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078_10152423790357448_5660184493294934972_o

 

雖然,高等法院法官陳慶偉昨日駁回馬惜珍撤銷逮捕令要求,但,今次訴訟卻引發出兩個相當有趣的問題。

其一是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一方面在庭上指,「如果批准申請,會對公眾發出錯誤訊息,以為即使犯下極為嚴重的刑事罪行的人被起訴後,只要有辦法潛逃在外,便可在香港終止訴訟」(引述自《蘋果日報》)但,律政司對今次申請的立場是「中立」(neutral)

即,何以鄧樂勤一方面提出撤銷逮捕令大堆負面後果,但,又對撤銷逮捕令申請「中立」?

另外,律政司並首次在庭上披露,原來,若棄保潛逃的馬惜珍決定返港,控方將就其販毒罪名「不提證供起訴(offer no evidence)」,因事隔36年,控方已沒足夠證據檢控馬。

但到傍晚,律政司就案件再發聲明,原來,早在2005年,律政司已決定不提證供起訴馬惜珍:

「在接獲馬惜珍代表律師的申述後,律政司在二○○五年通知馬惜珍的律師,告知他們控方認為當時沒有充分證據,讓馬惜珍就一九七八年被公訴的任何一項罪行受審。這結論是經詳細及小心分析所有證據和證人後作出。其中一個考慮,是多名相關證人已去世,或因事隔多年或年老而無法記起相關事件,或不願意合作。
關於這次申請,律政司依據《檢控守則》、現存證據和適用的法律,再檢視馬惜珍的案件,同時亦徵詢外聘資深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外聘資深大律師同意律政司於二○○五年所作的評估,即控方已無充分可被法庭接納的證據讓馬惜珍就其被公訴的任何一項罪行受審。
在《檢控守則》第5.3段清楚指出,作出檢控決定須符合兩個條件︰第一,所得的可接納證據充分支持提出或繼續進行法律程序;第二,基於一般公眾利益,必須進行檢控。在《檢控守則》第10.1段亦指出:「檢控人員有責任持續覆核已展開的檢控工作。隨覑情況有變,假如在任何階段重新應用檢控驗證標準而顯示有關證據不再足以確保有合理機會達至定罪,便應停止檢控。」
如前文所述,現時控方已沒有充分可接納的證據,讓馬惜珍就其被公訴的任何一項罪行受審。」

再翻查資料,2005年,董建華任特首至3月12日下台,曾蔭權署任特首至5月25日宣布參選,由唐英年署任至6月21日,之後曾蔭權正式出任特首。當時梁愛詩任律政司司長至10月20日,之後由黃仁龍接任。根據生果報報道,時任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就是在梁任律政司司長最後一天,去信馬惜珍的代表律師行,表明律政司決定無足夠證據起訴馬惜珍。

究竟,不提證供起訴決定,是在那名特首及律政司司長期間作出?A問,這重要嗎?童工對A說,我不直接回答,但以現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一個回應作答:

「袁國強強調,當局處理案件時,絕對無與任何人「夾」任何事情,處理手法完全根據法律和《檢控守則》做,絕對無任何其他不正當或不恰當的考慮。」(引用自《新城電台》)

為何,袁司長要如此強調「絕對無與任何人「夾」任何事情」?一切,盡在不言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