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13.


究竟,特區政府與菲律賓政府有何共通之處?

那,就是講大話!

1380493_10152278891954186_833268595_n

(引用自《明報》圖片)

香港電視員工在網上揭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今年9月,將網站在介紹香港電視廣播政策的專題資料中,在首段就列明「在沒有技術限制的情況下,電視牌照發牌並無上限」(There is no ceiling on the number of licences to be granted, subject to physical or technological constraints.) 內容删除,事後對傳媒查問死口不認,企圖瞞天過海!

擷取

同日,菲律賓有報章報道,代表埃斯特拉達來港的馬尼拉市議員(Bernardito Ang)洪英鐘,竟說港死難家屬已接受市政府道歉、亦不會要求菲總統阿奎諾三世道歉!

無能政府,原來,總是離不開講大話欺騙人民!


李慨俠撤回司法覆核、香港電視又表明只要政府交待不獲發牌、改變政策的原因,他們可以不提司法覆核,但,現在已無法律訴訟,特首梁振英卻如是說:

「談及電視牌照時,梁振英重申,政府已根據制度、法律、政策和程序公義做事,並不想打官司。如有司法覆核,當局會到法庭陳述決定理據。因此,有沒有司法覆核,政府都是根據制度辦事;制度十分重要,不能因個別事件改變。

他說,行政會議一直實行保密制和集體負責制,回歸前的行政局亦一樣。行會會公布一些個案的決定,並在可能範圍下解釋準則,但不公開披露行會決定的細節和理據。政府亦已多番解釋,在考慮電視牌照問題時,有財政能力、投資、節目等四大準則,並有11個因素,是根據制度、法律、政策和程序公義來做事。」(引用自政府新聞網)

但,在10月7日梁特答立法會議員單仲階有關解釋不發牌時,卻是這樣說:

「在這件事上,我們不適宜就申請結果的理據和背後的詳情公開評論。除了之前無綫電視提出的司法覆核之外,政府在昨日已經收到相關的、就今次這個原則上批准的決定的相關司法覆核申請。由於法律訴訟已經開展,特區政府更加不適宜在這方面作進一步的評論。」

雖然,梁特在答覆中也有提及行會保密制、涉及牌照申請者敏感的商業資料等問題,但他當日講明,因「法律訴訟已經開展」,「特區政府更加不適宜在這方面作進一步的評論」,即沒有法律訴訟,政府理應可對不發牌「作進一步的評論」,何以,今天繼續以保密制、涉及牌照申請者敏感的商業資料為借口,又不作進一步評論?

梁特,又以其「搬龍門」語言偽術,再再再欺騙市民!

同時,正如陳方安生、王永平等前高官所言,行會保密制不是如此用,議程保密、討論保密,但,為何否決發牌,卻不是保密,這涉及對行會決定的解釋,現在,卻連解釋也保密,那,行會豈不完全不用向市民解說政府決定、獨斷獨行?

梁特現在行徑,就如對港人說:「我係唔同你地交待,你吹得我漲咩!」

他,正在挑戰港人的底線!


香港電視發牌爭議,明顯未有因港視工會暫撤出政府總部告一段落。昨天,34名泛民及建制派議員跨黨聯署,要求政府發出3個新免費電視牌照,當中包括當中包括上周五內會中,投了反對票的自由黨5名成員、以及未有投票的醫學界議員梁家騮及謝偉俊。

誰也知道,在下次立會大會表決用特權法索取政府發牌文件,就算自由黨、梁家騮及謝偉俊投支持票,有關決議案也不能通過,因在分組點票下,建制派只要在功能組別穩控17票,足以否決議案,即以17人小數否定34人的多數意向,童工預計出現奇蹟機會微乎其微。

但,又不能小觀這「以小數否決多數」的壓力。建制派所以敢逆民意,全因,他們認為兩、三年後,到了2015年及2016年區議會、立法會選舉,選民會將今次事件忘記得一乾二淨:不投票的人、繼續不投票;地區票、蛇齋餅糉票,繼續會投給他們,即是,做了惡事、不會有報應;逆了民意、選票一張不少。

面對今日局面,香港人是有責任的,正如A說,民建聯、工聯會過去做了多少不理民意、死撐特區政府及中共的事,他們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還可以大勝!不理民意可以不受懲罰,他們,又何需怕逆民意行事?設若2012年選舉大敗,他們,還敢如此露骨支持政府?

