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3.


早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談政改,他在政府內部座談會發言時說,特首必須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與中央對抗的人不能擔任特首,又說這一要求不是今天才提出,而是中央制定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時就明確的,指當年鄧小平已說過港人治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

日前與A談及李飛說法,A指左派愛拿特首必須愛國愛港作先決條件,但《基本法》根本沒有這樣一條條文。從中共角度,自然認為不愛國愛港、甚至、不是愛國愛黨不能做特首,但總不能法律沒有寫明,也要硬套在今天普選特首身上。

中共每談到愛國愛港,總愛拿鄧小平言論出來作「祖宗家法」,究竟,老鄧是如何界定「愛國者」?鄧小平同於1984年6月22日、23日分別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及鐘士元等香港知名人士,期間他發表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談話,清楚界定甚麽人是「愛國者」:

「什麼叫愛國者?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只要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都讚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

老鄧認為「愛國者」只有三個條件:「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而且「不要求他們都讚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這個要求可說十分寬,嚴格來說,所有泛民也符合做特首的「愛國者」資格!

所以、中共要拿老鄧出來說特首要愛國愛港,請跟足老鄧「指示」,又要在此之上又「僭建」其他要求!


無綫前日將壹傳媒列為「不受歡迎傳媒」一事,似乎越來越有趣。

記協日前發新聞稿,批評無綫做法打壓新聞自由,無綫昨發聲明反擊,強調是「忍無可忍」及「必不得已」才採取行動,與新聞自由無關,希望記協「不要罔顧事實」,而記協昨晚又再發聲明反駁,指無綫說法「極為荒謬」,若認為傳媒報道失實或偏頗,可作投訴或訴諸法律,無綫作為上市公司常開記者會,向股東交代業務發展,會否禁止壹傳媒進場?日後無綫會否在每早的報章撮要節目要中,篩走壹傳媒的報道及評論?

昨與朋友討論今次事件,大家均奇怪,無綫何以要封殺壹傳媒、硬要將自己套在「反派」角色中?A說壹傳媒公眾形像未必太好,但相對於無綫,恐怕還是好上一丁點,封殺壹傳媒,既不能爭取更多市民支持、反令自己公司負面形像強化,究竟是那個高層想出如此九流策略?

B笑言壹傳媒針對特區政府十多年,特區政府未敢公開說封殺;壹傳媒對超人及其旗下公司同樣絕不放過,超人亦從未公開說要將壹傳媒列為「不受歡迎傳媒」,無綫的「霸氣」竟超越特區政府及超人,難怪有人說梁朝之下世道已變,香港最惡非特區政府、超人,而是無綫電視。

C說曾公開說要封殺壹傳媒的,有那些人或團體、政權?中共、台北市長郝龍斌(動新聞揶揄郝)、以及「教主」黃毓民。無綫與他們「並列」,作為上市公司,真的不知是與有榮焉、還是不欲觀之!


unnamed

昨天最「有趣」的新聞,肯定非無綫向壹傳媒「宣戰」莫屬。

無綫昨日發出聲明,指壹傳媒集團屬下的刊物,就免費電視牌照事件長期針對無綫電視,作出失實報道。「在毫無理據下恣意攻擊和醜化,已遠超出新聞媒體應有的報道做法和行為,其目的昭然若揭,顯而易見。」,而壹傳媒旗下的《蘋果日報》及《動新聞》,更趁無綫電視台慶,「變本加厲,展開狙擊和抹黑的行動,歇斯底里的謾罵,更呼籲全港熄機行動,煽動白色恐怖。」無綫指為保公司商譽,決定即時開始,把壹傳媒屬下所有刊物列為不受歡迎媒體,無綫及旗下藝員的活動將不接受壹傳媒記者採訪。

童工與朋友看完,只覺無綫如此大機構,行為、思維之幼稚程度,就如小學生「隔離位果同學笑我、我以後唔同佢玩」如出一轍。即、生果報在處理熄電視事件中,或有誇張、抽水、甚或推波助瀾,但,無綫不要忘記,熄電視行動是由網民發動、陳百祥那些刺激網民的話,每句均出自他本人,「狙擊和抹黑」、「煽動白色恐怖」,無綫又是否有誇張之嫌?

更令人不安的是,近日針對無綫的抗議,其中一項指控正是無綫一台獨大下做成的電視霸權。但無綫未有反省之餘,更再次示範如何使用其霸權「對付」別人:誰唱衰、誰不聽話、誰與我作對?我便封殺你!以往對藝人如是、對四大唱片公司如是、現在、對壹傳媒也如是!

某程度上,無綫封殺壹傳媒、其實正正以行動自我承認,生果報指無綫是霸權,原來是事實!


