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

報章雜誌約稿,一向甚少删改作者文章,除非涉及誹謗或違法內容,若因政治原因删改、「河蟹」人家言論,更是罪大惡極,當年特首選舉期間,《成報》篡改劉銳紹專欄文章,除對內文多處删改外,更將作者自訂標題「唐梁都不值得幫」,改成「兩人中揀,寧揀梁振英」,結果引來各方聲討。

想不到類似事件,竟又重演。音樂人周博賢在其facebook貼文,指他日前在《香港經濟日報》專欄文章〈再見路姆西〉,兩處提及梁振英之處,「梁振英」三字均被删去,文中一句「引領觀眾高叫『燒佢路姆西!』」亦被刪去,周質疑,「梁振英」三字是否已成「敏感詞」!

但《香港經濟日報》回應更叫人莫名其妙:

「(《香港經濟日報》)尊重作者們的言論自由的同時,亦一貫奉行編輯自主的大原則,亦要以事實為基本,對一切虛構故事採取對事不對人,亦避免所有粗鄙不雅言詞及用語,以維護本報一向所秉持公正及持平的方針。」

那、是否說「梁振英」三字是「粗鄙不雅言詞及用語」,所以要删除?

A說《香港經濟日報》老闆是馮紹波,屬老國粹派,與蔡素玉、梁錦松同期,馮亦為邵善波「老死」,行內早已流傳,有記者「頂唔順」《香港經濟日報》高層因挺梁特而辭職離開。

但童工認為,《香港經濟日報》今次做法,曲線指「梁振英」是「粗鄙不雅」,這樣挺梁,又是否「豬一樣的戰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