的是須按「遊戲規則」,光明磊落,贏要贏得有風度、輸也不能窩囊,贏不光彩、輸了賴皮,連作為一個令人尊重的對手,也沒有資格。

日前,「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起人周融才公開指有線電視有關香港青年會於周日疑派錢請人遊行的報道是「移花接木」,昨天,周融又公開賴皮,指「移花接木」是轉述青年會的說法,他自己不認為有關報道是造假;遊行籌委會發言人陳勇日前指有線報道是「插贓嫁禍」,昨天,又改口說:「在遊行前,大聯盟義工在網上或WhatsApp發現有人稱派錢遊行,但當他們致電卻無人接聽,「最後我哋就證明呢兩個網上流傳個案,係插贓嫁禍」。」(引用自《明報》)

被傳媒揭發有團體派錢遊行,作為組織者是責無旁貸,周融、陳勇之流不檢討之餘,反指責傳媒「移花接木」、「插贓嫁禍」,到眾怒難犯,卻又推卸責任,其無恥之行,恐建制派也恥與為伍。

不過,論最無恥者周融、陳勇,恐仍要與另一人一較高下。

前記者屈穎妍寫了一篇「大作」,《預設的「出醜」報道》,她,作為前記者,卻用盡歪曲之能事,抹黑記者的派錢遊行報首:

「有朋友隸屬的同鄉會,在遊行前一天收到一通來電,是把嬌滴滴女聲,表示自己跟媽媽都屬這鄉,想報名參加遊行,特來電詢問食飯安排及有沒有錢收?秘書表示遊行是出於自願,沒飯吃也沒錢收,再問其姓名,對方立即掛線。

相信,這是傳媒所為,以漁翁撒網之法,手持參加遊行團體名單,設計了幾問,逐家打電話去碰機會,只要問到一個有飯食,就有新聞。

這叫預設式報道,先有了立場,甚至結論,然後找證據,或者不用證據,以聽聞、收到風、消息人士、匿名者鋪陳細節,一樣可以成為大新聞。」

首先,童工相信,今天沒有多少記者會用屈女士所說的「漁翁撒網」手法去逐個會打電話,不要說有人會自動向傳媒報料,各大討論區、Facebook也有相關報料,更重要的是,以有線報道為例,人家也是打一個接頭人電話聯絡,何來「逐家打電話去碰機會」,或許屈女士還記著以往她在周刊年代採訪方式,而不知今天時代已不同了!

更重要的是,也是屈在文中迴避問題:有人派錢遊行是否事實?若記者所報真有其事,不去批評派錢遊行,反過來不斷抹黑有關報道,說是甚麽預設式報道,這,又是否公道?親北京傳媒多少年說7.1遊行有人派錢?他們找了這麽多年,為何一直找不到證據?關鍵,不在甚麽預設式報道,而是事實上有沒有人派錢遊行,這種行為是否要加以揭發及批評。

屈作為資深記者,卻反過來抹黑記者真實報道,其無恥恐又在周融、陳勇之上!


偉大祖國以A貨聞名,但,不論在外觀上如何抄足外國名牌貨,內裡,不是用次一級零件、原料,就是用上劣貨、黑心貨,總是做出一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貨色。

8.17反佔中遊行,也是如此,周融之流,想「老翻」7.1遊行,卻只想著「老翻」7.1遊行的規模,內裡信念、對遊行者的感召,就換上了祖國的A貨:以派錢去谷人數。

或許,有人說又是泛民、生果報抹黑技倆,那,不如看其他傳媒怎樣報道?

有線電視:
有團體向遊行人士派380元

信報:
【直擊】遊行派錢疑雲 每位400見記者即散

保普選反佔中大遊行獲親建制和親中團體力撐,《信報》網站記者在遊行完結後,目擊約30人聚集中環雪廠街,「苦苦地」等候約一小時,其後,數名記者上前查詢,大部分人士四散,一人被截,該名人士承認收取400元,但報稱自己只是「搬運」,惟無法解釋搬運來源地,只堅持並無參與遊行。

反佔中遊行前夕,不斷傳出收錢參與遊行和被迫參與遊行傳言,大聯盟一直否認,更呼籲舉報。記者事前向網上傳聞收錢遊行的接頭人查詢,有人表明遊行收錢,但已經人滿。

遊行尾聲,在中環終點、滙豐總行旁的雪廠街,約20名打扮時髦人士集結,與行經同鄉會長者形成強烈對比。他們以男性為主,但亦有數名年輕女子,少部分人胸口貼有反佔中遊行貼紙。

