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三中全會是偉大祖國中共的事情,但無法否認的是,偉大祖國政治氣候是大氣候,香港的政治氣候是小氣候,大氣候變、小氣候不可能不跟著轉。

A說習總書記近平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外界分析是加強個人集權、貫撤其施政方向,但A說若從另一角度看,就是現有黨及官僚體系、利益集團不聽習總指揮、政治局常委又不受他主導,只有另起爐灶,成立國安會親自指揮落實其政令。

這種認為習總有點近乎蠻干的分析,是否切合現實?童工不得而知,單靠一個國安會、再安插一班親信入內,真的可以扭轉大局?童工早前在《明報月刊》看過一篇內地評論員陳子明寫的文章「紅知兵為甚麽要打大老虎?」內裡把薄熙來、習近平等經歴文革一代稱為「紅知兵」,他們有一個特點,就是不滿現狀、崇拜毛澤東個人權威、以及人力勝天的唯意志論:

「“紅知兵”對於上一代領導人是非常不滿的。這從他們的智囊兼發言人張木生十八大前的言論中清楚地表現出來:“很多領導對我那句話不滿,我說,現在中國已經形成了‘貪官搭台、奸商唱戲、權力市場化、執政產業化、地方政府黑幫化’……王立軍以前帶著兩位上將參觀重慶的打黑展覽的時候,當時,兩個上將問, 重慶之黑,你是從東北來的,究竟黑到什麼程度,你能不能給一個評價。他說,重慶之黑在全國只是屬於中下,比重慶還黑的地方還真多,而且,很多還是發達地區。”“東北和廣東就比重慶黑得多”。“確實有人這樣想,再有一年多,就該交班了,下定決心,排除萬難,絕不作為,我們現在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

有人說,在現在腐敗橫行,天下烏鴉一般黑的情況下,反腐肅貪是找死,不反腐肅貪是等死。上一代領導人其實是相信這句話的,所以他們寧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 花”拖時間,多拖一段是一段。“紅知兵”因為有“三個自信”,因此不怕鬼,不信邪,拼命也要從痛苦等待死亡的陷阱中跳出來。張木生曾信心滿滿地說,雖然中國已經黑成這樣了,“但是新一代的黨中央集體領導,不會允許這種狀況繼續下去。”

中國官方所說的“三個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我所說的“三個自信”與之不同,是“基因自信、資源自信、路線自信”。

“紅知兵”認為,他們比上一代領導人擁有更多的紅色基因、毛澤東基因。毛澤東基因不僅是指毛澤東的經驗、理論、話語,也包括毛澤東的自信。“紅知兵”從少年時 代起就耳熟能詳:“人定勝天”;“愚公移山”;“精神原子彈”;“自信人生兩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把當年蘇共評判毛澤東的話用在“紅知兵”身上,就是:他們比上一代更多地繼承了毛 澤東的“唯意志論”。

毛澤東當年的自信,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對中國人口資源世界第一的自信。1957年,毛澤東在莫斯科會議上說: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紅知兵”現在的自信,不僅建立在人口資源上,也建立在經濟 資源上——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GDP第二,很快就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比毛澤東時代牛多了。」

習以這種「唯意志論」、相信個人力量足以扭轉局面、對抗一切反對力量心態,是否有點熟口熟面?不錯,我們的特首梁振英施政,也是如此唯意志論!要建屋就全港找地、甚麽保育環保規劃全靠邊站;不發電視牌就是不發、甚麽規矩程序全部不理,我就是特首、我要怎樣就怎樣!

梁在港施政結果如何,有目共睹;偉大祖國社會不如港開放、法治制度不完善,但內部派系權爭卻更複雜,習總施政結果又如何?拭目以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