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3.


香港電視網絡昨日宣布1.42億港元約,約1.11億元人民幤,向香港中國移動通信一家全資附屬公司,改辦移動電視和互聯網電視。中移動於2010年以1.75億港元,向港府投流動電視服務及(Over-The-Top)OTT服務,但一直未有全面擴展服務。

港視主席王維基指出,通過流動電視廣播,觀眾可以透過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等裝置,收看港視旗下頻道,而港視將提供一條新聞及一條綜合頻道,並會全面恢復製作節目、重啟建設廣播大樓計劃,並提議重新聘用此前因沒能取得牌照而裁退的320名員工,又指香港需要一家「自由自主的電視台」,卻需要一家免費電視台更迫切。

其實韓國、日本早已開始廣播手機電視電視的國家,偉大祖國的多個城市也有類似移動電視服務,甚至可以在地鐵、巴士廣播電視節目,但香港是否可行,仍是未知數,以往中移動也已有有關服務,但要收費,一直未見普及,當然,由「魔童」王維基來搞,或許,會是另一回事也未可知。

反而令童工感興趣的是,中移動母公司,內地中移動屬於央企,其董事長奚國華同兼任黨組書記,如此交易,沒有中共「開綠燈」,根本不可能成事,即,中共不反對王搞傳媒,那特首梁振英封殺港視,即,不是中央意思?還是,那是中央「補鑊」方法,以免7.1、佔中,更多人上街?

那,王稱7.1開台,日後這個台立場如何?是否中共先試王「忠誠」,再決定日後是否發免費牌給他?

對梁特來說,今次央企出手「放生」王維基,等同說梁特決定可以不代表中央,試問,梁特情何以 堪?


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昨天出席友好協進會舉辦政改論壇時,提出她對特首普選建議。先不要說她建議提名委員會以「全票制」形式提名,參選人須獲提委會過半數支持,才能夠成為候選人,政治上不止封殺泛民、甚至連不獲中共認可建制派參選人也封殺,連目前小圈子選舉也不如,她建議候選人不被中央委任、不能再參選第二次,對不起,童工看完忍不住罵:有冇搞X錯!

「梁愛詩近日頻頻到不同場合發表政改意見,她昨出席香港友 好協進會舉辦的政改研討會表明,任命是中央權利,「一個地方政府不能利用法律去約束中央政府行使權利」。她指出,要有準備萬一候選人不被中央接受時應怎樣 做。她相信要修改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如果某候選人不被中央委任,不可以再參選第二次,「否則選10次結果都是一樣」。」(引用自《明報》)

梁為前律政司司長,整天說公民提名不符《基本法》,她的「如果某候選人不被中央委任,不可以再參選第二次」,不只違法,更是違憲。

《基本法》第二十六條寫明:

「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而第三十九條寫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

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除(丑) 部份因1976年被港英殖民地政府列作保留條文,不適用於香港外,其他部份均受約束:

「一. 凡屬公民,無分第二條所列之任何區別,不受無理限制,均應有權利及機會:
(子) 直接或經由自由選擇之代表參與政事;
(丑) 在真正、定期之選舉中投票及被選。選舉權必須普及而平等,選舉應以無記名投票法行之,以保證選民意志之自由表現;
(寅) 以一般平等之條件,服務本國公職。」」

單以《基本法》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而論,《基本法》中香港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一條、以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公民不受無理限制、有平等權利及機會服務本國公職條款,梁建議的「如果某候選人不被中央委任,不可以再參選第二次」,完全違反《基本法》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再退一步,說到偉大祖國憲法,第三十四條是這樣寫:

「中華人民共和國年滿十八周歲的公民,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財產狀況、居住期限,都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但是依照法律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人除外。」

就算特首當選人不獲任命,只要他不是「依照法律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人,在偉大祖國憲法下,也不能禁止他參選,試問,梁的建議是否違法違憲?

