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13.


童工不少朋友在Facebook為被處死的遼寧瀋陽小販夏俊峰鳴不平。夏俊峰的故事,香港較少傳媒報道,但,在偉大祖國卻廣受網民及維權人士關注。夏俊峰本是小販,因與城管發生衝突,拒不肯按「規矩」交「保護費」,結果被城管毆打,之後被帶到城管的辦公室後,而張因不忿被打,爭執時以隨身攜帶的小刀將兩名城管刺死,另一城管重傷,被捕後判處死刑。

雖然不少網民、維權律師聯署呼喊「刀下留人」,但,偉大祖國法院仍要「依法辦事」,堅持執行死刑,甚至,夏俊峰求監獄給他們一家合個照也被拒。

不錯,殺人填命,當年劉邦入咸陽時與秦人的約法三章已有,要「依法辦事」、不肯法外開恩,本來也難爭拗,但,最令童工朋友憤怒的是,同是殺人,何以,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妻子谷開來,被控落毒殺害英國商人海伍德,被判處死刑後,可以緩刑兩年不死,數年後就可以用其他理由改判有期徒刑、再多十年八載,還可以申請保外就醫?

同是殺人,谷開來可以殺人不填命、夏俊峰殺人就必須填命?這,就是偉大祖國無產階級的法律?這,就叫「依法辦事」??

中共不明港人為害怕共產黨,只要想想,九成港人不可能是谷開來,只會是夏俊峰,恐共,自是理所當然!

廣告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昨天與訪問北京的16名副局長和政治助理見面,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會後引述王說話,他向副局政助提出三點要求:

「第一,中央堅定不移支持梁振英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副局長和政助應同樣支持政府,這是作為特區政府問責官員的「應有之義」;

第二,政治任命官員顧名思義是做政治工作,應對政治形勢保持高度敏感和敏銳性,舉例指政改是特區政府日後要處理的政治議題,副局長和政助應在他們的工作範圍中,照顧相關形勢帶來的影響;而社會爭取普選時亦應依法辦事、理性討論,不希望出現違法的情況;

第三,副局長和政助加入政府前各有不同專業和經驗,但在政府工作,要求較以往高,建議副局和政助在兩方面充實自己,一是加強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認識;另外對國家的發展和周邊形勢有清楚的認識,在與內地進一步的合作時,除尋找機遇,亦要對政策上需要照顧的因素有所敏感。」(引用自《信報》)

據報,譚志源承認,王光亞所指的「政策要敏感」,就是針對「限奶令」。

王光亞言論與其說是「勉勵」副局政助,倒不如說是「訓斥」更貼切。但,查限奶令非副局政助的「傑作」,而是特首梁振英的「德政」!

「梁振英又說,他的施政都是以港人為優先,如「零雙非」及「限奶令」等,他日後會繼續以港人優先的原則去施政。」(引用自《大公報》9月3日報道)

即是,若王光亞要罵限奶令欠「對政治形勢保持高度敏感和敏銳性」、要「照顧相關形勢帶來的影響」,首要罵梁振英及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不敢罵梁特,卻拿問責官員中最低級的去開刀,反叫他們支持梁特是「應有之義」,那,是為梁特推卸責,還是王光亞無能不問是非?

中共有特首不罵,卻去罵雞仔副局政助,是不想罵、還是不能罵?是真心信副局政助搞局,還是旨在指桑罵槐?


擷取

望出窗外,四周風平浪靜,不只沒有雨,連一點風也沒有,很難相信有個強台風正進襲香港。

但,童工想起兒時外婆的話,若台風來到前大風大雨,那個風必定不會打正香港,假如風暴來臨前,無風無雨,那就要小心呀!

外婆的話,雖然不大科學,但至今仍是童工判斷台風是否「打得成」的依據,再加上今次天兔被視為三十多年來襲港最強台風,童工,不敢掉以輕心,放工回家時,早已預備好「打風三寶」:午餐肉、五香肉丁、茄汁沙甸魚。

奇怪的是,為何網上有那麼多人期待天兔正面襲港?就是為了追風、為了一天半天假期?可知,若台風正面襲港,後果,可以有多嚴重?

1979年,那是在天兔之前,最強台風荷貝襲港:當年有12人死亡,260人受傷,800人無家可歸。當年油麻地危險品倉庫內的270罐氰化物被大浪捲入海中、新界及香港皆有停電,這些損害,只要上網就可以找到,何以,仍有人熱衷於天兔「光臨」香港?

童工,只望天兔不要來!


