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4.


早前TVB播出一套叫「命運之人」們日劇,那是日本女作家山崎豐子以1970年代政府機密外交電文洩漏案件「西山事件」為藍本改篇的小說電視劇,主角記者為求揭露沖繩交還密約,不惜與整個政府對抗,至身敗名裂也在所不計。

這,正是我們在小說、故事、又或外國傳媒報道中,看到的「記者」,我們以為記者應是不懼強權、甚至、敢於挑戰強權。

可是,現實,童工卻看到另一類「記者」,更叫童工等莫名憤慨的是,他們,同時是高層,甚至,常敎導傳媒學生,如何做一個好記者!

昨天,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分別會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及港澳辧主任王光亞,據明報即時新聞報道,「李源潮盼望媒體從國家和香港社會整體利益出發,客觀持平理性報道」、「希望香港媒體,能從國家和香港社會整利益出發,客觀持平理性報道,為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繁榮穩定而努力。」更表明「佔領中環行動是違法、妨礙普選及破壞香港繁榮安定」,「李源潮希望傳媒全面正確報道事情的過程,使香港社會一起努力達到普選目標。」據知,王光亞見代表團時更指明,希望傳媒大力宣揚市民其實是反佔中。

為佔中定性,要求傳媒按中共定調主旋律報道、還要幫手「製造」民意,這絶不是任何一個香港新聞工作者應做,可是,這批高層、好為年青記者師的資深傳媒人,卻未有公開說有否即場反駁李、王兩人,他們,是駁了而不想公開,還是,連駁的膽量也沒有?

以後,他們面對下屬或傳媒學生,還敢說記者要不怕權貴的大道理嗎?記者還有誰人可撐他們?

 

在此,將訪問團名單抄下來,以作日後「歷史紀錄」

●團長
李祖澤(香港報業公會會長)

●顧問
楊健(中聯辦副主任)
姜瑜(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

●副團長
趙應春(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有綫電視執行董事)
姜在忠(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主席、大公報社長)
甘煥騰(香港報業公會主席、明報集團營運總裁)

●成員(20人)
王樹成(文匯報社長)
黃揚略(香港商報、經濟導報社長)
蕭世和(星島日報社長兼星島報業集團行政總裁)
陳淑薇(商台新聞及公共事務總監、香港新聞教育基金主席)
羅燦(香港數碼廣播董事兼行政總裁)
郭艷明(信報總編輯)
田炳信(成報社長)
劉偉忠(紫荊雜誌社長兼總編輯)
崔強(鳳凰衞視常務副執行總裁)
袁志偉(無綫新聞及資訊部總監)
張志剛(NOW新聞及財經資訊首席副總裁)
馬文敬(香港電台中文新聞及時事總監)
盧覺麟(am730社長兼總編輯)
梁錦雄(都市日報執行總編輯)
金光輝(南華早報集團營運總監)
陳錦強(明報助理執行總編輯)
黃慧日(經濟日報高級助理總編輯)
羅光萍(香港中通社副總編輯)
劉偉濤(中國日報(香港版)副總編輯)
陳興昌(亞視助理副總裁(新聞及公共事務))


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遭中共中紀委調查撤職,除了震動商界,也震動了政界,全因,是少數一早表態提名梁振英參選特首的商界選委之一,當時梁特得不到商界支持,宋林所屬的中國企業協會紅色老總,成為他最要支持者,梁找上了紅色商人支持,為董建華、曾蔭權所未有,宋林的太平紳士、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就是梁特「送」給他的回報。

昨晚A說,港人重視宋林案,忽略了另一件案。今年3月,據彭博社報道,摩根大通中國投資銀行業務前CEO兼亞洲投行業務前副董事長方方突然辭職,廉政公署即搜查方方辦公室的電腦紀錄和文件。方方曾指可能涉聘「紅二代」獲得大型國有企業的生意事件。

這名方方又與梁特有何關係?他,有另一個身份,就是菁英會前主席!菁英會正是那個挺梁特「紅二代」組織,還記得當日梁特聘請該會秘書、被揭曾是共青團的陳冉入臨時特首辦?發展局政治助理馮英倫,也是菁英會核心,而方方當日也曾公開挺梁。

先是方方、後是宋林,梁特背後的紅色背景支持者,一一涉貪腐下馬,當中難免涉及中共權鬥,梁特當日尋求這些人支持,或許未想過會因此牽涉中共權鬥之中,他,可以置身事外、還是、越陷越深?

A說笑,究竟習總書記打官場大老虎,會否有一天打進添馬艦?


16la2p13

民建聯昨晚在會展舉行籌款晚宴,破紀錄籌得6838萬元,當中逾5000萬來自現場拍賣及籌款。

最令童工側目的是,拍賣的字畫,不少來自中聯辦官員,如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買的,卻是一班與偉大祖國存在千絲萬縷利益關係的富商名流。

所謂「籌款」,只是一場赤裸裸的利益輸送:富商名流要的,是偉大祖國賜與政治利益,偉大祖國要的,是富商名流將白花花的銀子送入民建聯口袋中。

張曉明的一張「駿程萬里」書法,竟由世茂房地產主席許榮茂以1380萬元投得、張主任唱一曲《敢問路在何方》,也值1100萬。

國父孫中山一幅「楷書五言」,2013年拍賣才不過1023萬人民幣,該帖有10個字,每字也不過100萬人民幣多一點,張主任一字卻值350多萬!盛傳張學友、徐小鳳等歌神天后,一場演唱會歌酬也不過是數百萬,張主任可是超越孫中山、拋離張學友、徐小鳳!

張主任真的是如此神人?還是,只因他是中聯辦主任,書法唱歌,才「有價有市」?