而梁愛詩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作出如此無法無天建議,能不叫人心寒?


photo1

報章雜誌約稿,一向甚少删改作者文章,除非涉及誹謗或違法內容,若因政治原因删改、「河蟹」人家言論,更是罪大惡極,當年特首選舉期間,《成報》篡改劉銳紹專欄文章,除對內文多處删改外,更將作者自訂標題「唐梁都不值得幫」,改成「兩人中揀,寧揀梁振英」,結果引來各方聲討。

想不到類似事件,竟又重演。音樂人周博賢在其facebook貼文,指他日前在《香港經濟日報》專欄文章〈再見路姆西〉,兩處提及梁振英之處,「梁振英」三字均被删去,文中一句「引領觀眾高叫『燒佢路姆西!』」亦被刪去,周質疑,「梁振英」三字是否已成「敏感詞」!

但《香港經濟日報》回應更叫人莫名其妙:

「(《香港經濟日報》)尊重作者們的言論自由的同時,亦一貫奉行編輯自主的大原則,亦要以事實為基本,對一切虛構故事採取對事不對人,亦避免所有粗鄙不雅言詞及用語,以維護本報一向所秉持公正及持平的方針。」

那、是否說「梁振英」三字是「粗鄙不雅言詞及用語」,所以要删除?

A說《香港經濟日報》老闆是馮紹波,屬老國粹派,與蔡素玉、梁錦松同期,馮亦為邵善波「老死」,行內早已流傳,有記者「頂唔順」《香港經濟日報》高層因挺梁特而辭職離開。

但童工認為,《香港經濟日報》今次做法,曲線指「梁振英」是「粗鄙不雅」,這樣挺梁,又是否「豬一樣的戰友」?


CEblogC_l

特首梁振英的公關策略一向爛透。昨天,他在其網誌登出一張與「路姆西」的「合照」,並寫了一篇「與狼共桌」的網誌:

「今天與狼共桌,知道這隻公仔近期「爆紅」,網下熱賣、網上熱炒,證明港人創意無限,亦很欣賞銷售商以此作為助學籌款之用,所以特別買了一隻,送給女兒,既做善事,又可以「氹」女兒開心,提前送聖誕禮物。」

對梁特今次的做法,網上、現實世界中,各有不同評論。A說有人指梁特今次的公關手腕是很成功,但A卻說政治公關也好、政治化裝也好,可不是政治整容,外國政治化裝師是將政治人物優點放大、缺點隱藏,不是叫政治人物突然做一些他從不會做的事,那,只會令公眾覺得他在做戲!童工即記起在外國讀書時,教授曾任楓葉國政黨智囊,他就說過不會叫那些一向爭取保守教徙選票的候選人,為爭取選票而忽然講同志平權。

昨天、梁特出席公開活動,才抬走示威人士,現在,又忽然「路姆西」上身,那是戲真?還是情假?這樣的政治公關、政治化裝,會令人信服嗎?

況且,已有網民找出這場政治公關秀「穿崩」之處:

何以,全城也買不到「路姆西」,梁特卻可以買到?送給女兒的禮物,為何又要在「路姆西」爆紅才「亮相」?

794bcc36b6b0bb1a81ad3c7d954e70e4

何以,梁特在相中看的文件,會是新西蘭奧克蘭市長有婚外情醜聞,但不肯辭職的新聞、而非特區消息?


IKEA狼公仔Lufsig因為用了偉大祖國譯名「路姆西」,再加上社民連周六除了用雞蛋外,還用了一隻路姆西掟向特首梁振英「丟佢路姆西」,Lufsig亦因此「一丟而紅」,昨日,全港IKEA的的路姆西被瘋狂搶購一空。

A對此不以為然,認為又是繼草泥馬公仔之後,港人又一趕潮流、一窩蜂之作,其實當日社民連抗爭行動是掟雞蛋以示不滿,怎麽現在卻成了搶購路姆西?要罵梁特,直接一句粗口就可以,偉大祖國沒有言論自由,才有草泥馬出現,現在香港又要玩諧音字,是否有點無聊與倒退?

