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一月 2014.


菲律賓政府不肯為2010年馬尼拉人質事件道歉,特首梁振英昨日宣布向菲律賓實施首階段制裁行動,暫停菲律賓外交或公務護照持有人14天免簽訪港的安排,但,該「制裁」每年只影響700至800名菲政府人員。

這個「制裁」是否有效?那,可不是由香港人反應去判斷,應看菲國民情研判。童工與A昨天看菲國網民反應,對不起,原來不少菲律賓網民是不以為然,他們只擔心來港菲傭(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即OFWs)簽證受影響,因近8%菲傭到中港工作,香港菲傭匯款回國更是排在菲國第10位,而今次制裁,對菲傭而言,可說不痛不癢,菲國政府又怎會當一回事!

連菲國網民一些留言,也對制裁不以為然,甚至認為是梁特民望低,想借制裁轉移視線:

「Francis Salvador
8 hours ago
I hope that Filipinos should not generalize Hongkongers as a whole. My friends said a lot does not agree scrapping Filipino Visa upon entry privileges, it is just that the CY Leung’s (HK Chief Executive) government public opinion and approval rating is very low and Pro Beijing politicians are using this to divert the issue.

Ian Torres
8 hours ago
I agree with you on this. A number of Filipinos staying there have stated very much what you’ve just said. I’ve been to Hong Kong last year and I did not get even a whiff of any hostility against Filipinos. My uncle and aunt, who are very much Filipinos, are happy working there. It’s just that selfish politician Leung trying to instigate us into showing how “bad" we Filipinos are, so that he could win mainland China’s support and stay in power. The same could be said about what happened in Taiwan regarding the coast guard issue. It was only a very unpopular politician who is also a Beijing bootlicker. My friend in Taiwan has proven that most Taiwanese didn’t even give that “controversy" a second glance. Most people in Hong Kong are sick and tired of this issue and are angry at Leung for making them look like they hate Filipinos. So to my fellow Filipinos, be careful of reacting, or else you’ll just play into Leung and mainland China’s hands. 」

試問,當菲國國民也不怕,「制裁」,還可說是「制裁」嗎?


近年中、港關係大不如前,當中原因,千絲萬縷,難三言兩語說清楚,但,童工最常聽到的問題是,究竟是偉大祖國幫助香港、還是,香港幫助偉大祖國?

昨天,《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署名文章,又再大談偉大祖國如何幫助香港,由東江水、電力、糧食,以至實惠政策都輸送香港云云。

先不要說我們每年以35億多,向廣東省購買最多8億2千萬立方米東江水,成本約為每立方米4元多,較東莞的東江水價格0.5元、以及深圳的0.96元高很多,退一步說,當年偉大祖國為何要在水、電力、糧食方面「幫助」香港?那,又不能不由偉大的周總理談起。

1960年初,周總理恩來定出對香港的「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八字真言,而八字之中,「利用」才是重點:

「周恩來侄女周秉德回憶,上世紀60年代初,周恩來提出“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針,將香港作為中外經濟文化交流的窗口,指出要盡量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在得悉港人面臨缺水之苦,他拍板決定“東江之水越山來”工程,解決了香港長期以來的飲用水短缺問題。70年代的“三趟快車”幫助香港人解決了食品供應問題。此外,他也為香港與內地的文化交流做了不少的貢獻。」(引述人民網:學者憶周恩來香港情結:促使毛澤東決定暫不收回)

即,甚麽水、電力、糧食支持香港,實為方便中共「利用」香港,「將香港作為中外經濟文化交流的窗口,指出要盡量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那,60、70年代所謂中共利港政策、說穿了不過是「先利己(中共)後利人(香港)」。

80、90年代中共改革開放,要香港資金技術,所謂優惠港商,也是「先利己(中共)後利人(香港)」;甚至到了今天,中共對港政策,也是離不開「充分利用」四字:所謂甚麽利港金融政策、人民幣自由兌換,也是中共要借香港逐步開放金融。

所以,中共要說幫了香港甚麽,極其量只是互利,誰也不欠誰!


