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發展至今,《明報》現職及前員工、傳媒中人、以致網上媒體也關心事件,童工身邊不少朋友,也明白唇寒齒亡的道理,無奈,主流媒體關注者寥寥可數,電子媒體更未有積極跟進,究竟,他們是愚蠢得以為與香港新聞自由無關,還是,他們早已是「河蟹」掉的僵屍、正「歡迎」《明報》成為他們一份子?

至於主流社會,童工看不到有很多人關心。A感嘆沒有「警界線」看,有數萬人去集會;沒有了《明報》,竟然沒有人當一回事!不是有很多知識份子、家長高呼要乾淨的《明報》、不要生果報?今天《明報》有難了,他們去了那兒!家長會呢?學民思潮呢?現在正正是赤化傳媒!學民還要搞甚麽五區公投?

童工對A只能無言。或許,他們仍有人會說,《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被「政治化」了、是泛民「陰謀」,先不要說網上已有人提供大量資料,盛傳接任總編輯的馬來西亞《南洋商報》總編輯的鍾天祥,「往績」是如何親北京、自我審查,傳言是策劃今次事件《明報》編務董事呂家明,過去在多倫多主政《明報》時,有打壓工會「往績」,查閱多倫多《明報》工會Facebook,更有員工指當年管理層以疑似「假新聞」抹黑工會,若日後由呂、鍾主理《明報》,後果如何,不問可知!

 

擷取

 

從來,自由不是由別人搶走,而是自己放棄,新聞自由也是一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