B說「路姆西」事件顯示香港近年越來越潔癖、壓抑越來越大,說句粗話也十惡不赦,所以當出現粗口諧音「路姆西」,就有年青人一窩蜂去賣,那,大有發洩的味道。

C卻說「路姆西」本身其實頗有顛覆味道。「路姆西」是一隻狼,Lufsig又可解作clumsy,即是一隻十分「論盡」的狼。牠表面兇狠,可以吃掉婆婆,但原來婆婆可以安然無恙地由「路姆西」的肚子走出來,「路姆西」不論怎樣也不能吃掉婆婆。

若把「路姆西」套用在梁特和港人關係、以至偉大祖國與香港關係,「路姆西」較其粗口諧音更有趣。


特首梁振英上任已年多,不斷有人批評他以「語言偽術」欺騙市民,昨日,又有一例。

梁特昨天出席第三場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地區諮詢會,被問到如何解決副學士、年青人就業問題,他是如此回答:

「行政長官梁振英昨日在上表示,會加大力度為年輕人謀劃未來。他又指出,今後高學歷人士所佔的比例會愈來愈高,但如果經濟可快速而持續地高速增長,具學歷的青年就有晉升機會,「如果經濟有超過10%增長,冇人擔心出路問題。」他期望社會各界減少不必要的內耗,加快政府工作,推動經濟發展,年輕人仍然充滿希望。」(引用自《文匯報》)

「如果經濟有超過10%增長」?童工手上有一份至2006年統計署40年香港經濟增長資料,由2006年上溯40年,就算是1970年代為香港經濟起飛時期,經濟增長也只有8.9%,今個財政年度,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為6.5%,至2017年中期預測為6%左右。

擷取

那,梁特如何可以由現在開始,3年內將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由原本預計增長、再推高4個百份點?靠做內地與海外「萬能插」?

這,又再反映梁特一貫把話說得動聽,事實,卻是「吹得就吹」,根本難以做到!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日公佈《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一六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當中最關鍵部份是為2017年普選特首作諮詢。

林鄭月娥公開說,今次諮詢是收集意見,政府,並無既定立場,但,只要翻閱這份55頁文件,就會發現這並非「政改諮詢文件」,而是「政改不諮詢文件」。

55頁內容,近三分之二談《基本法》,人大常委、北京對普選的種種要求、限制、規定與權力。講明達至最終普選目標的過程中,以及在制定落實普選的模式時,「亦必須確保符合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以及在《基本法》下四項政制發展的主要原則
(一) 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
(二) 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
(三) 循序漸進;
(四) 以及適合香港實際情況。」

泛民、市民要討論除提名委員會提名外,市民提名可以嗎?立法會議員提名是否可行?政黨提名又可否實行?

文件卻引用大堆《基本法》、北京官員所謂「法律解釋」,先行否定這些建議: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在2013年3月24日的講話中提及「提名委員會實際上是一個機構,由它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是一種機構提名」。」

「《基本法》已清楚訂明立法會的職能,當中並無賦予立法會議員提名行政長官的權力。由立法會提名行政長官不符《基本法》的設計;根據《基本法》,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之間的關係是互相制衡。若行政長官是由立法會提名,這將會影響行政機關發揮與立法會互相制衡的作用,並不符合《基本法》立法原意」

「《基本法》訂明提名委員會須具廣泛代表性,是要體現「均衡參與」的原則。單單由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並不一定能符合《基本法》的立法原意;及在起草《基本法》時已排除以立法會提名行政長官這方案,因為這並不符合「行政主導」的原則。」

好了,談談候選人數是否不設上限、又或10個、8個候選人,總可以吧!但文件一樣為市民先訂框架:

「有意見認為「若干名」應設為2至4名;有意見認為應至少3名;有意見認為應為5名;有意見認為數目與提名門檻掛鈎,或完全不設限制。」

即是,2至5人可以討論,完全不設限?對不起,只是一個「或許」選擇!

到最後,提名委員會人數、組合,該可以有更大討論空間、可以由港人自行決定吧!

對不起,不。可。以!