特首梁振英昨天說,如果過去一段時間不堅持「辣招」,樓市可能會如股市一樣上升,對市民沒有好處,堅持樓市「辣招」要如計劃落實,不會有絲毫讓步。

長實主席李嘉誠昨與傳媒見面,自稱無法看通本港未來4至5年的樓市,又說目前地產市道由政府主導,存在政策風險,相信「辣招」對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會在明年出現。

究竟是梁特對還是李嘉誠對?童工無意作判斷,反正,未來4至5年也無意買樓的人,樓價升跌、「辣招」是否有效,那,根本不在意,反而,童工對「忠實梁粉」劉炳章的回應更關心。

「本身是「忠實梁粉」的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劉炳章認為,政府推出「辣招」後,各發展商會有不同想法,或有部分人會審慎,但本港亦新增不少內地財團買地,「只是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趕科場」。」(引用自《明報》)

即是,原來,所謂「辣招」真正目的,是否為大陸地產商「趕科場」在港插旗開路?我們,是否「前門拒虎」之時,正在「後門引狼」?


特首梁振英昨日舉行最後一場港島區地區論壇,梁特形容「論壇秩序「一場比一場好」,又指這是「民主政治向前發展必經過程」。他又說,民主生活及決策程序「不能夠有躁動」,希望昨會場秩序良好是個「好開始」,日後論壇可「常態化」、「正常化」。」(引用自《明報》)

當然,論壇秩序肯定是「一場比一場好」!前日傳媒廣泛報道,有百數人提早兩天排隊拿入場劵,還有水和飯盒供應,除了女長毛可以入場外,反對聲音拒諸門外,這,又怎能不會秩序「一場比一場好」?

但,問題是,這樣地區論壇,有義意嗎?搞一個梁特影迷聚會,代表他真的受民意支持?

看看前港督彭定康地區答問會,支持、反對聲音也有,梁特的算甚麽?

 

日前童工看到央視網站一篇讚肥彭文章,縱使,偉大祖國不滿肥彭,但對他仍是佩服的:

「彭定康多次到中環品嘗蛋撻,上演親民秀。而彭定康的一些作風,亦為香港後來從政人士所模仿。例如他發表施政報告後,親自出席電臺節目接聽聽眾電話提問,更主持公開答問大會面對市民質詢,建立開放、向公眾負責的形象。」

「離開港督位置的彭定康曾數度回到香港,每次走在大街上都會有人認出他來,還有熱情的香港市民拉著要與他合影,這令他感到開心。“我尊重和信任香港人民。我相信,我在香港的工作不會成為被人唾棄的歷史。但是,正如著名的美國作家桃樂絲•派克的墓誌銘上所寫的:原諒我的塵埃。這可能是我最想留在香港人心中的。” 」

梁特呢?恐怕,連偉大祖國也看他不起!


香港的政治爭議似無甚看頭,反而,台灣的馬英九鬥王金平,卻令童工不少朋友看得津津有味,深感香港不論政府、建制、泛民所玩的政治遊戲,相對台灣或偉大祖國而言,只屬幼稚園級數。

王金平被指「關說」民進黨立委柯建銘案,以立法干預司法,馬英九二話不說,以國民黨主席之力,用黨內紀律革除王黨藉,亦變相褫奪他的立委及立法院院長之職,其快、狠、辣,與馬之前給外界的柔弱作風大相逕庭。

童工與A均不太了解台灣的法制。A說就算檢察部門有證據證明正干預司法,但,未上庭、法官未審未有判決,就可以如此入罪?童工奇怪以黨紀代替國家法規,可以如此剝奪議會議長職務,即是,就算國民黨有權這樣做,也是對民主、三權分立的一大打擊,馬英九對台灣民主之惡,也不下於王金平!

看網上消息,台灣人似挺王多於挺馬,但,陳文茜卻是挺馬而不挺王,但,她卻對馬下了一個「表情「溫柔」,心裡「狠毒」」注腳,力指馬從來也是心胸窄而出手狠的人,她舉了一些例子說明:

