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4008_593122574089493_1067122590_o

 

取自HKPPA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 Hong Kong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的Facebook上載照片

 

今天,新聞界不論左、中、右陣營,也因《明報》前總篇輯劉進圖遇襲,站出來參加遊行,捍衛新聞自由。

這段期間,雖然不少人義氣填膺,但,仍有不少人如特首梁振英小女兒梁齊昕般,以所謂「理性、實事求事」的「態度」,質疑「襲擊與新聞自由究竟有甚麼關係」(What does the attack have anything to do with press freedom ?! come on people.)又或批評對劉遇襲分析「基於事實的判斷」,「有沒有人聽過「基於事實的判斷」?最近人們對某篇新聞的評論及意見令我感到憤怒」(has anyone ever heard of “informed judgment"??? people’s comments and opinions on certain news articles as of late anger me.),甚至,如阮紀宏左《明報》所寫文章,指「香港新聞業有史以來最自由」!

童工不禁要問,這些以所謂「理性」分析,否定劉遇襲與打壓新聞自由有關、香港新聞自由是有史以來最好的人,是真的「理性」?還是,只是以所謂「理性、實事求事」,為其對新聞自由的冷漠、毫不重視的偽善作包裝?

事實上,正如絕大部份傳媒報道,目前完全沒有證據顯示,劉進圖有任何錢債、桃色問題、更加沒有私人恩怨,這,連那些「理性」的人也不容否定,而當《明報》編務總監兼總編緝張健波相信,劉遇襲與《明報》曾報道的新聞有關,更整理過去一年涉及敏感事件的報導交警方跟進時,「劉進圖遇襲因為《明報》報道」,已是目前已知、又唯一可能合理的原因,若,這仍非危害新聞自由,甚麼才叫危害新聞自由?

當然,那些「理性、實事求事」的人,還可以繼續以「理性」去包裝其偽善,但,當大部份傳媒人、甚至一般市民,也看到、也認為劉進圖遇襲,與新聞自由有關之時,今天,還不肯站出來,那,已非對不住自己、香港人,而是,對不起我們的下一代。

難道,我們想留下一個沒有新聞自由的香港,給我們的子孫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