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83024_10152113173696643_4620053029806180663_n

 

25年前,童工與不少香港人一樣,守住電視機,看著一幕又一幕北京軍隊鎮壓學生的消息,那時震撼場面,心中悲憤,25年來從未忘卻。

轉眼25年過去,中共,未有如當年不少人預計倒台,反而在經濟實力上日益強大,中共自恃大國崛起,對民主、人權打壓更是日益嚴峻,偉大祖國,似不受絲毫動搖,六四屠城背負罪孽,似煙消雲散,偉大祖國新一代,更不知六四為何事,童工今天看到林行止先生在《信報》評論這樣寫:

「從歷史角度看,八九春夏之交的事故,雖然直接和間接造成了中國在三年之間換了兩位總書記,不過,如此「政治震盪」,並無改變中國日後成為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實體;經濟崛興,官方再無改革政治體制的聲音,而一度高唱入雲的「和平演變」,更成絕響。」

若是如此,當年學生、人民的血豈不白流?香港如童工之輩、25年來堅持平反六四、真的、亳無作用?

某天,與A討論這個問題,他,忽然問童工:「還記不記得,六四事件原點,除了悼念胡耀邦去世,還為了甚麽?」

童工答:「那時學生是為了反貪腐、反官倒、之後再演變成爭取新聞自由、民主等等。」

A再說:「你再想一下,學生當年反的,今天,中共領導何嘗不在反?當年學生倡議的,今天,中共領導何嘗不在倡議?」

A提醒了童工。學生反貪腐、反官倒,今天,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不是也在反貪腐,要老虎蒼蠅一起打?他與當年學生所反的,有何分別?溫家寶也不是說要普世價值、輿論監督嗎?

面對歷史無情審判,中共或許可以繼續不平反六四、打壓異見,但、學生當年訴求,中共今天也不能不承認、不能不去做,否則,等待他們的,就是亡黨亡國。

六四之後,童工曾太樂觀以往民主快來臨偉大祖國;今天,到A提醒童工,不要對平反六四太悲觀,中共對六四越嚴陣以待,越顯示色厲內荏:「黎明前往往是最黑暗,當歷史轉折點來到,沒有人會提醒,但,誰也阻不了。」

今晚,繼續到維園悼念六四,歷史,早已站在我們的一邊,只要堅持下去,功成之日,必有你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