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與老朋友A聚舊,算一算,差不多六、七年沒有見過。A今天是事業有成的專業人士,還記得97前後,A曾猶疑是否隨家人移民袋鼠國,當時他對回歸後的香港有憂慮,但仍有信心,相信10年後的香港仍是充滿機會。

聚舊當天,A突然嘆口氣對童工說:「我諗出年會搞移民去澳洲,10年後嘅香港變成點,真係唔敢諗,唔為自己都要為仔女。」

童工默言。這年多來,香港轉變,的確嚇怕了一班年青時也不怕97,現在事業有成有家室有子女的人。

是否他們過敏?還是,越老越膽小?

《信報》報道,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接受《紫荊雜誌》專訪,認為可以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香港試用,或者由中央制定暫時適用香港的安全法,直至基本法23條立法為止:

「饒戈平說,如果立法的政治環境不理想,不能任由問題拖延下去,不排除用其他方式,例如特區政府可以把過往一些有關國家安全的法律滙總起來,在這基礎上增加新內容,形成一個類似23條的法律,或者可以借鑑其他國家的安全法進行制定,這些都是依靠香港自身來解決立法問題;如果都做不到,遲遲不能開展立法,為了不使國家權益受損,可以暫時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香港試用,或者由中央制定暫時適應香港的安全法,直到香港能依23條立法為止。

饒戈平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卻不知基本法附件三早列明只有小數全國性法律在港適用:

「一、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
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
三、 《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附:國徽圖案、說明、使用辦法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97之後,新增在港適用全國性法律,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中央銀行財產司法強制措施豁免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屬非政治性或偉大祖國那些刑法,當年這樣做,就是要取信港人、保證中共有誠意行一國兩制。

今天,饒戈平建議,是否中共想「收回」一國兩制先兆?

A想移民、恐怕,不是杞人憂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