今次事件其實提醒港人,不利用手中選票,對那些出賣港人的政客百倍奉還,最終,受害的還是自已。


2013-10-25_232024

昨晚,繼續有逾10萬人在政府總部集會,要求政府交待為何拒向香港電視發牌。負責行動的港視工會決定今日撤出政總,11月6日立法會辯論用特權法時,再重返集會。

究竟今次行動是成功還是失敗,童工身邊朋友頗多議論,而且,以負面居多:主辦單位太政治潔癖、拒絕社運、政黨人士加入;主角王維基對爭取牌照仍有幻想、不肯投入運動;整個行動似娛樂節目、未有提升至更高抗爭層次;甚麽也爭取不到、即決定撤走、浪費大好機會,以及難得取積到的民意。

童工並不完全認同這些觀點,反而,會從一個比較樂觀角度看,今次爭取免費電視發牌不同反國教,受影響主要是一班藝人及電視從業員,以往要他們站出來抗爭,公然反對政府之餘、背後實為反對中共,其實十分困難,更不要說站在組織抗爭的第一線!今次有這麽多藝人肯站出來反政府、連劉德華也錄影片段支持,雖然他們表態溫和,但,始終也是一種覺醒,明白就算做順民站在政府那一邊、以為不理政治不發聲就可以保平安,現實、並非如此,當你處身於不民主社會,總有一天會禍從天降,只有爭取一個真正由人民選出政府,才可確保政府肯按民意行事。

童工又樂觀相信,這種覺醒又不止於港視藝人或撐場的市民,更多未有挺身支持的藝人或市民、冷眼旁觀,心裡有數,正如艾威在某個訪問中說,他朝君體也相同呀!他們必定會想,真的可以裝睡下去,直到某天才任人宰割?

或許,今次抗爭不能即時爭取到甚麽,但起碼,令一些裝睡的人知道,是時候要想想,不要再裝睡下去!


香港電視老闆王維基對特首梁振英昨日指不發牌給港視言論「大反擊」,王將矛頭直指梁搞篩選,怒問香港是法大、政策大、還是特首大?

其實,當中最關鍵爭議,就是梁特有沒有中途改「遊戲規則」,由只要符合發牌要求,政府就必定發牌,看王維基的指控:

「王透露今年5月接到政府信函,首次表示考慮不發出全部3個牌照,要求就此回應,「這是對政策作出回應,信中寫明不可修改計劃書,否則視作重新申請」。

王維基狠批政府此舉是擅改考試規則,但又不允許學生重考,認為由及格者獲發牌變成表現最好的兩個才獲牌,他在這情下,投資程度、頻道多寡等都會大大不同。他之後批判政府更改發牌政策,竟無諮詢公眾,怒問到底「法律大、政策大,抑或是特首最大?」,又質疑是次發牌決定涉「個人篩選」,要求有關官員向公眾清楚交代解釋,不要再玩「語言偽術」。」(引用自《明報》)

但梁特堅持,政府發牌,從來不是來者不拒:

「當局在發免費電視牌照上,已有一套存在幾十年的制度、政策和法律,並根據這些來審議申請者是否符合一系列的要求,而非來者不拒。」(引用自政府新聞網)

誰講大話?A昨晚傳了一份2000年,資訊科技廣播局向立法會交待發出收費電視牌照的power point ,當中寫明,有10公司申請,局方及廣管局認為5個符合要求、4個不符合、1個撤回,最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會發出了5個牌,即,合符要求即可有牌照。

擷取

擷取1

擷取2

套用在今次發牌中,當年廣管局同樣認同發3個免費牌,王維基若以2000年發牌政策參看,他覺得可以取得牌照,屬合理期望。

即、梁特又在玩語言偽術?


