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香港寒風凜烈,氣溫低至7、8度;同日,香港新聞自由亦面對寒風。商台昨突然解僱李慧玲,並派人即時執拾她辦公室的物品,更不作任何解釋,只是以一句「君子相分,不出惡言」交待。

李慧玲「被辭職」是預計之內,但她被如此「粗暴」手法「被辭職」,卻令人側目,基本上連對解僱員工的尊重也沒有,亦令人相信,香港新聞自由正面對前所未見寒風。

日前參與佔中的金融界中人錢志健,他在《信報》專欄中透露,新總編輯要他不在專欄中談政治,否則就要將專欄「斬件」。錢昨日在Facebook中上載其給與《信報》總編輯郭艷明電郵以明志:

「To: 信報總編輯郭艷明小姐(Alice)
Re: 回應《信報》提示我「操盤、政經評論」版位一事
專敬的 Alice:
作晚在《信報》報館和你談到「金融圈內」一欄的事,也看到你今日在《壹周刊》及日前你在《主場新聞》的回應,說到你要「封殺我..改版不需要五區公投呀?」。這聽落負面,我的感受,在此不提。真的,確實不需要公投,但我也會希望可用360度多方面正面去看此事,斬件「金融圈內」真的不必。
無論是《壹周刊》、今天《三十會》在《主場新聞》對此事的回應、或《蘋果》說:「《信報》提醒錢志健。專欄只談投資」…我的想法如下:《信報》的競爭對手,撐《信報》多年的三十會等…和你我一樣,他們也珍惜林行止夫婦創辦《信報》的這個平台,所以反應強烈。
希望我們可以以用「愛與和平」正面看此事。或你認為是我的固執與堅持…香港人在這風雨飄搖政治「低氣壓」的日子,報道此事的媒體也是曲線地在撐《信報》, 它過去給予不同作者可以「講真話」;坦白說,在香港傳媒新聞自由低氣壓下,讀者及傳媒工作者恐怕《信報》「已跪低」,表達意見是「放射反應」。
過去八年,我沒有機會和你在較輕鬆的情況下認識便碰上此事, 實在尷尬。和《信報》中人溝通,公開這個簡短的聲明會令整件事情更正面,也可告一段落。
With love and peace,
錢志健 Ed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信報》特約評論員練月錚,今天也以「誰的空間?」為題撰文,反駁「斬件」之說:

「《信報》高層希望把版面編排劃分得齊整企理一些,當然是好的,但必須小心,不能為了版面形式上的利落歸一而傷害了評論員的風格。風格是需要很充分的自由才能放出異彩的。舉一些《信報》的事例說明此點。
以風行多年膾炙人口的曹仁超「投資者日記」為例,每天大半版財經文字而能令中環上班族捧讀之餘還用作中午吃飯時的談資的,往往就是那些與財經無直接關係的社會政治文化學術評論——其中罵肥彭罵老共罵老美罵金管局頭頭更是為人津津樂道的「必不可少」的內容。如果以為應該把「投資者日記」的文章分割,與金融有關的文字歸金融版面,其餘評論分別撥歸政評版、文化版等,那「曹仁超」的名字恐怕不會響起來,當年的《信報》會失去一大特色。
如果看「林行止專欄」,就更說明問題了。林先生的「評論」文章真是什麼都來,有時談自己的子女兒孫,有時月旦這個那個兒皇帝,有時引經據典大談性學那話兒,大事發生了,卻又是一篇又一篇擲地有聲的匕首文章!如果為了要版面內容分類歸一,把「林行止專欄」解體,談兒孫的放到生活版,月旦兒皇帝的放到政評,寫那話兒的放到(不存在的)風月版,不就可以?」

童工不禁擔心,李慧玲之後,下一個被封殺的會是錢志健?練月錚?甚至、林行止?「無國界記者」剛發表2014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香港排名61位;2002年,在「無國界記者」首次的發表「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香港名列18,是亞洲區中首位,今天,卻是遠低於台灣的50位,香港新聞自由下雪冰封之期,已在眼前。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