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14.


近日,香港政局紛亂:立法會有立法會的拉布與剪布;北京與特首梁振英有他們的炮打佔中;泛民有他們的公民提名與非公民提名互相爭拗。

但,這些「口水戰」對香港來說,基本上不是大問題,嘈嘈吵吵,司空見慣,只要作為制訂、執行運作日常政策的公務員體系不出亂子,香港沒有梁特、立法會,也可如常運作。

問題是,童工發現,負責具體運作政府的公務員體系,也開始出現劣質化、甚至,為求完成上級政治意志,完全無視客觀現實判斷,把一些根本不能運作、未完成政策夾硬出台。

昨天,有一則未為傳媒廣泛注視新聞。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昨天說,負責審批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工作,將由原本的效率促進組,改為學生資助辦事處,並改名「在職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預計2015年底實施。

表面上,這個消息似沒有甚麽重要性,但,看看今年1月,負責計劃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怎樣在記者會上交待相關細節,就知當中問題:

「在掌握了這些意見之後,我們會去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希望在明年二○一五年能夠推行這計劃。由現在到二○一五年,我明白到還有一年的時間,在一年內是否能再為這些低收入在職貧窮家庭做一些事情呢?」

「在運作安排方面,我們建議由效率促進組擔當執行機構,向勞福局負責。這個你可以說是有點創新,但也都是考慮到我們的實際需要。大家都告訴我們,希望這個計劃盡量減低標籤效應,找一個比較中性的機構去執行。而事實上社會福利署近這一兩年都承受很大的工作量和工作壓力,所以在這一方面我們今次也創新行這一步。效率促進組已經其實協助我們一直討論、反覆討論細節,它已經有參與,所以不是說今天才請它去擔當這個工作。」

一個在《施政報告》公佈、涉及71萬人計劃,不是說在某些小問題上要修改,而是涉及到整個政策執行及落實,由林鄭原本說的「一年的時間」,變成了近兩年;原本有參與「反覆討論細節」「不是說今天才請它去擔當這個工作」的效率促進組,忽然由不知從那兒走出來學生資助辦事處代替!

當一個政策在出台前,連執行部門也忽然改變,那是前所未有之事,唯一解釋是政策出台時根本未完成,因上級政治意志,連次貨也要先出台,之後才大修大改,事問,我們政府制訂及執行政策質素,何時淪落至此?這,等同說運作香港的核心機器,也開始衰敗!

這,才是足以動搖香港的大問題!

廣告

童工近日是多想而少寫,全因,仍在思考一些佔中商討日三投票,引發出的連串問題,但,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昨回應「幫港出聲」指,若教師明知佔中有危險,仍然鼓動或不阻止學生參與,最終學生被捕或受傷,將面對法律責任一事時,除了警告學生參與「違法」佔中,會被定罪及留有案底,影響日後升學、就業外,更警告老師,若參與會因此負上法律責任、甚至影響前途:

「吳又表示,教師應遵守法紀,行為須符合教師專業操守,若因參與違法活動被定罪,「必會、必須承擔法律上的責任,以及相關專業及職業前途的後果」。」(引用自《明報》)

吳克儉被記者追問,若教師想帶學生參觀、討論佔中,會否有問題,他未有直接回應,但卻暗示不應「教唆、鼓勵」:

「「學生如果覺得被教唆、被鼓勵時……都會引起跟老師、學校的討論,所以這層面我相信他們因為關心小朋友都會發生」。對於是否不鼓勵學生旁觀佔中、是否鼓勵老師帶學生觀摩,吳未有直接說不,只說「學習有很多方法」、「最能作出判斷是專業的老師和有關學校的做法」。」(引用自《明報》)

先不要說「幫港出聲」、吳局長所說「學生犯法、老師負責」,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直言是危言聳聽:

「對民建聯成員、大律師馬恩國所說,老師對學生的照顧責任是「延伸到校外」,張反駁,若學生不上學,老師根本管不來,「只要有關活動不是學校或老師自己舉辦,基本上學校是無責任」。」(引用自《信報》)

教師朋友A說,若以馬大狀的「老師對學生的照顧責任是「延伸到校外」」法律觀點,那,若學生在校外因小故爭執打架傷人、加入黑社會等等,是否又要承擔法律責任?恐怕有大半老師未到佔中已被拉!

還有,那些「勸告」老師參加佔中必自毁前程、不能「教唆、鼓勵」學生參加佔中,更是白色恐怖。教師朋友B問,甚麽叫「教唆、鼓勵」學生參加佔中?若在通識堂說佔中聲稱是爭取普選,之後有學生因支持爭普選,跑了去參加,老師又是否犯法?

這,豈不叫老師「封口」、不要提佔中?這又和以言入罪有何分別?