擷取

美國獨立新聞組織「國際調查記者同盟」(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簡稱ICIJ)昨日公開大批中共紅二代及富豪持有英屬維爾京群島(簡稱BVI)的境外公司名單,當中不乏中共政治局現任及前任常委的家屬,包括習近平姐夫鄧家貴、前總理溫家寶的女婿劉春航、兒子溫雲松、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前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堂姪胡翼時、已故中共元老鄧小平的女婿吳建常、已故中共元帥葉劍英的姪子葉選基、已故開國大將粟裕的孫兒粟志軍、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已故中共元老彭真之子傅亮,以及已故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王之、王軍和孫女王京京等。

會計師A說,開設BVI公司,不外乎是用來隱藏資產避稅、逃稅,又或從事某些業務、交易時,必須隱藏身份,日前《明報》已報導溫家寶的女兒溫如春,透過一間名為Fullmark Consultants的BVI,向投資銀行摩根大通收取約1400萬港元的巨額顧問費,而Fullmark Consultants正是其丈夫劉春航於2004年成立,當中難免令人覺得有瓜田李下、利用關係收受利益問題。

現在,ICIJ揭如此多中共紅二代及富豪持有BVI,當中包括習總書記的姐夫鄧家貴,習總是查還是不查?雖知一查下去、那些紅二代小則逃稅、大則涉以權謀私、貪贓枉法,習總聲稱要打虎,周永康以外,其他老虎,打還是不打?特別是當中還有習親戚!

更有趣的是,名單中獨缺江澤民、曾慶紅的家人,那,是事實本是如此,還是提供材料的人、早已將有關材料收起?今次ICIJ公開資料,又是否中共內部權鬥、其中一派所下的一著棋,連ICIJ也不自知?

難怪B說,習上台後,雖薄熙來下獄、周永康被拘,但中共權鬥未息,宮庭鬥爭、恐陸續有來!


《明報》前線員工、專欄作家、舊員工反對老闆更換總編輯一事,隨著資方企硬由來自大馬鍾天祥做總編輯、總編輯劉進圖調任世華網絡資源有限公司營運總裁、編務總監張健波兼任總編輯、而鍾天祥直屬張而告一段落。

110名《明報》員工在談判沒有共識後,昨晚在報社門外靜默5.5分鐘,以示捍衛明報過去55年的辦報方針,之後商討下一步對策。

坦白說,這一役《明報》前線員工、專欄作家、舊員工不是勝利,但,在某些員工眼中,認為張健波兼任總編輯、日後還可以留任編務總監,已是「階段性成果」,當然,童工是不認同。

特別是資方要求員方共同發表聯合聲明,當中那一句「呼籲外界給予明報空間處理事件,停止再傷害明報」,用心何在,昭然若揭,就是要把連日來各方聲援《明報》行動,定性為「傷害明報」的行動,套用A說法,那是中共慣用政治手段,先將行動政治定性,日後,就可用曾「傷害明報」為理由,逐一清除那些員工或專欄作家,而資方,當然沒有責任。

雖然員方拒絕有關要求,但張健波行走江湖多年,那句「停止再傷害明報」用心何在,怎會看不穿,但默許、甚至支持管理層這樣做,日後《明報》能否頂住干預、令人絕不樂觀。


今年的施政報告頗多可議之處,低收入家庭津貼正是其一。這個計劃在社會、公共理財哲學上,已是頗具爭議,但,更令童工在意的是其落實手法。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在電台節目稱,她希望低收入家庭津貼計劃在今年年中向立法會申請推行撥款、立會暑期休會前通過、並有望明年上半年推出。