夜幕低垂,部分等候人士低頭接耳討論,分為三批,往三個不同方向離開現場。首先,有三分之一人沿太子大廈向遮打道方向離開;約15分鐘後,另外三分之一再在衡怡大廈門前圍圈密議,餘下則往皇后大道中方向離開。

當記者上前查問,在衡怡大廈前數名男子隨即四散,被堵住的男子對受訪顯得不自在,曾詢問記者如何處理受訪片段。

該名報稱姓董的中六學生否認參與遊行,指自己只是在貨倉搬運工作,收取400元報酬,「做一日都要9個鐘」,「佢(判頭)叫我吔喺度等」。

被質問女性為何能夠從事搬運工作,他先稱「應該唔係」,但隨即改稱「做啲寫字樓,可能在冷氣房做抄野咁」,指「工種有好多種嘛」。

亞州電視:

反佔中遊行前建制派團體設午宴招待會員

東方日報:

反佔中遊行:拍遊行團體照可獲300元「利是」

【on.cc東網專訊】 記者混入其中1個參與遊行團體,發現10多名參加者於中午12時在天后港鐵站集合,然後由2名身穿保安制服的領頭人帶領到維園。領頭人先帶他們到維園供保安休息的更亭集合,期間男領頭人登記各人姓名及身份證。未幾,另一批逾10人到場,領頭人要求一眾參加者影大合照。
拍照後,領頭人指「利是」將在明天派發,期間有10多名參加者鼓譟,要求今日收取報酬。其後,1名身穿便服的男子將公文袋交予領頭人,約半小時後,領頭人帶參加者返回保安更亭,即場派發300元利是,10多名參加者領取利是後散去,未有參與遊行。

這些,不是所謂的泛民傳媒,何以,不約而同有派錢、以飲食拉人遊行的報道?

童工不反對反佔中遊行,但,若要搞群眾運動表態,請不要以派錢、飲食去谷人數,以劣質遊行當作群眾表態,那,不只侮辱港人、還侮辱真正支持反佔中的市民!

p.s.今年六四燭光集會、坐滿了球場、通道及草地、警方數字為99500人、今天反佔中人士站滿約6至7個球場、何以,警方數字有11萬人呢?


近日不斷看到反佔中的新聞,再加上傳媒不斷報道偉大祖國如何放風,勢要推無法令港人有真正選擇的普選,難免令人洩氣。A說,香港人教育水平不低,眼見反佔中人士不斷宣傳佔中違法、暴力,卻沒有人問,何以有人要明知佔中代價大、甚至會身陷牢獄,又無個人利益可言,仍要一意孤行?反佔中者一味宣傳佔中違法、暴力,為何他們又不叫偉大祖國,給港人一個有真正選擇的普選?那,不是最有效「消滅」佔中的方法?不去追究令佔中出現的「始作俑者」,卻反過來向雞蛋掟石,港人民智,何時倒退至此?

世道至此,童工朋友們已不再多言、甚至、有人對香港前景也不存希望,連童工也無甚動力再寫博文。直至,香港律師會昨晚舉行特別會員大會,事前在一片不看好、甚至預期必敗的情況下,竟以2392票支持、1478票反對,大比數通過對「愛黨愛國」會長林新強的不信任動議!

正如律師朋友B說,行內皆知律師會為法律界保守份子把持,律師會理事、行內律師樓老闆、合夥人皆仰西環鼻息,否則生意難做;打工的律師為了生計,以往皆俸上授權票給律師行,要通過對林新強的不信任動議,難若登天!今次通過動議,有賴一眾律師會員敢於站出來投票、又或不將投票授權於挺林派,全因,林新強的「愛黨愛國」言論、以及其支持《「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的態度,連一向保守、為保「飯碗」的律師,也忍無可忍,因為,一切已超越了他們的底線:中共不只要人做順民、還要你奴才!

B相信,今次律師會對林通過的不順任動議,多少也反映中共收緊對港控制、反佔中的文攻武嚇,已觸動某些「可做順民、拒當奴才」的人的底線,這些人若可多走前一步、為香港未來、民主多做一點事,中共要打壓香港普選訴求,並不容易。

律師會通過對林新強的不信任動議,或許,可以為香港未來帶來一點啟示:只要每個人不放棄,戰鬥到最後一刻,仍有機會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奇蹟,只有堅持才會出現!

八月 2014
« 七月   九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799,20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