據傳媒報道,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任後,曾禁幹部題字,就是知道中共高層幹部題字「有價有市」,防止有人借此利益輸送、更嚴禁商人借買賣贈送字畫為名、輸送利益為實。

那,張主任、民建聯又是否犯了習總書記的禁令?


1266078_10152423790357448_5660184493294934972_o

 

雖然,高等法院法官陳慶偉昨日駁回馬惜珍撤銷逮捕令要求,但,今次訴訟卻引發出兩個相當有趣的問題。

其一是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一方面在庭上指,「如果批准申請,會對公眾發出錯誤訊息,以為即使犯下極為嚴重的刑事罪行的人被起訴後,只要有辦法潛逃在外,便可在香港終止訴訟」(引述自《蘋果日報》)但,律政司對今次申請的立場是「中立」(neutral)

即,何以鄧樂勤一方面提出撤銷逮捕令大堆負面後果,但,又對撤銷逮捕令申請「中立」?

另外,律政司並首次在庭上披露,原來,若棄保潛逃的馬惜珍決定返港,控方將就其販毒罪名「不提證供起訴(offer no evidence)」,因事隔36年,控方已沒足夠證據檢控馬。

但到傍晚,律政司就案件再發聲明,原來,早在2005年,律政司已決定不提證供起訴馬惜珍:

「在接獲馬惜珍代表律師的申述後,律政司在二○○五年通知馬惜珍的律師,告知他們控方認為當時沒有充分證據,讓馬惜珍就一九七八年被公訴的任何一項罪行受審。這結論是經詳細及小心分析所有證據和證人後作出。其中一個考慮,是多名相關證人已去世,或因事隔多年或年老而無法記起相關事件,或不願意合作。
關於這次申請,律政司依據《檢控守則》、現存證據和適用的法律,再檢視馬惜珍的案件,同時亦徵詢外聘資深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外聘資深大律師同意律政司於二○○五年所作的評估,即控方已無充分可被法庭接納的證據讓馬惜珍就其被公訴的任何一項罪行受審。
在《檢控守則》第5.3段清楚指出,作出檢控決定須符合兩個條件︰第一,所得的可接納證據充分支持提出或繼續進行法律程序;第二,基於一般公眾利益,必須進行檢控。在《檢控守則》第10.1段亦指出:「檢控人員有責任持續覆核已展開的檢控工作。隨覑情況有變,假如在任何階段重新應用檢控驗證標準而顯示有關證據不再足以確保有合理機會達至定罪,便應停止檢控。」
如前文所述,現時控方已沒有充分可接納的證據,讓馬惜珍就其被公訴的任何一項罪行受審。」

再翻查資料,2005年,董建華任特首至3月12日下台,曾蔭權署任特首至5月25日宣布參選,由唐英年署任至6月21日,之後曾蔭權正式出任特首。當時梁愛詩任律政司司長至10月20日,之後由黃仁龍接任。根據生果報報道,時任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就是在梁任律政司司長最後一天,去信馬惜珍的代表律師行,表明律政司決定無足夠證據起訴馬惜珍。

究竟,不提證供起訴決定,是在那名特首及律政司司長期間作出?A問,這重要嗎?童工對A說,我不直接回答,但以現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一個回應作答:

「袁國強強調,當局處理案件時,絕對無與任何人「夾」任何事情,處理手法完全根據法律和《檢控守則》做,絕對無任何其他不正當或不恰當的考慮。」(引用自《新城電台》)

為何,袁司長要如此強調「絕對無與任何人「夾」任何事情」?一切,盡在不言中!


擷取

 

 

擷取

昨天,有一單向高院提出撤銷法庭發出的逮捕令新聞,可說是香港司法史上史無前例的案件,昨晚已在行內網上瘋傳,不過,電子媒體沒有報道,今天,只有《明報》、生果報有頭版報道,而《明報》篇幅最大,令童工不得讚《明報》,至於原因?

你懂的!


早前與老朋友A聚舊,算一算,差不多六、七年沒有見過。A今天是事業有成的專業人士,還記得97前後,A曾猶疑是否隨家人移民袋鼠國,當時他對回歸後的香港有憂慮,但仍有信心,相信10年後的香港仍是充滿機會。

聚舊當天,A突然嘆口氣對童工說:「我諗出年會搞移民去澳洲,10年後嘅香港變成點,真係唔敢諗,唔為自己都要為仔女。」

童工默言。這年多來,香港轉變,的確嚇怕了一班年青時也不怕97,現在事業有成有家室有子女的人。

是否他們過敏?還是,越老越膽小?

《信報》報道,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接受《紫荊雜誌》專訪,認為可以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香港試用,或者由中央制定暫時適用香港的安全法,直至基本法23條立法為止:

「饒戈平說,如果立法的政治環境不理想,不能任由問題拖延下去,不排除用其他方式,例如特區政府可以把過往一些有關國家安全的法律滙總起來,在這基礎上增加新內容,形成一個類似23條的法律,或者可以借鑑其他國家的安全法進行制定,這些都是依靠香港自身來解決立法問題;如果都做不到,遲遲不能開展立法,為了不使國家權益受損,可以暫時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香港試用,或者由中央制定暫時適應香港的安全法,直到香港能依23條立法為止。

饒戈平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卻不知基本法附件三早列明只有小數全國性法律在港適用:

「一、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
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
三、 《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附:國徽圖案、說明、使用辦法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97之後,新增在港適用全國性法律,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中央銀行財產司法強制措施豁免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屬非政治性或偉大祖國那些刑法,當年這樣做,就是要取信港人、保證中共有誠意行一國兩制。

今天,饒戈平建議,是否中共想「收回」一國兩制先兆?

A想移民、恐怕,不是杞人憂天。

四月 2014
« 三月   五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796,6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