面對網民發起「熄電視」行動,無綫前晚的《萬千星輝賀台慶》最終錄得平均29點收視、最高31點,節目開首「大型序幕歌舞」收視最低僅23點,平均收視較去年的34點收視下跌5點,約等同流失32.1萬觀眾,也是1994年後、19年來台慶收視新低。

A對這個結果有點失望,全因由爭取港視發牌開始,民意情緒累積這麼久、連他也叫父母朋友「熄電視」,卻只能令無綫收視跌了5點、慣性收視、師奶粉絲支持,似乎真的是牢不可破。

但,童工卻非如此看。港人對無綫的「逆來順受」可說積習數十年,正如吸毒一樣,要一下子戒掉是不可能,起碼,今次是首次有集體行動,抗衡無綫的「雞汁式」節目:要市民由忍受、到麻目、再而擁抱,再再而要他們覺醒、以行動抗爭,其實是千難萬難,這5點已是一個不錯開始。

其次,今次「熄電視」行動,相信是自上世紀以來、麗的/亞視仍能威脅無綫之後,無綫罕有地如此嚴陣以待面對挑戰。正如從事廣告的B說,陳百祥可以代無綫開出30點捐300萬的「注碼」,等於說無綫對守住平均30點收視有信心、又或、無綫不能不守住平均30點收視這條底線,否則會被落廣告的客戶「詐形」,從無綫昨日新聞稿中指,「面對增發牌照事件氣氛」,他們對收視表現「仍感滿意」,就可知無綫對那失去的5點仍是在意的,至於說「按承諾」捐322萬元,其實只是用這筆錢「證明」無綫台慶節目仍可守住30點吧了。

當然,5點只是開始,下一個「戰場」,將是下年(其實只是個多月後)無綫、亞視續牌申請,童工倒想看看「一男子」又如為亞視「續命」!


擷取

「緊急動員網絡力量 – 尋找800個收視盒,要陳百祥下跪!」截圖

TVB下周二台慶,網上正發起罷看台慶行動,而藝人陳百祥則以台慶只有兩、三點收視,他會由TVB跪回家作反擊,結果令群情更洶湧。A昨天傳來Facebook一個群組「緊急動員網絡力量 – 尋找800個收視盒,要陳百祥下跪!」截圖,那是一張上有支持熄電視字條蓋住的TVB藝員證,並由以下一段留言:

「以下內容得到當事人受權轉貼
TVB Artist 支持熄電視行動及陳百祥先生為妄言負責
本人係tvb 既artist
日前,陳百祥先生曾以普通聚餐為名 邀約數名資深演藝界人士出席晚宴,豈料晚宴開始時竟出現特首梁振英,董建華先生及董建華夫人,陳百祥先生更揚言與在座出席的演藝界人士一同力撐特首梁振英,令不少在場人士感到反感及覺得被擺上台,本以為事情告一段落,但陳百祥先生卻在數日後連番妄言妄語令人不滿,此舉如同出賣演藝界及為電視藝術工業盡心盡力的同行,因此非常支持,熄電視行動及陳百祥先生為妄言負責。
附上遮掩相片及員工編號的員工証一張以供確認身份」

這段留言引起A和童工興趣,不在於有TVB藝人爆料,而是文中那一場「聚餐」,竟然有前特首董建華與特首梁振英出席。早在選特首時,已盛傳董在當時仍是儲君的習近平面前,批唐英年捧梁振英,但這些傳聞從未證實,董本人亦從未公開挺梁。

若上述留言屬實,那情況就變得十分耐人尋味。董是梁的支持者,還是真正幕後操盤者?包括電視發牌等有爭議決定、董是否有給梁特意見?梁特是否對他言聽計從?董作為前特首、表面上不插手香港事務,實際、又是否如此?還有、董身為政協副主席,竟出面為梁特撐場拉支持,又是否中共下的指示?

更有趣的是,究竟,董建華在梁朝中,扮演甚麽角色?


雖說三中全會是偉大祖國中共的事情,但無法否認的是,偉大祖國政治氣候是大氣候,香港的政治氣候是小氣候,大氣候變、小氣候不可能不跟著轉。

A說習總書記近平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外界分析是加強個人集權、貫撤其施政方向,但A說若從另一角度看,就是現有黨及官僚體系、利益集團不聽習總指揮、政治局常委又不受他主導,只有另起爐灶,成立國安會親自指揮落實其政令。

這種認為習總有點近乎蠻干的分析,是否切合現實?童工不得而知,單靠一個國安會、再安插一班親信入內,真的可以扭轉大局?童工早前在《明報月刊》看過一篇內地評論員陳子明寫的文章「紅知兵為甚麽要打大老虎?」內裡把薄熙來、習近平等經歴文革一代稱為「紅知兵」,他們有一個特點,就是不滿現狀、崇拜毛澤東個人權威、以及人力勝天的唯意志論:

「“紅知兵”對於上一代領導人是非常不滿的。這從他們的智囊兼發言人張木生十八大前的言論中清楚地表現出來:“很多領導對我那句話不滿,我說,現在中國已經形成了‘貪官搭台、奸商唱戲、權力市場化、執政產業化、地方政府黑幫化’……王立軍以前帶著兩位上將參觀重慶的打黑展覽的時候,當時,兩個上將問, 重慶之黑,你是從東北來的,究竟黑到什麼程度,你能不能給一個評價。他說,重慶之黑在全國只是屬於中下,比重慶還黑的地方還真多,而且,很多還是發達地區。”“東北和廣東就比重慶黑得多”。“確實有人這樣想,再有一年多,就該交班了,下定決心,排除萬難,絕不作為,我們現在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

有人說,在現在腐敗橫行,天下烏鴉一般黑的情況下,反腐肅貪是找死,不反腐肅貪是等死。上一代領導人其實是相信這句話的,所以他們寧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 花”拖時間,多拖一段是一段。“紅知兵”因為有“三個自信”,因此不怕鬼,不信邪,拼命也要從痛苦等待死亡的陷阱中跳出來。張木生曾信心滿滿地說,雖然中國已經黑成這樣了,“但是新一代的黨中央集體領導,不會允許這種狀況繼續下去。”

中國官方所說的“三個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我所說的“三個自信”與之不同,是“基因自信、資源自信、路線自信”。

“紅知兵”認為,他們比上一代領導人擁有更多的紅色基因、毛澤東基因。毛澤東基因不僅是指毛澤東的經驗、理論、話語,也包括毛澤東的自信。“紅知兵”從少年時 代起就耳熟能詳:“人定勝天”;“愚公移山”;“精神原子彈”;“自信人生兩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把當年蘇共評判毛澤東的話用在“紅知兵”身上,就是:他們比上一代更多地繼承了毛 澤東的“唯意志論”。

毛澤東當年的自信,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對中國人口資源世界第一的自信。1957年,毛澤東在莫斯科會議上說: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紅知兵”現在的自信,不僅建立在人口資源上,也建立在經濟 資源上——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GDP第二,很快就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比毛澤東時代牛多了。」

習以這種「唯意志論」、相信個人力量足以扭轉局面、對抗一切反對力量心態,是否有點熟口熟面?不錯,我們的特首梁振英施政,也是如此唯意志論!要建屋就全港找地、甚麽保育環保規劃全靠邊站;不發電視牌就是不發、甚麽規矩程序全部不理,我就是特首、我要怎樣就怎樣!

梁在港施政結果如何,有目共睹;偉大祖國社會不如港開放、法治制度不完善,但內部派系權爭卻更複雜,習總施政結果又如何?拭目以待。


中共召開第十八屆三中全會昨天落幕,之前甚麼具體改革措施,並沒有在《全會公報》出現,只是大談甚麽設立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口號式確保改革取得成功、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之類;另一建議就是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云云。

據報國家安全委員會公安、國安、中紀委、軍方、港澳辦及對台單位,雖說之前中央國家安全領導小組,只是將招牌換一換,但這樣一換亦代表權力、級別提升,某程度上反映習近平對中共的國家安全深以為憂,這,並非單止對外國勢力、亦是針對「內部勢力」,除那些自由派人士外,還有那些中共內部威脅習的人、恐怕,日後也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監控目標!習明顯不要再有第二、第三個薄熙來出現!

對香港而言,國家安全委員會出現,顯示中共政策只會靠左走,這個情況下,對香港政策也不會寬鬆到那裡,特首梁振英拒向王維基發電視牌,這種「有殺錯冇放過」態度,放在三中全會後展示局勢,自然不難理解其道理。可以預期,梁特位子應該更穩,因他會絕對忠誠執行中共強硬路線:北京要他打五棍、梁特絕對會打夠五十棍!


鍾樹根昨在日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上,以港台建新大樓要60億元,挖苦王維基只有數十億元就要搞電視台,「真係要收皮」,又指若上周三得知有關資料,就可以用作為武器,「砌」莫乃光提出的特權法動議。

童工對港島區選出一個如此「痴根」議員,只嘆是影衰港島選民。作為議員,他不是小心審議港台新大樓用60億是否「大花筒」,反而如獲至寶去挖苦對手及苦主,這,就是民建聯議員品格?

其次,港台撥款文件早在上周二已發給議員,《星島日報》上周三也有「港台新大樓建費16億變60億」報道,即,鍾樹根不只沒看文件、甚至連報紙報道也沒有看,這,又是否自暴其醜?