政府總部繼續有集會,要求政府公開為何不發免費電視牌給王維基、立法會議員要求用權力及特權法逼政府交待。

政府的態度呢?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昨晚再出聲明,甚麽「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作出是否原則上批准三份免費電視牌照申請的決定時,已根據法例要求和既定程序,公平、公正地處理各宗申請,並以公眾利益為依歸作通盤考慮。」

「希望取得引入競爭帶來的效益,同時盡量避免過度競爭對市場造成負面影響,確保市場健康和有秩序地發展,保障公眾利益。」

「政府重申,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參考法律顧問的專業意見行事,並向所有申請者披露相關資料,包括顧問報告、當局循序漸進引入競爭的意向及所有審核準則,並給予所有申請者充分時間作出多輪申述,過程符合程序公義。」

「至於行會不公開任何議題的討論內容,是遵從行之已久的保密制度,希望市民理解;而申請的細節涉及敏感的商業資料,甚至商業秘密,隨便公開可能對申請者造成損害,亦可能引起法律爭議。由於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政府現時不適宜評論,以免影響日後的訴訟。」

長篇大論,說穿了,就是不。公。開!

其實,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聲明中提到,政府因應申請者「財政能力、節目投資、節目策略及製作能力、建議服務的技術水平」評估,只要將評估報告公開,既不涉行會保密討論,若王維基全部得分最低,亦可死得「心服口服」,為何,不這樣做?

童工與A估計,一是根本沒有如此一份詳細評估,官僚只是作一些一般性分析,根本不足以作不發牌理據;二是公佈的話,可能對政府更不利、更無法自圓其說。

這,並非無的放矢,看「民間憲報」《星島》昨日引述消息人士的「王維基死因」,就大約估計到特首梁振英用什麽理由否決發牌,但,這些理據卻充滿犯駁之處:

「消息人士指,王維基於去年開始有多番「大動作」,這在前廣管局作建議時未發生,包括去年四月,王維基出售城市電訊核心業務套現五十億餘元,撥出廿億元派特別股息後,只餘下近三十億元發展電視業務,整個資產規模予人感覺驟縮。」

「消息人士估計,首兩、三年開支已高近二十億元,且王維基已賣掉原擁有的香港寬頻,要重租網絡傳送免費電視,令成本大增。」

「王維基的巨大變動,反令他的優勢大減,被本身擁有傳送網絡的有線與電盈,大幅拋離。」

明顯,梁特以「財力不足」、賣掉城市電訊令投資成本大增,所以否決王的申請,但,同樣文中指政府估計王每年「總支出料近十億元」,他手握三十億現金,就算0廣告收入,也可以玩三年!一個連出糧也有問題的王征,政府可容忍其持有亞視至2015年,何以,對有三十億現金的王維基卻不肯發牌?

第二,消息人士又說,「至於坊間爭論電視牌照沒有上限問題,消息指在九八年電視政策檢討中,說明本港電視牌照不能過多,以免導致惡性競爭及破壞一個健康環境。
消息人士指,免費電視屬高度規管行業,顧問報告嚴格分析電視市場容納性,是要衡量多少個電視台,才令電視台不致倒閉及可持續發展。」

何時「電視台不致倒閉及可持續發展」成為政府廣播政策?有沒有向公眾、立法會交待?若「電視台不致倒閉」是政府政策、那亞視即永不可倒閉?不論亞視再如何差、免費大氣電視頻譜永不會收回?

若,這些真是不發牌理由、政府公開的話,只怕會令民憤火上加油!


21ls1p1

昨天,有以萬計市民上街,對政府未有向香港電視發牌表達不滿。

童工多次說,人數,不是最重要,8萬人也好、12萬人也好、甚至警方的兩萬人也好,一屆政府、上任年多、兩次萬人圍政府總部,A說恐怕連偉大祖國省市,也未有如此「壯觀」情況,只因今天維穩之下,只要有一次萬人圍政府,北京早已出手整治,何以,梁振英可以「衰過」內地那些貪腐領導,中央,卻不出手整治他呢?

童工覺得,今次有這麽多人支持向王維基發牌,政府、行會卻稱不能單以民意為依歸。特首梁振英在他上任剛滿月,出版一本叫《齊心一意為市民》小冊子,介紹他的新班子,他在序言中有這一段:

「「齊心•一意•撐香港」,是我的競選口號,我落區百多次,帶著我「十大武器之首」的「齊心」摺櫈、一枝筆和一本簿,全開放式的面向市民,聽市民心聲,吸取民間智慧,和全體港人團結一致「撐香港。」

那時「「齊心」摺櫈丶一枝筆和一本簿,全開放式的面向市民,聽市民心聲」,今天,卻把市民心聲、民意棄之如屣,童工不禁要問,究竟,那些仍覺梁特為民的人,看到梁特有利用價值時聽民意,沒有利用價值時就民意不是考慮因素,能不心寒?

