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昨天公佈,任命前民主黨員馮煒光任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泛民主派對馮任命固然批評,全因他被視為為求權位,出賣黨友的叛將;但建制派對他的任命亦不見支持,工聯會黃國健以四字「不予置評」作回應、工業界林大輝說要「聽其言、觀其行」。

童工對馮煒光認識不深,A卻是在港大年代與馮「交手」,可說是老相識。A對馮評價並不好,他說不為其退黨加入政府,而在於一個人為求權力,可以出賣其十多廿年來、每天也在說的民主信念,這,才叫人覺不安。口說無憑,馮多年來以中產動力主席名義,在《經濟日報》寫文章,順手拈來數篇,可看到馮與中共曾是如何「誓不兩立」:

2011年04月15日「努力打壓異見 不如努力自省」

「作為穿梭中港兩地的中產者,我見到的是中國經濟確實殷殷向榮,但危機四伏。因為貧富懸殊、貪污盛行、資產泡沫、拆遷糾紛以至帶血GDP等,在在都令人對中國的發展前景憂心忡忡。倘若有一天(而這一天總會來臨),中國經濟停滯不前,中國的問題便極有可能來個大爆發,受影響的只會是包括港人在內的中國人民。

因此,與其把蘇聯解體的前車之鑑,全歸因於叛徒和敵對勢力,不如躬身自省,反思在沒有外部監察的一黨獨大的政體下,如何避免貪污?如何能實踐黨內外民主,好讓國家能避免再次陷入極權帶來的浩劫?

然而中共近年實行的不是反省之路,而是威權之路。盡管香港有「一國兩制」的屏障,不會輕易出現威權統治,但看見要表達自由意志、追求民主人權的同胞,一個個被捕下獄,筆者心裏並不好過。只望中國人民能早日得享民主自由,民眾能真正安居樂業。」

2011年01月14日「辛亥革命百年 香港角色未變」

「筆者參政從來秉持一個信念︰「做好香港、示範中國」。香港在中國過去100多年的現代化角色中,貢獻良多。在未來100年,香港不應再成為中國內地流血革命的後勤基地,但香港可以在內地不流血革命中,繼續擔負重要角色。而其中香港要做好自己,當好示範,一步一腳印地推動中國變革!」

2010年12月10日「諾獎反華把戲 中共始作俑者」

「中共有自由對一切鼓吹西方三權分立的憲政理論嗤之以鼻﹔亦可以組織言文圍攻劉,駁斥他的建議不符合中國國情。(當然筆者不同意這觀點,但本着言論自由的原則,支持中共觀點的學者也享有言論的自由),但動輒祭出「國家安全」,以專政力量拉人封艇,不准人家說話,其實只是把異見力量的意見領袖神聖化,為中共自己製造更多的異見者旗幟。不容許辯論政體和制度問題,民眾反而會問︰這個政權和體制是否虛怯了一點?真的連討論一下都不行?

最後,筆者很珍惜在香港的自由,因為倘若筆者身在內地,發表這篇文章,表達對劉同情的觀點,就算不被抓捕,都應會為筆者帶來不少麻煩。走筆至此,筆者不禁為中國的人權前景而欷歔不已,握腕三歎﹗」

曾幾何時,馮煒光可以如此大罵中共不反省、走威權之路,香港要做內地不流血革命支援者、狠批中共打壓言論自由,今天,只為了一份月薪18萬、一個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職位,就可以把自己信念、原則出賣、為梁振英和中共服務。

A說,對馮而言,其堅持大半生信念,只值一個小小的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職位?

他朝,若有更大的官,馮煒光豈不連港人也可以出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