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假期,朋友見面理應不談政治,但,今年卻頗令童工意想不到。

朋友之間由港視事件談起、到特首梁振英的派糖討好基層、以致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中、英、數水平」笑話。坦白說,朋友們皆平凡小中產,佔中、抗爭不要預他們一份,對泛民也不存好感,但言談間卻令童工強烈感到他們那種「睇唔起梁振英果班人」的氣味。

而另一多人談論的,就是屈穎妍那篇《筍工》文章。

文章借林老師事件,想嘲諷支持民主、佔中就不怕被炒:

「近年,我又發現香港有一種筍工。其「筍」不在於工種本身,而在於工作者的身分。無論你現在幹的是什麼工,都可以把它變「筍」,方法好簡單,只要加入佔中行動,或者罵過梁振英、反過政府、去過遊行,孭着一個民主招牌,你就可以所向披靡,無人敢炒。因為誰動你一根毫毛,誰就是政治逼害。」

教師朋友A說,同行中有不少人也不認同林老師行為,始終教書是一門保守職業,但以此說成「只要加入佔中行動,或者罵過梁振英、反過政府、去過遊行,孭着一個民主招牌,你就可以所向披靡,無人敢炒」,根本就是強辭奪理,甚至歪曲事實,A說現實是,課堂上講反佔中、偉大祖國美好一面,你不會收到家長投訴,講佔中、批評偉大祖國,就會有家長、校方高層「好言相勸」,叫你莫談政治。

昨日,《壹週刊》報道,曾在免費電視發牌風波中批評政府扭曲顧問報告的威普諮詢顧問(Value Partners)亞洲區總監伍珮瑩,因意大利總公司接獲投訴信,指伍選擇站在公眾一方,接受傳媒訪問,是違反顧問規矩,而公司創辦人Giorgio Rossi Cairo上月來港,即要求伍請辭。

雖然梁特首本人、特首辦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雖否認在事件後曾接觸威普諮詢顧問公司,但,「得罪特首、政府會冇份工」已然寫在牆上。

當然,童工相信屈穎妍之流必定又會說是傳媒捕風捉影、胡亂上綱上線,但,正如B說,大家也是香港人,「唔好當我地儍,話冇關邊有人信!」

B說,真正筍工就是如屈穎妍等人,懂得以中立、客觀做包裝、再偷偷站在高牆背後,「鬧佢地就係你有立場;有著數就因為我夠中立客觀,公我贏、字我又唔駛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