今次、梁特在發牌問題上出賣民意,或許與你無關,但,難保下次他出賣的民意、就是你的民意。

原來、摺櫈是用來打民意、不是聽民意。


1374247_450266138423946_22154872_n

 

1381950_450238865093340_1227782357_n

 

 

這些照片,是引用自Facebook的「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群組。昨天,A問童工,任何正常政府,其領導人無不以減少民憤、何以,特首梁振英總要選擇以民為敵、彷彿要激起越多人反政府,他就越高興?

童工無法給A一個答案,全因,正常人是難以理解瘋子的思維。


18la1p1

歷史會重演、人類,也會犯上相同的錯誤。

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昨晚出席中大新傳學院「傳人對話」活動,有近3,000師生及市民參加,逼爆中大圓形廣場。對話開始,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是首位台下發言參加者,他形容現場「群情洶湧、民怨沸騰」,蔡更即場叫支持向王維基發牌的人舉手,結果,一呼百應,現場絕大部分出席者,均舉手支持向港視發牌,蔡子強說,這,就是民意。

正在看有線電視直播的童工,忽然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努力思索,終於想起,那,是10年以前的一幕!

時空,回到2002年10月27日,地點是旺角行人專用區,議題,是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當時「前綫」在行人專用區舉辦23條民間諮詢會,相同場景,曾經出現,童工當年身在現場,所以才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重有邊個想發言?」面對台下一片沉默,主持《基本法》二十三條諮詢會的「前綫」成員陶君行突然靈光一閃:「反對二十三條立法市民請舉手!」突然間台下數十人,以至路過行人,紛紛舉起他們的手,以行動表態。畢竟,沉默並不代表甘於被剝奪權利!」(引用自《蘋果日報》)

當年,23條立法所以失敗,全因有50萬市民肯出來上街,下周日為撐免費電視發牌,又有多少人肯站出來,捍衛我們的權利?


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昨天召開記者會,對不獲發免費電視牌一事全面反擊,指他在2009年獲政府主動致電邀請,才決定申請牌照;又批評政府審批是「黑箱作業」,連「死因」都沒有交代,令他深感「死得不明不白」;他又稱今次是一場不公平的比賽,若事件悄悄完結,香港就會「輸了公義」。

或許有人會說,未有牌先大手投資,那是王個人決定,怪不得別人、也不是公義不公義的問題,但王言論中,童工有一點是相當認同,那,就是「死得不明不白」!直到今天,政府沒有拿出任何證據,證明客觀條件比拼之下,香港電視不如Now或有線,所以被踢出局,反而、傳媒披露更多消息,香港電視在政府顧問報告中,評價不下於Now或有線、行會,也未有深入討論香港電視是否不夠條件取得牌照:

《明報》引述曾審閱過顧問報告的消息人士稱,「報告只分析新增牌照後的市場狀,通訊局審批時認為市場可承受3個新牌。據悉,行政會議基於同一批數據討論,有意見基於增發3個牌會令市場有5個電視台,結果會有兩個倒閉,因此主張只發兩個牌。行會前日沒有對3個申請者評分,經討論後決定篩走香港電視。」

即是,行會不是以評分、又或香港電視是否符合發牌條件,決定是否將香港電視踢出局,只是「有意見基於增發3個牌會令市場有5個電視台,結果會有兩個倒閉」「經討論後決定篩走香港電視」,這,根本不是一個建基於客觀條件審批下作出的決定,這,怎叫人信服?

生果報報道,他們取得政府顧問報告,「原來香港電視表現於這份「成績表」排第二,包尾是香港電視娛樂;甚至連三位司長都建議向全部三個機構發牌。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卻力排眾議,令多位議員都質疑涉政治考慮。」

又即是,原來較有客觀準則、審視三間申請機構條件的政府顧問報告,給與香港電視評分,還高於Now的香港電視娛樂,連三位司長都建議向全部三個機構發牌,那,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又憑甚麽準則,將香港電視踢出局?

童工不是完全相信《明報》及生果報報道,只是,若他們所言並非事實,政府敢公開顧問報告及所有審批文件,令王維基「死得眼閉」?

十月 2013
« 九月   十一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