「其實許多人談這件事情的時候,大多數我聽到的很多人,即使是藍軍的立法委員都認為馬英九下手太重,那我自己本身看馬英九,我遠遠的看他,我認為這叫做馬英九啟示錄,實際上馬英九他個人從來不是他的形象顯示出來的那麼溫柔,那麼善良。他在當時擔任台北市市長的時候我注意到兩大案件,這兩大案件一個是319槍擊案,一個是紅衫軍的案子,在319槍擊案之後,馬英九採取的態度不是抗爭,這個沒關係,你可以採取一個溫和的態度,當時沒有參與抗爭,很多人沒有參與抗爭。可是他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他決定鎮壓這些民眾,他說這些民眾超過了晚上6點鐘,於是他對於藍軍的立委跟民眾,他就在行政院裡頭跟當時民進黨的行政院院長游錫坤兩個人在裡頭開會議,討論如何鎮壓外面的群眾。那個時候我就難以想像他怎麼回事,這種事他怎麼做得出來。我大概長眼睛到現在看政治人物,還沒有看過有這樣的人,而他所以鎮壓的理由,他的親信自己對外說,馬英九隻要鎮壓下去,他的民調就會高上來。我當然從政很久,那一刻我聽到這句話,我只能夠說,我很佩服馬英九,我佩服你表情的溫柔,心裡的狠毒,這個時刻這麼多人抗爭,他們是爭一個理字,那你可以說服他們離開廣場,你可以告訴他們,這樣的抗爭持續下去對整個社會沒有幫助,你給他們希望,勸他們希望,你為什麼要鎮壓他們?就算你要維持秩序,需要採取鎮壓,你怎麼會考慮到是為了你個人的民調,你怎麼會想到你是下一屆,你要競選,你要趕快把連戰剷除。

再來就是紅衫軍,當時大家在聲討陳水扁的貪腐,他的態度是什麼?他每天做民調,只要民調支持紅衫軍他就支持紅衫軍,紅衫軍在社會的支持度開始滑落的時候他就鎮壓紅衫軍,我就說這個人他心中有沒有價值,他是不是滿眼睛都是權力?可是當時台灣的社會對他是一片歌功頌德,在主要的藍軍的陣營裡頭,任何人,我只要討論馬英九的性格上頭的特殊之處,他們就全力的給馬英九講話,為什麼?因為他的形象深植人心,在那個時候叫做馬英九是一個好人,他只是比較沒有魄力而已,他是個好人,為什麼要批評他。」

看陳文茜之言,台灣人、其實,是否一直給馬英九騙了?


恐怕誰也想不到,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一篇連基本資料也弄錯的發展郊野公園網誌,竟引來掀然大波,民間保育團體反對,自不待言,連梁粉陣營也為此內訌。

協助特首梁振英制訂環保政綱的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昨於商台訪問中,強烈反對將郊野公園改為其他用途,此有關想法猶如思想癌細胞,認為想都不能想,一旦開了先例,郊野公園土地就會不斷遭到蠶食,而香港有四成土地是郊野公園,一直是港人的驕傲,不少外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如果將這個優點拆了去,等於自毁長城。

同是梁粉,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委員劉炳章接受TVB訪問,卻認為可討論發展郊野公園,指世事無絕對,20多年前有誰會想到今天的工廈要搞活化?又推算只需動用2.5%郊野公園土地,等於約1100公頃,保守估計可以建興約44萬個單位,幾乎已滿足長策會提出10年建屋47萬伙的需求。

不過,不論是支持還是反對的梁粉,童工奇怪的是,拿郊野公園的土地來發展,實屬政策重大轉變,相關的政策局長,如環保局、民政局為何不發一言?他們事前是否獲悉發展局有此想法?有沒有諮詢他們?還是,他們也是看陳局長網誌才知道?

再來就是如此重大政策改變,涉及跨部門政策協調及統籌,政務司司長是否知悉?財政司司長負責領導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其工作正是統籌全港所有不同用途土地的開發和供應計劃,那,財政司司長又是否知悉?

再退一步想,以往政府構思重大政策、又未正式進行諮詢前,必先私下諮詢相關諮詢委員會及相關人士,今次又有沒有這樣做?就算再再退一步,陳局長說要發展郊野公園,是否會有大型公眾諮詢?

上述問題,政府完全沒有答案,公眾看到的只是梁粉的你一言我一語,政府,彷如沒有角色?

究竟,香港政策是出於梁粉還是出於政府?禮樂崩壞,又豈是無的放矢?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又再「出動」了,今次他在其《局長隨筆》寫網誌中,以「凝聚共識 覓地建屋」為題,又再要全港找地建屋,今次,他又再將矛頭指向郊野公園了:

「今年七月我獲邀出席一個智庫舉辦的土地供應講座,交流時有人提到全港有逾七成土地是郊野公園,在土地供應緊絀的情況下、在面對大量巿民居住的需要下,是否全都不能碰、不能發展呢?席間,有意見認為不一定,指這個課題是可以討論和探討的。此外,在一些與工商界專業人士和區議員討論土地供應的座談會上,亦有人提到大嶼山的發展;指發展規劃不應局限於大嶼山北,儘管大嶼山大部分土地是郊野公園,又有不少地方屬自然保育區,但是否全然不可發展呢?發展郊野公園過往會被視為禁區、甚至禁忌,今天又是否完全不可碰、不可談呢?」

即是,要發展郊野公園不是不可以討論,問題是,是否要行到這「終極一步」?更不要說,陳局長引述稱「全港有逾七成土地是郊野公園」,這已是一個錯誤數據。

首先根據政府數字,香港陸地總面積為1104平方公里左右,若換算成公頃,大約是110400 公頃,根據漁護署資料,劃為郊野公園和特別地區土地為 44 239公頃,怎樣算也不會得出「全港有逾七成土地是郊野公園」之說吧!相信局長可能只看了漁護署簡介的頭一句「香港是個國際城市,但境內1104平方公里的土地,約四分之三仍是郊野。」但,四分三是郊野,不代表全是郊野公園!作為局長,提出討論竟如此求其了事?為何,要誇大數目?

