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明報》母公司世華執行主席特別助理翁昌文、編務總監張健波與《明報》員工代表開會,討論更換總編輯一事。

別的引述評論,童工也不好說,但《明報》刊出翁昌文在會上發言,當中包括引述張健波、劉進圖想法,卻叫童工嘆為觀止!

《明報》引述翁原話:

「我和Kevin(劉進圖)談這事的時候,未是最終決定,只是兩人之間私下交流,未正式公布。談的過程中,他(劉)同意了我才去物色人。後來事情漏了出去,本來泄漏了還是可以談下去的,但有些同事利用外邊的人攻擊公司,用電台等破壞公司,過鰦(意即「講完了」),我們的報紙又有人訪問外邊的人批評老闆,說老闆如何、如何;又找作者寫文章攻擊我們。

一些同事告訴老闆,有哪一張報紙會讓人自己罵自己報紙的?這樣罵下去,罵到什麼時候?有沒有限制的?

我說,現時搞出這些事,外邊的人在打我們,18年來明報做的事,現時外邊的人就是這樣看,如果真是做了,讓人罵,無話可說,但現時只是在過程中,就這樣被人罵,這對老闆是不是公平呢?老闆感受良多。」

原來,《明報》老闆張張曉卿將《明報》員工、專欄作者對《明報》言論自由關心、對換老總關心,當成「有人訪問外邊的人批評老闆」、「有哪一張報紙會讓人自己罵自己報紙的」,即,原來《明報》員工只是對老闆決定有異議,也被視為批評老闆!

至於劉進圖,童工對翁引述他的一段話很失望:

「這些事都過去了,要發生的已發生了,現時滿身傷痕。Kevin提議,我們勸作者再交稿時不要再寫。我說,好吧,我跟老闆說,如果馬上制止會影響我們形象,就多等一會吧!

現時大家都打得很傷,image不易有,傷了就麻煩。Kevin應該希望外邊的人最少暫時不打,我覺得這有幫助。」

原來,劉進圖也覺得,外界、專欄作家寫文撐他撐《明報》,是傷害《明報》,劉還說「我們勸作者再交稿時不要再寫」「Kevin應該希望外邊的人最少暫時不打」

那,我們撐《明報》、反對今次換總編輯,究竟還有何價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