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日公佈《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一六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當中最關鍵部份是為2017年普選特首作諮詢。

林鄭月娥公開說,今次諮詢是收集意見,政府,並無既定立場,但,只要翻閱這份55頁文件,就會發現這並非「政改諮詢文件」,而是「政改不諮詢文件」。

55頁內容,近三分之二談《基本法》,人大常委、北京對普選的種種要求、限制、規定與權力。講明達至最終普選目標的過程中,以及在制定落實普選的模式時,「亦必須確保符合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以及在《基本法》下四項政制發展的主要原則
(一) 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
(二) 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
(三) 循序漸進;
(四) 以及適合香港實際情況。」

泛民、市民要討論除提名委員會提名外,市民提名可以嗎?立法會議員提名是否可行?政黨提名又可否實行?

文件卻引用大堆《基本法》、北京官員所謂「法律解釋」,先行否定這些建議: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在2013年3月24日的講話中提及「提名委員會實際上是一個機構,由它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是一種機構提名」。」

「《基本法》已清楚訂明立法會的職能,當中並無賦予立法會議員提名行政長官的權力。由立法會提名行政長官不符《基本法》的設計;根據《基本法》,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之間的關係是互相制衡。若行政長官是由立法會提名,這將會影響行政機關發揮與立法會互相制衡的作用,並不符合《基本法》立法原意」

「《基本法》訂明提名委員會須具廣泛代表性,是要體現「均衡參與」的原則。單單由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並不一定能符合《基本法》的立法原意;及在起草《基本法》時已排除以立法會提名行政長官這方案,因為這並不符合「行政主導」的原則。」

好了,談談候選人數是否不設上限、又或10個、8個候選人,總可以吧!但文件一樣為市民先訂框架:

「有意見認為「若干名」應設為2至4名;有意見認為應至少3名;有意見認為應為5名;有意見認為數目與提名門檻掛鈎,或完全不設限制。」

即是,2至5人可以討論,完全不設限?對不起,只是一個「或許」選擇!

到最後,提名委員會人數、組合,該可以有更大討論空間、可以由港人自行決定吧!

對不起,不。可。以!

文件稱全國人大常委會2007年的《決定》進一步訂明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即、仍是由1200人、4大界別組成,之後還要說「參照」一詞有法律約束力: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在2007年12月19日政制發展座談會上談及「參照」一詞的法律含義。在中國當時有效的230部法律中,共有56部法律的
85處使用了「參照」這樣一個詞。在這85處「參照」中,最通常使用的含義,用通俗的語言來講,就是法律對一種情況作了具體規定,對另一種類似情況沒有作具體規定,在這種情況下,法律通常規定參照適用。所以這個「參照」既有約束力,又可以根據具體情況作適當調整。這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中明確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選舉委員會組成,就是既要保持選舉委員會由四大界別組成的基本要素,又可以在提名委員會的具體組成和規模上繼續進行討論,有適當的調整空間。」

那麽,究竟2017年所謂普選特首,還有甚麽可變、甚麽可以「諮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