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14.


800px-FDR_Memorial_wall

1941年1月6日,美國總統羅斯福向日本宣戰前,發表著名"The Four Freedoms speech",當中提出人應該有四項基本自由:
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worship
Freedom from want
Freedom from fear

當中,Freedom from fear原意指人應有免受外國入侵恐懼的自由(No nation will be in a position to commit an act of physical aggression against any neighbor—anywhere in the world)。

套用於今天香港新聞界,記者,Freedom from fear,正逐步失去。

昨天,《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遭刀手狠劈6刀,震撼整個新聞界。不少記者、傳媒中人均認識劉進圖,他從來不是激進的人,與北京、特區政府、建制力量有交往,或許未必人人認同他的立場、政治取態,但不能不承認他是傳媒業界中保守而正派人物,任誰也未想過,針對傳媒人的暴力事件,會發生在他的身上!

童工Facebook昨天充滿對劉進圖慰問及譴責行兇者的貼文,但,更多的在反問,何以,連劉進圖如此保守、被視為傾向建制的傳媒人也受暴力對待?若連劉進圖也可以被斬,試問,香港那一個新聞從業員,不會成被斬目標?

A說當記者再無Freedom from fear之時,就是新聞自由已死之日,他,有想過做記者「無發達」、「要坐監」,但從未想過,做記者要與「行古惑」般「搵命搏」!

B則堅信事件必定與《明報》揭那些太子黨離岸公司事件有關,全因,對那些中共權貴來說,面對習近平打貪腐,揭其海外小金庫如同催命符。

童工慶幸,同工朋友不論反應如何、立場一致,不懼怕、不退縮,企硬捍衛新聞自由,絕不向惡勢力屈服!


1782263_10152211448351001_2053633941_o

1957900_10151975495598201_161064997_o

「真心愛國愛黨聯盟」Facebook圖片

早前網民搞「反蝗」抗議,遭中共及特區政府口諸筆伐,雖然,童工對他們的做法也不大認同,但推本溯源,也是因中共、特區政府從沒正視自由行不斷擴大引發的問題,出了亂子不正視自己要面對、承擔責任,只懂委過於人。

但,面對網民的「創意」,中共、特區政府只有吃虧,日前,網民又成立「真心愛國愛黨聯盟」(真愛聯) ,以「愛國愛黨」之名,「教育」偉大祖國遊客要「愛國愛黨」搞遊行,連口號,也是符合「國情」

「愛祖國,用國貨;買國貨,回中國
愛國購物,請去裕華
買洋貨,逃國稅,是賣國叛國的行為
自由行是迷途羔羊,請回鄉消費,不要被帝國資本主義迷惑
購買洋貨奢侈品,就是資助帝國主義亡中國
中國的娃,飲三鹿的奶
支援內蒙古,請買蒙牛奶粉
貪官、高官情婦、官二代,請你們回國投案,接受紀檢會的雙規
不要在香港消費,香港人有了錢就搞獨立!」

A說這招其實偉大祖國人民早己用過。文革其間,全國莫不以「毛語錄」為最高指示,不同派系互相攻擊,也是各按「需要」引用「毛語錄」內句子,肯定自己是跟隨偉大毛主席思想行事,通常對手會反擊說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問題是雙方手上也拿著「紅旗」,誰是「打著紅旗反紅旗」?根本沒人說得清楚,你動不了我,我也批不倒你!薄熙來是文革成長一代,深明「打著紅旗反紅旗」手法,他的「唱紅打黑」與習總書記爭權,說穿了也是「打著紅旗反紅旗」!

今天,輪到香港有人用「打著紅旗反紅旗」手法反政府了,中共、梁特、左派,又怎拆解?


香港記協明日發起「反滅聲」遊行,呼籲市民出來支持新聞自由。今次遊行表面上因商台前主持李慧玲「被封咪」引發,實際,卻是越來越多新聞從業員憂慮,由港視發牌、《明報》換總編輯,到生果、am730抽廣告,最後到李慧玲事件,絕不能以「個別事件」、「巧合」等去解釋,令新聞從業員關注這些事件,是否與收緊言論及新聞自由有關?

