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情況越來越混亂, A不明白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在講道時,何以會說出7.2因佔中被捕人士「不如叫佢帶埋菲傭去囉」、嘲諷「而家啲人心靈沒平安、佢哋個腦完全唔識得分析」。甚至叫教友學習耶穌基督「默默無聲」?若耶穌活在今天,他只會是另一個長毛,再被高高在上的鄺大主教批鬥。

童工只能無言。童工明白,政治立場可各有不同,但有些事,總有是非黑白,何以,今天有些人可以把黑、白先變成灰、再將黑白倒轉,還振振有辭?

直到昨天,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冇良心論」,終於令童工明白,原來,那些人已「進化」到埋沒良心,也當作理所當然:

「所謂良心究竟係咩?係好危險的事,因為你的良心我的良心都唔一樣,甚至有人覺得我冇良心,係咪?只要警隊係嚴格依法辦事,就不會出現大家可能擔心的違背良心行為。」

曾處長的「你的良心我的良心都唔一樣」,就如同中共說普選沒有國際標準般,只是為其埋沒良心找借口,早在公元前372年,孟子已對人心、良心有其定義,: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

當一個警隊首長,無惻隱之心、羞惡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縱使依法辦事,也是酷吏一名,法在他手,良法也成惡法,而容得下這樣酷吏的政權,也是不得人心的政權。

由此而觀之,梁振英任特首以來,周融、曾偉雄等人越來越多,以埋沒良心為榮,香港又怎會有好日子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