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近日是多想而少寫,全因,仍在思考一些佔中商討日三投票,引發出的連串問題,但,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昨回應「幫港出聲」指,若教師明知佔中有危險,仍然鼓動或不阻止學生參與,最終學生被捕或受傷,將面對法律責任一事時,除了警告學生參與「違法」佔中,會被定罪及留有案底,影響日後升學、就業外,更警告老師,若參與會因此負上法律責任、甚至影響前途:

「吳又表示,教師應遵守法紀,行為須符合教師專業操守,若因參與違法活動被定罪,「必會、必須承擔法律上的責任,以及相關專業及職業前途的後果」。」(引用自《明報》)

吳克儉被記者追問,若教師想帶學生參觀、討論佔中,會否有問題,他未有直接回應,但卻暗示不應「教唆、鼓勵」:

「「學生如果覺得被教唆、被鼓勵時……都會引起跟老師、學校的討論,所以這層面我相信他們因為關心小朋友都會發生」。對於是否不鼓勵學生旁觀佔中、是否鼓勵老師帶學生觀摩,吳未有直接說不,只說「學習有很多方法」、「最能作出判斷是專業的老師和有關學校的做法」。」(引用自《明報》)

先不要說「幫港出聲」、吳局長所說「學生犯法、老師負責」,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直言是危言聳聽:

「對民建聯成員、大律師馬恩國所說,老師對學生的照顧責任是「延伸到校外」,張反駁,若學生不上學,老師根本管不來,「只要有關活動不是學校或老師自己舉辦,基本上學校是無責任」。」(引用自《信報》)

教師朋友A說,若以馬大狀的「老師對學生的照顧責任是「延伸到校外」」法律觀點,那,若學生在校外因小故爭執打架傷人、加入黑社會等等,是否又要承擔法律責任?恐怕有大半老師未到佔中已被拉!

還有,那些「勸告」老師參加佔中必自毁前程、不能「教唆、鼓勵」學生參加佔中,更是白色恐怖。教師朋友B問,甚麽叫「教唆、鼓勵」學生參加佔中?若在通識堂說佔中聲稱是爭取普選,之後有學生因支持爭普選,跑了去參加,老師又是否犯法?

這,豈不叫老師「封口」、不要提佔中?這又和以言入罪有何分別?

突然,童工想起當年基本法23條立法,老師擔心上堂教授歷史,會犯煽動叛亂罪,戚本盛曾寫過一篇《23條立法也是教師頭上的一把刀》文章,當中有以下兩段:

「現在,《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對教師的影響,卻是背棄持平的教育觀,而要使一統價值的意識形態,加諸教育。通過廿三條立法,政府正是要把「煽動叛亂」的定義擴闊,其中特別提到「叛國」和對「煽動刊物」的管制。從字面上看,教師當然不會「煽動叛亂」,我們的專業道德,也不容許教師鼓吹「叛國」。不過,當我們國家的現政權,只容許單一的意識形態和一黨專政,則教師與學生相關的討論,又會否誤墮法網?愈深入愈促成學生反思的教學,會愈容易被誣陷為煽動嗎?
又例如,現行中六中國語文及文化科中收有金耀基的《中國傳統社會》為指定施教篇章。該篇文章提到政權是否開放、中國向來的政治屬於「家產官僚主義」等。如果學生根據有關理論,在校內的演講活動中,分析和批評國家的現實,甚至提出修改憲法的主張,若講得鏗鏘有力、聲情並茂、打動人心,會否等同煽動?學生與教師,會否因廿三條立法而負上刑責?」

戚所說「如果學生根據有關理論,在校內的演講活動中,分析和批評國家的現實,甚至提出修改憲法的主張,若講得鏗鏘有力、聲情並茂、打動人心,會否等同煽動?學生與教師,會否因廿三條立法而負上刑責?」換上佔中,就變成:

「如果學生根據老師講課,在校內的演講活動中,分析和批評政府普選方案,甚至提出參加佔領中環,若講得鏗鏘有力、聲情並茂、打動人心,會否等同犯法?學生與教師,會否因被指教唆、鼓勵佔中而負上刑責?」

特區政府及,吳克儉正為全港教師訂立「佔中23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