A猜測,陳局長未必真的想動郊野公園,他真正目的,又是為新界東北發展護航!


《明報》報道,特首梁振英周日將到貴州出席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會議,但貴州政府卻將會議場地及酒店列為「限制區域」,只有「獲邀傳媒」才能入會場,而「獲邀傳媒」,全屬左派傳媒及疑似左派傳媒:

「有別於以往會議,貴州政府今次把會議場地及酒店也列為「限制區域」,只有「獲邀傳媒」才能入會場,本港《文匯報》、《大公報》、《商報》、《經濟日報》,以及亞洲電視有此待遇,惟開幕式和「高層論壇」等活動仍不能採訪,只開放予12間內地官媒及貴州新聞機構入場。」(引用自《明報》)

曾幾何時,偉大祖國禁止黎智英的《壹傳媒》名下報章雜誌到內地採訪,香港傳媒似覺理所當然,誰叫肥佬黎和偉大祖國對著幹!今天,終於發展到連其他港媒也受限採訪了!或許有人會說,這是個別事件吧!但,所謂慣例,也是由個別開始,有第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

《明報》稱港府有向貴州當局爭取,但主辦單位指今年要奉行內地簡約政策,在接待能力有限及保安等原因而未能開放採訪,新聞處指會爭取本港傳媒派代表入場做「聯合採訪」,但,問題是,香港特首不是要捍衛香港傳媒嗎?若爭取不到,何以不拒絕出席以示抗議?反正,甚麼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會議,也是吹水成份居多!

梁振英今次敢以香港特首身份,以行動作出抗議,為香港傳媒被剝奪採訪權發聲嗎?


本周二負責港澳事務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接見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任團長的香港紀律部隊交流團,席間張委員長除了不忘挺特首梁振英外,也發出了對特區「維穩」指示:

「張德江說,香港的地位取決于經濟發展,保持經濟繁榮是香港的第一要務。關于香港政制發展問題,中央的原則立場是一貫和明確的,就是必須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有關決定,積極、穩妥推進香港民主發展,最終達至普選目標。香港無論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還是進行政改、推進民主,都要講法治,都需要有一個穩定和諧的社會環境,這是廣大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所在。」(引述自《新華網》)

A當日對童工說,甚麽「香港無論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還是進行政改、推進民主,都要講法治,都需要有一個穩定和諧的社會環境」,說穿了無非是借「維穩」為名,叫警隊日後加強打壓反對政府的示威!

童工認同張德江撐警隊,針對佔中及反對派示威,那是沒有懸念,但,昨天《南華早報》一篇不起眼的報道,卻令童工猜測,張委員長的「維穩」,不只是針對反政府人士如此簡單。

《南華早報》昨天一篇題為〝Cross the line and you’ll pay the price, police warn triad leader in secret meeting〞,指警方於周二曾與元朗區的社團「大老」召開秘密會議,要他們不要再於周六討論元朗區洪水橋的發展論壇上,重演特首天水圍地區論壇的「曬馬」場面,「若他們(黑幫)過了界,就要付出代價」(If they cross the line, they will pay the price),警方絕不容忍!

「"If they cross the line, they will pay the price" was the stern message from police to a Yuen Long triad leader in a secret meeting yesterday.

The meeting with the faction leader of the 14K triad came four days before a public forum on a new town planned for Hung Shui Kiu in the northwest New Territories, a police source said.

“He has been told that police will not tolerate any trouble, and must take action against them if they cause any trouble," the source said.

The leader was warned that police did not want a repeat of the scuffles that marred 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s meet-the-people session in Tin Shui Wai last month, the source said. 」

若報道屬實,正好與張德江提出「維穩論」發生在同一日,那,純屬巧合,還是,特區政府、警隊高層早收到指示,中共不想反政府人士搞事之餘,對梁特支持者用黑幫打反對派,也不能認同?

「維穩論」肯定是針對佔中及反對派,問題是,背後是否同樣針對梁特及其江湖支持者、以及一眾「愛字頭」梁特粉絲?

九月 2013
« 八月   十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10,71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