香港兩大基石,法治與自由是不能動搖,自由之中,言論及新聞自由又是一切自由的根本,沒有言論及新聞自由,其他自由也無從保障。

練乙錚以往甚少錄音支持社會行動,今次也為記協錄製「聲音藍絲帶」,憂慮「可能唔使幾耐就所有人都要收聲」,公開呼籲新聞工作者緊守崗位,「有咁耐撐,千祈唔好洩氣」。練總下筆從來謹慎,若連他也擔心「所有人都要收聲」,新聞自由危在旦夕,又豈是危言聳聽?


昨天香港寒風凜烈,氣溫低至7、8度;同日,香港新聞自由亦面對寒風。商台昨突然解僱李慧玲,並派人即時執拾她辦公室的物品,更不作任何解釋,只是以一句「君子相分,不出惡言」交待。

李慧玲「被辭職」是預計之內,但她被如此「粗暴」手法「被辭職」,卻令人側目,基本上連對解僱員工的尊重也沒有,亦令人相信,香港新聞自由正面對前所未見寒風。

日前參與佔中的金融界中人錢志健,他在《信報》專欄中透露,新總編輯要他不在專欄中談政治,否則就要將專欄「斬件」。錢昨日在Facebook中上載其給與《信報》總編輯郭艷明電郵以明志:

「To: 信報總編輯郭艷明小姐(Alice)
Re: 回應《信報》提示我「操盤、政經評論」版位一事
專敬的 Alice:
作晚在《信報》報館和你談到「金融圈內」一欄的事,也看到你今日在《壹周刊》及日前你在《主場新聞》的回應,說到你要「封殺我..改版不需要五區公投呀?」。這聽落負面,我的感受,在此不提。真的,確實不需要公投,但我也會希望可用360度多方面正面去看此事,斬件「金融圈內」真的不必。
無論是《壹周刊》、今天《三十會》在《主場新聞》對此事的回應、或《蘋果》說:「《信報》提醒錢志健。專欄只談投資」…我的想法如下:《信報》的競爭對手,撐《信報》多年的三十會等…和你我一樣,他們也珍惜林行止夫婦創辦《信報》的這個平台,所以反應強烈。
希望我們可以以用「愛與和平」正面看此事。或你認為是我的固執與堅持…香港人在這風雨飄搖政治「低氣壓」的日子,報道此事的媒體也是曲線地在撐《信報》, 它過去給予不同作者可以「講真話」;坦白說,在香港傳媒新聞自由低氣壓下,讀者及傳媒工作者恐怕《信報》「已跪低」,表達意見是「放射反應」。
過去八年,我沒有機會和你在較輕鬆的情況下認識便碰上此事, 實在尷尬。和《信報》中人溝通,公開這個簡短的聲明會令整件事情更正面,也可告一段落。
With love and peace,
錢志健 Ed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信報》特約評論員練月錚,今天也以「誰的空間?」為題撰文,反駁「斬件」之說:

「《信報》高層希望把版面編排劃分得齊整企理一些,當然是好的,但必須小心,不能為了版面形式上的利落歸一而傷害了評論員的風格。風格是需要很充分的自由才能放出異彩的。舉一些《信報》的事例說明此點。
以風行多年膾炙人口的曹仁超「投資者日記」為例,每天大半版財經文字而能令中環上班族捧讀之餘還用作中午吃飯時的談資的,往往就是那些與財經無直接關係的社會政治文化學術評論——其中罵肥彭罵老共罵老美罵金管局頭頭更是為人津津樂道的「必不可少」的內容。如果以為應該把「投資者日記」的文章分割,與金融有關的文字歸金融版面,其餘評論分別撥歸政評版、文化版等,那「曹仁超」的名字恐怕不會響起來,當年的《信報》會失去一大特色。
如果看「林行止專欄」,就更說明問題了。林先生的「評論」文章真是什麼都來,有時談自己的子女兒孫,有時月旦這個那個兒皇帝,有時引經據典大談性學那話兒,大事發生了,卻又是一篇又一篇擲地有聲的匕首文章!如果為了要版面內容分類歸一,把「林行止專欄」解體,談兒孫的放到生活版,月旦兒皇帝的放到政評,寫那話兒的放到(不存在的)風月版,不就可以?」

