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事務管理局昨日終於公佈調查亞洲電視投資者王征,涉干預亞視運作的報告。一於外間所料,報告引用大量例子,包括王征最少出席了18次行政例會,高度參與發言、決策及節目安排和日常運作等,證實王征有「實際控制」亞視運作,又指亞視管治差劣,故此對亞視判處最高罰則100萬元,又勒令執行董事盛品儒於9月2日前離職,為未能把關負責。

不過,通訊局炒掉盛品儒、罰亞視100萬,但,「罪魁禍首」王征,卻無任何懲罰,通訊局主席何沛謙解釋,王征雖明顯在亞視擔當重要角色,但現行《廣播條例》只規管免費電視機構持牌人,礙於王征只是投資者,當局無法直接懲處,變相放生了王征。

A說亞視的情況,就如那些從事色情服務的別墅、舞廳、夜店一般:王征是社團大佬,負責出資;他找人做持牌人、即代他入董事局、再找盛品儒做其keeper、即場所管理人,萬一警方查牌,就由keeper負上所有刑責,套用在亞視例子上,就是由盛品儒孭了黑鑊,王征呢?繼續控制亞視,明天再找個陳品儒、李品儒入亞視做其keeper,通訊局也沒有法子!

那,是否真的如何沛謙所言,無法懲罰王征?當然不是!政府,根本有足夠理據收回亞視牌照,那,就是對王征最好的懲罰!

但,為何政府不這樣做?理據不足?不要說笑了,單是這份報告,已足以叫亞視釘牌!唯一理由,就是釘了亞視的牌,免費電視台只有CCTVB,這,將令免費電視再無競爭,政府必須短期內發新電視台!

政府,極有可能為了不發新牌、又或,再拖一年半載,只有保住亞視、保住王征,再次犧牲港人利益?

Advertisements