文件稱全國人大常委會2007年的《決定》進一步訂明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即、仍是由1200人、4大界別組成,之後還要說「參照」一詞有法律約束力: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在2007年12月19日政制發展座談會上談及「參照」一詞的法律含義。在中國當時有效的230部法律中,共有56部法律的
85處使用了「參照」這樣一個詞。在這85處「參照」中,最通常使用的含義,用通俗的語言來講,就是法律對一種情況作了具體規定,對另一種類似情況沒有作具體規定,在這種情況下,法律通常規定參照適用。所以這個「參照」既有約束力,又可以根據具體情況作適當調整。這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中明確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選舉委員會組成,就是既要保持選舉委員會由四大界別組成的基本要素,又可以在提名委員會的具體組成和規模上繼續進行討論,有適當的調整空間。」

那麽,究竟2017年所謂普選特首,還有甚麽可變、甚麽可以「諮詢」?


特區政府昨天公佈,任命前民主黨員馮煒光任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泛民主派對馮任命固然批評,全因他被視為為求權位,出賣黨友的叛將;但建制派對他的任命亦不見支持,工聯會黃國健以四字「不予置評」作回應、工業界林大輝說要「聽其言、觀其行」。

童工對馮煒光認識不深,A卻是在港大年代與馮「交手」,可說是老相識。A對馮評價並不好,他說不為其退黨加入政府,而在於一個人為求權力,可以出賣其十多廿年來、每天也在說的民主信念,這,才叫人覺不安。口說無憑,馮多年來以中產動力主席名義,在《經濟日報》寫文章,順手拈來數篇,可看到馮與中共曾是如何「誓不兩立」:

2011年04月15日「努力打壓異見 不如努力自省」

「作為穿梭中港兩地的中產者,我見到的是中國經濟確實殷殷向榮,但危機四伏。因為貧富懸殊、貪污盛行、資產泡沫、拆遷糾紛以至帶血GDP等,在在都令人對中國的發展前景憂心忡忡。倘若有一天(而這一天總會來臨),中國經濟停滯不前,中國的問題便極有可能來個大爆發,受影響的只會是包括港人在內的中國人民。

因此,與其把蘇聯解體的前車之鑑,全歸因於叛徒和敵對勢力,不如躬身自省,反思在沒有外部監察的一黨獨大的政體下,如何避免貪污?如何能實踐黨內外民主,好讓國家能避免再次陷入極權帶來的浩劫?

然而中共近年實行的不是反省之路,而是威權之路。盡管香港有「一國兩制」的屏障,不會輕易出現威權統治,但看見要表達自由意志、追求民主人權的同胞,一個個被捕下獄,筆者心裏並不好過。只望中國人民能早日得享民主自由,民眾能真正安居樂業。」

2011年01月14日「辛亥革命百年 香港角色未變」

「筆者參政從來秉持一個信念︰「做好香港、示範中國」。香港在中國過去100多年的現代化角色中,貢獻良多。在未來100年,香港不應再成為中國內地流血革命的後勤基地,但香港可以在內地不流血革命中,繼續擔負重要角色。而其中香港要做好自己,當好示範,一步一腳印地推動中國變革!」

2010年12月10日「諾獎反華把戲 中共始作俑者」

「中共有自由對一切鼓吹西方三權分立的憲政理論嗤之以鼻﹔亦可以組織言文圍攻劉,駁斥他的建議不符合中國國情。(當然筆者不同意這觀點,但本着言論自由的原則,支持中共觀點的學者也享有言論的自由),但動輒祭出「國家安全」,以專政力量拉人封艇,不准人家說話,其實只是把異見力量的意見領袖神聖化,為中共自己製造更多的異見者旗幟。不容許辯論政體和制度問題,民眾反而會問︰這個政權和體制是否虛怯了一點?真的連討論一下都不行?

最後,筆者很珍惜在香港的自由,因為倘若筆者身在內地,發表這篇文章,表達對劉同情的觀點,就算不被抓捕,都應會為筆者帶來不少麻煩。走筆至此,筆者不禁為中國的人權前景而欷歔不已,握腕三歎﹗」

曾幾何時,馮煒光可以如此大罵中共不反省、走威權之路,香港要做內地不流血革命支援者、狠批中共打壓言論自由,今天,只為了一份月薪18萬、一個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職位,就可以把自己信念、原則出賣、為梁振英和中共服務。

A說,對馮而言,其堅持大半生信念,只值一個小小的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職位?

他朝,若有更大的官,馮煒光豈不連港人也可以出賣?

 

 

十二月 2013
« 十一月   一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799,351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