或許,有人不覺這個「時間表」有問題,但,若是熟悉政府運作的人,不難發現,林鄭的「時間表」,完全有違政府行之已久的政策落實模式。

低收入家庭津貼計劃為非既有的全新政策,即是,一切由零開始,拿類似的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比較:2008年7月,政府先推出試行的交通費支援計劃,以元朗區、屯門區、北區及離島區這四個區做試點; 2010年10月,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正式推出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同年12月勞工及福利局公佈計劃具體細節。

整個補貼交通費計劃由試行至落實,前後用了兩年,更不要說之前政府內部研究花了多少時間,而計劃推出至今,雖有批評,但未見出大亂子。低收入家庭津貼計劃是去年才開始研究,今年推出、明年落實,前後只有一年左右,補貼交通費計劃政府估計只有20萬人申請,但低收入家庭津貼計劃目標卻是20萬低收入家庭共約71萬人,幾乎是交津的3倍多,既無試行、落實時間卻更短,如此趕急出台,究竟為何?

算來算去,只是因長官意志、要即時見效,以求政治效果,公務員那套做法完全棄之如敝屣,問題是,萬一計劃日後出了問題、例如有漏洞被濫用、誰負責?是否林鄭月娥會承擔責任?

林鄭還要說,期望議員不要「拉布」,但A不禁問,若政府交待不清不楚,計劃太急就章,議員要問更多問題以保計劃不出亂子,是否又是「拉布」?

A問,何時,特區政府與偉大祖國一般,政策只按長官意志,而非既定程序?


特首梁振英昨天公佈的施政報告,「大手筆」(此乃梁特自己形容)曾加扶貧經常性開支,單是「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每年已要額外開支30億,再加種種措施,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經常開支會較去年多200億。

童工不反對扶貧,但某些開支數字,仍能人在意:梁特在兩次施政報告中,推出的經常性開支補貼措施,已令政府經常開支增加400多億元;政府經常開支也由2006-07財政年度近1900億元,上升至近3000億元。

經常開支增加,那,政府以甚麽基礎評估未來收入足以維持?他的理財哲學又是怎樣?梁特只是以香港有儲備、只要發展經濟會增加收入,輕輕帶過:

「香港有儲備、有資產,近年不時有財政盈餘,但要根本處理好長期積存的問題,財政開支會不斷增加。政府有責任「量入為出」,這個責任的關鍵既在控制支出,也在增加收入。審慎理財的同時,我們更要發展經濟。」

問題是,經濟有周期,收入在衰退是會減少、但經濟越差,政府經常性開支越難減、甚至要加,動用儲備是無法避免。

再一個問題,儲備會花光嗎?

有人說會、有人說不會。

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經濟學系主任雷鼎鳴是政府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成員,他多少掌握政府一些數據,他寫了一篇「香港政府將來會欠下多少巨債? 」文章,有以下分析 :

「表面上看來,香港現有財政儲備近七千億元,再加上外匯基金結餘有六千多億元,政府合共有1.3萬億元可供開支,真正是「水頭充足」。若香港善用儲備,理財有方,香港財政的確不會有問題。不過,我們只要仔細分析港府的表現,便知情況難以樂觀。

從97年至今,香港的名義GDP預計上升了56.7%,政府收入上升幅度是54.7%,與GDP的上升相若。但政府開支則增加126.4%,按這些數字計算,開支的增幅比起GDP或政府收入平均每年高出1.925%。為了推算未來的情況,我們大可作一些高度保守的假設。
首先假設GDP與政府收入像以前一樣,每年大致同步上升,但開支的上升速度卻超過前者1%(若是用過去的1.925%,赤字及欠債會更快出現)。
以此種情況,幾年內香港便會出現結構性赤字。我們大可樂觀一點(可能是盲目的),假設要近十年後,即2022年赤字才會永久性地出現。我們用excel為助,可輕易算出到了2030年左右,香港的財政儲備便會全部用光。到時的財赤會大約等於GDP的8.3%。
財政儲備用光後,再加上開支續跑贏GDP或收入,財赤會愈來愈嚴重,2031年,據以上的保守假設,財赤已達GDP的9.4%,到2042年,更升至GDP的22%,比今天的希臘更高一檔!至於因歷年財赤所累積的欠債,到了2042年更會高達GDP的171%,比不上今天的日本,但卻遠高過今天的希臘或意大利了。」

再再一個問題:若不幸出現雷鼎鳴分析局面,我們,有否接受加稅的準備?


