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昨天公佈的施政報告,「大手筆」(此乃梁特自己形容)曾加扶貧經常性開支,單是「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每年已要額外開支30億,再加種種措施,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經常開支會較去年多200億。

童工不反對扶貧,但某些開支數字,仍能人在意:梁特在兩次施政報告中,推出的經常性開支補貼措施,已令政府經常開支增加400多億元;政府經常開支也由2006-07財政年度近1900億元,上升至近3000億元。

經常開支增加,那,政府以甚麽基礎評估未來收入足以維持?他的理財哲學又是怎樣?梁特只是以香港有儲備、只要發展經濟會增加收入,輕輕帶過:

「香港有儲備、有資產,近年不時有財政盈餘,但要根本處理好長期積存的問題,財政開支會不斷增加。政府有責任「量入為出」,這個責任的關鍵既在控制支出,也在增加收入。審慎理財的同時,我們更要發展經濟。」

問題是,經濟有周期,收入在衰退是會減少、但經濟越差,政府經常性開支越難減、甚至要加,動用儲備是無法避免。

再一個問題,儲備會花光嗎?

有人說會、有人說不會。

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經濟學系主任雷鼎鳴是政府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成員,他多少掌握政府一些數據,他寫了一篇「香港政府將來會欠下多少巨債? 」文章,有以下分析 :

「表面上看來,香港現有財政儲備近七千億元,再加上外匯基金結餘有六千多億元,政府合共有1.3萬億元可供開支,真正是「水頭充足」。若香港善用儲備,理財有方,香港財政的確不會有問題。不過,我們只要仔細分析港府的表現,便知情況難以樂觀。

從97年至今,香港的名義GDP預計上升了56.7%,政府收入上升幅度是54.7%,與GDP的上升相若。但政府開支則增加126.4%,按這些數字計算,開支的增幅比起GDP或政府收入平均每年高出1.925%。為了推算未來的情況,我們大可作一些高度保守的假設。
首先假設GDP與政府收入像以前一樣,每年大致同步上升,但開支的上升速度卻超過前者1%(若是用過去的1.925%,赤字及欠債會更快出現)。
以此種情況,幾年內香港便會出現結構性赤字。我們大可樂觀一點(可能是盲目的),假設要近十年後,即2022年赤字才會永久性地出現。我們用excel為助,可輕易算出到了2030年左右,香港的財政儲備便會全部用光。到時的財赤會大約等於GDP的8.3%。
財政儲備用光後,再加上開支續跑贏GDP或收入,財赤會愈來愈嚴重,2031年,據以上的保守假設,財赤已達GDP的9.4%,到2042年,更升至GDP的22%,比今天的希臘更高一檔!至於因歷年財赤所累積的欠債,到了2042年更會高達GDP的171%,比不上今天的日本,但卻遠高過今天的希臘或意大利了。」

再再一個問題:若不幸出現雷鼎鳴分析局面,我們,有否接受加稅的準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