突然,童工想起當年基本法23條立法,老師擔心上堂教授歷史,會犯煽動叛亂罪,戚本盛曾寫過一篇《23條立法也是教師頭上的一把刀》文章,當中有以下兩段:

「現在,《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對教師的影響,卻是背棄持平的教育觀,而要使一統價值的意識形態,加諸教育。通過廿三條立法,政府正是要把「煽動叛亂」的定義擴闊,其中特別提到「叛國」和對「煽動刊物」的管制。從字面上看,教師當然不會「煽動叛亂」,我們的專業道德,也不容許教師鼓吹「叛國」。不過,當我們國家的現政權,只容許單一的意識形態和一黨專政,則教師與學生相關的討論,又會否誤墮法網?愈深入愈促成學生反思的教學,會愈容易被誣陷為煽動嗎?
又例如,現行中六中國語文及文化科中收有金耀基的《中國傳統社會》為指定施教篇章。該篇文章提到政權是否開放、中國向來的政治屬於「家產官僚主義」等。如果學生根據有關理論,在校內的演講活動中,分析和批評國家的現實,甚至提出修改憲法的主張,若講得鏗鏘有力、聲情並茂、打動人心,會否等同煽動?學生與教師,會否因廿三條立法而負上刑責?」

戚所說「如果學生根據有關理論,在校內的演講活動中,分析和批評國家的現實,甚至提出修改憲法的主張,若講得鏗鏘有力、聲情並茂、打動人心,會否等同煽動?學生與教師,會否因廿三條立法而負上刑責?」換上佔中,就變成:

「如果學生根據老師講課,在校內的演講活動中,分析和批評政府普選方案,甚至提出參加佔領中環,若講得鏗鏘有力、聲情並茂、打動人心,會否等同犯法?學生與教師,會否因被指教唆、鼓勵佔中而負上刑責?」

特區政府及,吳克儉正為全港教師訂立「佔中23條」!


曾幾何時,我們認為特區政府管治再差也好,面對傳媒、議員揭發政府、公營機構重大失誤,他們也不敢隱瞞,更不會出現政府、公營機構互相包庇的行徑,可是,在高鐵工程延誤事件中,早在去年5月,傳媒早已披露工程延誤,但運輸及房屋局、港鐵公司面對傳媒及議會,只是否認、否認、再否認。

再到今年4月,港鐵終於承認工程延誤,運房局局長張炳良還公開說對消息感「驚訝」,但政府及港鐵昨向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提交文件,竟揭發早在2013年3月,路政署己知悉部份工程滯後最少10個月:

「二零一三年三月,路政署收到港鐵公司和高鐵內地段擁有的法人企業提交一份匯報跨境段隧道進度的報告。根據該份報告,該兩部正向深港邊界鑽挖的隧道鑽挖機正處於約十至十一個月的滯後,而高鐵隧道的測試和試行運作或可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展開,並表示正在探討加快進度的措施。」

更重要的是,作為局長的張炳良,早在2013年10月,已知悉2015年不可能通車:

「在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根據路政署的資料,運輸及房屋局向局長匯報跨境隧道工程繼續有滯後。若果滯後不能追回,高鐵香港段隧道的測試要在二零一五年十月才能開始,高鐵香港段的開通日期會因此而受到影響。同時,港鐵公司最近建議一個「局部啟用」的方案,即在二零一五年時,十五條路軌中有六條可供使用,而在二零一六年年中的「首日開通」,會有十條路軌可供使用。」

「路政署(由署長代表)和港鐵公司(由工程總監代表)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被邀向運房局常任秘書長(運輸)匯報高鐵項目的最新情況…….運房局質疑若高鐵香港段的測試在二零一五年十月才能展開,高鐵香港段在二零一五年底前通車的可行性很低。若屬實,我們必須盡快向公眾公布有關情況。」

但更重要是,當時運房局常任秘書長在張指示下,於2013年11月與路政署代表和港鐵公司代表曾召開緊急會議,竟單方面相信港鐵,不公開延遲工程消息:

「在局長指示下,運房局代表(由常任秘書長(運輸)帶領)、路政署代表和港鐵公司代表(由行政總裁帶領)隨即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傍晚舉行緊急會議。港鐵公司在會上強調,維持二零一五年完工這項目標至為重要,否則該公司無法向承建商施壓,要求他們為項目趕工。港鐵公司補充,高鐵香港段仍有可能在二零一五年內完工並投入服務。」

故此,張炳良在今年4月對港鐵承認工程延誤感「驚訝」,根本是做戲及隱瞞,文件中說:「鑑於港鐵公司過去多個月屢次向運房局和路政署不同工作層面保證,縱然進度出現滯後,仍可透過追回進度的措施達至2015年完工的目標,局長自然感到驚訝。」無非為張隱瞞實情、包庇港鐵開脫。

問題是,高鐵工程延誤,罪不致死,張炳良、港鐵只要公開致歉解釋,大不了也是給立會泛民議員罵一頓,可是連這樣的事也要隱瞞公眾,日後,政府遇上更大失誤、更大危機、甚至有人命損失,我們,還能相信政府官員不會隱瞞公眾、掩飾事實嗎?

問責政府、究竟向誰問責?

五月 2014
« 四月   六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9,52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