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昨天與訪問北京的16名副局長和政治助理見面,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會後引述王說話,他向副局政助提出三點要求:

「第一,中央堅定不移支持梁振英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副局長和政助應同樣支持政府,這是作為特區政府問責官員的「應有之義」;

第二,政治任命官員顧名思義是做政治工作,應對政治形勢保持高度敏感和敏銳性,舉例指政改是特區政府日後要處理的政治議題,副局長和政助應在他們的工作範圍中,照顧相關形勢帶來的影響;而社會爭取普選時亦應依法辦事、理性討論,不希望出現違法的情況;

第三,副局長和政助加入政府前各有不同專業和經驗,但在政府工作,要求較以往高,建議副局和政助在兩方面充實自己,一是加強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認識;另外對國家的發展和周邊形勢有清楚的認識,在與內地進一步的合作時,除尋找機遇,亦要對政策上需要照顧的因素有所敏感。」(引用自《信報》)

據報,譚志源承認,王光亞所指的「政策要敏感」,就是針對「限奶令」。

王光亞言論與其說是「勉勵」副局政助,倒不如說是「訓斥」更貼切。但,查限奶令非副局政助的「傑作」,而是特首梁振英的「德政」!

「梁振英又說,他的施政都是以港人為優先,如「零雙非」及「限奶令」等,他日後會繼續以港人優先的原則去施政。」(引用自《大公報》9月3日報道)

即是,若王光亞要罵限奶令欠「對政治形勢保持高度敏感和敏銳性」、要「照顧相關形勢帶來的影響」,首要罵梁振英及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不敢罵梁特,卻拿問責官員中最低級的去開刀,反叫他們支持梁特是「應有之義」,那,是為梁特推卸責,還是王光亞無能不問是非?

中共有特首不罵,卻去罵雞仔副局政助,是不想罵、還是不能罵?是真心信副局政助搞局,還是旨在指桑罵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