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受賄、貪污和濫用職權案審了5天,昨終於結案。香港傳媒廣泛報道,再加上官方以微博播報方式公布審訊部份內容,童工不少朋友也關心有關報道,特別是昨天薄更在庭上自爆「三角關係」,指王立軍一直暗戀妻子谷開來,而且「情感糾結,不能自拔,恐怕也是他(王立軍)叛逃的重要原因」,A笑言,如此「爆炸」的橋段,恐怕連CCTVB的師奶劇也想不出來!

律師B留意到,在已公開的證詞出,薄熙來將收賄推到太太或兒子身上,自己則是不知情、不知道、去到關鍵時候則是記不起、又或否認其事,這,倒有點像香港早年那些貪污警察手法,把收到賄款推到太太、親友身上,自己企圖置身事外;但同樣,從傳媒報道中,只見谷開來、王立軍等涉案的「污點證人」單方面供詞,不見有其他證人作供、甚至連客觀證據,如有否在薄家搜出贓款、薄銀行戶口有沒有與官職收入不相稱的存款、有沒有找到薄在海外有大筆存款或資產、甚至,連具體交待整個貪污過程也欠奉,控方也不見得較薄好多少。

當然,或許這些材料是有的,只是未有公開,但若真的欠缺這些證人與證據,假若,薄熙來案在港開審、在香港司法制度、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下,薄入罪的機會有多大?B說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事關上到法庭,沒有官司是必贏或必輸的,隨時控方在搜證或據證中有一個技術犯錯,已足夠令證據確鑿的犯人,當庭釋放,這又與內地那套做法,基本上是完全不同,B反而認為,若薄案發生在香港,單憑已知的證人、證供,律政司會否認為「夠料」提出檢控?

正當童工還在與A、B認真研究之際,倒是C較清醒:「你地咁認真做乜!呢單擺明政治報復,如果薄熙來鬥贏左做到政治局常委,佢再貪多100倍都冇人敢出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