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14.


photo2

今年1月,童工寫了一篇《新聞自由的棺材已放在眼前》,那是由《明報》「淪陷」開始,到《am730》、《蘋果日報》被抽廣告,當時,童工寫下了這一段:

「或許,仍有人說,我們不是仍有互聯網?有高登?有《主場新聞》、有網台?童工已多次說,要整治互聯網,中共,可是高手!沒有主流媒體唱對台,要為23條立法、要「合法」封殺網上言論,那是十分容易的事,粗暴式可用偉大祖國模式、文明一點,就用新加坡模式,況且,主流民意又有多少關心網絡自由?」

想不到,一語成讖。昨天《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突然在網站貼出公開信,宣佈《主場新聞》結業,不久更將《主場新聞》內所有章删除,情況就如大軍壓境、要立即收拾細軟逃亡。這個還差兩天就滿兩歲的嬰兒,仿佛連多留世上一分鐘也不可,連他曾經存在的「證據」,也要匆匆毁去。

蔡東豪在他的公開信中,多次提及他的恐懼以及對香港情況誤判:

「原來今天的香港已經變了,做一個正常公民、做一個正常媒體、為社會做一點正當的事,實在不容易,甚至感到恐懼 — 不是陌生,而是恐懼。由於當前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蹤、被抹黑、被翻舊賬,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我亦感覺到這種壓力。還有,作為一個經常往返內地公幹的商人,我得承認,每次過境都會提心吊膽,但這是我過分疑神疑鬼嗎?那種感覺,根本不可能向外人説得清楚。

令我最不安,是家人也感受到這股壓力,終日替我擔心。隨著社會氣氛逐漸緊張,這股壓力在我身邊蔓延的程度令我日益困擾。在家吃飯,我堅持不開電視,因為我不想面對面跟家人討論社會話題,我知道他們只會愈來愈擔心。家人因我憂慮,我傷心。」

「我的恐懼及誤判,源於我曾一度相信香港還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一心以為可做一個關心香港的公民、一個相信市場的商人,很明顯,我錯了。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做一個正常的公民和商人,原來竟是錯誤的幻想。」

何以,蔡東豪只是搞個網站,極其量只是登登文章,支持泛民、撐撐佔中,竟落得恐懼渡日、關站急如「拉人封鋪」?甚麽可以令人恐懼得要把親生兒子親手殺掉、再毁屍滅跡?

然後,《主場新聞》的「犧牲」,正正提醒我們,所謂的「互聯網自由」,在那「老大哥」的「黑手」之下,可以較主流媒體更易毁損,而中共明顯已將手伸向網媒,當《主場新聞》也捱不下去,下一個是誰?有高登?網台?還是《蘋果日報》?

沒有《蘋果日報》、高登、網台的日子,已非不可能,想想只有《文匯》、《大公》、《港人講地》的香港,會是怎樣的香港?還是我們熟悉、正常的香港嗎?

廣告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向泛民黨派捐款,又再成為大部份報章頭版,連TVB新聞也頭條報道。雖說,有關消息已非首次曝光,但,在這政改敏感時刻,難免有人拿來大造文章,但,童工覺得,若外界真的如此關心黎智英向泛民黨派每年合共數百至千萬的捐款,認為足以有利益衝突,那,民建聯一年逾億捐款,又應否追查?

早前民建聯搞籌款晚宴,一晚籌逾6000萬,外界已議論紛紛,但,相對其全年總捐款,又只是冰山一角:

「本港多個政黨以《公司條例》註冊為有限公司,部分帳目可在公司註冊處查閱。主要政黨中,民建聯、民主黨、自由黨與公民黨均公開經核數後的財務報告。本報翻查民建聯過去4個年度的財務報告,2012/13年度該黨籌款收入達3035萬元,較2009/10年度多近2.5倍;會員捐款收入更達6716萬元,比同期多近四成。總收入為1.07億元,比2009/10年度的6480萬元多65%,亦是1992年創黨以來最多。」(引用自《明報》)

以2012/13年度計,3035萬元籌款,或許仍有可能查證來源,如拍賣畫、拍賣字等等,那名人士捐出、那個會員、富豪買下,仍「得個知字」,但,佔整體收益三分之二的「會員捐款」,卻是無跡可尋,民建聯亦從不公開。那些是甚麽「會員」?泛民不會有來自地產商、大企業的「會員」、不會有來自梁粉富豪、中資「會員」,但,民建聯卻可以有,那些「會員捐款」會否來自地產商、大企業、梁粉富豪、中資的「會員」?民建聯作為立法會最大黨,在立會審議法例時,究竟是代表選民,還是年捐6000多萬的「會員」?

