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總部繼續有集會,要求政府公開為何不發免費電視牌給王維基、立法會議員要求用權力及特權法逼政府交待。

政府的態度呢?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昨晚再出聲明,甚麽「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作出是否原則上批准三份免費電視牌照申請的決定時,已根據法例要求和既定程序,公平、公正地處理各宗申請,並以公眾利益為依歸作通盤考慮。」

「希望取得引入競爭帶來的效益,同時盡量避免過度競爭對市場造成負面影響,確保市場健康和有秩序地發展,保障公眾利益。」

「政府重申,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參考法律顧問的專業意見行事,並向所有申請者披露相關資料,包括顧問報告、當局循序漸進引入競爭的意向及所有審核準則,並給予所有申請者充分時間作出多輪申述,過程符合程序公義。」

「至於行會不公開任何議題的討論內容,是遵從行之已久的保密制度,希望市民理解;而申請的細節涉及敏感的商業資料,甚至商業秘密,隨便公開可能對申請者造成損害,亦可能引起法律爭議。由於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政府現時不適宜評論,以免影響日後的訴訟。」

長篇大論,說穿了,就是不。公。開!

其實,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聲明中提到,政府因應申請者「財政能力、節目投資、節目策略及製作能力、建議服務的技術水平」評估,只要將評估報告公開,既不涉行會保密討論,若王維基全部得分最低,亦可死得「心服口服」,為何,不這樣做?

童工與A估計,一是根本沒有如此一份詳細評估,官僚只是作一些一般性分析,根本不足以作不發牌理據;二是公佈的話,可能對政府更不利、更無法自圓其說。

這,並非無的放矢,看「民間憲報」《星島》昨日引述消息人士的「王維基死因」,就大約估計到特首梁振英用什麽理由否決發牌,但,這些理據卻充滿犯駁之處:

「消息人士指,王維基於去年開始有多番「大動作」,這在前廣管局作建議時未發生,包括去年四月,王維基出售城市電訊核心業務套現五十億餘元,撥出廿億元派特別股息後,只餘下近三十億元發展電視業務,整個資產規模予人感覺驟縮。」

「消息人士估計,首兩、三年開支已高近二十億元,且王維基已賣掉原擁有的香港寬頻,要重租網絡傳送免費電視,令成本大增。」

「王維基的巨大變動,反令他的優勢大減,被本身擁有傳送網絡的有線與電盈,大幅拋離。」

明顯,梁特以「財力不足」、賣掉城市電訊令投資成本大增,所以否決王的申請,但,同樣文中指政府估計王每年「總支出料近十億元」,他手握三十億現金,就算0廣告收入,也可以玩三年!一個連出糧也有問題的王征,政府可容忍其持有亞視至2015年,何以,對有三十億現金的王維基卻不肯發牌?

第二,消息人士又說,「至於坊間爭論電視牌照沒有上限問題,消息指在九八年電視政策檢討中,說明本港電視牌照不能過多,以免導致惡性競爭及破壞一個健康環境。
消息人士指,免費電視屬高度規管行業,顧問報告嚴格分析電視市場容納性,是要衡量多少個電視台,才令電視台不致倒閉及可持續發展。」

何時「電視台不致倒閉及可持續發展」成為政府廣播政策?有沒有向公眾、立法會交待?若「電視台不致倒閉」是政府政策、那亞視即永不可倒閉?不論亞視再如何差、免費大氣電視頻譜永不會收回?

若,這些真是不發牌理由、政府公開的話,只怕會令民憤火上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