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政治爭議似無甚看頭,反而,台灣的馬英九鬥王金平,卻令童工不少朋友看得津津有味,深感香港不論政府、建制、泛民所玩的政治遊戲,相對台灣或偉大祖國而言,只屬幼稚園級數。

王金平被指「關說」民進黨立委柯建銘案,以立法干預司法,馬英九二話不說,以國民黨主席之力,用黨內紀律革除王黨藉,亦變相褫奪他的立委及立法院院長之職,其快、狠、辣,與馬之前給外界的柔弱作風大相逕庭。

童工與A均不太了解台灣的法制。A說就算檢察部門有證據證明正干預司法,但,未上庭、法官未審未有判決,就可以如此入罪?童工奇怪以黨紀代替國家法規,可以如此剝奪議會議長職務,即是,就算國民黨有權這樣做,也是對民主、三權分立的一大打擊,馬英九對台灣民主之惡,也不下於王金平!

看網上消息,台灣人似挺王多於挺馬,但,陳文茜卻是挺馬而不挺王,但,她卻對馬下了一個「表情「溫柔」,心裡「狠毒」」注腳,力指馬從來也是心胸窄而出手狠的人,她舉了一些例子說明:

「其實許多人談這件事情的時候,大多數我聽到的很多人,即使是藍軍的立法委員都認為馬英九下手太重,那我自己本身看馬英九,我遠遠的看他,我認為這叫做馬英九啟示錄,實際上馬英九他個人從來不是他的形象顯示出來的那麼溫柔,那麼善良。他在當時擔任台北市市長的時候我注意到兩大案件,這兩大案件一個是319槍擊案,一個是紅衫軍的案子,在319槍擊案之後,馬英九採取的態度不是抗爭,這個沒關係,你可以採取一個溫和的態度,當時沒有參與抗爭,很多人沒有參與抗爭。可是他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他決定鎮壓這些民眾,他說這些民眾超過了晚上6點鐘,於是他對於藍軍的立委跟民眾,他就在行政院裡頭跟當時民進黨的行政院院長游錫坤兩個人在裡頭開會議,討論如何鎮壓外面的群眾。那個時候我就難以想像他怎麼回事,這種事他怎麼做得出來。我大概長眼睛到現在看政治人物,還沒有看過有這樣的人,而他所以鎮壓的理由,他的親信自己對外說,馬英九隻要鎮壓下去,他的民調就會高上來。我當然從政很久,那一刻我聽到這句話,我只能夠說,我很佩服馬英九,我佩服你表情的溫柔,心裡的狠毒,這個時刻這麼多人抗爭,他們是爭一個理字,那你可以說服他們離開廣場,你可以告訴他們,這樣的抗爭持續下去對整個社會沒有幫助,你給他們希望,勸他們希望,你為什麼要鎮壓他們?就算你要維持秩序,需要採取鎮壓,你怎麼會考慮到是為了你個人的民調,你怎麼會想到你是下一屆,你要競選,你要趕快把連戰剷除。

再來就是紅衫軍,當時大家在聲討陳水扁的貪腐,他的態度是什麼?他每天做民調,只要民調支持紅衫軍他就支持紅衫軍,紅衫軍在社會的支持度開始滑落的時候他就鎮壓紅衫軍,我就說這個人他心中有沒有價值,他是不是滿眼睛都是權力?可是當時台灣的社會對他是一片歌功頌德,在主要的藍軍的陣營裡頭,任何人,我只要討論馬英九的性格上頭的特殊之處,他們就全力的給馬英九講話,為什麼?因為他的形象深植人心,在那個時候叫做馬英九是一個好人,他只是比較沒有魄力而已,他是個好人,為什麼要批評他。」

看陳文茜之言,台灣人、其實,是否一直給馬英九騙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