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三月 2014.


童工,實在難以想像,台灣作為民主國家,總統馬英九竟以武力驅散佔領行政院示威者,從電視可見,有人被打至頭破血流、用警盾、警棍打示威者。清場,那是可以,但,有需要用暴力?馬英九和中共有何分別?

馬英九,2010年你發表「六四」感言,當中一句是這樣說:

衡諸歷史,任何政府與人民的衝突,如果以流血收場,政府身為握有公權力的一方,總要負起主要的責任。政府的存在,繫於人民的信賴。當政府以武力對付人民時,受傷的不僅是人民,政府與人民之間的信賴也連帶受到傷害,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修補。」

現在,用回你的話,馬英九、國民黨政府,要為今次事件「負起主要的責任」!

馬英九、國民黨政府,必定為他們所作所為付上代價!

擷取 1496605_10152378143082448_733005632_n擷取1擷取3


1932388_600599650025917_1223873273_n

台灣學生為阻上國民黨團不作逐條審議下,通過出賣台灣利益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前晚開始佔領立法院議事廳的運動。昨天,童工朋友均關注運動最新情況。童工對台灣政治不算熟悉,於是求教於A。

A是華人民主書院成員,過去年交港、台兩邊跑,今次學生佔領立法院議事廳行動,部份成員也是華人民主書院的人。A說國民黨今次企圖再以藍、綠對抗解說學生佔領行動,雖然當中有不少參加者反國民黨、但同樣罵民進黨只顧內鬥,今次學生佔領立法院,正確說法是台灣民間抗爭行動、超越了黨派之爭、甚至是對藍、綠政黨不滿的一次民間運動,這,其實受香港反國教、撐港視行動啟發,以超越政黨利益,訴諸群眾、以非暴力抗爭佔領行動,爭取社會最大支持。

事實上學生佔領行動較之前民進黨在立法院內、以肢體抗爭反服貿協議,更成功爭取群眾支持,令行動迅速擴大,除市民外,知名學者、作家如九把刀、樂隊五月天也加入支持,其發展模式,與當年反國教相似。

台灣學生吸收香港經驗,幹得較香港更好,港台互動,下一次將是佔中如何吸收學生佔領立法院議事廳經驗,再發揚光大。

然後,再下一站,會否是偉大祖國?當台灣佔院、香港佔中以網絡傳到大陸,只要有萬份一、甚至十萬份一偉大祖國人民有樣學樣,足令中共寝食难安。


昨天,生果報報道特區政府研究在南沙租地搞「香港園」,計劃在當地起公屋、居屋及工業區。

有關在南沙搞個小香港,梁粉張志剛之流早已事先張揚,本非意外,但有趣的是,為了這單新聞,特區政府一日三發新聞稿,由最初全面否認,到後來變成「有限度承認」。

第一份是早上11:55分發

「回應報章報道
就今日(三月十七日)有報章報道關於南沙和橫琴發展的事宜,政府發言人回覆如下:
第一、特區政府不會在南沙或橫琴實施香港法律;
第二、特區政府沒有租借南沙或橫琴的構思;和
第三、自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於去年十月成立以來,特區政府沒有向該委員會提出有關發展南沙或橫琴的任何構思或建議。

2014年3月17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1時55分」

這一份聲明給人感覺是,生果報內容完全不是事實,政府是斬釘截鐵否認。

但,到下午5時許,情況峰迴路轉。

先是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發聲明:

「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回應傳媒報道
下稿代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發出:
就今日(三月十七日)報章報道關於南沙和橫琴發展的事宜,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回應如下:
委員會主席蘇澤光表示:「委員會是一諮詢組織,就加強香港與內地在經濟貿易及相關範疇合作事宜,向特區政府提供建議。委員會的職能範圍之一,是探討南沙、橫琴、前海和河套等地和香港未來發展的關係、機遇和合作模式。」
「委員會自去年十月成立以來,並沒有接獲特區政府提出有關發展南沙或橫琴的任何構思或建議。」

2014年3月17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7時43分」

之後政府再發聲明,承認有內部曾提供資料研究過:

「回應傳媒查詢
就今日(三月十七日)傳媒查詢關於南沙和橫琴發展的事宜,政府發言人回覆如下:
就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的合作一事,特區政府曾經在內部提供資料文件,作討論之用,經研究後,認為大部分構思並不可行,包括在當地租借土地及實施香港法律,亦因此自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於去年十月成立以來,特區政府一直沒有向該委員會提出有關發展南沙、橫琴或其他珠三角城市的任何構思或建議。

2014年3月17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7時44分」

何以,早上第一份聲明不直接承認有內部究過有關議題?昨天晚上遇到一名前官僚A,他說特首梁振英這種一日兩、三出新聞稿已非首次,但這種「5點的我打倒11點的我」,在以往政府是難以想像,第一份新聞稿以「不會」、「沒有」這些字眼去否定政府有南沙計劃,究竟是刻意用肯定字眼,作技術否定,避開有內部究過有關議題,還是,連新聞處也未獲告知全部事實?

到下午又再發稿承認內部曾提供資料研究過,那,等同變相承認講大話、或最少,沒有說出事實之全部。A說這等同自毀信譽,試問,日後還有人信政府的回應?

市民不信梁特政府,豈會無因!


昨日,通訊局再開記者會反駁港視王維基的言論。A問,究竟,王維基用的DTMB技術,是否用於流動電視技術?

通訊局助理總監梁仲賢接受《明報》訪問,指DTMB非流動電視技術:

「通訊局助理總監梁仲賢說,CMMB在流動裝置的接收會較好,因為此制式的「碼流」(Datarate)較低,在轉角位置等環境較惡劣地點都能接收,但解像度最高只達到360i、即「VCD級」質素(高清達1080i)。他質疑,王維基建議使用DTMB制式、採用64-QAM高畫質信號,無法達到流動廣播的要求,亦會影響其流動性及流暢度。」

但,偉大祖國早已將DTMB定為流動電視制式。B說,2012年9月,港台委托北京數位電視國家工程實驗室,做了一份《地面數位電視傳輸標準演進系統場地測試報告》,當中包括對DTMB、以及下一代技術E-DTMB進行流動電視技術測試,範圍包括東區走廊汽車接收,結果效果良好。

擷取

擷取1擷取2

擷取3

若,DTMB不是流動電視技術,那,甚麽才是?


原本以為香港電視發牌爭議,隨港視買下中移動的流動電視牌照,應該告一段落,怎知,昨日通訊局辦公室以港視廣播方法,令超過5000名住宅用戶觀眾同步、即時接收電視服務為由,除非港視申領免費或收費電視牌,否則便違反《廣播條例》。

晚上,通訊局再發新聞稿,揩若港視利用與本地免費電視數碼廣播相同的DTMB制式,但不能確保少於5000用戶接收,就必須申領免費或收費電視牌。

當中,涉及兩個問題:港視是否不能用DTMB制式?有超過5000名住宅用戶觀眾同步、即時接收電視服務,是否就要申領免費或收費電視牌?

不錯,當日中移動的流動電視,並非以DTMB制式,而是CMMB制式,質素如同VCD,也是偉大祖國當年所用的流動電視制式,但,這已是數年前技術,DTMB在偉大祖國是官定支援固定接收和移動接收電視制式,即,王維基不用CMMB制式、改用DTMB制式,不能說他不符要求。

更重要是政府當年發出的流動電視發展框架文件,講明可由市場選定技術標準

(G) Technical Standards

We should adopt a market-led and technology-neutral approach by leaving the market to select the technical standards for broadcast-type mobile TV services."
http://www.cedb.gov.hk/ctb/eng/legco/pdf/framework.pdf

而相關發牌文件,亦沒有指明一定要用CMMB制式技術,只需使用國際廣泛認可技術:

“1.2 Technical Standard: For the radio interface using the transmitting frequencies by the radio stations, the licensee shall use only widely recognized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unless a waiver is sought from the Authority as a temporary measure. The licensee shall submit proof to the satisfaction of the Authority that the technical standard used complies with the requirement under this Schedule."
http://www.coms-auth.hk/filemanager/common/licensing/lic_dir/ca_lic/lic/ucl_041.pdf

即,王維基絕對有權用較CMMB制式更佳的DTMB制式!

至於「令超過5000名住宅用戶觀眾同步、即時接收電視服務」,正如王維基所言,中移動2012年起提供流動電視服務,已可覆蓋全港逾九成人口,亦有搞機頂盒,何以政府當年不管,現在又要管?