童工之前寫過,當《明報》也「淪陷」,香港全面消音的日子還會遠嗎?想不到,日子會較預期更快逼近。

免費報紙《am730》的老闆、中原集團創辦人施永青昨在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中透露,近月該報遭抽廣告,據報道抽廣的主要是中資銀行,包括中國銀行香港、中信銀行等,施老闆形容《am730》將是下一份中共要「整頓」的傳媒,他估計是中共全面收緊香港輿論,因在輿論陣地上節節敗退,所以現在要反攻。

同時,壹傳媒平面媒體行政總裁葉一堅也證實,《蘋果日報》數個廣告「熟客」也突然停止在《蘋果》落廣告,而《主場新聞》報道,停止向《蘋果》落廣告的客戶包括滙豐、渣打及東亞三間銀行。

A說《am730》相對《蘋果日報》,只屬溫和民主報章,當《明報》這小罵大幫忙的報紙也「淪陷」,中共開始向《am730》出手,而滙豐、渣打屬跨國企業,也是敢在《蘋果日報》落廣告的大客戶,中共現在向這些跨國企業埋手,明顯,就是要置《蘋果日報》於死地,那,其在主流媒體全面消音「大業」,將大功告成!

或許,仍有人說,我們不是仍有互聯網?有高登?有《主場新聞》、有網台?童工已多次說,要整治互聯網,中共,可是高手!沒有主流媒體唱對台,要為23條立法、要「合法」封殺網上言論,那是十分容易的事,粗暴式可用偉大祖國模式、文明一點,就用新加坡模式,況且,主流民意又有多少關心網絡自由?

北風已是前所未有的猛烈,現在、新聞言論自由已非「唔見棺材唔流眼淚」,而是大大副棺材放在港人眼前,我們,難道仍可置若罔聞?


昨天,《明報》母公司世華執行主席特別助理翁昌文、編務總監張健波與《明報》員工代表開會,討論更換總編輯一事。

別的引述評論,童工也不好說,但《明報》刊出翁昌文在會上發言,當中包括引述張健波、劉進圖想法,卻叫童工嘆為觀止!

《明報》引述翁原話:

「我和Kevin(劉進圖)談這事的時候,未是最終決定,只是兩人之間私下交流,未正式公布。談的過程中,他(劉)同意了我才去物色人。後來事情漏了出去,本來泄漏了還是可以談下去的,但有些同事利用外邊的人攻擊公司,用電台等破壞公司,過鰦(意即「講完了」),我們的報紙又有人訪問外邊的人批評老闆,說老闆如何、如何;又找作者寫文章攻擊我們。

一些同事告訴老闆,有哪一張報紙會讓人自己罵自己報紙的?這樣罵下去,罵到什麼時候?有沒有限制的?

我說,現時搞出這些事,外邊的人在打我們,18年來明報做的事,現時外邊的人就是這樣看,如果真是做了,讓人罵,無話可說,但現時只是在過程中,就這樣被人罵,這對老闆是不是公平呢?老闆感受良多。」

原來,《明報》老闆張張曉卿將《明報》員工、專欄作者對《明報》言論自由關心、對換老總關心,當成「有人訪問外邊的人批評老闆」、「有哪一張報紙會讓人自己罵自己報紙的」,即,原來《明報》員工只是對老闆決定有異議,也被視為批評老闆!

至於劉進圖,童工對翁引述他的一段話很失望:

「這些事都過去了,要發生的已發生了,現時滿身傷痕。Kevin提議,我們勸作者再交稿時不要再寫。我說,好吧,我跟老闆說,如果馬上制止會影響我們形象,就多等一會吧!