童工不禁擔心,李慧玲之後,下一個被封殺的會是錢志健?練月錚?甚至、林行止?「無國界記者」剛發表2014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香港排名61位;2002年,在「無國界記者」首次的發表「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香港名列18,是亞洲區中首位,今天,卻是遠低於台灣的50位,香港新聞自由下雪冰封之期,已在眼前。

>


擷取

昨天,最有趣的新聞是中央電視台揭發東莞色情氾濫後,廣東省高層下令掃黃,東莞當局前日出動逾6,000公安,掃蕩全市消閒娛樂場所,令一眾「從業員」及「客人」雞飛狗走。

但,更有趣的是,內地媒體利用百度地圖中的百度遷徙,追查過去8小時遷離東莞人士去了那個地方,排第二位的,正是香港!

有內地媒體這樣說:

「從百度東莞8小時遷徙圖的資料中可以看到,離開東莞後,去香港的人最多。那我們是不是可以簡單地得到一個資訊,從香港去東莞的人最多……
由此可見,東莞已經成為一個享譽全國的地方了。」

A說,據說百度遷徙是以手機apps平台作統計,原理是以用戶的手機定位訊號來計算遷入或遷出當地,換句話說,百度的app會記錄你的位置,再「上報」百度作統計,那,香港人還敢不敢再裝偉大祖國的apps?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與400多名旅客佔領郵輪事件,成為茶餘飯後話題,更有人拿她反對佔領中環言論,套用於佔領郵輪事件,頗有荒旦劇的味道。

蔣麗芸昨立即澄清,自己絕非帶頭佔領郵輪、更曾三次反對團友的佔領行動,她跑上甲板向電視台大叫求助,也是被團友所逼:

「蔣麗芸見民意反彈,昨日在立法會即改口,與旅客佔領行動劃清界線,強調佔領行動非自己「領導」,又自爆船上曾三次勸團友不要佔領,更因此遭立場強硬的旅客「請離場」,「佢哋(團友)叫我不如唔好理佢哋,佢哋照做自己嘢,叫我可以去休息,我係被請離場㗎!咁我話好啦,咁早唞,咁就走咗」。她強調自己「唔知幾恨早啲落船」,只因議員身份才「被迫」留下,「如果我係普通師奶,應該已跟大隊走咗算數,但問題我係議員,市民需要你嗰時,冇理由走咗去」。
對於她在甲板主動向電視台大嗌求助,蔣麗芸聲稱因甲板上近千名團友群情洶湧示威,她完全是順應團友要求通知傳媒,在甲板大嗌回答傳媒查詢,也是團友要求,「佢哋(團友)要我show face(露面),我就show face,係咁㗎咋,咁就變咗我帶領」。」
(引用自《蘋果日報》)

蔣麗芸怎樣說也是立法會議員,面對三數百人言語「威逼」,連自己反對、不認同的事也可盲從照做,即,由此觀之,蔣面對偉大祖國、政府壓力,可以有多大能力頂住?恐怕不用多說。

不過,怯於三數百人言語「威逼」的蔣麗芸,原來在蔡東豪筆下,卻是一名「指揮大局,帶領大家化險為夷」的領導人:

「20年前,我識元秋。
那時候她是蔣麗芸,震雄(057)蔣家大家姐,工業界領袖。當時我對工業界一無所知,只知道做廠的人好tough,捱得和砌得,震雄製造的產品賣給其他廠家,即是領導震雄的人tough上加tough。
相信你們也有同樣經驗,一群人之中,有一個人總會變成焦點所在,所有人都想知道這個人對事情的看法,這個人是我當時認識的蔣麗芸。那一年,我隨她和一班港商到山東考察,在一條荒蕪的路上,小型巴士壞了,滯留了很長時間,呼救無援,車上大部份人是男士,一是如我變成鵪鶉,我記得我凍到僵;一是說一些無甚建設性的東西,例如當初不應該走這條路。
這時指揮大局,帶領大家化險為夷,是蔣麗芸。大家七嘴八舌廢話一輪後,發覺最佳處理方法,是聽她指揮。
假如我和60個立法會議員被困在立法會,遇到災難,要想辦法衝出災場,長毛叫喊大家跟他走的口號,梁家傑以大律師口脗解釋逃生路徑,曾鈺成以主席身份大發謬論。當性命攸關,我跟元秋走。」

兩個蔣麗芸,誰才是真正的蔣麗芸?蔡東豪說「最佳處理方法,是聽她指揮」,但,原來只要夠惡夠大聲,又可以反過來「指揮」蔣麗芸!還是,「事實」是蔣大小姐發揮老闆本色,當「指揮」完別人,發覺「出事」後,即將責任推給「被指揮」的人?無論如何,有「元秋」這類人當上立法會議員,只能無話可說。


農曆新年假期,朋友見面理應不談政治,但,今年卻頗令童工意想不到。

朋友之間由港視事件談起、到特首梁振英的派糖討好基層、以致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中、英、數水平」笑話。坦白說,朋友們皆平凡小中產,佔中、抗爭不要預他們一份,對泛民也不存好感,但言談間卻令童工強烈感到他們那種「睇唔起梁振英果班人」的氣味。

而另一多人談論的,就是屈穎妍那篇《筍工》文章。

文章借林老師事件,想嘲諷支持民主、佔中就不怕被炒:

「近年,我又發現香港有一種筍工。其「筍」不在於工種本身,而在於工作者的身分。無論你現在幹的是什麼工,都可以把它變「筍」,方法好簡單,只要加入佔中行動,或者罵過梁振英、反過政府、去過遊行,孭着一個民主招牌,你就可以所向披靡,無人敢炒。因為誰動你一根毫毛,誰就是政治逼害。」

教師朋友A說,同行中有不少人也不認同林老師行為,始終教書是一門保守職業,但以此說成「只要加入佔中行動,或者罵過梁振英、反過政府、去過遊行,孭着一個民主招牌,你就可以所向披靡,無人敢炒」,根本就是強辭奪理,甚至歪曲事實,A說現實是,課堂上講反佔中、偉大祖國美好一面,你不會收到家長投訴,講佔中、批評偉大祖國,就會有家長、校方高層「好言相勸」,叫你莫談政治。

昨日,《壹週刊》報道,曾在免費電視發牌風波中批評政府扭曲顧問報告的威普諮詢顧問(Value Partners)亞洲區總監伍珮瑩,因意大利總公司接獲投訴信,指伍選擇站在公眾一方,接受傳媒訪問,是違反顧問規矩,而公司創辦人Giorgio Rossi Cairo上月來港,即要求伍請辭。

雖然梁特首本人、特首辦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雖否認在事件後曾接觸威普諮詢顧問公司,但,「得罪特首、政府會冇份工」已然寫在牆上。

當然,童工相信屈穎妍之流必定又會說是傳媒捕風捉影、胡亂上綱上線,但,正如B說,大家也是香港人,「唔好當我地儍,話冇關邊有人信!」

B說,真正筍工就是如屈穎妍等人,懂得以中立、客觀做包裝、再偷偷站在高牆背後,「鬧佢地就係你有立場;有著數就因為我夠中立客觀,公我贏、字我又唔駛輸」。

二月 2014
« 一月   三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