A說Apple正搞iTunes Festival ,任何人只要下載一個app 就可以在家中以Apple TV 、iPad、iPhone看直播,估計「住宅用戶觀眾同步、即時接收電視服務」,又怎會少於5000!通訊局又是否要用《廣播條例》規管?

梁政府不斷封殺港視,已去到近乎「夾硬來」的地步?


今年北京召開人大政協會議,在偉大祖國主席習近平嚴令禁宴請節約下,傳媒報道各省市代表團均不敢搞豪宴送禮。

唯獨,香港那班人大、政協卻是例外。

《明報》報道民建聯於該黨顧問黃建華旗下酒店搞豪宴,除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外,全國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中聯辦前主任彭清華、前副主任李剛、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等內地官員也出席,除了豪飲豪食,還送每名嘉賓一大箱禮物,當中更有一部999元人仔的「愛國者平板電腦」:

「據與會者形容,當晚嘅禮物好似「成座山咁高」,每人一箱,原來內有國產平板電腦。不過,拎走禮物嘅嘉賓似乎唔多,反而大家就盡興飲酒,甚至有人飲到要抬走,十分誇張。至於當晚司儀介紹一眾前官員時,講漏咗全國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據聞喬老爺立即舉手話數漏咗佢,話自己都有出席。」(引用自《明報》)

雖然民建聯主席譚耀宗稱,送平板電腦並非民建聯,而是黃建華,但平板電腦內有民建聯介紹資料,但A說搞豪飲豪食,已是明顯違反習總禁宴請、行節約要求,有人更「飲到要抬走」,與內地貪官豪飲之風有何分別?至於送禮以非民建聯送、乃顧問黃建華,實與內地貪官不收輸送利益者的禮物金錢,但對方親朋戚友、員工下屬、甚至合作公司送禮卻照收,又有何分別?

即是,民建聯立會議員陳克勤狠批前廉專員湯顯明,送千元相機給中聯辦官員,質疑送出與廉署無關的紀念品,何以,民建聯又送千元「愛國者平板電腦」?又即是,雖說錢是民記自己出,但作為立會政黨,應律己以嚴,何以他們送千元「愛國者平板電腦」給京官可以,湯顯明送千元相機給中聯辦官員就批評?

童工更不明,民建聯明當習總命令無到,搞豪飲豪食,何以,《明報》只當花邊新聞處理?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昨日發表其首份《政府工作報告》中,沒有提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只談中央將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全面準確落實《基本法》」、支持港澳特首和政府「依法施政,大力發展經濟、有效改善民生、依法推進民主、維護社會和諧」、以及「促進港澳自身競爭力提升」,為10年來總理工作報告的首次。

雖然,中共官僚、那些人大、政協均企圖為李克強沒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降溫,但、以中共傳統、提或不提,皆有其政治含意,豈如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所說,「一國兩制」是大概念,當中「什麼都包括」,總理報告沒有提及上述字眼是為了「節省篇幅」如此簡單?

若再結合《蘋果日報》報道,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夏千福晚上到港大出席通識講座中,引述偉大祖國一名「來自內地、對本港經濟具有影響力的人」說法,中共,認為不再需要「一國兩制」的香港,己是寫在牆上:

「夏千福又透露,最近出席一個大型國際會議時,一名來自內地、對本港經濟具有影響力的人在閉門交流會上指出,如果三中全會的經濟改革成功,中國再不需要一國兩制,香港將變成一國一制。」

中共,真的不再需要有「一國兩制」的香港?或許,在大國崛起勢頭下,不少國人也如是想,但在夏千福這些「老外」眼中,香港,仍是「是中國唯一屬於第一世界的城市」,要與國際接軌,偉大祖國其他城市,仍未成氣候,所以夏才會說,「希望中國會珍惜(香港)。」


想不到打壓新聞自由的風波未過,又論到打壓學術自由。

政協常委、恆基兆業董事局副主席李家傑昨與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會面時,發炮批鍾庭耀負責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在關鍵時候,發表對中央政府、特區政府,以及整個愛國愛港陣營十分不利的民調結果」,客觀上為反對派營造民意基礎,又指鍾庭耀民調不夠科學,但因為香港大學的「牌子」,令鍾的民調成為最具影響力的一個,建議由香港總商會等八大商會、廣東及福建社團聯會等成立民意調查基金,提供「更客觀」的民調數據云云。