現時大家都打得很傷,image不易有,傷了就麻煩。Kevin應該希望外邊的人最少暫時不打,我覺得這有幫助。」

原來,劉進圖也覺得,外界、專欄作家寫文撐他撐《明報》,是傷害《明報》,劉還說「我們勸作者再交稿時不要再寫」「Kevin應該希望外邊的人最少暫時不打」

那,我們撐《明報》、反對今次換總編輯,究竟還有何價值?


《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發展至今,《明報》現職及前員工、傳媒中人、以致網上媒體也關心事件,童工身邊不少朋友,也明白唇寒齒亡的道理,無奈,主流媒體關注者寥寥可數,電子媒體更未有積極跟進,究竟,他們是愚蠢得以為與香港新聞自由無關,還是,他們早已是「河蟹」掉的僵屍、正「歡迎」《明報》成為他們一份子?

至於主流社會,童工看不到有很多人關心。A感嘆沒有「警界線」看,有數萬人去集會;沒有了《明報》,竟然沒有人當一回事!不是有很多知識份子、家長高呼要乾淨的《明報》、不要生果報?今天《明報》有難了,他們去了那兒!家長會呢?學民思潮呢?現在正正是赤化傳媒!學民還要搞甚麽五區公投?

童工對A只能無言。或許,他們仍有人會說,《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被「政治化」了、是泛民「陰謀」,先不要說網上已有人提供大量資料,盛傳接任總編輯的馬來西亞《南洋商報》總編輯的鍾天祥,「往績」是如何親北京、自我審查,傳言是策劃今次事件《明報》編務董事呂家明,過去在多倫多主政《明報》時,有打壓工會「往績」,查閱多倫多《明報》工會Facebook,更有員工指當年管理層以疑似「假新聞」抹黑工會,若日後由呂、鍾主理《明報》,後果如何,不問可知!

 

擷取

 

從來,自由不是由別人搶走,而是自己放棄,新聞自由也是一樣!


昨天,收到A的消息,內容只有簡單一句:劉進圖撤職、《明報》大地震!

童工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反應。之後從朋友間大概了解情況:《明報》總編輯劉進圖突然被撤換,但,最令童工及朋友震驚的是,盛傳取代劉的、將是一名馬來西亞人!

坦白說,《明報》在童工及朋友眼中,好聽一點叫中立、難聽一點叫左右逢源、小罵大幫忙,但,也不能否認,《明報》內也有一些企圖在夾縫中堅持新聞自由、不為權貴幫閒的記者,以往我們皆認為,以《明報》之「識走位」、而且其「中立」形像頗得保守中產受落、再加「擁立」特首梁振英「有功」,按理,清算整頓也不會整到《明報》頭上!

但,明顯童工及朋友低估自梁特上台以來的政治改變、原來,就算左右逢源、小罵大幫忙,也不容存在於親建制圈子,即是,要親中親政府,今天只容全面幫,不再容你「中立」、小罵大幫忙,不聽話嗎?大老闆索性找來一個大馬人空降、反正此人在港無任何關係,也不怕弄污自己名聲,再打壓、再自我審查,完全可以沒有顧忌!

或許,有人對《明報》局面會幸災樂禍,以為其左右逢源引至今天結果,但,童工及朋友們卻非如是想。B說《明報》也「淪陷」,中共下一個目標必是壹傳媒,到壹傳媒也「淪陷」、之後,中共就會向互聯網開刀了!所以、別以為沒有傳統媒體、我們還可以有網絡發聲,看中共如何在偉大祖國對付網上異見,一切,絕不樂觀呀!

今天,或許有人說,我不關心政治、我支持政府,傳媒小了政治上雜音,與我何干?但、今天沒有政治上雜音、明天,就會沒有社會、民生上的雜音、最後,就是全面消音,再不容任何反對聲音!

現在看來,一切,不是天荒夜談,港人再視若無睹,除非移民,否則必自嘗苦果呀!

一月 2014
« 十二月   二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5,500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