若泛民收黎智英捐款要交待,民建聯收了那些「會員」逾億獻金,更需要交待。


特區政府日前公佈政改諮詢報告,不過,不同以往諮詢,今次政府未有將收集得來的民意量化,取而代之以「主流意見」、「普遍意見」、又或「有意見認為」等抽象方式區分意見獲支持程度。

何以,特區政府不想/不敢將民意量化?

負責政改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解釋,政府是刻意不完全將意見量化,又說凡是社會沒有很大爭議的,就用「普遍意見」;若有關意見在社會得到一半或以上支持,但同時社會亦存在非主流或小眾意見,就用「主流意見」云云。但,甚麽叫社會沒有很大爭議?甚麽叫得到一半或以上支持?沒有量化意見參考,林太要怎樣說,市民也難以判斷「主流意見」、「普遍意見」是否真的是「主流」、「普遍」!

童工以小人之心看事件,政府未有將收集得來的民意量化,全因過去多次重大諮詢,政府將民意量化,總讓人找到政府「篤數」、扭曲民意的「痛脚」!

港英政府在1987年進行八八直選諮詢,當年成立民意彙集處收集民意,民意彙集處報告稱有94,270人反對引入直選,而只有39,348人支持該項建議,反對與支持的比例為7:3,但事後民意彙集處被揭將23,866贊成八八直選簽名,當成被動員出來,認為意義不大,又將73,000多封預先印製的反對八八直選標準信件,當作團體及個人意見,令贊成意見比例由多數變成少數,成功「製造」反對八八直選的民意較支持多。

到特區為23條立法諮詢,政府又重施故技,將369,612個反對23條立法簽名重要性減低,將那些預先印製支持立法意見書、信件比重提升,又成功「製造」民意支持23條立法。

不過,兩次用量化民意方式「篤數」,均被學者踢爆,指政府玩弄數字、歪曲民意,林鄭明顯較英國人、保安局前局長葉劉淑儀更聰明,又或、可以說、更露骨地造假,反正也是「製造」民意,與期日後被人抽後腿、索性連量化「篤數」也不造,政府說是「主流意見」、就是「主流意見」;說是「普遍意見」、就是「普遍意見」,只差沒有說出來:「我係明造假,你咬我食咩?」


近日香港情況越來越混亂, A不明白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在講道時,何以會說出7.2因佔中被捕人士「不如叫佢帶埋菲傭去囉」、嘲諷「而家啲人心靈沒平安、佢哋個腦完全唔識得分析」。甚至叫教友學習耶穌基督「默默無聲」?若耶穌活在今天,他只會是另一個長毛,再被高高在上的鄺大主教批鬥。

童工只能無言。童工明白,政治立場可各有不同,但有些事,總有是非黑白,何以,今天有些人可以把黑、白先變成灰、再將黑白倒轉,還振振有辭?

直到昨天,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冇良心論」,終於令童工明白,原來,那些人已「進化」到埋沒良心,也當作理所當然:

「所謂良心究竟係咩?係好危險的事,因為你的良心我的良心都唔一樣,甚至有人覺得我冇良心,係咪?只要警隊係嚴格依法辦事,就不會出現大家可能擔心的違背良心行為。」

曾處長的「你的良心我的良心都唔一樣」,就如同中共說普選沒有國際標準般,只是為其埋沒良心找借口,早在公元前372年,孟子已對人心、良心有其定義,: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

當一個警隊首長,無惻隱之心、羞惡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縱使依法辦事,也是酷吏一名,法在他手,良法也成惡法,而容得下這樣酷吏的政權,也是不得人心的政權。

由此而觀之,梁振英任特首以來,周融、曾偉雄等人越來越多,以埋沒良心為榮,香港又怎會有好日子過?


2014-07-01_235220

 

由白天行到黑夜,那,已不再是人數問題了(網上圖片)

 

昨天,不論是民陣所說的51萬人,還是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說的介乎15.4萬至17.2萬之間,套用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數樣,也是自2004年後的新高,如A所說,一覺醒來,香港,又回到2003年前後的局面。

何以,香港會變成如此局面?童工相信,偉大祖國、特首梁振英絕對責無旁貸,那些說梁特有心有力之人,有沒有想過,何以董建華用了6年、再加一場沙士及23條立法,才能達致的「目標」、梁特兩年已「達標」?

執筆之時,遮打行人專用區正在對預演佔中清場,當中,除了年青人外,還有長者,何以,他們要走到這一步,不惜面對刑責也抗爭?

或許,未必所有人也認同他們的行為,但,他們所做是為所有人付出,那,我們又可以為他們付出甚麽?

港人,是時候要想一想,為了香港,為我們出生、成長、老去的地方,我們可以付出多少?

七月 2014
« 六月   八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812,19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