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慨俠撤回司法覆核、香港電視又表明只要政府交待不獲發牌、改變政策的原因,他們可以不提司法覆核,但,現在已無法律訴訟,特首梁振英卻如是說:

「談及電視牌照時,梁振英重申,政府已根據制度、法律、政策和程序公義做事,並不想打官司。如有司法覆核,當局會到法庭陳述決定理據。因此,有沒有司法覆核,政府都是根據制度辦事;制度十分重要,不能因個別事件改變。

他說,行政會議一直實行保密制和集體負責制,回歸前的行政局亦一樣。行會會公布一些個案的決定,並在可能範圍下解釋準則,但不公開披露行會決定的細節和理據。政府亦已多番解釋,在考慮電視牌照問題時,有財政能力、投資、節目等四大準則,並有11個因素,是根據制度、法律、政策和程序公義來做事。」(引用自政府新聞網)

但,在10月7日梁特答立法會議員單仲階有關解釋不發牌時,卻是這樣說:

「在這件事上,我們不適宜就申請結果的理據和背後的詳情公開評論。除了之前無綫電視提出的司法覆核之外,政府在昨日已經收到相關的、就今次這個原則上批准的決定的相關司法覆核申請。由於法律訴訟已經開展,特區政府更加不適宜在這方面作進一步的評論。」

雖然,梁特在答覆中也有提及行會保密制、涉及牌照申請者敏感的商業資料等問題,但他當日講明,因「法律訴訟已經開展」,「特區政府更加不適宜在這方面作進一步的評論」,即沒有法律訴訟,政府理應可對不發牌「作進一步的評論」,何以,今天繼續以保密制、涉及牌照申請者敏感的商業資料為借口,又不作進一步評論?

梁特,又以其「搬龍門」語言偽術,再再再欺騙市民!

同時,正如陳方安生、王永平等前高官所言,行會保密制不是如此用,議程保密、討論保密,但,為何否決發牌,卻不是保密,這涉及對行會決定的解釋,現在,卻連解釋也保密,那,行會豈不完全不用向市民解說政府決定、獨斷獨行?

梁特現在行徑,就如對港人說:「我係唔同你地交待,你吹得我漲咩!」

他,正在挑戰港人的底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