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今天接受《信報》訪問、也同意有關說法,指民研有關特首支持度的調查「違反基本原則」:

「曾撰文批評民研計劃的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昨天向本報重申,民研有關特首支持度的調查「違反基本原則」,更指鍾庭耀不能以符合學術原則作擋箭牌,要面對批評,否則是「學術霸權」。」

即是,鍾庭耀所做的民調,早為左派批判,是否如他們所說「不夠科學」、「違反基本原則」?香港有那麽多搞統計學者,又有那麽多大學做民調,港大民研如此不學術,恐怕,早被「同行」取而代之。

批港大民研,說穿了,只是民調結果不符建制利益,輸打嬴要!

童工何以這樣說?2011年08月24日《明報》有一篇題為「梁營圖藉民調壯聲勢」報道,指一國兩制研究中心附屬香港民意調查中心,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特首選舉調查,當時,仍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這樣說: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昨日回應本報查詢時解釋,中心一直有研究特首疑似候選人的支持度,這次找港大鍾庭耀,是希望由中立、專業的調查機構,核對他們早前所得到的調查結果是否合。早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公開講下屆特首條件,包括愛國愛港、管治能力高,以及有社會認受性,其中民望一項一直是挺唐派推銷唐英年較梁振英優勝之處,梁振英在這兩年多刻意經營,不時落區,正是努力改善形象。」

「張志剛特別向記者提到這次民調結果有3個值得留意的地方,一是梁振英的綜合平均得分比唐英年高;二是唐英年的反對比率比梁振英高;三是這次調查還未反映「垃圾論」對唐英年民望的影響。」

何以,同一個張志剛,當年指港大民研是「中立、專業的調查機構」,今天卻說港大民研調查是「違反基本原則」?

說穿了,就是中共那一套,學術,只能為權力建制服務,有利則讚、無利則批,完全是輸打嬴要。


1614008_593122574089493_1067122590_o

 

取自HKPPA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 Hong Kong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的Facebook上載照片

 

今天,新聞界不論左、中、右陣營,也因《明報》前總篇輯劉進圖遇襲,站出來參加遊行,捍衛新聞自由。

這段期間,雖然不少人義氣填膺,但,仍有不少人如特首梁振英小女兒梁齊昕般,以所謂「理性、實事求事」的「態度」,質疑「襲擊與新聞自由究竟有甚麼關係」(What does the attack have anything to do with press freedom ?! come on people.)又或批評對劉遇襲分析「基於事實的判斷」,「有沒有人聽過「基於事實的判斷」?最近人們對某篇新聞的評論及意見令我感到憤怒」(has anyone ever heard of “informed judgment"??? people’s comments and opinions on certain news articles as of late anger me.),甚至,如阮紀宏左《明報》所寫文章,指「香港新聞業有史以來最自由」!

童工不禁要問,這些以所謂「理性」分析,否定劉遇襲與打壓新聞自由有關、香港新聞自由是有史以來最好的人,是真的「理性」?還是,只是以所謂「理性、實事求事」,為其對新聞自由的冷漠、毫不重視的偽善作包裝?

事實上,正如絕大部份傳媒報道,目前完全沒有證據顯示,劉進圖有任何錢債、桃色問題、更加沒有私人恩怨,這,連那些「理性」的人也不容否定,而當《明報》編務總監兼總編緝張健波相信,劉遇襲與《明報》曾報道的新聞有關,更整理過去一年涉及敏感事件的報導交警方跟進時,「劉進圖遇襲因為《明報》報道」,已是目前已知、又唯一可能合理的原因,若,這仍非危害新聞自由,甚麼才叫危害新聞自由?

當然,那些「理性、實事求事」的人,還可以繼續以「理性」去包裝其偽善,但,當大部份傳媒人、甚至一般市民,也看到、也認為劉進圖遇襲,與新聞自由有關之時,今天,還不肯站出來,那,已非對不住自己、香港人,而是,對不起我們的下一代。

難道,我們想留下一個沒有新聞自由的香港,給我們的子孫嗎?

三月 2014
« 二月   四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799,351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