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昨日出席和平紀念日活動後,被問到免費電視發牌問題時,直言今次事件「緣於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就發牌的決策,與廣大市民普遍期望有過大落差」,表明「期望行政長官能盡快就整個發牌事件、整個過程,都作一個好深切的檢討,以免日後政府決策再與市民期望出現這麼大落差,我覺得這應該才是現在較重要的下一步工作。」

從官場、政治倫理而論,作為特首梁振英委任的行會召集人,公開要求梁特「深切檢討」,已經不符其身份及其職份,林的職位及權力源於特首任命,他卻反過來要求特首去檢討,正常情況下,不是林辭職、就是梁要解除他的職務,否則日後葉劉淑儀又因另一事叫梁特「深切檢討」、胡紅玉又為那一事叫梁特「深切檢討」,那,整個行會成何體統?還如何運作下去?

究竟,林口中「期望行政長官能盡快就整個發牌事件、整個過程,都作一個好深切的檢討」,要「檢討」甚麽?假若,將林煥之前曾說過,發牌之事由梁特首最終拍板、行會成員只是顧問提意見,那,梁口中要「檢討」的「過程」,大有可能是梁特不理行會內某些反對、甚至是相當數目的反對意見,獨斷獨行做決定。

假如,今次行會大多數意見支持發兩個牌,那林口中要「深切檢討」的就不會針對梁特,而是梁特及整個行會要對發牌事件整個過程,都作一個好深切的檢討!

那,林煥光又是否洩露行會機密?


通訊事務管理局主席何沛謙昨日向立法會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提交了5頁文件,交待管理局對發出免費電視牌照的立場。

王維基、香港電視員工、甚至香港市民均想知港視「死因」,所以立法會才要用特權法拿顧問報告,雖然特權法遭否決,但通訊局決定基於顧問報告作出,通訊局文件某程度反映官員、顧問對發牌看法,文件內容基本上與特首梁振英反對發牌觀點完全不同。

管理局在文件寫明,「三宗申請皆符合《廣播條例》的法定要求」,即、發三牌是沒有懸念,之後於文件13-15段,逐一反駁梁特所謂防惡性競爭、循序漸進、市場只能容納最多五家免費電視台、港視持續經營能力最差等理據:

「13.關於免費電視市場的持續經營環境,管理局注意到,顧問硏究結果顯示,根據三家申請機構提交的業務計劃,市場未必能夠支持全部五家機構 (兩家現有機構及三家申請機構)持續經營。然而,管理局相信,申請機構本身具備經驗和專門知識,應能為其建議服務的市場潛力及業務的可行性作出最恰當的評估。

儘管顧問質疑其中兩家申請機構未必可以持續經營,不過管理局注意到,顧問的分析只建基於申請機構於其申請中所提交的靜態資料。顧問並無考慮在不斷轉變的競爭環境之下,個別營辦商的業務策略亦會隨之改變,以回應市場情況。鑑於多變的競爭環境,以及個別申請機構不斷轉變的業務策略,管理局認為在決定應否批出牌照時,不應以個別申請機構的持續經營能力為首要考慮因素。

14. 管理局已考慮新營辦者對現有經營者(即亞洲電視有限公司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可能造成的影響。雖然新競爭者對現有營辦商的經營環境可能帶來不利的影響,但是管理局並不認為有責任保障現有營辦商的利益,從而維持現狀或限制新競爭者加入市場。管理局認為更重要的是,應透過競爭增加節目選擇及多元化,並提升香港作為區內廣播樞紐的地位,以使本地廣播業、觀眾及社會整體受惠。

管理局認為,新的營辦商進入免費電視市場會促進競爭,增加節目及本地內容製作方面的投資,以及大幅增加觀眾的選擇。此外,管理局所收到的大部份公眾意見,均支持開放免費電視市場,故此認為批出新免費電視牌照符合公眾利益。

15. 基於上述,管理局認為建議向符合相關要求的申請機構批出牌照的做法,最符合公眾利益。整體而言,管理局認為三家申請機構已證明有能力符合所有法定要求,並信納三家申請機構具備所需的財政能力、專門知識、傳送基礎設施,以及有決心為公眾提供優質的電視節目服務。」

不要忘記,通訊局副主席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常任秘書長(通訊及科技)何淑兒,秘書處是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屬政府部門,沒有官員默許,這份和梁特對著幹的文件根本不能「出街」,而通訊辦官僚又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管轄,局長蘇錦樑又扮演甚麽角色?管不到?還是默許下屬作反?

通訊局這份文件,背後反映官僚係統在今次事件中,公然與梁特玩對抗,梁特又不能炒掉他們,究竟他可以如何管下去?

十一月 2013
« 十月   十二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